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繼續ooc到天荒地老——這次是阿sirssss的回合!(若櫻、真山、一之瀨、向井)
高村和校工不太熟其實是想不到梗就沒讓他們出場了。

p.s. 我覺得看完這篇若櫻太太們應該想打我。
執意要閱讀我不阻止,但嚴禁回頭找我尋仇謝謝。(




———————————————



(03)



#teachercrush
#respect



  最近,我在研究一個在網上流行了蠻久的議題: Teacher Crush
  對老師想入非非,原來並不是罕有的事,只看你夠不夠膽說出來。現實中不敢宣之於口,也可以隱藏在網絡世界的面具下,將自己的憧憬和妄想盡情揮灑。

  可惜現實並不如少女或少年漫畫,你們的妄想始終是虛幻的,三次元中的師生戀問題可大條了——
  搞未成年人是犯法的哦。就算雙方沒有啪啪啪,年差也無可避免地會構成權力失衡的情況(何況老師這身份更添了一重權威!簡直加buff!),這並不是理想、健康的情侶關係哦。

  利申,本人對 teacher crush 抱持中立態度,不過這真的引起了我的興趣,很想就此議題摳個報告。光是訪問同學們難免偏頗,於是我決定也去請教另一邊廂的主角——老師們的感想。



  直接殺入教員室,撅出最受同學們愛戴的老師來問。

  「啊……牧野同學,這個研究我也略知一二,那我也說說自己的意見吧?」
  等一下、「若櫻老師怎麼也在?」老濕老師你不是駐守在保健室一面等學生妹上釣一面打丁的嗎!
  「這裡是教職員室啊,難道我不是教職員嗎?」

  看著他的微笑,我卻皺起了眉頭。我未及再開口,他已先一步發表見解:「青春期的孩子們會對成熟的異性產生興趣,大概是出於一種倚賴心態吧?而老師又是你們最常接觸的成年人。」
  我沒有在問你,其實一開始就沒打算要問你的啊若櫻老師……是你自己做攔路NPC礙著我好嗎!我內心如此吐槽。

  「如果同學們有這方面的煩惱,歡迎來找我傾訴啊!精神健康也是十分重要的!」
  為甚麼他這個總結配合他的謎之微笑,聽上去有種危險的feel……嘛算了。趕緊去找別的目標人物,正好他們都在座位上。

  「Huh? 你們滿腦子都在想這種不知所謂的東西嗎?」
  Um……真山老師你要弄清楚,是其他同學這麼想,我用寫稿的靈感(??)去發誓,我個人絕——對沒有想過想這種不知所謂的東西,你可別砲錯良民了。

  「有時間好心就多練幾道數學題目,背一下公式!」他以中指推推鼻樑上的眼鏡,繼而撓起雙手:「是不是平日發的作業不夠?還是想增加補課的時間?」
  呃……真山老師,課後輔導甚麼的,只會令您的迷妹們感到更興奮啊!

  「嗯……我實在有點跟不上呢……孩子們現在的喜好愈來愈奇怪了。」一之瀨老師扶額,露出了懊惱的神情:「不但是#teachercrush,還有她們的週記都經常寫奇怪的故事……」
  哦耶,奇怪的故事是指啥呢……一線電光忽然穿過我的腦袋。偶爾我也會收讀者投稿 = 同學們撰寫的文章,當中有部份內容的確蠻獨特的。那就是,各位阿sir之間的BL文……

  「要寫也算了,可是……能不能別再寫18禁的情節了呢……」他痛苦地抱頭,一堆象徵崩潰的集中線聚向他的大頭:「而且為甚麼每次我也是被O那個……」
  這……又真的滿可憐的,雖則我明白幾位老師之間的愛恨糾結(?),給予我們無限想像的小宇宙(??),但也不要這樣虐他們本人吧!各位腐女們自重啊!別管週記,繼續投稿給咱校報開心share吧

  「我反而很想看一看那些文章啊。」哇又係你啊若櫻老師返保健室啦你不如,他湊了過來搭話:「我有沒有在故事裡出場呢?會跟誰配在一起?」說時,琥珀色的眼光似有若無的飄向一旁——噢,那裡是和樹bb的座位耶……
  就在這一刻,和樹bb(請見諒我私下這麼稱呼向井老師,事實上藤城大部分學生不論男女都這麼喚他,他本人似乎略困擾www 然而我們玩得很樂w)如驚弓之鳥跳了起來,兩手將案頭一大疊筆記連教科書一掃入懷:「我、我還有課,冇咩事都係走先!」

  在我擺出爾康伸手.jpg的姿態前,他已一溜煙的衝出了門口。等一下我還沒來得及訪問你啊和樹bb~!!!(哀嚎)
  若櫻老師臉上溢滿笑意:「害羞了吧……真可愛呢。」還敢說啊你!明明是你嚇走人家的好嗎!

  結果,我華麗地浪費了求學生涯中十多分鐘的青春。這次跑教職員室地圖,完全沒掉落任何有用的資源、道具和經驗值。



-TBC-
28/02/2019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