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Stage



  第二天,杰拉德再一次缺席了,我不由得擔心他的狀況。我對丹尼爾說,要不要為他做點甚麼?
  丹尼爾沉思了一下,抬頭對我說:「我們去探望他吧。」

  可是我們不知道他家在哪啊。丹尼爾白我一眼,「這還不簡單?直接去問老師就行了!他不肯說,就向他逼供,直至他說出來為止。」
  可以了,去查詢住址的任務,就由我去辦好了。我可不想在明天的報紙頭版上,看到一宗「學生恐嚇老師」的頭條,而犯案者還要是我認識的人……

  總之,放學後我們在一幢十層高的大廈前出現了。按老師所言,杰拉德同學就住在這座公寓裏。只是,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

  「史蒂文.杰拉德?我們這裏好像沒有這個人。」
  保安員的話令我們困惑了。

  「那個單位好像是空置的,你們不信的話可以上去看看。」
  這位保安叔叔的樣子絕不像在說謊。如是者我們的對話進行了數次,丹尼爾開始欠缺耐性了,要不是我及時把他推走,他一定已經揪起了那保安的衣領向他動粗了。

  我們決定親身到樓上走一遭,結果,證實了保安員沒有騙我們。

  丹尼爾咬牙切齒地嚷著要去找老師算帳,我只能叫他冷靜,他還是碎碎唸了一下:「杰拉德你他媽的躲到哪了,你再現身時本大爺非教訓你不可!」

  我不認為是老師故意把錯誤的資料給我們。謎團開始滾動,我總是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卡拉說過,我是個百分之一百純正的地球人,但我想我的直覺是異乎常人地準確的,這點從之前一連串的事件中已得到證實。直覺太強烈有時不是好事,不然至少可以裝笨騙自己,令內心好過一點。

  「喂!」海皮亞用力地拍我的背,處於分神狀態下的我,心肺差點沒被他拍出來。「怎麼練習也這麼不專心啊,是不是有戀愛的煩惱啊?不要緊,你說出來吧,我一定會幫你的!」

  這個海皮亞天生就是八卦的種,在他眼中,「煩惱」就一定會與「戀愛」掛勾。我瞪他一眼,不是人人都像你那般只會發情的啊。

  「嘖,我只是關心你啊,你客氣一點行麼。」
  我心裏暗自嘆口氣,不過我也不怕坦白對他說,我其實是在意杰拉德同學缺席的事。說不定,情報網甚廣的海皮亞能夠給我一點線索的,可是出乎意料地,他的反應叫我啞然。

  「杰拉德?我們班上有這號人物嗎?」
  怎可能沒有?別開玩笑了。史蒂文.杰拉德,是我們的班長,為人和善、人緣好、品學兼優,班上沒有可能有人不認識他啊!

  「沒可能,」海皮亞搖搖頭,「這名字我聽都沒聽過,肯定是你搞錯了。」
  不會吧……我一臉難以置信地盯著海皮亞,他斬釘截鐵的語氣和皺眉的樣子,也不像在與我開玩笑。

  我立刻轉身跑進校舍裏,不管身上仍穿著體育服,不管練習仍然未結束,也不理會海皮亞在我身後大叫大喊,我此刻的目的只有一個。

  我一口氣衝了數層樓梯,在教員室裏找到了我們的班導師,真慶幸他還未離開。他有點愕然地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我,我也管不得那麼多了,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急急地問——

    我們班上有一個叫史蒂文.杰拉德的同學嗎?

  老師呆住了,我也沒閒情理會他的感受,再一次重覆我的問題,氣急敗壞地。老師遲疑了一下,才對我搖搖頭,說出了否定的答案。

  昨天,明明是他親自告訴我杰拉德的住址的,才那麼一天,他就失憶似地對我說不認識這個同學。這個衝擊對我來說可不少,我失神地呆立了好一會。

  老師看我的眼神,很接近常人對待精神病患者的眼光。他這種貶抑的目光把我帶回現實。管他把我當精神分裂病人、間歇性失憶病患者、還是故意去搗亂的奇怪學生也好,我沒多加理會就掉頭跑走。

  推開活動室的門,最先映入眼裏的是穿著水手服的托雷斯同學。這刺激令我一瞬間差點停止了呼吸。

  他的身材均稱,配合他那張姣好的臉,這套可愛的小制服穿在他身上堪稱完美。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雙修長的美腿,套上了標準的小長襪,構成了御宅文化中所言令人想入非非的「絕對領域」……萌度絕不比真正的女生低啊。

  「對、對不起!是不是很奇怪啊……可是…可是……」他立刻紅了臉,慌忙用兩手環住身子閃縮起來,「不這樣…的話…阿格同學他會……」

  語音中有想哭的意味,這種可憐樣令他的萌指數又上升了一點。在此,我申明一下,我並不是個會萌美少年或女裝的變態,只是單純地覺得他這身裝扮還不錯而已。

  …呃,我貌似扯太遠了,事情總有輕重之分,我現在有更重要的東西要先處理。
  我問他,丹尼爾人在哪?

  「我…不知道……」他還沒有回到社團室。
  那麼,你記得一個叫史蒂文.杰拉德的人嗎?

  他困惑地看著我,好久都不懂得反應過來。
  「不……不好意思……說不定是我記性差,忘了……」他呿嚅地底下頭,像個做錯了事等待責罰降臨的孩子。望著他這樣子,我也感到很無助,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試圖理出這一切的脈絡。
  史蒂文.杰拉德同學已經缺席了數天,這場缺席令他人間蒸發似地消失了,一夜之間在所有人的心中消失……就在我聚精匯神地思考的同時,大門被打開了,有甚麼人闖入了我的思考世界。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變裝大賽麼?」我的天,是杰米‧卡拉格。他的驚呼像一把利刃割斷了我的思路,我不禁望向他,他正以讚嘆的目光打量著托雷斯。「沒想到還不錯,托雷斯同學啊,為甚麼你不是女孩子呢……」

  托雷斯被他不懷好意的目光盯得羞紅了臉,我不卻管那麼多,一個箭步衝上前把卡拉拽了出活動室。

  「怎麼了呀,放心吧!我沒打算對他出手啊,不會跟你爭的。」
  你這臭卡拉,五行欠揍的卡拉,說到哪裡去了!況且現在不是談論這些的時候!你,還記得杰拉德同學嗎?我要去把他找回來,也許,我需要你的幫忙。

  卡拉聽罷,眉心輕皺了一下,壓低聲線對我說。「這個,恐怕我不方便插手,抱歉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知道,他知道事情箇中的乾坤!他一定知道杰拉德為甚麼突然失蹤了,為甚麼大家關於他的回憶都被抹掉,而他的去向又怎樣。

  「史提夫……這並不在我們干涉的範圍內,也許他的消失並非壞事,對你、對我、對丹尼爾都更好。」
  他要消失了,他真的要消失了?我的不詳預感再一次違背我的意願而應驗了。為甚麼,為甚麼他要消失?

  「這些日子,我感到丹尼爾的『空間』力量逐漸減弱。我就想,說不定『空間』正在瓦解。若『空間』真的不再存在了,那身為守護者的他,自然也會一併消失了吧。」

  卡拉凝重地向我解說,這個原理不難明白,只是讓人太難接受了。關於杰拉德同學的東西,在我腦海裡盤旋著,包括他作為班長時精明能幹的模樣,臉上那抹甜得不可思議的笑容,戰鬥時的強悍冷酷,還有提到丹尼爾時流露出的溫柔與落寞。
  這樣的杰拉德同學,帶著這一切無故消失,我是絕對不會允許的,丹尼爾也不會。

  「聽我說,史提夫,你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別再增加自己的負擔了。」
  這還用你提醒嗎?我比誰也更清楚,同時惹上丹尼爾以及他不可思議的力量,還有你杰米‧卡拉格,每天都擔心再次被捲入超現實的靈異或科幻事件……沒有比這更糟糕的人生了。

  但更糟糕的是,我竟不討厭這樣糟糕的人生,還覺得就此繼續亂七八糟下去也不錯。卡拉說我瘋了,是的,我不否認,我想我的確是瘋了。
  現在補救還來的及吧,趁「空間」未完全瓦解之前。

  「我真的不太想插手。」卡拉重重的嘆一口氣,「可是,我更不想被你怨恨一輩子。」
  沒關係,就算失敗了,我也會感激你一輩子的。

  「先說在前頭,成功的機率我不保證,還有一切後果自負。」
  我堅定地看著他,然後用力地點了點頭。事情解決後,我會請你去吃一頓好的,我微笑著這麼說。



-TBC-



===============



無意義後記:

本來想兩章 K.O. 的……超出預算了……真正寫起來原來很長啊……
下章該真的完了吧?對於整個謎團也會有更清晰的解說~~謝謝支持了~~

P.S. 我這篇明明不是虐文……為甚麼大家不斷說是虐…… =▲=

6/8/0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