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day back 到 2018 世界盃前夕。

  「本大爺要set個尼馬髮型!」
  「噯,你是第柒個說要弄尼馬頭的人啦。」披著夾克的短髮女人將箊頭摁進缸裡。「剪到老娘都覺悶了。」
  「蛤,咁咪同成街人撞!?」Zantos用力嘖了一聲:「不,就算是同樣的髮型,能夠像尼馬那樣帥氣的只有本大爺!」
  FRed聳聳肩,「嘿,如果你這麼自我安慰會好過一點的話……」既然客人堅持,那她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 017. / 💈 003.




  進度條稍稍往前跳,來到 2018 世界盃落幕後不久。熱潮過了,頂著一pat尼馬炒麵頭的mk仔Zantos,又要轉換造型了。

  這天Zantos到cafe坐,好巧不巧Nicklas也在,後者自不然又搭訕吹水。言談間聊到「GUYS,有d野你今日有唔等如聽日有」——
  講你緊d頭髮呀。二人竟然找到了共識,均認為頭髮是男人的第二生命(??),必須好好保養。這麼說就不難理解,為甚麼之前Zantos的頭髮剪壞後,他要閉關兩天不出門;而Nicklas一接觸到任何能反射影像的物品,都會望向它整理瀏海……
[ 继续阅读 ]


[FIFA 02]
👟 016.




【プリパラTV - World Cup 2018 V-log - Group Stage】


  Candle身穿主辦國俄羅斯隊的球衣,自攝中:

  「Hello~~~! 大家好喔!最近在プリパラ裡,也多了不少偶像穿著球衣出沒!看來世界盃熱潮,也燃燒到閃亮的舞台上了!
  所以我也來湊個熱鬧,感受一下球迷們對足球的熱情!野生球迷街頭捕獲大行動.START!」


馬上被捕獲的二人👇
身披巴西10號戰衣的mk仔Zantos vs. 穿上阿根廷10號的大小姐Messa

Candle:「一看就知道你們的心跡,連IP都唔洗check!尤其是這位小兄弟,連髮型也跟尼馬一樣!(望向Zantos的炒麵漢堡扒頭)」
Zantos:「哼,當然!(頭髮自帶閃亮濾鏡)Neymar又帥又好波,作為人民我當然要支持他!」

Candle:「那小妹妹妳呢,喜歡球王美斯嗎?」
Messa:「嗯,其實我平日不太追球賽,不過爹地是忠實球迷,我們(在Brunos Aries的)老家有個房間,專門收藏他的阿根廷足球珍藏呢……這件球衣是他送給我的!(✿´ㅂ`✿)」
[ 继续阅读 ]


👟 015.




  少年踏著滑板,在街道上以S形線軌奔馳。往左避開店門前阻街的貨物,往右閃過水貨大媽的行李喼,往上躍過一灘狗隻留下的黃金。

  滑板又以高速擦過一個大叔身旁,二人之間相距不到1cm。少年遠去的同時,大叔以中氣十足的嗓門,在後頭向他破口大罵髒話。

  被鴨舌帽半遮的臉,露出了「哼,so what?」這樣不置可否的神色。
  Zantos這刻並不知道,有另一位同樣的高手,正向著他迎面而至。

  鏡頭一轉,拉風的背景音樂響起:『頭搖又尾擺 飄移境界 不想醒覺只想感覺被放大』……
[ 继续阅读 ]


👟 014.




  位置是soho區某大廈,光是外牆已格外光鮮。玻璃大門外,一左一右立著兩尊三米高的金象雕塑,非常神氣。

  進入高雅的大堂,乘電梯到達高層餐廳。一進門,右方是一片潔淨無比的落地玻璃窗,迎來寬闊的都市海景。高樓大廈沿著海岸線緊密而立,高架大橋橫在湛藍的波紋之上,再往遠處的山色隱去。

  餐廳左方是典型的水吧,背景是排得全滿的酒櫃,吧枱明淨得反映出倒掛在架子上的高腳杯。
  環視室內,裝潢以米白色為主調,天花的柔和燈光配合小雕花燈罩,每台餐桌上鋪著典雅的粉色桌布,餐具整齊地排列好。中央一張大桌子顯然是今天的主角,桌上的梯架一層層地,放著各種自助餐飲,叫人一看已食指大動。
[ 继续阅读 ]


👟 013.





  場景是杏城某幢半山豪華大宅,也是Zantos做打雜的地方。

  「那個……Zans,下個週末你有空嗎?」Messa晃到她的好朋友面前。

  Zantos正想回應,不巧電話鈴聲響起:"I just had to say hola, hola-la, we should get acquainted like..."
  拿起,一看來電圖示,是那個平頭笨蛋老爸Jerad……不太情願地接聽這通長途電話。
  『Socorro!!! (Help!!!) 』一按開綠色鍵,手機裡頭便爆發出激烈的呼救。
  ……雖然這在Zantos意料之中。
[ 继续阅读 ]



  「總之我有事忙,先走了。」金髮少年匆匆留下一句,起身離去。
  「等一下,Lewis君!」一名膚色黝黑的青年抓住金髮少年的肩膀:「我們還沒說清楚!」
  少年嘗試甩開對方的孔武有力的手掌:「我真的趕忙!Let me go......」
  「你還想逃避到何時!」

  拉扯之間,桌上的杯子打翻,水從杯口吐出,再爬到桌子邊緣滴答到地上。二人踩在水面上,滑倒在椅子上。
  結果剛巧回來值班的Kisumi,一打開門就聽見以上幾句謎之對白(?)、兼看見一幅耽美的構圖。(誰上誰下各位看倌按個人喜好代入吧)
  全場:「。。。。。。」
  她掛著一副淡定的表情:「好久前不是提醒過你,當值期間要檢點一下嗎,Marty君。」便繼續向員工室前進。

  靠——!這下還被誤會他是男女通吃了!
  「欵、Kisumi桑!!!事情並不是妳所想的那樣!!!(擺出爾康手追上去)」
  然後想趁亂溜走的Lewis,被在一旁半看戲的Zantos攔了下來:「兄弟,你想逃到何時呢?咱們還沒說完啊。」



🎉 009.



  讓我們回帶到較早前說起。
[ 继续阅读 ]


👟 012.



  「哇啊,這裡比uncles的宴會party要熱鬧多了!」Messa雀躍得像放出鳥籠的小鳥,轉來轉去。「Zans快看快看!這個好有趣呢是甚麼?」
  「喂,我說妳啊……」被她拉著走的Zantos卻沒半分興奮的神色,壓低聲線問道:「那幾個奇怪的傢伙是怎麼回事啊!?」

  仔細留意的話,以他們為中心約十米開外,在青龍、玄武、朱雀、白虎四個方位,都各站了一名身穿黑西、戴著墨鏡的神秘人……
  沒錯,就是電影裡常見的標準保鏕 / 殺手look。主角們每移動一步,那幾根黑色柱子也跟著移動一步,維持著絲毫不差的距離。

  「耶?沒辦法啊,要是不讓他們跟來,爹地絕不准我出門啊……」Messa委屈地對手指。
  寶貝女兒要來嘉年華玩的事情,無意中被老爺知道了。老爺當然極力反對,因為嘉年華會人潮太雜了,萬一有恐怖襲擊怎麼辦!?有歹徒趁亂綁架了大小姐怎麼辦!?有仇家借機傷害大小姐洩恨怎麼辦!?……但Messa使盡六壬鬧別扭,兩父女最終達成了協議。
[ 继续阅读 ]


👟 011.



  「你是誰啊啊啊啊啊!!??」
  更令Zantos驚愕的,是眼前這個裸男的容貌,與那本雜誌上的男模特一模一樣!老媽找了個名人做情夫嗎!!??

  這位炙手可熱的時裝界新寵兒,他俊朗的臉孔出現在機場車站的廣告牌上,懸在高速公路的大型廣告板上,顯示在大廈外牆的液晶體屏幕上,可謂無處不在。
  要是Zantos再長點心眼兒,前來酒店的途中應該已察覺到這個人。可是他通通看漏了,除了對雜誌硬照的驚鴻一瞥。

  「喂!」這時,有誰用力推開大門,一進來就非常不滿地說:「這裡是高級酒店,大吵大嚷的失禮死了!給我檢點些!」
  是個長相平凡的中年女人,她直走到Zantos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截他的頭:「你這臭小子幹嘛不接電話?又不告訴我跑到哪了,害我到處找!」
[ 继续阅读 ]


👟 010.



[BGM: "Rockabye" - Clean Bandit ft. Sean Paul & Anne-Marie]


She works at nights by the water
She's gone astray so far away
From her father's daughter
She just wants a life for her baby
All on her own, no one will come
She's got to save him



  等待期間,機艙播著一些全球火熱的流行音樂。過了不知多久,音樂停止了,取而代之是一段廣播,應該是提示乘客可以離開了。
  Zantos仍然躺了在座位上,半睡半醒的狀態,不想動。腦袋經歷了四十多小時的舟車勞頓,被嗡嗡的耳鳴徹底佔領,接收不了外界訊息。待大部分乘客都收拾好隨身物品走了,他是最遲步出機艙的那一批人。
[ 继续阅读 ]


👟 009.







Lewis:「喔喔快看~!Zantos參加那個甚麼雜誌的模特兒大賽、入圍了呢!Congrats!!! 🎉🎉🎉 」
Messa:「哇啊,真的!Zans好厲害呢!(閃閃眼)」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