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ol × L♡ve S!ck × Drama
戀愛是飄散在空氣中的咖啡香。



本回BGM:




。 ❤ 。 ❤ 。
[ 继续阅读 ]



※ 男圑偶像成員廣光小朋友(22) × 新晉暢銷小說女作家牧野小姐(25)

※ 因為拍攝改篇自她的作品之劇集而認識。他們在鏡頭前會稱呼她為老師,可是大家年紀沒差很多所以私下叫名字就好。
不重要的年操小細節:光忠和鶴丸跟她差不多,俱利比她小兩歲多,小貞外表較幼齒但其實出道時高三了 (噢

※ 全都是破碎的腦洞小片段,每次也許會有一兩句場景前置,可是並沒有完整的故事只有腦裡的大綱但我寫不出來




——————————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此篇時間點為已經交往後也太跳躍




——————————



11 〈Alert〉危機感




  平靜而沉悶的辦公室中央,捲起了無聲的狂風雷暴。

  誰都看得出,廣光俱利的心情很糟糕。他天生就擁有一張不會笑的黝黑臉孔,這刻簡直被陰影蔽得看不見五官。同事們甚至寧願繞路也不敢經過他的座位,深怕被那颶風尾掃到。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10 〈Temptation〉雷雨




  雷光似刀刃揮下,劈不開厚重的雨牆。兇惡的雨聲淹沒一切雜音,包括砰砰的心跳聲。

  牧野澄沒料到如此巧合的橋段,居然應驗在她身上。
[ 继续阅读 ]


■ 文字委託
■ 刀亂夢向 / 歌仙女審




———————————————



〈蝶與花嫁〉





  蝴蝶留連在誰的眉眼間,看著漫山梨花璀璨飄落,在清淺的池塘蕩開一圈又一圈漪淪。

  他曾在這梨花樹下,對她說過,梨花的白好像嫁衣的白。他想像她當新娘的模樣,雖然他偏愛傳統白無垢的端莊,不過西式婚紗的俏麗活潑似乎與她更相襯,也無妨。

  她回望他,眼前氣質風雅的男子最適合古典莊重的羽織袴,可是她也好想看他穿上西裝的帥氣……

  那麼,兩者兼得亦無不可。他的說話輕飄飄的融進三月暖陽,伴著片片花白從頭上綿綿灑落。如雨,如雪,掩映了她靦覥的笑顏。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大侵寇活動的故事
❑ 我流詮釋 / 魔改和OOC都由我背
❑ 陸奧守 & 三日月主角,審有互動
❑ 大俱利只有出場兩秒所以沒甚麼戀愛要素




———————————————



【缺與訣】



  ——月亟則缺。


  刀刃揮出一線凜光,被砍成兩半的敵刀身軀化成粉末,在泱泱月圓之下。
  煙塵散逸的一瞬,恍恍惚惚,瞧見遠方一抹紺藍,飄然在天地相接的間隙。
[ 继续阅读 ]



■ 噗幣轉蛋
■ 刀亂夢向 / 被女審 / 魔女集會paro




——————————



〈Beyond The Graveyard〉




  「順道去糕點舖,幫我買一份草莓蛋糕吧。」
  今天在山姥切出發去鎮上採購前,魔女對他如是說。

  他驚呆了。他認識的魔女不是個講究生活品味的人,她從沒對吃食有半點要求,只要能充肌、放進口裡吃了不會拉肚子就行,樹皮湯她也能面不改容地喝下。
  她被雷劈到腦子嗎?還是被她自己的失敗實驗炸開了竅?
[ 继续阅读 ]



■ 文字委託 / 換糧
■ 刀亂夢向 / 歌仙×女審
注意: 不算R18,但有裸體描寫 & 擦邊球,望慎
■ OOC邊緣伸爪都是我的錯




———————————————



〈如此不風雅的事〉




  水原冰上完廁所回來,知道事情搞砸了——
  當她一進門發現歌仙兼定站在她的電腦桌前,亮著的屏幕畫面停在她的搜尋記錄結果:『穿著裸體圍裙的猛男』。

  打刀僵直的背影向著她,她無法想像他此刻臉上是甚麼表情。
  沉默似鉛重千斤。他在不爽,他一定在不爽,她能感受到氣壓都自他那邊釋放出來。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辦公室現paro
➤ 廣光俱利(大俱利伽羅)× 腐女子OL




———————————————



08 〈Fall For You〉心動的瞬間
[ 继续阅读 ]



❑ 大俱利×審
❑ 刀審交往早期的事




——————————



  睜開模糊的視線,首先接觸到昏暗的天花板。稍偏過頭,橫見她端跪在房間角落的背影,穿著那套黑白的審神者正裝。

  花了好半晌,撐起纏滿繃帶的軀體,下床,傷口在痛,但這並沒甚麼大不了。本來就身為刀劍的附喪神,怎會怕這點皮肉之苦。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