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內文夾雜廣東話口語,可能造成閱讀不便(如果有人細閱啦),謹此致歉。如有疑問歡迎提出。
*有關時事政治敏感議題,不喜歡可選擇繞道,儘管我誠心地希望您願意駐足看看。
*稱謂與現實中有出入,因為這是原創。杏城是現實中香港的一面鏡子,看得懂的就會懂。正如魯迅先生筆下的「魯鎮」,名字是虛構,骨子裡是現實。

議論文不是我的專長,要我寫一大段essay去闡述自己的觀點,總感到有心無力。
因此,我決定繼續以創作的方式,把我所認定的價值觀揉進去,調配出自我療癒的藥方。
——趁空氣仍然自由、掌心仍殘餘互相不同意的權利。




——————————
[ 继续阅读 ]



『 [9月15日] 在下午1時,超強颱風集結在杏城東南約730公里,預料向西北偏西移動,時速約30公里,預料於16日下午最接近本城。天文台將於下午3至5時發出三號強風訊號,請市民密切留意有關颱風的最新消息。』


《那些颱風天下的二三事》




💃 002.



  Masaki在房間玻璃窗上,以牛皮膠紙黏出了她愛隊.曼聯隊徽上的魔鬼標誌。她十分滿意。
  不過她老弟Nicklas可不是這麼想。身為槍手球迷的他怎會看得過眼:「嘖,係窗口上面貼隻四萬狗,cheap到爆。」
  「挑,好過你啦,你是咪要貼碌賓周係窗呀?」
  「我不知幾~~ 有藝術細胞!學野啦!」

  Masaki好奇走到下層Nicklas的房間一看,馬上擺出 :0 的表情。
  他竟然在窗上貼紙 + 雕刻出了他本尊的樣貌。
  明明他美術水平就不高,但一關乎自己的外貌,小宇宙便無窮爆炸,弄得挺有神髓的。
[ 继续阅读 ]



【貳】





甲幕、



  一雙素手將一碟小菜和一樽酒壺奉上桌面:「客倌你點的單。」
[ 继续阅读 ]




  腸斷江南湮雨中,酒家何處。踏破鐵鞋,在每一座小樓深閣中,尋覓著那人的輕顰淺笑。
  恨春風不似寶劍,斬不斷十里垂楊相思串串。

  山山水水,夢廻那些我們牽手走過的路,故事的序章再度浮現心頭。



【壹】




  馬蹄踏著殘月稀星,在小鎮的石板道上踱步。馬背上的人跳下,牽起繮繩繼續走。

  方才遇上一幫匪類打劫無辜百姓,為救助他們故誤了腳程,趕至此地夜色已濃。沿路一排客棧酒館,均漆門緊閉,窗邊不現半點燈火。正要放棄之際,忽見前方有一戶,門前布簾半垂,門內泛著微弱燭火。

  信步至那門前,檐上吊著一方「酒」字旌旗,側頭傾聽,裡頭有些微細的聲響。他撥開垂簾跨步進去,正欲開口詢問,一個人影手持武器,迎面飛撲衝來。他反射性地抓起腰間的佩劍,沒有出鞘,只期一揮攆走對方。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