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妮退出後,舒適豪華的酒店房內只餘杰克一人。站在窗前,看那點點華燈散在高樓大廈之間,底垂的夜幕似一探手就能碰到。

  多愁善感並非他的風格。但偶爾總會不自覺地回顧,他如何攀到今時今日的位置,警惕自己不能重蹈覆轍。想起兒時在瑪莎之家裡,與遊星、烏鴉及許多孩子們一同成長;他卻背叛了這班信任他的手足。
  後來,他們竟不計前嫌重新接納他,令他終於明暸有些東西比勝利還重要。他們組成甚至一起拯救世界好幾回,比電影橋段更匪夷所思。

  在這堆離奇的情節之中,總有那麼一塊殘缺的地方。那就是他們背上龍痣人印記迎戰暗痣人的時候,唯獨是他忘了自己那次決鬥的對手是誰,倒是記得對方的地縛神是那隻啄木鳥。
  既然忘了,那該只是個不重要的路人罷,起初是這麼認為的。但當杰克得悉其他伙伴們交鋒的對象:遊星對上鬼柳、烏鴉對上龐巴、十六夜對上霧小姐……每一位都是冥冥中注定,有過千絲萬縷恩怨的人。偏偏只有杰克那場決鬥沒有旁觀者,因此誰也不知道箇中的細節。

  也許,所謂的「注定」只是巧合。理智叫他不用在意,直覺卻總是告訴他真相絕不會這麼單純。說不定這次回來新童實野市,會尋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04. Happiness
[ 继续阅读 ]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