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我不清楚丹尼爾.阿格是否一個記恨的人,但他一定記得我向他作出的承諾。第二天的午休時間,他又拉著我往課室外跑了,但慶幸這次他沒有再扯我的領帶,只是猛拉著我襯衣的肩膀位置,這已是一大進步了。

  場景同樣是在天台上,他昨天在地上所畫的奇怪圖符已經不見了,大抵是被清潔工人清洗了吧。我甚至乎可以想像到,清潔工人看到那難圖案時的錯愕表情,還有他們一邊抱怨哪家小孩如此沒公德心,一邊彎身辛苦地把粉筆痕跡擦掉的情景。

  「可惡!沒問過我就把我的傑作抹掉,該死的!」耳邊傳來丹尼爾的叫罵,在我轉過頭去看他之前,他已用力地把我的衣袖扯出一個角。「幫我去拿粉筆來,我沒帶。」
  然後他便放開手,順勢借力將我一推,根據物理學的原則,我不禁向前蹌踉了三兩步。我望向他,這時他才把臉轉向我,還是一臉拽的表情:「還不快去?」

  他的眼神在催趕我,我暗自嘆口氣,並不是為他無理的行為,更大程度是慨嘆縱容他把自己當作隨便使來喚去的跑腿的我。
  按常理來說,我應該拒絕,應該生氣,應該大罵他一頓然後離場。但我沒有。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我絲毫沒感到忿怒或不滿,對於這種反常的現象,我只能歸咎於接近得他太多,害自己被他不正常的基因感染了。

  我還有另一種選擇,就是裝作幫他忙然後一去不返,放他一個鴿子。這當然會令他把我列入黑名單,以他的個性很可能會找我秋後算賬,跟我一刀兩斷並從此怨恨我一生。其實這也無不可,還能省去我想法子擺脫他的功夫。
然而,在我這個念頭剛從土壤裏冒起的當兒,丹尼爾說了一句:「別讓我等太久啊,不然看我幹掉你。」

  他話中含有「我在這裏等你」的意思,既然他這麼說了,他就一定會待在這等我。我認識他,其實也不到一星期的時間,我不敢說自己很了解他,但我相信這是他信任我的一種表現。本著良心,於是我打消了出賣他的念頭。

  回到課室裏,我剛剛找到粉筆盒的蹤影的時候,一隻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熟知這種搭肩的力度與方式,不用回頭我也知道在我身後的是誰。
  「嗨,卡拉。」不過基於禮貌,我還是有回頭。
  「還以為你被那個怪胎拉走後會兇多吉少,一去沒回頭,沒想到你竟能全身而退,我還真是低估你了。」

  一直對卡拉的玩笑不置可否的我,這回也不禁想苦笑了。我像一個取得假釋的監犯,只是暫時被批准離開監獄,時限一到又要回到監倉裏繼續受罪。
  卡拉似乎還想說點甚麼,但他還未來的及說出口,已被另一把聲音堵截了。

  「卡拉格同學!」是班長杰拉德。他向著我們走近,面露微笑向著卡拉道,「我剛才到教員室的時候,拉法老師叫我如果看見你的話,請你去找找他。」
  我望向卡拉,驚覺他回望杰拉德的眼神竟有點銳利,好像不滿他中斷了我們的談話。面對卡拉凌厲的眼神,杰拉德仍然以微笑回應,兩塊臉孔一張黑一張白的相望了好一會,這個場面看在我眼中實在頗別扭。

  「好的。」卡拉放開擱在我肩上的手,先後瞥向我和杰拉德才動身離去,他的步伐在我看來似乎不太情願。還有他剛才望向班長的眼神,不僅僅是不滿,甚至是有點敵意。到底卡拉今天是怎麼回事了?
  「史提夫。」杰拉德轉向我,臉上還是掛著好看的微笑。

  我們親愛的班長史提芬.杰拉德,有著一張很稚氣的臉,額上還有孩子氣的抬頭紋,加上他親切的笑容與平易近人的性格,我想沒有人會抗拒結識他。「你與丹尼爾同學的感情好像不錯喔,真好。」
  「唔──還好吧。」我不敢說自己與丹尼爾的交情很深,但我也無法否認我和他算是相處得來。
  「丹尼爾是新同學,個性又乖僻,起初我真擔心他在班上無法立足。但現在,他總算交到你這個朋友,我真放心了不少。」杰拉德甜甜的對我笑了。「那麼,史提夫,我可以拜託你麼?」

  作為班上的領袖,杰拉德的笑容有種令人無法抗拒的氣質。即使他仍未說出他的要求,我已注定要答應他。就算他的笑容,甜美得令我覺得有點詭異。
  「拜託你好好看著丹尼爾同學了。我相信有你在,一定能幫助他甚麼的。」



  回到天台上,我看到丹尼爾倚在欄杆邊,無聊地哼著一些奇怪的調子,手指敲打在鐵欄上數著拍子,微風拂著他的短髮。看到我回來,他第一句就是:「幹嘛去這麼久啊?還以為你滾下樓梯去了!」
  他口裏說著罵人的句子,但語氣中不覺有怒氣,反而有點調笑的味道,看來他心情不錯。

  我沉默地看著他在地上畫圖,在我面前從右邊移到左邊,又從左邊移到右邊。完成後,他便走到圖騰……也許是魔法陣,的中央,嘴裏唸唸有詞,重覆昨天的行為。
  天色有點暗,風漸漸大,我的心不期然加速跳動。一切都太相像了,與昨天一模一樣,包括氣氛。不是真的有甚麼要發生了吧?史提夫.芬南,你此刻該祈禱最好沒有甚麼事發生。應該只是巧合而已。

  然而,要是真的只是巧合的話,接下來出現在我眼前的景象該如何解釋?

  事情的後半段並不如昨天那樣,風平浪靜地結束了,太陽照常向西邊落下,又是平凡的一日。相反,偏離現實的事,就在我面前發生了,要不是我親眼所見,我這一輩子也不會相信。

  一道微光沿著地上的線條從內至外,像火光跟隨火藥引的線那樣伸廷,風繞著圖案而流動……我的腦筋開始打結,但比起眼前的異像,我更擔心的是隨後會出現的東西,那種未知的感覺叫我極其不安。

  強風令我差點睜不開眼睛來,我透過矇矓的視線看到丹尼爾的背影,不知為何我肯定這刻的他,臉上一定寫滿緊張、害怕、期待、與憧憬。我想開口叫住他,說些甚麼,但我張開嘴巴竟發覺自己發不出任何聲響。

  「你……你就是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精靈?」是丹尼爾的聲音。
  可是我看不到他附近有別的人──或許說,別的物體抑或影象。
  「我想要改變這個世界!請你給我改變世界的力量好嗎?」

  他不是要世界直接就改變,而是想自己擁有力量去改變,嗯,的確很符合他的性格。不過現在不是分析這些的時候吧?我是否該做點甚麼去阻止他,先弄明白現在的狀況?

  在我這麼想的同時,一陣強光一閃而過,我忽然覺得腦袋一絲刺痛,然後出現了數分鐘的空白。



  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看見的是丹尼爾的臉。
  「你肯醒來了嗎?豬頭!」他的神情有點複雜,我想我可以將之解讀成有點擔憂。原來他也會關心我的死活啊。

  我看看四周,白色的建築外牆,潔淨的藍天與白雲,溫和的微風輕輕清洗我的臉,一切如常。只是,地上那個粉筆畫出來的怪異圖案已經消失了。
  「你錯過了最好玩的東西了!剛才我真的看見了,我真的看見,那個啊……」他的語氣十分雀躍,像個初次到遊樂場遊玩的小孩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晚點才慢慢告訴你吧!不過……」

  他把一顆白色的球體遞到我面前,大概有掌心那麼大吧,說是珍珠又太粗糙了點,但說是蛋又……我不肯定。
  「這是甚麼?」我問。
  「我就是不知道才想問你耶!」他一拍我的頭。「這是剛才的精靈給我的,我想它一定有甚麼特別的作用!」

  那麼說,剛才我看見的東西並不是夢了。

  「我們一定要解開這個謎團!之後應該就能得到改變世界的力量了吧?」
  等一下,「我們」?即是包括我在內?
  「那當然!你也有份兒的啊,只剩我一個人幹豈不是很沒趣?」

  我只答應過他陪他上來天台,可沒有保證之後會繼續陪他發瘋啊!但我看著他的臉,他眼中閃動著危險的光芒,我從沒看過他如此神采飛揚的表情。我就知道,我逃不出他的掌心了。我能做的,就是祈求不要有甚麼危害這個社會安全的事發生才好。



-TBC-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