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t Stage



  那次之後,日子如常的過,我再也沒有接觸到關於甚麼空間、超能力之類的事。很不錯,這樣風平浪靜的日子很符合我的性格,但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緬念那段不可思議的經歷──或者說,是夢。

  我們在世界差點被毀滅這個大危機中劫後餘生,應該存在感恩的心去過以後的每一天,不要再搞些奇怪的事,無風起浪了。但我的丹尼爾,我很清楚他是個怎麼樣的人,他是絕不可能安份守己地生活的。於是,「 S.O.S. 」這個社團組織在學校裏誕生了。
  我很難釐定這個組織的性質,它不同於一般的課外活動社團。它不是一個單純地,令一班擁有共同興趣的人聚在一起活動的團體,而是——

  「阿格同學,請、請不要這樣……哇呀……」
  「閉嘴!你乖乖地不要動!不然我就不客氣囉~……」
  「不……哇~~」

  這樣的吵鬧聲傳入我的耳裏。我輕輕皺起了眉頭,看著在中央糾纏的二人。一個是精力異常充沛、臉上掛著得意笑容的丹尼爾;另一個則是一名留著金色頭髮,相貌十分標緻的男生。

  他名叫弗蘭度.托雷斯,與我一樣是被丹尼爾拉來加入這「 S.O.S. 」的可憐人。被逼陪著丹尼爾去鬼屋探險、夜闖棄用工廠遺址,我以為自己已經有夠悲慘的了。可是當這位托雷斯同學出現在我眼前時,我才體會到甚麼叫低處未算低。

  那天,我被丹尼爾下令在這間「 S.O.S. 」專用活動室裏等候他,但說穿了,這間簡陋的小房間,只不過是已經棄用的雜物房而已。不過,有個落腳點總比甚麼也沒有優勝,丹尼爾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將就了。
  我坐在那張陳舊的木椅子上,因擔心丹尼爾會搞出甚麼麻煩而頭痛之際,大門被粗暴的踢開了。站在門後,是意氣風發的丹尼爾,還有被他強硬地抓住的托雷斯──當然,當時我並不知道他的名字。

  「史提夫,你看!他就是我們以的第一個會員!來來來~~~~快好好聯誼一下~~~~」丹尼爾把他推到我面前,托雷斯的看著我,水汪汪的眼睛裏充滿惶恐與不安。

  「我…我……這裏到底是……嗚……」他用不順正的英語口音,斷斷續續只說了幾個字,看他都慌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了。
他似乎不是自願要入團的,這樣強逼人家會不會太過份了啊,我不禁皺起眉頭望向丹尼爾。

  「哼,能夠被本大爺選上成為 S.O.S. 的一份子,可是你們的榮幸!」他一腳踏到一張椅子上,一手指著我們,擺出一副老大命令手下的臭臉:「廢話少說,現在就開始我們第一次會議吧!史提夫你這副會長也有責任,給我認真點起來!」

  副會長?我甚麼時候答應過會當副會長了?丹尼爾的決定從來都是蠻不講理的,即使我提出反抗,穫得的下場九成是被他無視。我只得嘆口氣接受了,反正這只是一個名義而已,我這樣安慰自己。

  「第一個議題是,嗯……」丹尼爾把手肘擱到屈曲的膝上,以一種……呃,邪惡的眼光,打量著我們可愛的新會員。「要給我們的人肉宣傳板設計個甚麼造型好呢……」
  被丹尼爾的目光嚇倒的金髮男孩,慌忙躲到我的背後。

  「要穿得性感一點才能吸引人啊……對了!或許他穿女裝會很不錯……」
  我就知道,他想出來的一定不會是甚麼好念頭。在我身後的男孩抓緊我的衣服,拼命地搖著頭……

  以丹尼爾那副坐言起行的個性,想到甚麼他不嘗試去實行絕不會甘心。數天後,他還真的買了一套萌系衣服回來,當他把那件粉藍色的水手服秀出來的時候,我也禁不住驚訝得微張嘴巴。

  「挺不錯的吧?真期待穿在身上的效果呢。」丹尼爾一臉滿意的笑,逼近托雷斯。後者懼怕得只懂連連搖頭。「來來來~~我幫你換上它吧!」

  說著,丹尼爾直向托雷斯撲去,幾乎把他壓在地上了。托雷斯哭喊著掙扎,丹尼爾不管三七二十一,解開懷裏人的鈕扣,還意圖向腰間的皮帶進攻……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恐怕百分之二百都會認為這是一宗罪案吧……
  作為一個正常人,基本的良心我還是有的,我忍不住開口了。我蹲下來對他說,「夠了,丹尼爾,他都說不願意了,你就別再強人所難了吧。」

  聞言,丹尼爾稍微停下來了,眼睛望向我,托雷斯立刻趁這個空檔逃脫,再一次閃到我背後。我感到男孩的臉貼在我的背上,襯衣有點溼的感覺,我猜他是在哭了。
  我轉過身去扶著他的肩,輕聲問他怎麼了。

  「對…對不起……」他緩緩地抬頭,眼裏泛著霧氣,以非常委屈的表情看著我,聲音微微發抖。
  他的五官十分精緻,絕對稱得上是個清秀佳人,儼如一朵備受呵護的溫室小花。丹尼爾竟忍心把魔爪伸向他,那傢伙,果然不是人……

  但在同情之餘,我也免不了留意到他敞開的襯衣下的光景,嗯,的確很性感誘人,還要配上這副梨花帶雨的模樣兒……我明白丹尼爾為何強搶他來當宣傳板了。
  言歸正傳,丹尼爾雙眼發出無形的死光──就是日語連續劇裏的超人殺死怪獸的那種──向我和托雷斯同學這邊射過來。我早已習慣了倒還好,只可憐在我身旁的這位新同學,再一次被嚇壞了……

  「哇咧,你們在搞甚麼?」
  不知道該說是剛好還是不巧,大門在這時被打開了,進來的是我的好朋友卡拉,還有親愛的班長杰拉德。他們臉上的表情,大概只能用「驚愕」來形容。

  下一秒,我立即意識到問題的癥結所在。我立刻把衣衫不整的托雷斯同學放開,可是已經太遲了,從卡拉和杰拉德望我的神情我就知道,我就算跳進墨西河裏也難以洗清誤會。

  「史提夫,你何時轉了口味,喜歡美少年的啊……」
  閉嘴,卡拉……我立即白了他一眼。真是冤枉啊,明明罪魁禍首是丹尼爾才對,我是挺身而出幫助弱小的正義者啊,竟反過來被誤以為是侵犯美少年的兇手!天理何在啊……

  說時說,怎麼卡拉你和杰拉德又來了,是嫌我們這邊不夠麻煩嗎?

  「你這是甚麼話啊……我來看你也不行嗎?」卡拉一把將椅子拉過來坐,就在我身旁。「況且,這個社團聽起來很有意思啊,我也想湊一腳看看是怎麼回事。」
  來看我嗎,我說他是來看丹尼爾的才對吧。別把我當失憶的,我還沒忘記那個叫 G14 的組織──卡拉的真正身份,是奉這個組織之命來監察丹尼爾的。

  雖然自從那次以後,我和卡拉都沒有再提起超能力和空間的事,但從他的眼神我可以肯定,那段經歷是真實的,我們都心照不宣了。

  至於杰拉德,依舊是那麼親切可人,他仍然是我們的好班長。當他知道丹尼爾要成立新社團後,便自告奮勇來幫他的忙,為他張羅一切,包括向老師提出申請與審批、物色作為活動室的地方、採購社團的必須品等等……

  「阿格同學,我買了一部煮水器回來喔,我覺得有些時候沖杯東西來喝,提提神挺不錯的。」杰拉德微笑說著,把一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看上去蠻有重量的盒子放到桌子上。
  「很好很好,社團就該有些電器坐鎮才像樣嘛!」丹尼爾拍拍那個盒子,語調顯得非常滿意和欣賞。

  在旁人的眼裏,只以為杰拉德幫助丹尼爾是因為他天生樂於助人的個性,然而事情才沒那麼簡單。我知道背後的真相,杰拉德同學實際上是丹尼爾的守護者──事情太複雜,我也不懂得如何說明──

  但我想,當丹尼爾的守護者應該蠻辛苦的吧,那傢伙總是橫行無忌,甚至連自己闖禍了也不自知。有好幾次我真有衝動想要告訴他,你知道你的「能力」是多嚴重的一個災難嗎,我們隨時都會因為它而送命啊──不過,我還是抑制住了。因為我實在不敢想像,他得知自己擁有「能力」後,會運用它搞出甚麼亂子來。
  東方人「禍從口出」這詞兒是對的,想活命,我還是不要多口比較好。

  不過,看到丹尼爾漸漸從自我封閉的圈子裏走出來,與其他人接觸多了,我是感到挺欣慰的。以後他的注意力就不止放在我身上,那我就清靜多了……說笑而已。他最近變得開朗了,臉上的笑容多了,他笑起來的確很好看。

  不管我們是為了甚麼目的而圍繞在他身旁,我確信事情正朝好的方向發展。
  我、丹尼爾、卡拉、杰拉德,還有新來的托雷斯同學所組成的「 S.O.S. 」,會描繪出怎樣的未來,我實在是很期待。



  接下來的兩天,從沒缺席過的杰拉德同學,竟然一反常態地請了兩天假。望著那個空空的座位,我猜他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或許他病得很嚴重,否則身為班長兼良好學生的他,是不會打破自己的優良記錄的。

  第三天,他回到學校了,他的樣子還是頂精神的,主持班會時一如以往的有氣勢。可是,我留意到當他獨自一人的時候,會呆呆地出了神,眼睛裏一片空白的,與平日那個認真聽講課並抄下筆記的樣子有極大不同。

  小休時,我走過去他那裏,問他怎麼了。他似乎沒料到有人接近,聽得我的聲音,身子抖了一下,才遲緩的抬頭望著我。我不得不說這副迷糊樣,與他略圓的臉很相配,很可愛。

  「芬南同學……」他看見是我,臉上的表情安心了不少。「我……我沒有事,不用擔心。」
  真的?可是你都失了魂的樣子,是不是病了?還是有甚麼問題,可以說出來啊,要是我能幫上忙的,我都會幫。
  「謝謝你,不過,我真的沒有問題。」他朝我擠出一個笑容,他一貫的甜美笑容。

  是我的錯覺嗎?我總覺得他的笑容裏隱藏著甚麼沒說出口的秘密,不過概然他不想提,我也不好勉強。這個時候的我並不知道,即將發生在他身上的是怎樣的劫難,如果我一早知道的話,我一定會義不容辭地去阻止的,我發誓。



-TBC-



===============



後記:

趁靈感還在時開個坑,考完再回來填……這次真的要潛了 |||||||
春征文的後續,依然是我的南格王道(堅持南格…南南是攻的… |||| ),其餘雜七雜八的甚麼 CP 呀請看倌們自行解決,反正我也沒特別安排(毆)
十九六終於登場了(笑),滿足了我的野望,呵呵。在包包的篇章完結後,就會到十九六…不,是小托當主角了(再笑)
好,以上。再見了各位……(飄)

29/4/0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