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用雪當被子蓋多久才冷死測試人體的極限珠穆朗瑪峰上的圖案是密碼火星上的神秘建築群聖經裏的上帝耶和華或許是外星人 736548176822469418749529 巧克力:10元製模:299元冰箱電費:232元包裝:1680元爆炸的廚房:30萬元丹尼爾.阿格滿懷愛心作出來的情人節巧克力:無價


  一組組閃著螢光色澤的字碼在我面前跳動,在黑色的背景下很份外刺眼,雜亂而且毫不連貫的,我開始感到頭昏腦脹。我只能夠作出臆測,這些奇怪的斷句,也許就是丹尼爾內心各種奇怪但凌亂的想法,它們像散落的拼圖那樣東一塊兒西一塊兒的。

  在混亂之中,我聽到幾把童稚的聲音,像喇叭的回聲,從黑暗的深處響起。

  ——世界上一定有鬼魂、外星人、異能人存在的!我一定會把他們找出來給你們看!
  ——好啊,你就把他們找出來吧!找到我就相信你!
  ——他有哪一次說真的啊,大話精、大話精!我們不要和他一起玩!

  我轉身四下張望,一個白色的立體影像在前方若隱若現。那是一個小男孩孤單的背影。

  『丹尼爾,你別再想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了,這會令大家很煩惱啊!』這次換了是成年人的聲音。
  『他又擅自爬上窗戶了,這是多麼危險的行為!年紀小不是藉口,要是他再犯,我們會對他作出懲罰……』
  『丹尼爾,你幹嘛把牆壁都塗污了?我的天!那圖案是甚麼可怕的東西啊?』

  一堆不同的聲線此起彼落,一句接著一句愈趨密集,到最後交錯成沙沙的雜音。

  (沒有人陪我玩,我就自己玩。)
  稚嫩的男聲不知從何方傳來。

  (哼,我自己去找好玩的東西,不給你們……)

  當我看到小男生的影像的側面,我立刻肯定了他是童年時候的丹尼爾。那倔強的五官和緊抿的唇,除了他沒有別人。

  突然,男孩的影像消失了,整個空間劇烈地震動起來,我感到五臟六腑都在體內翻攪似的,好不難受。我不由得抱緊了丹尼爾。

  在我快要失去意識之際,四周終於停止了搖撼。我定一定神,發覺自己竟身處於課室裏。我看見了坐在一貫以來的座位上的自己,身後是托著腮臉向窗外的丹尼爾談話。窗外,背景是一片溫柔的橘色。

  ——你不會是期待外面會有 UFO 飛過吧?
  ——你怎麼知道的?

  上課時候,班上的同學都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聽著老師沉悶授業的我,眼皮也漸趨沉重快要進入夢鄉了。丹尼爾一手勾住我襯衣的後領一拉,我的後腦勺就硬生生地撞到他的桌子上。他的表情是莫名興奮的。

  與我結交後的丹尼爾,在小休的時候不再孤身一人到沒人的地方,去幹些沒人明白的事,而是在座位上雀躍地與我談論著有關那顆小球體的事。

  到了天台,他畫奇怪的圖符,逼我替他做跑腿,在我取笑他的時候丟給我一個兇狠的眼神……許多許多零碎的場面與片段,剪接成一齣劇目在我面前播放。

  我開始有點了解,為甚麼丹尼爾的世界裏屹立了這座方方正正的學校。

  然後我看到了坐在落地玻璃窗旁的卡座上的丹尼爾,背景是一間我沒見過的咖啡室。他用手托著腮,望著窗外的街景,從橘紅的黃昏漸漸被染成一片深鬱的夜……
  第二天,他沒有理睬我,我們在走廊上吵架了……應該算是吵架吧。他獨自一人走到天台上,涼風拂動他的帶刺的短髮。冷峻的表情叫人猜不透他在想甚麼。

  那顆球體慢慢地產生了變化,那裏面緩緩地像脈搏般一下一下地跳動,彷彿有顆小心臟在裏面孕育。

  (大家都不想管我了……)
  球體「咯」的一聲現了裂痕。

  (好無聊……)
  外殼滋滋地碎落。

  (統統給我消失好了。)

  白色的殼化成大大小小的碎屑,一隻黑色的生物跑了出來。接著的景像不用我多說了,就是兇惡的巨大怪物、被摧毀的校舍,與驚惶四散的人群。

  一口氣看完這麼多的影像,那全都是屬於丹尼爾的記憶,我知道。我明白了很多,但當下我該怎麼辦才行?卡拉,你把話說一半不說一半的,我怎麼知道要怎辦啊!我頓感頭痛欲裂,並不是生理上的痛,而是苦惱不堪那種痛。
  我回過頭,赫然發現丹尼爾已經張開了眼睛看著我,雖然眼神是迷糊不清的。

  「你醒了!」我亢奮地抓著他的肩,急切地對他喊,快阻止那個怪物啊,停止這一切的破壞吧!不然世界真的要滅亡了!
  他有點遲鈍地抬起臉,望向我,略帶呆滯的。「這樣沒有甚麼不好啊……」

  我瞪著他,他遲緩的反應叫我有點急躁了,我立馬衝著他大吼──甚麼叫沒有甚麼不好?大家都因為你,陷入了危機當中,你為大家帶來了多大麻煩!你到底知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清醒一點好不好!

  我的吼叫似乎起了些微作用,他的眼神不再呆滯,慢慢集中了焦點看著我。「反正在你眼中,我也是個麻煩的怪胎對吧?你也有想過,要是我不在就天下太平了,是不是?」
  對上他的視線,我呆住了,他眸子裏滿是平靜,但平靜之中藏著一股異常強烈的情緒,一種我也無法形容的情緒。

  他掙脫了我的雙手,掉頭就跑。他的背影清楚地向我傳遞了一個訊息:我不要你管。他跑過的地方都慢慢地崩裂成大大小小的立方體,一塊一塊地塌下,四周都地震似的在搖晃,轟隆轟隆的巨響四起。

  他的話在我腦海中回響。
  反正在你眼中,我也是個麻煩的怪胎對吧?你也有想過,要是我不在就天下太平了,是不是?

  對我來說,丹尼爾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一個極具個性有點孤僻的轉學生,對超現實的事有著不尋常的熱衷,強逼別人服從他按他的想法行事,極度橫行無忌任性妄為兼我行我素,的確是個麻煩又難搞的傢伙──怪胎。

  我提起了腳步,朝著丹尼爾的背影奔跑。四周不停有方塊墮裂而下,身後的路都剛好在我跑過的時候徹底崩塌了。
  「丹尼爾!!!」我放盡嗓門喊他的名字,我想轟塌的聲音大概掩蓋了我的聲線,但我仍然竭力叫喊著。

  幾張臉孔在我的心頭縈繞:托著腮緊閉著唇的丹尼爾,目中無人的丹尼爾,眼裏閃著積極的光芒向我大談謬論的丹尼爾,像個孩子一樣鬧彆扭的丹尼爾。
  其實骨子裏就是個為了信念單純地努力,又有些不甘寂寞的孩子。

  我是很想放下他不管,但我知道自己永遠無法這麼做。從他踏入課室的那一刻起,也許就注定了,我的目光不能從他身上移開。

  我終於追上了他,緊緊地握住了他的手。
  跟我回去吧──我直直地看進他的雙眼,堅定地說。你知道嗎,我覺得在那個世界裏嚷著想要改變、不停地製造麻煩的怪胎,實在是太有性格,酷斃了。

  不斷地倒塌的大地已經伸延到我倆所在的位置,我把他用力地拉近自己。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個吻,但我肯定──我的唇貼上了他的。接下來的事,我便不太記得清楚了,那我最後的一個印象。



-TBC-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