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我有好多的問題要向卡拉請教,比如說丹尼爾的能力,那個叫甚麼 G14 的組織,我醒來時眼前所見的異像,那個虛幻的怪物等等……啊,順道也問問他,我是不是也有特異功能好了。

  「別作夢了,你只是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卡拉毫不留情地灑了我一頭冷水。他接著問,「至於那個怪物──你是在玻璃窗上看到的吧。」
  是的。我點點頭。

  「那個怪物──即是你在窗上看到的那些影像──它們並不是影像。」卡拉嚴肅地說,「那是現實世界中真實發生的事,就是現在。」

  甚麼?我的思考回路停頓了兩秒。
  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這裏不是現實世界嗎?一隻巨形的怪物在四出破壞?我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嗎,你看,哪裏有被蹂躪過的痕跡了?不要開玩笑吧,卡拉,你又想戲弄我了是不是?
[ 继续阅读 ]


V.



  我不是那種會賴床的人,也從不會忘記調校鬧鐘,除非它出了甚麼故障。即使沒有鬧鐘的響聲,我的生理時鐘也健康得過份,它會自行調整,令我在每天早上同一個時刻起床。

  今天,我就在沒有鐘聲響鬧的情況下醒來了。但一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並不是睡房裏白色的天花板,我的身體也不是平躺在溫暖的床舖裏。我發現自己正仆伏在桌子上,課室裏一排排安放整齊的桌椅衝擊著我的視網膜,還有離奇地穿了在我身上的全套校服。
  我撫上木製的桌面,上面殘留著我的體溫,感覺很實在。回過頭去,看到後面的桌子上刻著奇怪的圖案……那是丹尼爾的手筆沒錯。我確定了這是我的課室。

  這是夢嗎?如果不是,那要怎麼解釋這種異像?難道是我體內潛藏著瞬間轉移的能力,它在我進入睡眠的狀態的時候,不受控地啟動了?還是說,昨晚我換洗完後上床蓋好被子的記憶才是夢?

  我決定到外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解答這疑問的線索。長廊上一個人都沒有,顯得特別長。四周都靜悄悄的,我推開別的課室的門,完全找不到人的氣息。
[ 继续阅读 ]


IV.



  自那天以後,丹尼爾變本加厲地糾纏著我,要求我幫助他解開那顆球體之謎。

  ──「史提夫,你說這會不會是一隻怪獸蛋?我們是不是要像母雞那樣用體溫將它孵化?」
  ──「說不定這是龍珠啊!要集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其他龍珠,才能實現願望啊!」
  ──「還是說這是一顆炸彈,只要達到一定條件就能啟動它,創造一個全新的世界!」

  我愈來愈不明白他的邏輯了。炸彈不是代表毀滅嗎,與「創造」這個慨念有直接關係麼?
  總而言之,他一天到晚就抓著我,說話像海嘯一般排山倒海向我湧來,內容十句有十一句都離不開那顆神秘的球體。我被他吵的耳朵嗡嗡作響,腦子裏亂作一團,好像一部大機器中所有齒輪都卡住了,無法運作。
  在佩服他的想像力之餘,我有必要阻止他繼續瘋下去。
[ 继续阅读 ]


III.



  我不清楚丹尼爾.阿格是否一個記恨的人,但他一定記得我向他作出的承諾。第二天的午休時間,他又拉著我往課室外跑了,但慶幸這次他沒有再扯我的領帶,只是猛拉著我襯衣的肩膀位置,這已是一大進步了。

  場景同樣是在天台上,他昨天在地上所畫的奇怪圖符已經不見了,大抵是被清潔工人清洗了吧。我甚至乎可以想像到,清潔工人看到那難圖案時的錯愕表情,還有他們一邊抱怨哪家小孩如此沒公德心,一邊彎身辛苦地把粉筆痕跡擦掉的情景。

  「可惡!沒問過我就把我的傑作抹掉,該死的!」耳邊傳來丹尼爾的叫罵,在我轉過頭去看他之前,他已用力地把我的衣袖扯出一個角。「幫我去拿粉筆來,我沒帶。」
  然後他便放開手,順勢借力將我一推,根據物理學的原則,我不禁向前蹌踉了三兩步。我望向他,這時他才把臉轉向我,還是一臉拽的表情:「還不快去?」
[ 继续阅读 ]


II.



  當然,我是失敗了,下課鐘聲還未響徹,他竟然能夠頭也不回地,就準確地一手抓起我的領帶,把我扯出課室外。
  「喂,等一下,你想怎麼樣了!」走到樓梯口,好不容易我才拿開了他的手,站住。他轉過身來,眼神和表情滿是危險的期待與興奮,我內心不祥的感覺持續上升。

  「我不是已經約好你了嗎,我有好玩的東西給你看!」
  「哪有!」我整整鬆脫了的領帶,「好像是你擅自替我決定的,我根本沒答應過。」
  「你這胸無大志的人沒有資格拒絕我!算了。」

  他再次拉著我的領帶將我帶到天台上。果真是一樣米養百樣人,怎麼世間上竟有這樣不講道理尊橫又自我中心的人?他的邏輯也很有問題,胸無大志和拒絕他的資格,是沒有因果或連帶關係的吧……
[ 继续阅读 ]


I.



  除了上學第一天的勁爆宣言外,丹尼爾.阿格給人的印象總是有點不羈,有點離經叛道。

  他不愛與別人打交道,休息時間不是逕自坐在座位上托腮望著天空,就是匆匆忙忙跑出課室,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有人說曾見過他在天台向著牆壁拋石子,有人說看見他在學校旁的河堤靜坐,有人說看到他在後樓梯的地板上用粉筆畫出古怪圖案……他似乎無處不在,又無處可尋。

  上運動課前,他可以毫不避諱地在窗戶大開的情況下,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脫下來更換,除了內褲以外混身一絲不掛,盡露他背上圖案特異的刺青,嚇得班上的女孩子們紛紛驚叫走避。
  然而在體育的課堂上,他的表現是異常的出眾,足球、籃球、網球、羽毛球、田徑……無一不精,各大學部迅速鎖定了他為目標。但他對所有人苦口婆心的遊說根本無動於衷,連半隻字的回應也沒有。
[ 继续阅读 ]


這是參與安菲爾德版上的「春之征文活動」而挖的坑。
首先到這裏→ http://www.sibasin.why3s.net/component_check.php
為你要寫的 CP 人物做成分測試,用測出來的那段小情節來寫文。

好吧,我無良了,暫時來說這不算惡搞,可是有心眼兒的同好們都知道我在玩甚麽吧……一來純粹個人惡趣味,二來我是借用某些情節去表達我想寫的東西 = = 別 PIA 我……(跪)
不排除晚點的情節可能有惡搞,又或許……我會以很正經的語調去惡搞……引用情節在後面一定會用到,放心。
先等我完成下星期的測驗吧(升天)


引用情節:

愛情,多可笑的詞。
STEVE FINNAN ,你該不會真的相信世上有所謂的真愛這種東西吧?

巧克力:10元
製模:299元
冰箱電費:232元
包裝:1680元
爆炸的廚房:30萬元
DANIEL AGGER滿懷愛心作出來的情人節巧克力:無價
[ 继续阅读 ]


前言──此文獻給果、與論壇的各位 JMs :

這配對並不是我的王道,不過,為了感謝果為了我 SS 那篇文的問題費心了,所以就寫了這個配對了~
我害怕抓不好感覺……嗯,效果總是怪怪的 |||OTZ 別 PIA 我…我這就撞牆去(撞 ing )
文中融入了一些個人感受……偷偷說,本來是想寫虐的,但這年頭虐文太多了,我還是來不虐的中和一下吧 = =|||
也把這文送給 AS 所有的 JMs 、有看我網誌的網友們,謝謝你們!也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希望大家會喜歡~




===============================================



50 Days





  從 12 月 27 日到 2 月 14 日,剛好是五十天。
  五十天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中間能夠發生的事也很多很多。
[ 继续阅读 ]



Title: Consolation
Pairing: John Terry/Steven Gerrard
Rating: G
Summary: Someone came to Stevie's door after the 07/08 CL Semi-Final.
Declaimer: I don't know and own the characters. All of the content is my sick imagination.

Note: This piece i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
Just in case if you're interested, here is the link of the Chinese ver. >> 【足球同人】[EuroCL][Terry/Gerrard] 安慰 (全)


-----


The moon was brilliant tonight. Yet, it wasn't a matter when compared with the blazing Anfield Red. The large fluttery red flags, the red-born hustle crowds, crazy scream filled with joy and hope...all these tinted the silvery sky into red.
[ 继续阅读 ]



歐冠四強後捏文……|||||
我不會真的被 Lamps 打吧…囧

屎忽痕自行翻了一遍英文版。
對英語不感冒的可以截去看看 [EuroCL][Terry/Gerrard] Consolation (one-shot)



——————————



安慰



  今夜的月光很燦爛,可是與 Anfield 那扎眼的紅相比,也顯得黯然失色了。
  那飄揚的鮮紅的旗幟,連綿的車水馬龍的紅色人潮,紅色的呼喊與紅色的靈魂,把一片月色都染紅了。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