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本篇內容與現實無關,切勿把故事中人物與三次元中的同名人士掛勾。謝謝。


——————————


對談。


時間:某一個風和日麗、萬里無雲、微風悠然的午後,某球會剛集訓完畢
地點:某球會的更衣室
人物:某球會全員亂入
內容:一堆奇怪的更衣室對話
[ 继续阅读 ]


3rd Stage



  卡拉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一股劇烈的震動頓時包圍著我,感覺像坐過山車般令人頭暈。這情況不知道維持了多久,可能只有幾秒,也可能長達數小時;可是我無法數算,因為這段時間裡的我,腦內只剩下心肺都要翻攪出來似的噁心感。

  好不容易,這種感覺終於停了下來,直到我的意識回到我的身體裡,暈眩的餘震仍殘留在腦海中。我爬起身來,定神看清四周的環境——

  我正處身於一個細小的立方體中,腳下站著的地、頭頂上的天花和四面「牆」都是半透明的,立方外面是一片無盡的虛無,沒有色彩也不似透明,沒有混沌也不見澄明,沒有氣流卻又不是真空,好像甚麼東西一進入去,都會立刻化為無。我知道這很難想像,但這已是我所能想到的最貼切的文字描述了。

  「這裡真的完全變了樣……」卡拉的聲音在我身旁幽幽響起,我不得不認同他的說話——變了許多。雖然這個「空間」本來就無既定的形態,它能幻化出無限個世界——但這刻在我眼前的一切,似乎完全喪失了這種千變萬化的、豐富的力量。
[ 继续阅读 ]


Oh! Dear




Open Files


  在大家口中, Steven Gerrard 是個能幹、負責的球員,認真嚴謹的隊長,這話的確是不錯。
可是,僅僅限於球場上。



Case 1 – Kitchen


  Xabi Alonso 本來很悠閒地在房間裏,閱讀著喜愛的書籍,直至他聽到了一些怪異的聲音。
聲音從廚房那邊傳出來,他一步步走向那裏的同時,斷斷續續地聽到一些像金屬撞擊的聲音,時響時弱,像啞音的三角鈴。

  「你在幹甚麼,朋友?」當他看到某個穿著圍裙的背影,蹲在爐灶前,腳下是一個翻轉了的盤子和一堆不知名的物體……我的天,他不禁蹙起了眉頭。

  「啊?」 Steven Gerrard 從手裏的工作抬起頭來,向 Xabi 道:「我在弄意大利麵,不過打翻了。」
竟然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

  「不,不是這個!我意思是你怎麼在這裏?我不是吩咐了你別進廚房嗎?」
  「我只是肚子餓了,這也不可以嗎?」 Steven 以理直氣壯又有點無辜的語調反駁,「總之,我會替你把地方收拾好。」
[ 继续阅读 ]


2nd Stage



  第二天,杰拉德再一次缺席了,我不由得擔心他的狀況。我對丹尼爾說,要不要為他做點甚麼?
  丹尼爾沉思了一下,抬頭對我說:「我們去探望他吧。」

  可是我們不知道他家在哪啊。丹尼爾白我一眼,「這還不簡單?直接去問老師就行了!他不肯說,就向他逼供,直至他說出來為止。」
  可以了,去查詢住址的任務,就由我去辦好了。我可不想在明天的報紙頭版上,看到一宗「學生恐嚇老師」的頭條,而犯案者還要是我認識的人……

  總之,放學後我們在一幢十層高的大廈前出現了。按老師所言,杰拉德同學就住在這座公寓裏。只是,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

  「史蒂文.杰拉德?我們這裏好像沒有這個人。」
  保安員的話令我們困惑了。
[ 继续阅读 ]

閱讀條款

1. 囧 + 雷物一枚,不能接受囧物者慎入。
2. 在把右邊的捲軸往下拉之前,請閣下確定您的避雷能力達 Lv 100 或以上。
3. 看後生理和心理有任何不適、出現任何物理上的意外,責任一律由讀者自負。
4. 讀者閱後不論作何感想,嚴禁 PIA /毆打/殺死 etc. 作者。

敬請遵守以上條款,違者送交長門大明神刪除,或關進閉鎖空間反省。祝您閱讀愉快!



——————————


  浩瀚宇宙中一顆名為地球的小行星上某處,日期是洋人曆西元二〇〇八年六月十日,時間是晚上八時左右(歐洲時間計)。一對新(?)人無懼成為去死去死團的公敵,旁若無人地向世人散發閃光彈……
[ 继续阅读 ]


Jealousy




  哨聲響起,意味著戰局已經寫定,又一場勝利刻進他們的史冊裏。
  穿著白衣的隊友們和球迷不停地歡呼慶賀,所有掌聲和擁抱都是他們的戰利品。
  在客場擊敗了死敵,而且是補時階段才射入奠定勝局的一球,這種勝利太狠太殘酷,猶如描準一個人的心臟用力刺上一刀……但正正是如此殘忍的得勝方式,使快感和滿足感更加倍。

  有隊友跑來與在後備席的他抱擁,也有的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也有人與他擊掌了。
  隊友問他右腿的傷怎麼了啊,他微笑回答說沒事,只是皮外傷而已,球隊能獲得勝利真是太好了,然後隊友笑著半攙扶著他走向通道。

  這時他回頭,在舞動的旗幟掩映和四散的人潮中,他搜索到那個落寞的背影,穿著鮮紅的戰衣,像明滅不定的火光閃現在另一端。
  接著,有另一個同樣穿紅衣的人走到那個背影身旁,輕輕撫著他的背,摟著他的肩緩緩離去……整個過程看著他眼裏,就像一齣失落的默劇。

  在熱烈的呼聲和氛圍中,他俟著隊友離開這片草地場,拖著剛才比賽時弄傷的腿。浸沉在勝利的喜悅之間,內心隱密的一角卻悄悄地埋藏了一股不知名的情感,與傷口一同隱隱作痛。
[ 继续阅读 ]


1st Stage



  那次之後,日子如常的過,我再也沒有接觸到關於甚麼空間、超能力之類的事。很不錯,這樣風平浪靜的日子很符合我的性格,但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緬念那段不可思議的經歷──或者說,是夢。

  我們在世界差點被毀滅這個大危機中劫後餘生,應該存在感恩的心去過以後的每一天,不要再搞些奇怪的事,無風起浪了。但我的丹尼爾,我很清楚他是個怎麼樣的人,他是絕不可能安份守己地生活的。於是,「 S.O.S. 」這個社團組織在學校裏誕生了。
  我很難釐定這個組織的性質,它不同於一般的課外活動社團。它不是一個單純地,令一班擁有共同興趣的人聚在一起活動的團體,而是——
[ 继续阅读 ]


Epilogue.



  赫然地張開雙眼,眼前是柔和但略帶昏暗的白,背貼著的是綿軟的感覺。滾動一下眼珠子環視四下,一樣的牆壁,一樣的天花,一樣的擺設……分明就是我的私伙睡房啊。

  從床舖裏坐起身來,揉揉輕微發痛的額角……剛才所見的種種,是夢嗎?
  那個所謂虛擬的「空間」、毀滅世界的大怪物、超能力卡拉與守護者杰拉德、擁有超強大力量的丹尼爾……一切都那麼真實,卻又虛幻。
[ 继续阅读 ]


VII.



用雪當被子蓋多久才冷死測試人體的極限珠穆朗瑪峰上的圖案是密碼火星上的神秘建築群聖經裏的上帝耶和華或許是外星人 736548176822469418749529 巧克力:10元製模:299元冰箱電費:232元包裝:1680元爆炸的廚房:30萬元丹尼爾.阿格滿懷愛心作出來的情人節巧克力:無價


  一組組閃著螢光色澤的字碼在我面前跳動,在黑色的背景下很份外刺眼,雜亂而且毫不連貫的,我開始感到頭昏腦脹。我只能夠作出臆測,這些奇怪的斷句,也許就是丹尼爾內心各種奇怪但凌亂的想法,它們像散落的拼圖那樣東一塊兒西一塊兒的。

  在混亂之中,我聽到幾把童稚的聲音,像喇叭的回聲,從黑暗的深處響起。

  ——世界上一定有鬼魂、外星人、異能人存在的!我一定會把他們找出來給你們看!
  ——好啊,你就把他們找出來吧!找到我就相信你!
  ——他有哪一次說真的啊,大話精、大話精!我們不要和他一起玩!
[ 继续阅读 ]


VI.



  我有好多的問題要向卡拉請教,比如說丹尼爾的能力,那個叫甚麼 G14 的組織,我醒來時眼前所見的異像,那個虛幻的怪物等等……啊,順道也問問他,我是不是也有特異功能好了。

  「別作夢了,你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卡拉毫不留情地灑了我一頭冷水。他接著問,「至於那個怪物──你是在玻璃窗上看到的吧。」
  是的。我點點頭。

  「那個怪物──即是你在窗上看到的那些影像──它們並不是影像。」卡拉嚴肅地說,「那是現實世界中真實發生的事,就是現在。」

  甚麼?我的思考回路停頓了兩秒。
  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這裏不是現實世界嗎?一隻巨形的怪物在四出破壞?我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嗎,你看,哪裏有被蹂躪過的痕跡了?不要開玩笑吧,卡拉,你又想戲弄我了是不是?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