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最近d妹好似好興呢個造型:粉色系大卷曲雙馬尾,跟同色系隱形眼鏡(即係藍髮就用藍眼、紅髮就用紅眼 etc. )。
  見好多偶像都跟住用,咁我又用下先。將之前主流個卷雙wig梳幾梳、拉兩拉、凳鬆d,再gel下pat瀏海……就成為這新髮型了!(閃)
  而且,當然要繼續用 all pink 啦哈哈哈……方便掩人耳目隱藏身份嘛——。

  哇果不其然,一入pp就撞到個差唔多樣既妹!都話呢個髮型走在潮流尖端!唯一(?)的分別,就是我用痾兵粉紅色,她配痾bu淺藍色。
  事不宜遲,馬上走去搲下佢先,試一試這個妹好不好騙。

[ 继续阅读 ]


🎼 001.




  兩年前,也就是Chester十五歲那年。他跟隨母親回到她出生的小城,她將在這裡接些演出工作。二人打算在這裡待個一年半載,算是作個生活體驗,順便聊解母親結在心中已久的鄉愁。

  這個被稱譽為「東方明珠」的城市,與他想像中差別很大。他以為這城該如其名,是閃耀而美麗的。有漂亮的建築和乾淨的大道,行人車輛井然有序。夕陽西下以後,繁華燈飾妝點出她最享負盛名的都市夜景。畢竟,這裡誕生出母親這麼優秀的人,一定不會是個太差的地方。

  然而,親身來到後,Chester的評價是:旅遊指覽上的介紹都是騙人的。

  這塊彈丸之地,密集的高樓宛如圍牆,天空被圈成一個個井口,有種走到哪都困在迷宮裡的感覺。錯綜複雜的道路上,人與人之間,人與車之間,再到車與車之間,擁擠步伐短兵相接。
  簡直是和弦在打架,旋律節奏完全協調不上。即便搬到五線譜上,恐怕連尼基斯.阿圖爾這樣的指揮大師也被難倒。

  母親的眼神放淡了,說,這跟我記憶中的不一樣呢。
[ 继续阅读 ]


🕹 006.


  下課鈴聲一響,吵雜的童聲在校園裡每一個角落解放。

  Colala踩著輕快的步伐來到自己的儲物櫃前,拉開櫃門。一個顯眼的粉紅色長方形映入眼簾,散發著濃濃的幼女氣息,與其他書本文具完全不協調,叫他打了個惡寒。

  這顯然並非本身屬於他的東西。不太情願地拿起來查看,信封面上圓滾滾的字體寫著收件人——Colala的名字,還不規則地貼了些愛心和花朵貼紙作點綴。
  開封,拉出了一張手繪賀卡,眼球頓時向後反了幾個圈。


[ 继续阅读 ]


🍩 037.



  以吃貨角度來看,農曆新年是被煎堆、年糕、蛋卷、各種糖果子包圍的熱鬧節慶。情人節,則是屬於巧克力、餅乾、曲奇的甜蜜日子。
  這兩個風格完全不同的節日,放到在洋曆上標示卻靠得很近。

  一顆圓轆轆的粉紅色球型生物,似是一隻Q版倉鼠又似貓咪(?),半蹦半滾到一堆美食前。
  金黃的酥炸點心,散發著熱騰騰香氣的芋塊,滑溜溜的桂花糕,精緻得像小擺設的巧克力,雲朵一樣雪白而軟綿綿的忌廉蛋糕……
[ 继续阅读 ]


🏮 002. / 🍶 005. 🐯



  『政府今日宣布,財政司司長於去年7月公布的「關懷互助基金」計劃,將於本年2月1日起接受申請,申請表現可於各區民政部門索取或網上下載。有關計劃向符合資格的公民發放一次性4098元的資助……』

  辦事處的電視,永遠只停駐在新聞頻道上,不斷輪廻政府政策、議會實況、社論專題等煩冗的消息。在報導員機械式的誦讀聲中,一名婦女和年輕的助理有以下對話。

  「我老表上年年尾過左身,佢可唔可以申請4098架?」
  「呃,不行啦,過世就申請不了。」
  「佢老婆係遺產繼承人,代佢申請都唔得咩!」
[ 继续阅读 ]


💈 004.




  1月18日,又老一歲了。

  她還沒決定好晚上要怎麼渡過。要蹲在家裡瘋狂搖滾最喜歡的punk歌刺激腦神經?要召喚幾個損友陪伴喝酒吃pizza打牌混到天亮?
  待會再說吧,即使這一刻想去K房喊驚,下一句鐘可能又沒那個mood了。

  街角有家她常逛的那家唱碟舖,店名很抵死的叫 "Boom" ,她很自然就向著那方向前進。走著走著,不同的東西隨機在腦海飄過:
    昨晚夜宵吃的魚腐米線、
    最近在練的 "Sugar, We're Goin' Down" 鼓譜、
    早兩天有位walk-in客人一開口就說要剪鍾痣光頭、
    被打皺的海報、男孩貼近於眼前的兇臉、他那一聲低沉的「八婆」……

  啊、竟然想起了那條死阿狗!!!害心情瞬間變差了!她猛力搖搖頭,將他從思緒中驅趕。一下晃神,她卻又嚇了一跳,那傢伙的臭臉仍在眼前晃過……
[ 继续阅读 ]


🕹 005.




  今天Colala一打開手機,就見outstagram收到好友追蹤,望真d,對方個帳號嚇到他虎軀一顫。
  是那個煩死人的同校學妹Chloé。好奇地按進她的帖子看看,第一個po已經睇到佢黑人問號 + 一臉迷幻……




[ 继续阅读 ]


📻 014.



  一曲終結,屏幕上顯示出這次live的分數和他帳號的累積分數——
  累計分數跳過了820萬。舞台的燈光霎時比剛才更明亮,身上的幻彩衣飾折射出璀燦光華。

  主持人Candle走到他面前:「哇啊~~ 又一位神級偶像誕生了!恭喜你,蓮君!」
  「多謝山頂既朋友,多謝プリパラ畀左呢個舞台我,多謝大台,多謝主席多謝黨……」台中央的主角昂首,環廻三百六十度向滿座的觀眾席揮手。「最重要是多謝我本命響大人,否則我也不會有動力刷等級。」

  「原來蓮君是響さん的迷弟啊!」
  「是的。」眼神自豪地一閃。
  在此為大家補充,如果打開他的卡簿一看,裡面高達八成都是是響さん當模特的服裝卡面;當然更少不了一堆響さん的友卡……
[ 继续阅读 ]


🕹 004.
【小學雞系列.二】




  秋風似劍,斬落枝頭數葉枯黃,隨滾滾沙塵卷去。
  兩個男孩之間,蘊釀著一股肅殺之氣(?)。

  「我們來一決勝負吧,黑炭樹熊頭!!」畫面定格在其中一名男孩身上——字幕介紹:俊仔,外號「破壞王」,淫賤小學雞一隻。
  被俊仔指著的,是位皮膚黝黑的灰髮男孩。字幕介紹:Colala,擅長和熱愛烹飪的健氣南國少年。他皺起眉頭:「你想幹甚麼啊?我沒興趣跟你來亂啊……」
  他只是想去買個水果而路經公園,哪料會被俊仔糾纏上。

  「我不會輸給你的!!」俊仔扎開馬步,扭頭對圍觀孩童中一名女孩說:「有Chloé醬為我打氣,我會很威風地打敗敵人的!!」
  鏡頭指向那個小女孩,字幕介紹——Chloé,俊仔的同班同學,長相可愛但智商殘缺的幼女。
  「誰要給你打氣啦!平日總是摸人手手、又要看人家穿甚麼小褲褲,噁心死了!我討厭!」Chloé吐了個鬼臉,並朝Colala喊道:「南亞樹熊給我打敗他!(指)」
[ 继续阅读 ]



  時間 day back 到 2018 世界盃前夕。

  「本大爺要set個尼馬髮型!」
  「噯,你是第柒個說要弄尼馬頭的人啦。」披著夾克的短髮女人將箊頭摁進缸裡。「剪到老娘都覺悶了。」
  「蛤,咁咪同成街人撞!?」Zantos用力嘖了一聲:「不,就算是同樣的髮型,能夠像尼馬那樣帥氣的只有本大爺!」
  FRed聳聳肩,「嘿,如果你這麼自我安慰會好過一點的話……」既然客人堅持,那她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 017. / 💈 003.




  進度條稍稍往前跳,來到 2018 世界盃落幕後不久。熱潮過了,頂著一pat尼馬炒麵頭的mk仔Zantos,又要轉換造型了。

  這天Zantos到cafe坐,好巧不巧Nicklas也在,後者自不然又搭訕吹水。言談間聊到「GUYS,有d野你今日有唔等如聽日有」——
  講你緊d頭髮呀。二人竟然找到了共識,均認為頭髮是男人的第二生命(??),必須好好保養。這麼說就不難理解,為甚麼之前Zantos的頭髮剪壞後,他要閉關兩天不出門;而Nicklas一接觸到任何能反射影像的物品,都會望向它整理瀏海……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