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我不是那種會賴床的人,也從不會忘記調校鬧鐘,除非它出了甚麼故障。即使沒有鬧鐘的響聲,我的生理時鐘也健康得過份,它會自行調整,令我在每天早上同一個時刻起床。

  今天,我就在沒有鐘聲響鬧的情況下醒來了。但一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並不是睡房裏白色的天花板,我的身體也不是平躺在溫暖的床舖裏。我發現自己正仆伏在桌子上,課室裏一排排安放整齊的桌椅衝擊著我的視網膜,還有離奇地穿了在我身上的全套校服。
  我撫上木製的桌面,上面殘留著我的體溫,感覺很實在。回過頭去,看到後面的桌子上刻著奇怪的圖案……那是丹尼爾的手筆沒錯。我確定了這是我的課室。

  這是夢嗎?如果不是,那要怎麼解釋這種異像?難道是我體內潛藏著瞬間轉移的能力,它在我進入睡眠的狀態的時候,不受控地啟動了?還是說,昨晚我換洗完後上床蓋好被子的記憶才是夢?

  我決定到外面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解答這疑問的線索。長廊上一個人都沒有,顯得特別長。四周都靜悄悄的,我推開別的課室的門,完全找不到人的氣息。

  沒有頭緒使我感到納悶,可是當我看見玻璃窗上的異像時,所有情緒都一掃而空,除了震驚。
  玻璃上有很多影子在動,顏色很淡,像外在的景物反映到窗上去的倒影。離奇的是,我肯定外面並沒有甚麼東西在移動,四周也沒一點聲響,但,一整排窗戶的玻璃上就是有在動的景物,像一部彩度被調得很低的沉默映畫。

  仔細看真些,窗上反映的景物,與我身處的校園環境一模一樣,但不同的是,一隻全身長滿毛的巨大的黑色怪物──足足有一幢教學大樓那麼大,肆意地破壞、踐踏著已經開始倒塌的校舍。揚起的灰塵,令原本已不甚清晰的倒影更朦朧,但我還能分辨出玻璃裏逃跑四散的驚惶的人群。

  我急急忙忙跑下樓去,停在校舍門前。莫說校園內,連外面的街道上也完全不見人的蹤跡。我抬頭仰視座落在我面前的校舍,它還一幢原好無缺的建築物。只是,玻璃窗上仍然上映著那齣奇怪的怪獸劇,一排排一格格的窗戶湊合起來,使整個畫面更完整。

  窗裏的校舍,已被破壞得七零八落,大大小小的石屎塊像殞石般墮下,那怪獸高高地立在中間。一樓的窗戶映出漸向我這邊湧來的人群,我彷彿感到他們在我身邊經過,但物理上我沒受到任何碰撞。
  那怪獸在原地停了好一會兒,我以為牠在與我相對望,一股冰涼的感覺竄上我的背,牠向我站著的位置走來了。我很想拔足逃跑,但雙腿因為極度驚訝而不聽使喚。在牠向我踏來的一瞬,我本能地閉上雙目,我覺得牠確實是踩中了我,雖然我甚麼也感受不到。

  我張開眼睛後,倒影中已經不見了怪獸的身影,我想牠已經走遠了,離開了能夠映照的範圍。我這刻才發現,我的心跳動得非常激烈,要按住胸口才能使自己平復下來。

  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醒來所見的課室桌椅,空無一人的校舍,詭異的窗戶上的倒影。

  我無力地蹲到地上,用掌心把臉掩埋。這一切反常的事物,排山倒海地衝擊著我的神經,我感到腦袋快要炸裂了。

  「史提夫……」
  突然,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我,雖然聲音並不大,但我肯定聽到了。
  「史提夫,你聽到了是不是?」

  我立刻站起身來左看右看,但仍是不見任何人的影子。
  我正疑惑,但當我再轉身,卻見一個模糊的人的輪廓在我面前晃動,那種晃動就好比訊息接收不良之時,電視屏幕不停抖動、畫面時隱時現的樣子。

  我是不是跳進一套怪奇的科幻電影裏頭了?

  「太好了!我終於找到你了!」那身影漸漸清晰,最後終於現出全形。我沒可能不認識他,眼前人百分之一百分明就是我的好朋友卡拉。但我絲毫不感到重逢的興奮,只有滿肚子的不解與質疑。

  你到底是甚麼人?我似乎劈頭就問了這句。
  「我早就知道遲早都要告訴你的,」卡拉嘆口氣,「只怕你不相信而已。」

  自從與丹尼爾.阿格打上交道後,不發生一點超自然、超現實的事,反而才是不正常吧。事到如今,我也沒有不相信的理由,我促催卡拉快點把話說清楚,我知道他一定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你聽過一個稱為 G14 的組織嗎?」
  我搖搖頭。

  「這是一個超能力者組成的秘密組織,目的是聯繫和觀察世界上所有超能力者,使他們不至於危害這個社會的安全。」他接著解釋道,「世界上仍有很多擁有超能力的人,他們也許沒意識到自己有特別的力量,但我們也會觀察他們,使他們不至於亂來。」

  為甚麼你們不直接告訴他們?我問。

  「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自己擁有特異功能的啊。而且也不是每個人的能力都能夠被發揮在外,那就沒告訴他們的必要。讓他們做個普通人不好嗎?當超能力者可是很辛苦的。所以,除非是他們自我醒悟,發現了自己的能力,對這類能力者我們才會加以提供協助。」

  那,又和我現在身處的狀況有甚麼關係?

  直覺告訴我,事情和丹尼爾一定有關。果然,卡拉這樣回答:「他擁有『創造』的能力。只要是他所想要的,而他的信念夠堅定的話,就能夠在不知不覺中改變周遭的事物,成為他想要的樣子。」

  要是丹尼爾知道自己擁有超能力,他還不放肆地使用這種能力嗎?以他的個性,一定會濫用能力而闖禍,把整個世界甚至宇宙拆掉重組,砌成他心目中的模樣……光想想我已覺得可怕。組織不告訴他,實在是明智之舉啊。

  「我是奉命來監察他的。他的力量很特別,但由於他自己並沒自覺,因此一旦失控,後果不堪設想。」卡拉的臉突然一沉,把我懾住了。「就像現在。」

  現在?我也嚴肅地望著他,等他把話說下去。

  「史提夫,這是很重要的事,你一定要聽好。」他一字一頓的說,我從來沒聽過他咬字這麼清晰的。「現在,只有你才能制止丹尼爾.阿格。你是我們的希望!」

  我呆了一下。我?──卡拉點了點頭。

  「解鈴還須繫鈴人,他的能力是因為你而釋放的,那當然只有你才能制止他了。」
  卡拉這幾句話有點難懂,我不明白,為甚麼是我?

  「我們一面走一面談吧,時間無多了。」他領我走進校舍大門,我跟在他身後。「如果說,丹尼爾是一把頑固的鎖,那你就是這把鎖的鑰匙,獨一無二的。對丹尼爾來說,你是『特別』的啊。」

  我還是不明白。為甚麼在他心目中,我就是「特別」的呢?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有甚麼過人之處啊。

  「天曉得,」卡拉聳聳肩,轉頭向我拋了個挺有玩味的眼神。「大概是,只有你才能忍受他的任性與驕縱吧。畢竟乞今為止,你是與他相處時間最長的一個朋友啊。」

  是這樣嗎?我孤疑著,但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太久,因為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向卡拉問個明白。



-TBC-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