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





  女客人拿起剛泡好的咖啡,匆匆奔向大門,一個不小心撞到某人身上。深啡色的液體灑到淺色的T恤上。

  「噢,對不起!」
  侍應小哥Marty只好說:「沒關係。」

  然後趁有空檔,趕緊跑進休息室裡更衣。記得之前隨手丟了件頹T到櫃子裡,他著手尋找的同時,休息室門被推開。


[BGM: "Oceans" - Seafrets]


I want you, yeah I want you
And nothing comes close
To the way that I need you
I wish I can feel your skin
And I want you
From somewhere within



  剛回來上班的Kisumi戴著耳機,一邊哼著歌一邊走進了休息室,巧合地就讓她看見了赤裸上半身的男人。
  一瞬間她跑神了——不是因為這是甚麼老土的面紅心跳的場景,而是他背上那道非常顯眼的疤痕。

  褐紅色的軌跡由左後肩往右邊腰際伸延,如缺口差互的河床,將整個背部一分為二。旁邊還有一點點小石頭似的應是燙傷的痕跡。

  「呃……不好意思,我礙著妳了?」Marty察覺到少女出現在背後,忙說。
  「不、不是……」Kisumi關掉手機的播放器,把隨身物品放進儲物櫃裡。「Marty君在找衣服?」
  「是……」
  「好像有一件放在左下的籃子,你找找看。」

  對話的同時,她以最快速度綁上圍裙便離開休息室,整個過程雙眼都刻意避開他的身體。
  他找到了衣服,穿上,心裡不期然掂量著她剛才的反應。


I want you, and I always will
I wish I was worth
But I know what you deserve
You know I'd rather drown
Than to go on without you
But you're pulling me down



  工作期間,她一直很小心地,在他不注意到的情況下才偷偷瞥向他的背影。
  直到下班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問:「妳是不是有甚麼想說?」
  她別過臉去:「沒有啊。」
  「那為甚麼總是盯著我。」

  「耶!?」即使被看穿了,依舊倔強地否認:「誰盯著你了?自戀!」
  他卻毫不忌諱地望著她,問得非常直白:「妳看到了吧,背上的疤痕。」
  她頓住,兩秒後才緩緩地點下頭。沒法子,這個答案無從否認啊。

  「妳很在意嗎?」
  她依舊沒有看他,垂著頭。聲音幽幽地傳來:「是……有點在意……對不起。」
  咦,為甚麼要道歉啊?

  「我這樣子太失禮了吧。如果那是Marty君不想要提起的事情,我不應該八卦的。」她不自覺地緊握住了揹包的肩帶,「令你感到不舒服的話,可以不要理會我的,不好意思。」
  這傢伙,總是會考慮一些奇怪的細節。這算是她獨有的溫柔吧?這也是她其中一個可愛之處。

  「那是三年前,在火山谷裡被魔龍抓傷。」
  「甚麼……?」

  他開始娓娓道來,那是一個像RPG遊戲裡的某個關卡情節,山上的邪惡怪物不時會襲擊山腳的村莊,令村民傷亡慘重,人心惶惶。途經此地的勇者大人和他的同伴,順理成章地接下了村民的委託和期望,展開了屠龍的任務。
  與怪物搏鬥的場面有多驚心動魄,他能描述出來的大概只有五分之一。最後他們成功了,換來了村民的厚禮和感激,以及背上那道永不磨滅的傷疤。

  她靜靜地聽完,試圖在腦裡重構他方才述說的畫面,但並不成功。腳邊彷彿出現了一道鴻流,他的側臉看起來近在咫尺,卻在無法觸及的彼岸。
  他凝視著她複雜的神色:「妳不相信嗎?」

  「老實說,我……實在無法完全理解Marty君那個世界的事情。可是我相信……我相信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正因相信,胸口才感到難受。很想更加的互相了解對方,想要更加的接近對方。可是每走近一步,愈明白二人之間的距離有多遠。

  「謝謝。」他雖然在看著她,但眼神卻映照出非常遙遠的景色,故鄉的高山流水和險峽幽谷。「有時我會想,如果我找不到回去的方法,那麼以往的努力豈不是全部白費了。但相反,假若有一天我回去了,那我在這個世界所經歷的一切,又算是甚麼呢……」

  二人之間的河堤沉默而洶湧地流淌,匯聚成一片汪洋。她不小心失足掉進浪濤中,有好多好多想說的話語,一吐出就成為即逝的小氣泡。呼吸困難。
  他的聲音說:「就好像……我在這個世界經歷的事只是一場夢,醒來就變得毫無意義。」


It feels like there's oceans
Between you and me once again
We hide our emotions
Under the surface and try to pretend
But it feels like there's oceans
Between you and me



  「不!」在快要溺斃的前一剎那,她掙扎著上來吸著救命的一口氣。「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過去,走到現在這一刻。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想要向另一端岸上的你傳達出鼓勵。於是這個信念支撐著她,不致下沉。
  「在另一個世界也好、這個世界也好,Marty君因為走過那些經歷,才會成為現在這個、站在我面前這樣子的你。哪一天你回去了,也是因為曾經來到了這個世界,才變成將來那個時候的你。所以絕對不會是毫無意義的……」

  他稍稍呆住,然後望著她很放鬆地笑了。「謝謝,Kisumi桑果然很溫柔。」忍不住撫上了她的臉頰:「而且一直有注意著我呢……好開心。」
  感應到他掌心的溫度,她的心跳又亂了,愣住。他喜歡看到她偶爾不經意地流露出不知所措,卻又拼命想藏起來的樣子。

  「Kisumi桑……」他抽回了手。
  「是!?」
  「現在我在プリパラ裡開live的時候,會想著自己到底可以怎麼辦呢。無論是原來的世界還是這個世界,我也不想放棄。」他苦笑:「這樣是不是太貪心了呢……」

  她搖搖頭:「每個人有很多想要的東西,我明白這種心情。可是,也有不得不作出抉擇的時候。Marty君對面的選擇,非常困難呢……重點是不要讓自己後悔。」
  二人目光相接,她的眼神無比堅定。他只消輕輕一眨眼睛,便足以把眼前這一刻的她深深地拍進心底裡。

  「雖然要仔細考慮,可是也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喔。」她這淺淺的一笑,已叫他沉重如鉛的心情瞬間軟下來。「無論你最後的決定是怎樣,我都會支持你的。」


I want you
I want you
And always will
It feels like there's oceans
Between you and me...





-TBC-
22/08/2017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