⤠ 刀女審 / 腐視覺 / 腐向為主 / OOC警戒
⤠ 主CP:土方組日壓切
⤠ 寫的是我家本丸狀況,如有雷同,心有戚然。




———————————————



|| 那些他與他、他與他之間的事情 ||





  今天暫緩一下男女主角之間的少女漫畫式戀愛,我們改為來談談戀♂愛。

  對於下屬們的私生活,審神者澄小姐基本上不過問絕對不是因為其身不正。他們要當宅歸部家裡蹲、組團開party、外出打工賺零花、去夜場把妹喝酒、甚至跟基友共赴新日暮里(?)也好……

  嗯,審審頂多就八卦咬兩口瓜,但實際操作她從不干涉——在不影響到工作的前提下。不知道是否與她如此放養式的作風有關,她麾下的刀劍男子們的感情生活都挺……多姿多彩的說?



—=—*—=—*—=—




一、讓我成為你的御守



  作為貧窮新手,每次出陣最大的煩惱,並不是編排陣式或選刀裝;而是部隊員有六個,但御守,只有兩個。
  難不成要把兩個御守再各砍成三份,給每刃帶上一小塊麼?這麼愚蠢的方法用屁股想都知道不可行。

  澄反覆檢視著這次的名單,眉心都皺成了菊花狀,苦思了一番後……



  把第一個御守交給壓切長谷部的時候,他感動得涕淚縱橫,右手緊握拳頭按在左胸:「主上這麼重視我,我、我一定不負您所托,把敵將的首級摘下來獻給您……(下刪N行)」

  「Um……其實我只是單純地覺得你身體比較差而已……」唉,幾乎每次上陣他都是第一個受傷的,就算不受傷回來也黃面,連遠征個1.5小時都會掉光花花……
  其他刃都沒出現這樣的狀況啦,叫審審好生困惑。不過這又是別的故事了,容後再給各位看倌仔細道來。

  她轉向這支部隊裡唯一一振脇差,遞上御守:「堀哥也給我帶著。」

  「咦……我嗎?」堀川國廣沒有即時接過,天藍色的瞳孔流露出意外,並瞥向他身旁同樣整裝已待、即將共赴戰場的基友新選組伙伴和泉守兼定。「比起我、給兼桑是不是……」

  「我說給你就好好帶啦別雞婆!」澄看不過眼,強行幫堀川繫上那塊小布袋在腰間:「這傢伙血厚,扛一兩刀死不去啦!我還旨望他幫兄弟們擋擋刀呢!」

  「喂、妳這是想把我直接當盾用嗎混帳?!」
  「隨你怎麼想,不爽不要出陣我換別人上。」反正她為了讓所有刀劍男士都有機會吸收經驗值,部隊陣容一向並不固定。

  「好啊老子不幹了!」
  「好歹是本姑娘把你養到80多等級的!別忘恩負義啊你!」

  雖說這樣的爭吵沒甚麼意義,全人類都知道審神者保留最終決定權。最後還是堀川站到二人中間調停:「啊、以兼桑你的實力不掛御守都一定沒問題!我會配合你的!」



  這次戰鬥結束,誠如她一開始猜測那般——堀川國廣被抬著回來、送進手入室。

  當時的情況是咁的,敵刀朝和泉守衝過來,其實他當時滿血刀裝又沒掉光,真的不用為他擔心。然而,堀川別號兼兼小寶貝控出於本能反應撲過去,上演了一幕華麗的英雄救美(???)。代價是,自己身受重傷。
  御守真的發揮了功用,為他栓住了最後一滴血。

  「那個笨蛋,誰叫他幫我了!明明我自己也可以……」
  「你這麼擔心的話,進去陪陪他吧。」
  「我才沒有很擔心!」
  「是喔……可是,你眼淚都出來了喔。」

  被自家主人不留情面地點破的和泉守,趕忙別過臉去:「只是剛才風沙太大、眼睛很乾啦!可惡!」
  審神者不禁 ,某程度上,這對CP還真是讓人放不下心呀。



—=—*—=—*—=—




二、男人病可大可小應及早求醫



  「主上我回來了,還買了妳拜託的黑糖珍奶……」遠征而還的長谷部放下了滿手包袱,突然以單膝跪地的姿態跌倒在地上。

  澄看着眼前人的不尋常狀態,不禁憂心起來。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拷貝前文提及的,幾乎每次上陣他都是第一個受傷,就算不受傷回來也黃面;連遠征個1.5小時都會掉光花花。

  「長谷部你……不如正式去看個大夫吧?」她這麼提議道。
  「謝謝主上這麼關心我……」長谷部滿臉感激:「如果主上認為我要去看大夫,我就遵從您的意思吧。」



  三天後,長谷部的體檢報告(?)由藥研交了審神者。是的,所謂「大夫」,原來也是自己家的員工,還真省時快捷便利(比姆指)。

  報告上指長谷部脾腎好像有點不好。有點不好即是甚麼意思?
  適逢早一天,審審閒著無事幹,也為他的健康占了一支易經卦,抽出的是第三十二卦、雷風 恆;查閱經書,此卦之於身體上對應秘尿系統和腎臟。

  「呃……附喪神也真的會有內科問題?你們不是不會生病的嗎?」十級驚奇。
  「我們是不會受細菌和病毒感染……但自身的體調也是會受不同因素影響的,疲勞亦會累積啊。」

  這個說法也合理,這回真的長知識了。她很認真地想了想:「不會是我過份操勞他了吧?不,明明大家的工作量差不多呀……」
  「倒不如說,是不是他自己事無大小都攬上身插一手,所以累過頭了。」不愧是曾經待在同一屋簷下的伙伴,藥研基於對其了解提出了另一個更大的可能性。

  「嗯……」個性這回事很難勸得動吧。沉吟好一會,審神者決定向當時刃身邊的親朋好友(?)埋手。



  「那個……號叔叔,你跟長谷部算熟稔吧?」而且也不時看到他倆在……拌嘴。
  「那傢伙?」被叫過來執務室的四花槍皺起眉頭,「說不上熟稔,嘖……只能說是孽緣。」
  「他最近身體有毛病,腎臟不好。」室內只有他倆獨處,審神者單刀直入:「我想說你是否能幫點忙?」

  有些意外地,日本號扎滿鬍渣的臉上掛上了無比嚴肅的神情,脫口而出:「先旨聲明,這不是我造成的。」
  審神者一呆,「 我沒有說過是你的責任啊?」

  「……不,算我沒說過。」
  急著否認無疑是此地無銀啊!所以你或你們是做過些甚麼啦!!!困在她內心那頭腐女獸嗅到了一絲嗎啡的氣息,開始蠢蠢欲動。

  「所以,你……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過甚麼事?」
  換來的是一片沉默。
  「那麼,你和長谷部都給我寫一份報告解釋一下,老老實實地交代。」



  第二天在某偏房內,傳出了某二刃的吵架聲。

  「你……你到底跟主上說了些甚麼?」
  「我就是甚麼也沒說啊……」

  「現在是要怎麼辦!我……我不能違背主上的命令,也無法欺騙她,但要是實話實寫……」抱頭痛苦狀。「都是你的錯!!!要不是那晚喝多了,才不會、不會……」才不會發展出這段不可告人的關係。
  他實在說不下去了。還要寫報告,簡直是羞恥play無限,完稿準變hehe肉文。

  在他身前的男人瞟向他:「明明你也很享受呀,之後還一直找我,別都說成是我的錯。」
  「夠了別再說了!!!(反桌)」
  「唉,煩死了。」男人倚到窗邊,點了一根箊提神。

  「喂、室內禁止抽箊啊!主上說過她討厭箊臭味!」
  「這裡離她的房間這麼遠,不會影響到她的。」
  「你這混帳!」長谷部掩面痛哭,到底自己是抽了甚麼風,才會跟這個又箊又酒的臭男人扯上關♂係啊啊啊啊啊……。

  房間內的他倆暫時沒發現,門外有個女孩把耳朵豎得高高的,偷聽(?)了全部的對話。內心一片薔薇花海盛放,腐女獸在逍遙赤足狂奔,跑呀跑……卻忽然踩著一顆小石子絆倒了。

  女主忽然似是想起了甚麼要緊的事,眉心一摺,從口裡摸出那張雷風 恆的牌卦,愈看愈覺不妥。
  這卦若求姻緣的話,表面上指男主外女主內、家庭和諧而安穩恆久;但必須是以正途循序漸進,感情根基方能盤固。敞若一開始交往不純,恐怕暗湧重重、情路多舛啊……

  她悄悄瞥一眼房內仍在鬥嘴的兩人,揮揮頭,但願自己的預測只是多慮。




—待續—
12/04/2020





———————————————



後話:

被友人吐槽超久沒寫二創BL,抱歉我還是只會惡搞XDDDD
唉點解我家的基佬們感情生活比本審還豐富
再利申多次這只是我本丸的基佬,別人家同一振可能不是基佬請勿混淆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