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主CP為燭壓切日壓切,簡而言之就是狗血的三角戀
◘ 由於是夢向所謂正篇的外傳,有刀女審客串。
◘ 本外傳的時間軸已追過、超前了正篇的劇情十倍,刀女審CP大概固定是俱利審不過沒絕對保證
OOC注目。

以上。




———————————————



明知道讓你離開他的世界不可能會
我還傻傻等到奇蹟出現的那一天
直到那一天 你會發現
真正愛你的人獨自守著 傷悲





  時針與分針答地一聲,指向了午夜。

  食堂的一角立著一道典雅的畫屏,間隔出一小塊秘密空間。掀開那道半遮的布簾,便能踏進這片只會在濃濃夜色中盛放的小天地——
  融融燭火燻染著滿室酒香,映照出西洋吧枱與和式的榻榻米座位,竟能如此和諧地彼此相鄰。那厥失戀的情歌,像泡沫,輕飄飄地浮在空氣中。

  「いらっしゃい~」穿著華麗和裝的老闆娘負責人次郎太刀,對剛進來的客人打招呼。
  歡迎來到本丸的深宵食堂。這夜,是誰又帶來了一腔心事,換一場宿醉不歸?





【一】
[ 继续阅读 ]


腐向 / 日壓切 / 燭壓切 / 土方組
❖ 刀女審 / 夢向 / 藥研 ⇆ 審
R18 / 重度OOC形象崩壞注目
❖ 惡搞 / 含港式口語及不雅用語





===============




壓切長谷部.人物簡介:

➼ 本丸老媽子大家長,連審神者也像是他的女兒一般
➼ 目前與日本號有一腿(詳情可看這篇
➼ 經常OT以及不知道是不是謎之事情做太多了,腎有點不好
➼ 話嘮屬性,拿手絕活:唐僧式碎碎唸



———



  「你這傢伙,不是說了不可以在室內抽箊嗎?啊,抽完的箊頭不能隨便丟!丟到窗外更加不行!有人經過被丟到怎麼辦?就算沒丟中人,丟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呀!對了箊蒂要先完全弄熄才能丟啊!萬一燒著了甚麼東西豈不是要火災了!喂臭男人你拿著酒壼又想到哪?你有聽我說話嗎?!」

  「啊啊煩死了!!!」被疲勞轟炸的日本號邊離開房間、邊戴上耳塞——可是效果並不顯著,煩人的蠅頭細語依舊鑽進了耳膜。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本丸日常向
⌦ 電波 / 惡搞 / OOC注目




===============



〈碰〉



  蘿蔔、蕃茄和大白菜切丁,也洗好了米飯,歌仙兼定卻發現用來炒飯的平底鑊不見了。
  沒錯,是那個直徑27cm的平底鑊,非單柄而是雙手抽設計款的。

  所有廚具每次使用清洗完畢,他們都必定會放回原位;儘管如此,他還是翻遍了眾多架子和櫃子,依然找不著他的目標物。

  這麼大的一個東西,怎麼可能平白無故消失了?要麼是靈異事件,要麼是被誰拿走了。
  可是除了下炊,有誰會拿走他媽的平底鑊?
[ 继续阅读 ]


夢向 / 刀女審
❃ 巴形薙刀 🠆 女審 / 藥研藤四郎 🠄🠆 女審
❃ 長谷部大家長主演
❃ 粟田口弟弟們友情客串





===============




  巴形薙刀下定了決心。
  於是,他敲開了書房的門,他知道自己要找的刃——壓切長谷部在裡面。

  被他拖進書房裡去的,還有一把簇新的豪華按摩天皇椅、加一個沉甸甸的箱子。坐在書桌後的壓切長谷部放下手中的文件,審視著薙刀的行徑,滿臉困惑。
  未待他提出質問,穿著高跟長靴的男子已先一步表示:「這些都是給您的禮物,請您收下。」還配以一記鞠躬。

  寶箱的蓋子一掀開,一團耀眼的金光噴薄而出,簡直擊痛了長谷部的視網膜,令他喪失了十秒的戰鬥能力。他懷疑這傢伙是否因為同擔拒否而惡意偷襲自己,在回復過來後正想發難之際,一句異常震撼的話傳入耳中:
  「請把您女兒主上許配給我。」

  (……請自行想像長谷部錯愕的臉)




|| 就在那個時候,他們都下定了決心。 ||


[ 继续阅读 ]


夢向 / 刀女審
大俱利伽羅中心,OOC
燭台切光忠 + 炸豬排皮公仔友情客串
☀ 日常向 / 半惡搞 / 暫無CP




———————————————



|| 提升友好度必須仰賴可愛的事物 ||





  最近,審神者居住的現世出現了大危機,某種疫症以千軍萬馬的姿態肆虐四海。從東洋到西域、南亟至北冥,沒有一方圓土地倖免。

  雖然附喪神們百毒不侵,但本丸裡仍有兩大高危帶菌載體:一是作為平凡人類的審神者,二是刀男們養的禽畜寵物(目前包括老虎、狐狸、烏龜……)。
  為免把病毒帶回本丸,澄姑娘可是緊遵正常人都懂的防疫措施,勤洗手、多清潔、常消毒、避免逗留在人多的地方 etc.……

  此外,基於某種迷信和好奇,她又手癢占了一卦兼抽抽籤,看看在這非常時期,找誰作看板(?)比較吉祥。然而,當她抽出那個名牌,名牌上那五個字刺進眼睛:大俱利伽羅

  眉心禁不住擰了起來。
[ 继续阅读 ]


⤠ 刀女審 / 腐視覺 / 腐向為主 / OOC警戒
⤠ 主CP:土方組日壓切
⤠ 寫的是我家本丸狀況,如有雷同,心有戚然。




———————————————



|| 那些他與他、他與他之間的事情 ||





  今天暫緩一下男女主角之間的少女漫畫式戀愛,我們改為來談談戀♂愛。

  對於下屬們的私生活,審神者澄小姐基本上不過問絕對不是因為其身不正。他們要當宅歸部家裡蹲、組團開party、外出打工賺零花、去夜場把妹喝酒、甚至跟基友共赴新日暮里(?)也好……

  嗯,審審頂多就八卦咬兩口瓜,但實際操作她從不干涉——在不影響到工作的前提下。不知道是否與她如此放養式的作風有關,她麾下的刀劍男子們的感情生活都挺……多姿多彩的說?
[ 继续阅读 ]


自爽但仍意思意思一下的掛個防雷
CP(?)走向為藥研 >> 女審(我) >> 陸奧守




———————————————



|| 我不想栽進你懷裡,要是你會把我推開 ||





  前陣子時空政府為慶祝成立週年紀念,發放了大量員工福利和花紅予各位審神者,其中包括一張時裝coupon仕立券。
  要知道這座窮到底褲穿窿的本丸,根本沒有閒錢去裝修和買衣服,所以這張券對審神者澄小姐來說,絕對是至寶。

  最高領導人第一次買衣服要送誰,可謂意義重大,這個話題在刀劍男子之間擴散開來了。

  「浴衣好可愛喔……人家好想要!好希望主上會買給我呀! > < 」亂藤四郎幾乎每天都翻開從審審借來的少女流行雜誌,然後嚷一遍:「主上第一次買衣服會給誰呢……好令人在意喔!」
  說著,視線刻意瞄準坐在對面的藥研藤四郎。
[ 继续阅读 ]


防雷:CP為藥審。



————————————————————



|| 飛鴻印雪,雁過留痕。 ||





|| || || || ||



  『這個人能夠勝任審神者的職位嗎?』
  這是地水師本丸的藥研藤四郎最初對自家審神者的印象。


  粗心又大條、有點粗魯、運動神經不佳、靈力不太強,成天躲懶玩筆電滑手機………更別說她天天公開追求近侍,旁人看來完全不成體統。

  加上第一次與她在手入室碰面的場景……

  那時,趴在床上的她正在刷筆電,屏幕畫面定格在不可描述的御姐啪啪啪CG上……雖然她在發現有人進來後馬上關掉視窗,但那一瞬間的破綻還是被他抓到了。
[ 继续阅读 ]


|| 想不到要起甚麼標題才恰當的日常數則 ||



—=—*—=—*—=—




甲、山有木兮木有枝,明月溝渠苦自知



  「一、二、三、四、五……」在第不知幾多次點算過辦公桌上的一疊金幣後,又瞥瞥一旁那幾個已經空空如也的寶箱……
  審神者.澄小姐不禁洩出了一聲長嘆。

  「存了這麼久也才五萬多小判……啊我超窮的啦!
  「誰叫妳前陣子這麼懶唄,還放置了大半年不回來……」站在對面的近侍.陸奧守吉行忍不住提醒她:「那時還以為妳出啥狀況了哩!」

  「那、那是因為……官方的保安調整得更嚴密了,爬進來的方式變得好麻煩啊……」她想了想,心虛的神色難掩:「 Ok ok 我就任初期的確是比較鬆散……以後不會啦!況且……現在我有了想回來的理由……」
  「啊,是啥理由吶?」

  女孩盯著陸奧守好半晌,但對方顯然get不到她那欲說還休的意態,額角還叮出了一個問號。於是她有些不甘心地爬到桌上,傾身向前,二人的視線只有一寸之遙。誰往前移動一格就會吻到了繼續辦公室性騷擾的節奏
[ 继续阅读 ]


|| 鴛鴦佳節出pool大作戰一點也不容易 ||






  情人節同時是自己的生日,對澄小姐來說是一件困擾的事,因為——

  當下的她,仍然是一隻單身狗。兩個日子結合,對她來說簡直是 double fever 雙重打擊呀!!!
  不甘心的她想著,這樣不行,今年我一定要躍出這個悲傷孤獨的pool!何況啊,本姑娘已經有要追求的對象了!

  那些傢伙……刀劍男士們對現代的西洋節慶應該沒概念,但不代表她就不能行動。與其毒自糾結,不如來抽張牌吧,看看有沒有甚麼啟示。
  深吸一口氣,虔誠地摸出了一張牌,再小心翼翼地翻開——她不禁「噢」輕呼了一聲。

  第三十一卦 山澤 咸
  「咸,亨,行貞,取女吉。」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