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向 / 刀女審 / 俱利審 / 伊達組全員
OOC慎入




———————————————



〈去給帥哥買輕裝〉




時間:燭台切光忠出發去修行第二天午後
地點:最接近他們本丸的萬屋商圈
人物:伊達組全員、自家審神者澄小姐



  出門前她早已說好了,要去挑份禮物給光忠,等他回來讓他高興一下……畢竟她家光忠恰巧經歷情傷,出門前的狀態不怎麼好。所以她才會帶上伊達組的小伙伴們,諮詢他們的意見。

  此刻的她,正在一列掛滿男裝浴衣的陳列衣櫃前打轉:「嗯……好像很多款式都不錯耶,反正人帥怎麼穿也好看……你們覺得怎麼樣?」
  「喔喔,這件不錯呢!澄醬妳看妳看!」只見太鼓鐘手裡拿的卻是一件童裝size(?)的淺藍色浴衣,拼在自己身上:「怎樣?很適合我吧?」
  「我在問你挑給光忠的衣服啦,況且沒有預算給你……」話音未畢,傳來有甚麼東西落在頭上的觸感,害她驚呼出聲。
  「哇哈!成功嚇到澄姐姐了呢!」原來是鶴丸那傢伙在她身後整古作怪。「哎呀,這個意外地相配呢,好可愛!」
  太鼓鐘也雀躍她嚷道:「啊,真的好可愛!妳自己也看看!」

  她還沒來得及拉下套在頭頂上的東西,已被二人推到服裝店必備的連身鏡子前,這才揭曉鶴丸給她套上了一個狗狗耳朵髮箍。配合她今天的裝束:布丁奶黃的花邊小襯衣、糖果粉紅針織小外套、薄荷綠底色的甜點圖案印花及膝裙子,也沒有太大違和感。
  「可愛個屁啊?」可惜她本人似乎不認同,喜歡打扮是一回事,刻意賣萌又是另一回事、並非她擅長的範圍啊。她拿下髮箍說:「別鬧,我們還沒挑好禮物……阿龍你也給我管一下他們……」

  左顧顧右盼盼,竟瞧見那個咖啡色的身影在櫃枱前結帳
  這可震驚了她,素來毫不吝嗇地表達不喜歡逛萬屋的大俱利伽羅竟然鳩嗚購物了!太陽今天要往東沉了嗎?
  「你你你你買東西???」到底是何方寶物成功俘擄了他的心?!
  「這個,我買了。」

  他取過她手中的狗狗耳朵頭箍,細心地撥過她耳畔的髮絲才給她戴上。戴著黑手套的指尖,包覆著僅對她才釋放的溫柔。
  然後趁著這個距離俯下身,迅速地朝她臉上偷了一吻。
  「妳就戴著,很可愛。」擄獲他的從來不是甚麼至寶,而是妳。
  早知道今天的腮紅擦淺色一點就好了。他這麼一個舉動,足以讓她雙頰發燙好半天。
  (鶴丸和太鼓鐘在背景瘋狂舉拇指讚好打call,兄弟你太會了啊兄弟!!!d(`・д・)b)

  她只好轉身繼續揀選衣服,別扭不理他。不出十秒,他暗嘆了一口氣,忍不住把她拉到自己身後:「妳住手,由我來挑。」
  仍紅著臉的女孩瞥向打刀的側影,剛毅的輪廓萬年勾勒著同一副表情。但憑他這刻散發著的氣場,她確實感應到他在壓抑著些許慍意。

  說實在話,他是有一丁點不爽的。他並非反對為好友做點甚麼事,但當看著她興致勃勃地翻著陳列櫃上的男裝浴衣……
  明明在她身邊的是我,她心裡卻想著其他男人、為他花心思選禮物……不可能完全不介意吧?

  好歹跟他相處了一段日子,她心裡大概有個底。垂下頭挨近了他,撒嬌似地掐掐他的膊胳:「笨蛋。」
  刻有龍紋身的左臂被她攬在懷裡。的確也只有她,能夠把這條龍的兇悍、固執、獨行、冷漠通通馴服。
  作為回應,他的大掌攥住了她的手。隔著一層黑色人造皮料,也能感受到填滿手心的那份軟軟的溫度。

  在一旁觀看這幕十萬伏特閃光劇情的鶴丸和太鼓鐘一臉津津有味,鶴丸還有備而來架上了假鼻子墨鏡……(喂)
  看到平日粗枝大葉、不拘小節、對著帥哥會毫不忌諱地發花癡的澄姐姐,只在他們家伽羅仔面前才變身成彆扭小姑娘……同場還加映伽羅仔ooc實錄表演不知哪裡學來、只向自家審審發動的對象限定撩妹招式……

  這齣票,萬貫難求。


 * *


  離開萬屋,鶴丸和太鼓鐘逛到不知跑哪了,審神者和大俱利也難得理會他們,二人牽著手走自己的路。

  「阿龍……難得買到了新衣服,光忠回來後,你陪他外出走走,輕鬆一下吧。」她用閒話家常的語氣道:「你們可以一起穿輕裝嘛,這樣心境也會放鬆一點……」
  嘴裡說著說著,腦袋裡情不自禁地描繪了相關畫面——

  兩個大男人都穿著深色的浴衣,比肩走在堤岸小道上。風吹散了陌上花開落下的紅淚,喚醒了江邊柳垂折不完的思念。前方,有酒家的旌旗在招手。
  戴著眼罩的男人,滿臉神傷。他身旁的男子搭上他的肩,情深義重地如此說道:別難過,有我陪你。然後,他們的臉緩緩地貼近……

  下一秒,額頭被狠狠一截,幻想泡泡噗的一聲破了。
  「妳又在想甚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她抬眼,果然是大俱利……他正咪起眼睛睨著她。「我是妳老公,別把我跟其他人湊對。」
  「呃啊啊???!!!!」她又沒說出來,他怎麼會讀心啦?!

  上帝視角解釋,她凖是FF得太投入了,連注入了靈力也渾然不覺……於是那一幕俱燭浪漫約會(?)竟然具現化了,清楚投映在大俱利眼前。
  「只、只是想像一下……我知道不會是真的啦!」有點心虛地縮縮脖子:「(超小聲)而且這次沒有把你想成小受……」

  他始終忍不住反了個白眼,轉身不理她了。
  被放開的手突然很涼。

  她拼個兩步撲上去,從背面抱住了他。
  僵持三秒後,他轉身,彎腰逼近她,金色的眼神強硬又霸道。

  他指了自己的唇。
  她抿著小嘴,臉上的胭脂又深了一階。
  好吧,不小心向他放雷了是自己不對。她吸一口氣,飛快地啄了他的唇角一下。

  他皺眉,這個女人,至今還是學不會如何向他陪罪才算有誠意。
  不滿地哼了一聲,雙手一上一下,分別緊扣她的腰和後腦,強行奪去了她的呼吸,舌尖相纏。
  不理他們仍在大街上,是否有路人對他們投以異樣影響市容呀你們的目光。

  等下他滿足了,大概就輪到她抱怨了,大庭廣眾你給我收斂點。還有啊,掏出小鏡子一照——果然她唇彩都糊掉了,像個小丑一樣。
  不過瞧瞧他染上了櫻桃色的唇,這刻的他們,是同樣的。



-fin-
06/09/2020



———————————————



靚仔真係有特權,好窮我都幫佢買左先 :3 女人就係咁膚淺我認


審審很清楚自己家俱利的心意,所以幻想只會是幻想,不會真的把他推給別人。要是他真的轉基拋棄她了,她是會非常傷心難過的。
可是腐女腦表示:在別人家看到俱燭還是會吃(喂)

曾經bz問過一下,對於審審是腐女這點,大俱利追她的時候一早已經知道了。他知道她能分清甚麼是幻想,並沒有要干涉她。
只是每當她FF自己的CP而又不小心透露了,他會裝不爽逗逗她這樣。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