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的天空



==========================
明天的故事都是我的 是我的
所謂的幸福快樂 我學會了抉擇
==========================



  頭頂是一片陌生而寬闊的天空,飄著幾朵蒼白的雲,如一個個冷卻了的夢。遙不可及。
  四周氤氳著不熟悉的空氣。每一下呼吸都有點不自在。連腳下那片草地,也閃著陌生的青綠,冷眼睨視著他這初來報到的不速之客。

  逃避者、背叛者。不負責任。毫無建樹。分化國家。辜負了所有球迷的期望。……
  無數反對和謫責的聲音,是他來到這塊陌生土地的背景。

  他要在這裏證明自己的力量,得到別人的認同。



  「嗨,早啊。」第一次上 Chelsea 的操練課,迎面而來便是 Terry 的問候,他的隊長。「過了幾天,還適應嗎?」

  「早。」 Ballack 回以一笑,「還好,我會努力適應的。」
  他的英語不太靈光,只能一字一字地慢慢說。 Terry 也很有耐性的不催促他。

  「接下來的才是難題啊。」Terry 雖然是對著他說,眼睛卻掃視著場上的隊友們。「在訓練或比賽中,很多時候你要靠自己跟上大家,我們沒空理會你的哦。」

  Ballack 也看著這支隊伍,沉默地「嗯」了一聲。無人看出他此刻心中所想。
  「先去練習啦,你也要加油啊。」 Terry 拍拍他的背,便抽身走到場中。留下 Ballack 站在原地。

  天空陌生而廣闊,浮雲蒼白而冰冷。只要一離開身邊,一切都顯得冷淡、疏離。
  他輕輕地皺上了眉頭。

  距離受人認同的路標,還有很遠、很遠。



============================
你的背影遠得像霧了 我不再回頭
當腳步被回憶綁著 我跑過沙漠
============================




  「還好吧,小子。」看著緩緩從場上返回後備席的 Ballack , Mourinho 還是問了一句。
  Ballack 望了領隊一眼,過了數秒才開口:「還好。」而手中仍按著那冰袋,在近腰的位置。

  「別太勉強。」 Mourinho 拍拍他的肩,然 Ballack 心裏已明白,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了。

  Kalou 早已熱了身,在那邊等著。擊掌。球證高舉了顯示替換的牌子。
  時間是 25 分鐘。

  他沒有表現出痛苦、失望,抑或不甘。他只是沒有表情地,默默拖著受了傷的身軀,在醫護人員的帶領下步入通道。
  場上的比賽仍繼續。雖然對他來說,已經結束。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那麼,壞的開始是否意味著,事情有一半已失敗了?

  球季還未開始已先遇挫折。坐冷板凳的滋味並不好受,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大伙在場上奔馳、追逐,自己完完全全的成為一個旁觀者……像有一道透明的牆,把他與新的隊伍隔絕了。場上的呼聲、喊聲,聽起來是那麼的遙遠。

  草地變成了荊棘。障礙太多,叫人寸步難移。

  開始擔心、懷疑。我到底為甚麼而來?我要證明些甚麼?這裏真的是能讓自己振翅翱翔的天空嗎?
  背棄了熟悉的一切,失去了舊人的認同,卻得不到新的收容。像貪玩離開母親懷抱而迷失的雛鳥那樣,彷徨、無助、孤單。

  距離目標還是很遠很遠。



==========================
我不要變得小小的 找不到自我
好像被甚麼人放在口袋 沒天空
==========================




  天色漸暗。球場裏空蕩蕩的。集訓時間已經結束很久了。

  所有燈光也熄滅了。這晚沒有星星,只餘一絲暗淡的月光從厚厚的雲層裏透出,無力地灌溉在草地場上。草地也早已被夜色染得一片黑了。空無一人的觀眾台,像一雙以孤形向兩邊伸展的黑色大手,把球場牢牢的挾住了。
  夜裏的 Stamford Bridge 格外陰沉詭異,如一彎死寂的峽谷。

  走在黑漆漆的走廊上,如不見盡頭的黑洞,絕望又孤獨。迴蕩的腳步聲令人不安。

  「 Micha ?」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叫喚,貫徹了整道長廊。
  回頭一看,是 Lampard 。「你不是要休息多幾天嗎,怎麼回來了?」

  「只是無聊,想回來看看……」 Ballack 停下了腳步,回應道。
  他討厭,討厭成天窩在四面牆裏,與外界隔絕。像困在鳥籠裏的小鳥,你到看到澄澈的藍天和高高的樹梢,卻永遠無法投向它的懷抱……

  Lampard 點點頭。「哦。你回去了嗎?反正同路,一道走吧?」
  Ballack 生硬的點一點頭,便跟在 Lampard 身後走。

  「習慣了在 England 的生活了嗎?」在迴蕩的腳步聲中, Lampard 拋出這麼一句。
  「嗯,還好。」
  「有甚麼需要可以隨時找我,我會盡力幫忙的。」
  「謝謝。」

  然後,是一輪的沉默。找不著話題呢。 Ballack 微微垂下頭,有點諷刺的笑了。暗笑自己的不中用。

  「你啊……其實不必太過勉強自己。」 Lampard 突然說。
  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像石子投入池裏嚇著魚兒,叫 Ballack 一時間反應不過來。他反射性地抬起頭,帶點不解的望著 Lampard 。「甚麼?」

  他一抬頭才發現,因著自己的心不在焉,早已墮後了。
  Lampard 轉身,站定,隔了數步的距離直望著 Ballack 。

  「怎麼啦,還不快跟上來就不等你啦。」 Lampard 稍稍扭過頭,用下巴指向前方。「大家都在等你啊。」
  一看, Ballack 呆住了。

  前方便是出口。 Terry 、 Shuan 、 Shevchenko 、 Drogba 、 Bridge 、 Robben ……都在那裏。

  「真慢啊,快餓死了!」倚在牆邊的 Terry 一見人來,急不及待發牢騷。「遲了的人要請客!」
  「 Micheal 也來嗎?太好了。」 微笑說著話的是 Shevchenko 。

  Ballack 還未搞清狀況, Lampard 已像看穿了他的疑問,對他說:「一起去吃飯啊。要不要?」
  「可以嗎?」 Ballack 一問出口就後悔了,他自覺這是有生以來問過最白癡的問題。

  「為甚麼不?」 Lampard 大笑,「我們是隊友嘛。」
  「再婆婆媽媽的,就不等你啦!」 Terry 搔搔頭,轉身便走。以不徐不疾的步伐。

  看著那背影,漸漸地, Ballack 也不禁笑了。失笑,原來自己一直在鑽牛角尖。
  不知道誰輕推他的背:「來吧。」

  沒有猶豫,便跟著他們一起前進。



  一直想要得到的,原來早已在面前。
  把自己和大家隔絕的,正是他自己啊。



========================
明天的故事都是我的 是我的
所謂的幸福快樂 不止一種
========================




  「第三場。」指的是聯賽。「但這是你的第一場。」
  「嗯。」仰頭,看著那湛藍廣闊的天空。無邊無際,恣意飛翔……

  比賽開始。
  認同不認同,哪有時間去想這麼多?他早已得到了。

  展開雙臂,這裏便是他的宇宙。



========================
美麗的春夏秋冬落葉 是我的
體驗過才懂夢是甚麼
========================





(完)



——————————————————————



[BGM: "口袋的天空" - 張韶涵]




後記:

足球同人的處女作,放心,是百分之百的正常向(笑)
結構方面編排了很久也弄不好,感覺也抓得不準……唉,功力退步了(灰)

老實說,打這文確是有些少為了波仔平反的心理……
不想多說了。很多人覺得他做錯了,覺得他這決定令人失望……
但我尊重他所選的路。他該有這權利的,就是這麼簡單。

13/9/06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