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子謙與小虎 🐯



千里鶯啼綠映紅 水村山郭酒旗風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樓臺煙雨中

[ 继续阅读 ]



[BGM: "千灯愿" - Ace]


【長燈伴長夜 圓月亦有缺 燈月交輝倒映誰守候的眼
 千百盞自在翩躚恰似繁星點點 於天邊不倦的往返流連】




🍶 005. 🐯




  發現杏城留有慶祝中秋節之習俗,子謙大喜。他備上一壺好茶,拉著小虎,到公園來附傭風雅一番。
  下樓,巧遇樓上鄰里Marty與Colala,於是結伴同行。園內早已人頭湧湧,眾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個位置安身。

  Colala打開便當盒子:「這是我和Marty大哥試做的水果餡月餅……雖然好像弄得不太好呢。」 
  的確,月餅們的賣相一般,有幾顆還有微焦的痕跡。不過大家都不介意,有心討個意頭已經甚有意思。

  人語響鬧並無損子謙的雅興,他還是第一次過這麼熱鬧的中秋呀。他打開一面紙扇輕搖,扇上是他親筆描的平湖秋月圖。他隨口抒發滿腔溢瀉的詩意:「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陛下,你手中的不是酒、是茶呀!」小虎不知趣地插話。
[ 继续阅读 ]



『 [9月15日] 在下午1時,超強颱風集結在杏城東南約730公里,預料向西北偏西移動,時速約30公里,預料於16日下午最接近本城。天文台將於下午3至5時發出三號強風訊號,請市民密切留意有關颱風的最新消息。』


《那些颱風天下的二三事》




💃 002.



  Masaki在房間玻璃窗上,以牛皮膠紙黏出了她愛隊.曼聯隊徽上的魔鬼標誌。她十分滿意。
  不過她老弟Nicklas可不是這麼想。身為槍手球迷的他怎會看得過眼:「嘖,係窗口上面貼隻四萬狗,cheap到爆。」
  「挑,好過你啦,你是咪要貼碌賓周係窗呀?」
  「我不知幾~~ 有藝術細胞!學野啦!」

  Masaki好奇走到下層Nicklas的房間一看,馬上擺出 :0 的表情。
  他竟然在窗上貼紙 + 雕刻出了他本尊的樣貌。
  明明他美術水平就不高,但一關乎自己的外貌,小宇宙便無窮爆炸,弄得挺有神髓的。
[ 继续阅读 ]



|| 9ú Meitheamh, dé Sathairn, grianmhar ||

  已好多天沒有好好地提起筆來,告訴妳最近發生甚麼事了。因此才冷落了妳,我親愛的朋友——日記,gabh mo leithscéal 。

  前陣子在博物館的暗房裡,又翻出了一堆稀奇的殘舊物品……工作量非常龐大喔,睡眠質素也差了,之後要加緊補養皮膚才行呢……
  嘛,經過一段時間的整理和檢修,那些物品差不多處理好囉。昨晚終於可以睡個甜甜的覺了!Mar sin,我要給自己休個幾天假♪

  今早一從床上睜開眼睛,便聽到鳥兒在枝頭哼著小調。我伸個懶腰坐起來,輕輕一拉床邊的紗窗簾,陽光傾潟到木地板上。推開窗戶,晨風送上清爽的吻,掃走小閣樓內積累了一夜的慵懶。
  Ta an aimsir go halainn inniu. 兩隻可愛的小鳥兒落在窗櫺,一隻小蝴蝶還靠繞到我身旁,我伸出指尖讓她停靠。我輕柔地跟她們道了聲 "Maidin mhaith" 。

  抱著輕快的心情梳洗完畢,趁今天休假,我想要到プリパラ外遊歷。我預感,今天會有好事情發生呢……♪
  暫時先說這麼多,待我回來繼續報告唷~




🔮 006.




  今天小虎和子謙兩位癡線佬,竟然係正Lia隔黎搵食。

  小虎「喝叱!」一聲揮舞大關刀,氣勢凌厲。看他抬腳一踢刀柄,緊接伶俐地轉身,關刀在空中翻了幾圈後,安穩地落到他背後反手。圍觀人群響起掌聲,放在他跟前的麻布袋子也添了一些零錢。
  而子謙呢,端正坐於小桌子前,桌子其中一隻腳架始終需要墊些紙皮,以保持平衡。他的文房四寶整齊地置於桌上,一幀幀書法字畫有次序地陳列,有些則掛在旁邊的架子上。
[ 继续阅读 ]


🍶 003. 🐯




  與商店街毗鄰的購物大道,熙來攘往,摩肩接踵。得到政府安排,每逢假日,行車路都會劃成行人專用區,人流更見洶湧澎湃。

  夾道兩旁,慣常被一些臨時攤販佔據。有的是各式服務推銷,逢人便派發傳單兼游說閣下簽署合約。有的是流動小販,賣些便宜的二手雜物或品牌瑕疵貨。但最引人入勝的,自要數各式各樣的街頭賣藝。
  最常見就是拿個吉他或鍵盤琴自彈自唱,偶爾也會出現拉小提琴的、吹奏笛子的、甚至整隊打band的。對音樂沒太大興趣的話,可以找別的表演看,例如魔術、默劇、雜耍、變裝……

  亦有攤位以技藝提供實際服務,例如為途人繪畫肖像,看相推敲風水命理,扭汽球或捏麵粉公仔之類。大道上這般百家爭鳴之景象,在繁華的石屎森林中,織出一匹最喧囂擁簇的眾生圖。

  「陛下陛下!那邊還有空位,我先趕緊去佔個!」小虎揹著他的道具大關刀和雙截棍,兩手抬著摺椅和小桌子,他高喊未完,已一馬當先往前衝。
  在後方的子謙捧著些卷軸和草紙,肩上掛個布包,步履悠哉。望向小虎急匆匆的背影,心想這小子就是改不了急性子。
[ 继续阅读 ]


[Lunar New Year Special 3]
🍶 002. 🐅




  一間破舊的公寓裡,一名身穿漢袍的長髮男子,正跪坐著整理書卷。
  大門被砰地一聲地踢開,隨之進來的,是一把大嗓門:「累死老子了!那些業委,咋的挑剔又囉唆……」

  屋內的男子正是子謙,他徐徐放下手中的書卷,眉心皺起。
  「虎兒。」子謙回過頭,語帶不滿:「朕不是囑咐過多遍,進門不得如此喧嘩粗暴嗎?」
  「噢,抱歉,陛下……」

  小虎身形魁梧,濃眉大眼,輪廓剛烈,烏黑長髮隨性地盤成一團髮髻。他進屋後,解下繫於肩上的布包,盤腿而坐。
  「方才我跟武館的舞獅團去表演,原來是回到咱們這座東西!這裡的樓咋都建得這麼高唄,連跑了二十層,關大哥也得喊累。」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