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兩年前,也就是Chester十五歲那年。他跟隨母親回到她出生的小城,她將在這裡接些演出工作。二人打算在這裡待個一年半載,算是作個生活體驗,順便聊解母親結在心中已久的鄉愁。

  這個被稱譽為「東方明珠」的城市,與他想像中差別很大。他以為這城該如其名,是閃耀而美麗的。有漂亮的建築和乾淨的大道,行人車輛井然有序。夕陽西下以後,繁華燈飾妝點出她最享負盛名的都市夜景。畢竟,這裡誕生出母親這麼優秀的人,一定不會是個太差的地方。

  然而,親身來到後,Chester的評價是:旅遊指覽上的介紹都是騙人的。

  這塊彈丸之地,密集的高樓宛如圍牆,天空被圈成一個個井口,有種走到哪都困在迷宮裡的感覺。錯綜複雜的道路上,人與人之間,人與車之間,再到車與車之間,擁擠步伐短兵相接。
  簡直是和弦在打架,旋律節奏完全協調不上。即便搬到五線譜上,恐怕連尼基斯.阿圖爾這樣的指揮大師也被難倒。

  母親的眼神放淡了,說,這跟我記憶中的不一樣呢。
[ 继续阅读 ]


💈 002.




  FRed脫下夾克丟在一旁。夾克下只穿了一件貼身的白色無袖小背心,刻在她左胸及整條手臂上的多個紋身一覽無違。
  她拉開鏡台的抽屜,抓起髮夾扣起前髮,揭曉了原本藏在瀏海後的金色左眼,兩眼都畫了煙燻貓眼妝。

  接著,FRed揚手喚Becca到洗髮台。Becca躺下,拍打在髮上恰到好處的和暖水溫、在耳畔平穩地流動的水聲,讓她感到無比安心。她輕輕地閉上眼睛。

  「現在考慮要甚麼髮型還來得及啊,待會由我剪第一刀開始,就回不了頭。」
  兩個拍子後Becca才回應:「真的沒關係,我相信FRed的專業。」

  FRed選定一支薰衣草香味的洗髮乳。她為客人Becca擦洗髮液時按摩頭皮,力道純熟而適中。
  「也是的,竟然在演藝事業最旺的時候退下,妳應該也不太正常。不過我挺欣賞。」
[ 继续阅读 ]


🎤 002.




  這兩天,她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
  她知道一旦打開手機,來電鈴聲一定響個不停,各種即時通訊軟件集體轟炸,電郵和短訊收件匣均被塞爆。
  她甚至離開寓所,悄悄搬到一家小旅館暫避。眼下風頭火勢,她只希望能安安靜靜地放空,讓奔波了許久的思緒稍作歇息。

  這個無事可做的午後,她戴上墨鏡、蓋一頂老人帽——與她身上恬淡的連身裙毫不相襯,不過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出門去,順著鐵路沿線在城市中流浪,聆聽遺忘已久名為「生活」的脈膊。

  在十字路口,聽人潮與燈號與車鳴交錯的節奏。
  在小園香徑,聽鳥語絮絮輕送風中搖落秋葉。
  在咖啡廳裡,聽滿室可可濃香滲出悠揚爵士樂韻。
  在海濱長灘,聽飛鳥逐浪拍岸磨蝕岩石的滄桑。
[ 继续阅读 ]


🎤 Rebecca (♀) 三次元偶像



  彈一首C大調的曲子,讓心情輕快起來。

  一顆顆音符濺在空氣中,縈繞身邊;四周的景色開始活潑地公轉,轉著昇往浩瀚藍天。
  沿途遇見鳥兒成群歌唱,雲彩飄過彎出一抹彩虹,點點星輝和應快樂節拍眨呀眨。

  在我眼中,每一首歌,都是一趟由想像力而生的旅程。
[ 继续阅读 ]


🎤 001.




——————————

I stare at my reflection in the mirror
Why am I doing this to myself?
Losing my mind on a tiny error
I nearly left the real me on the shelf
No, no, no, no


——————————



【重要聲明】


  本公司對於藝人Becca小姐宣佈退出演藝圈一事,作出以下回應。

  Becca小姐於2018年4月22日的巡迴演唱會上,公佈退出演藝圈。對於Becca小姐在未與本公司徹底達成共識前,便單方面作出有關宣言,對雙方及一眾樂迷造成傷害,本公司深表失望和遺憾。
  其後,本公司與Becca小姐經詳細商議,決定不再予她續約。換言之,由2018年11月6日起,她將不再是本公司旗下藝人,特此聲明。本公司尊重她的決定,並祝願她以後一切順利。

  此後,本公司不會再回應及評論有關Becca小姐離開演藝圈之事宜。

ABC娛樂有限公司(事務所) 謹上
2018年10月25日

[ 继续阅读 ]


📻 006.



  海濱公園又怎少得了海景。
  憑欄眺望,對岸有商業區建築群碎鑽般的燈光,這頭有嘉年華會場內絢爛眩目的霓虹燈。一片繁華,在墨色的水面暈開。

  人聲並未因夜而寂靜,最精彩的一闕笙歌正要奏響。



  「各位——今天玩得開心嗎!!!」Candle用盡全力向台下喊道。
  「開——心——!!!」觀眾歡呼聲如雷震天。
  「讓我們再一次以熱烈的掌聲感謝所有表演嘉賓和工作人員!……」

  所有仍未離開的表演單位陸續再踏上舞台,這時Tess抓起Kanae的手就走:「吶!快跟我上來!煙花匯演要開始囉!」
  「耶???」
  「在台上看得更清楚更美啊,小笨——蛋!」
  「可是……」她回頭一督,被拉上台的只有她,大伙都留在原地。況且她既非嘉賓亦非大會staff,這不合規距吧!
  Tess似乎看穿了她的疑惑,湊近她耳邊說:「這是只給妳的特別優待哦,Kanae醬…♡」還附送了一個俏皮的單眼。
  這……好像是Tess桑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啊?Kanae的臉頰不受控地微微發燙。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