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Stage



  卡拉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一股劇烈的震動頓時包圍著我,感覺像坐過山車般令人頭暈。這情況不知道維持了多久,可能只有幾秒,也可能長達數小時;可是我無法數算,因為這段時間裡的我,腦內只剩下心肺都要翻攪出來似的噁心感。

  好不容易,這種感覺終於停了下來,直到我的意識回到我的身體裡,暈眩的餘震仍殘留在腦海中。我爬起身來,定神看清四周的環境——

  我正處身於一個細小的立方體中,腳下站著的地、頭頂上的天花和四面「牆」都是半透明的,立方外面是一片無盡的虛無,沒有色彩也不似透明,沒有混沌也不見澄明,沒有氣流卻又不是真空,好像甚麼東西一進入去,都會立刻化為無。我知道這很難想像,但這已是我所能想到的最貼切的文字描述了。

  「這裡真的完全變了樣……」卡拉的聲音在我身旁幽幽響起,我不得不認同他的說話——變了許多。雖然這個「空間」本來就無既定的形態,它能幻化出無限個世界——但這刻在我眼前的一切,似乎完全喪失了這種千變萬化的、豐富的力量。

  史蒂文是否存在於這空間的某個角落?卡拉聳聳肩表示不確定。

  前方有一道往下伸延的階梯,我朝它移動了一步,整個立方體便好像懸浮在半空的氣球那樣搖晃起來。一絲像油漆外牆碎塊剝落的聲音響起,我感到有看不見的碎片從天花板掉下來。
  「我的天,這兒是一級危樓呀。」卡拉打了個哆嗦:「怏點完成我們要做的事吧,我可不想在此久留!」

  我們盡量放輕了腳步,但立方體還是免不了有些微的晃動。樓梯下是另一個立方體,左右兩邊各有一通往下的樓梯……
  我向卡拉提議不如分頭找吧,他起初有點猶豫,「你沒有自行離開這裡的能力,萬一出了甚麼狀況怎麼辦?」

  現在時間無多了,反正在找到史蒂文之前,我是不打算離開的了。
  卡拉望著我沉默了,終於他點點頭,叮囑我小心些,同意了我的建議。

  我沿著左邊的樓梯往下走,它的盡頭是一個立方體,左右各有一道指向下的樓梯……這樣的景象重覆了好幾回,我猛然意識到我所身處的地方,是由一堆相連的立方體所組成的迷宮。

  像被困在時間的某一個定點裡,無論前進和後退,都是不斷不斷循環的景物,我在這個不確實的空間中茫然了。
  倏地,我感到背後出現了一陣有形態的氣息,我趕忙轉頭一看,發現杰拉德就站在那兒。我一直想著要把他找出來,他竟先一步自行出現了,反叫我有點措手不及,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史提夫,你怎麼來了?」他凝視著我,說話的語氣是平淡的。
  那一瞬間我感到喉嚨有些乾澀,說不出話來。

  「你還是快點離開吧。」他輕輕的說,那語氣溫柔得滲入了苦澀的味道。
  我就是來找你的——跟我回去吧,好不好?

  在我看來,杰拉德的眼睛裡像結了一層霜,是那麼的平靜又冷淡,我不由得有點害怕,害怕自己無法打動他。他微微垂下眼簾,睫毛顫動了幾下,才對我說:「我已經沒有回去的必要了……」

  我們互相對視了好一會,他距離我只有一米多,我朝他踏出了一步。我能感到四周隨著我的步伐搖晃起來。他沒有退後,只是垂下了頭。
  「隨著這個空間消失,我也不會存在了……」他的語調聽上去十分難過。「你明白嗎?我己經沒有存在的目的了。」

  忽然間,我好像明白了一些甚麼。
  不,事情並不是這樣的。

  這個「空間」已不是我之前到過的屬於丹尼爾的那個,現在這個,是「史蒂文‧杰拉德的」空間。
  聽到我這麼說,他先是有點愕然地望向我,然後皺起了眉頭。

  這裡曾經是屬於丹尼爾的「空間」,可是它已經變了。杰拉德同學,現在它已成為了你的世界,不明白的人是你啊。
  我握住他的手,我能感到他的手在顫抖,他的恐懼、軟弱、迷惑,都透過這只抖震的手向我傳來。

  「我……我不知道……」他弱弱的說,連聲音也是在顫的。「我已經完成了任務……之後我該怎麼辦?」
  我感到四周開始搖動起來,用著與史蒂文抖顫相同的頻率搖晃著。同時,有甚麼被撕裂似的聲音響起,我意識到這個空間快將要崩潰了。

  在一片搖盪的環境中,我感受到史蒂文在他的自信和笑容背後,一直承受著的壓力和恐懼。那是一種走到盡頭邊緣的恐懼,當生存的目的已經完成了,還靠甚麼支撐自己的存在?

  我喃喃喚著他的名字,史蒂文,史蒂文……

  我們沒有人說過不需要你,事實上我們都很喜歡你,至少我和丹尼爾都不希望你消失。所以,不要再把自己困在這個自製的迷宮裡了,就當是為了我們,請你繼續存在,好不好?

  空間搖晃得愈來愈劇烈,再不離開的話,我不知道會有甚麼後果。可是我仍緊緊掇著他的手,生怕一不留神他就會溜掉。這時,我的後腦勺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的痛楚,直覺告訴我我大概被甚麼硬物擊中了。

  「史提夫……你怎麼了……你……」
  暈眩的感覺迅速竄上腦部,我視線裡的史蒂文的臉孔早已模糊,他焦急的聲音也在我耳邊漸小……

  「對……不起……」
  這是我的意識完全停止之前所能辨認的最後一組音節。



  我醒來的時候,後腦還在隱隱作痛,然後我確認了一個詭異的事實——我正身在公立醫院的病床上。

  咯瑯——
  一聲清脆的回音在病房裡響起,我微微移過頭去一看,看到一臉驚訝的托雷斯同學呆立在窗台前望著我,眼睛睜得老大的。他所站的地上,是一堆泡在水漬裡的玻璃碎片,旁邊還躺著幾支紫色的桔梗花。

  「你……你終於醒來了……」晶瑩的淚花在他眼中打轉:「太……太好了……」
  他果真「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還直撲到我的懷裡,把我的被單都沾濕了。他不住的哭,那梨花帶雨的模樣還真惹人心疼,可是卻使我沒有機會詢問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啪——這次是房門打開的聲音。
  我看見丹尼爾站在門前,他的視線理所當然落在我和托雷斯同學身上,面色頓時變得鐵青。

  「看來你精神不錯嘛,早知我就不用來看你了。」丹尼爾咬牙切齒的說著,目光凌厲得想要把我倆吃掉似的。托雷斯慌慌忙忙退開,乖乖地窩到角落收拾他剛才打破的碎片。

  「你一睡醒就和美人談情麼?艷福不淺啊。」跟在後面的卡拉還是那樣,一說話就那麼欠揍。我白他一眼,也懶得回駁他了,這刻我只想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你昨天學校不小心滾下樓梯了,撞傷了頭,真把我們嚇壞了。」
  那麼說,我已經昏迷了成天?

  「對啊,這兩天我們都有來看你,尤其是丹尼爾同學,他看到你出事那一刻腿都軟了,他真的很擔心你呢!」

  聽得卡拉的話,丹尼爾立刻反駁:「我哪有很擔心他了!這種好色的混帳醒不醒來我沒所謂!隨他睡到死吧,本大爺再不打算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來看他了……」

  他滔滔不絕地破口大罵,這的確是他的風格沒錯。我沒有生氣,反而微笑地說,你結果還是來了,不是嗎?
  他不服氣地別過臉去,不知怎的看著他這樣子,我覺得很是好玩。

  然後我想到了一件事,杰拉德同學呢?他怎麼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有甚麼人踏入了病房,非常巧合地,那就是杰拉德同學。他手中挽著個水果籃子,看到我醒來了,他有點羞澀的朝我一笑,把籃子放到床邊的小几上。

  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對他說,想問清楚他我們在空間裡那段記憶是不是夢?他是不是不會消失了?可是在這麼多人面前與他悄悄話的話,恐怕丹尼爾又要生氣了,所以我暫且沒那麼做。

  大家寒暄了好久,直到夕陽光斜斜地從窗戶鑽入,才意識到要離去。他們走了以後,房間又回復一片寂靜,我不禁感到有一點點寂寞。

  我這樣想的時候,史蒂文再度進入了我的視線,我並不感到驚訝,因為我一直有種預感,他一定會回來找我的。他坐到病床旁的椅子上,很輕很輕的對我說了一句:「謝謝你,史提夫,還有……對不起。」

  你沒有錯,為甚麼要道歉?
  「你不是來找我的話,就不會受傷了。所以……」

  不用「所以」了,是我自願要去找你的,這不是你的錯。我也微笑了,看到杰拉德這樣實在的坐在我面前,我還能觸碰到他的身體……受了傷,可是挽回一個好朋友,我覺得我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你不會再離開了吧?我問。

  「嗯……其實我也不肯定。畢竟我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他看著我說。「可是,我想大概沒問題的,能留多久就多久吧,我也不知道……」

  我緊緊掇著他的手,表示我明白了。我對他說,就算你真的要離開,無論多少次我也會再去找你,大不了把一切都告訴丹尼爾,他一定拉著我跑到世界的盡頭甚至外太空的黑洞,也要把你挖回來。沒有甚麼好怕的,我和丹尼爾合作,沒可能把你找不出來。

  「謝謝你,史提夫,你太好了……難怪丹尼爾那麼喜歡你。」他深吸口氣,聲音有些哽咽。「不過,我也很喜歡你。」
  他對我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夕陽的光落在他身上,我知道他再也不會消失了。是的,我保證。



-END-



===============



完坑後記:

做人應該有始有終,看到自己太多坑,偶爾也好好填一下吧……
我想每個人都有過迷惑的時候,自己到底為甚麼而存在;又或者,我們生活下去的意義是甚麼……等等。這些事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的吧,最重要的是,我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不說太多廢話了,這個系列我可能會繼續下去,也可能就此算了……一切都看心情吧……

28/9/0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