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




  愛麗絲。
  比任何花都要高尚,比任何寶石都要無暇。唯一純潔無暇而且象徵完美的少女。

  如同鬼魅,一個在心頭縈繞不去的名字。


—※—※—


  這夜,月色如銀。

  一個黑影默默地坐在高處,俯視著腳下的一片荒蕪。灰色的碎片撒滿一地,瓦礫的屍骸遍野橫躺,由破爛褪色的玩具堆積成的象牙塔……這裏,長年封閉,不見天日,是廢物的聚居地,被遺棄的孩子們的王國。

  對她來說,亦然。

  零碎的黑色羽毛,從她背上抖落,輕輕灑到一片廢置物的殘骸上,彷彿有一把輕如羽毛的聲音輕柔地呢喃:孩子們,安息吧……

  一陣極輕極緩的腳步聲,像個影子那樣悄悄地向她接近。像影子的腳步在她下方停下了,卻毫不鬼祟地站到微弱的光線下,不掩飾自己的真面目。她看著她。

  「妳的品味還是沒變……陰陰沉沉的叫人看了就不舒服。」燈火下,一身紅色的女孩抬頭,以不徐不疾的語調說。
  悶哼一聲,瞪一眼對方:「妳來幹甚麼?料妳也不是為了觀光而來的吧,我沒好好迎接妳還真抱歉哩。」
[ 继续阅读 ]

Jade & Lapislazuri.



  今天,住滿了人偶的櫻田家,又傳出了陣陣熱鬧的哭喊與吵鬧聲。

  「哇~~~~~沒有啦沒有啦,雛莓才沒有偷吃草莓大福!(哭)」
  「哼,那妳說,為甚麼那些草莓大福會神秘地失蹤了?」說著,指著桌上那只空空如也的碟子。「一定是有人把它吃了!而這屋子裏最喜歡吃草莓大福的就是妳,所以!!最大嫌疑的…是妳!!(力指)」
  翠星石站到椅子上,擺出居高臨下的姿態,一手叉著腰,一手千鈞有力地指向雛莓,以一貫針鋒相對的語氣把對方逼至不容至辯的地步。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