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2019 前言:

標題被我修改了。
然後CP是清麿x賈修(不可逆),背景設成清麿到了魔界當王(賈修)的宰相攝政,所以算是半AU?


——————————


Day-off



  寧靜的夜,萬物都已沉沉入睡,到處都瀰漫著夢的氣息。
  只是,書桌上的一盞小燈仍死心不息地發著微黃的光,照著旁邊一疊疊厚厚的文件和書本,和坐在桌前同是不眠的人。
  「清麿?」門被輕輕推開了,隨之而來是一聲呼喚。靜默的空氣泛起了一絲漣漪。
  室內的青年微微仰頭,在微弱的暈光中,看見一名金髮男孩站在門前。

  「你還沒有睡呀!」男孩走到書桌對面,坐下。「已經很晚了!不去休息一下不行啊!」
  「我還不睏,而且還有很多東西要看完。」青年回答,眼睛再回到手中的書本上。

  「嗚呶,平日的文件真的有這麼多嗎?」男孩皺眉,探身去書桌查看青年所閱讀的東西。
  書桌上,除了一份份的文件資料外,還有很多不同種類的書本:魔界史、魔界政制、魔界地理、魔界民間習俗……

  「哇!這些都是甚麼耶~~!?」男孩吃驚的喊。那些書每本起碼也一寸厚耶!加上裏面密密麻麻的文字,絕對是上佳的催眠工具。「清麿都看這麼可怕的書嗎!?」
  「甚麼可怕的書啊,賈修。」清麿望望男孩,認真地說:「我並不是魔界的原居民,這裏很多東西我也不懂,當然要多看書學習了。要不然怎麼幫助你呀!」
  賈修恍然大悟的樣子,又問:「可是、清麿每晚都處理完文件又要看書,不累的嗎?你不想好好地休息一下嗎?」
  「有甚麼辦法?與累不累無關,這是我的工作啊。」

  「嗯呶……」望著清麿操勞的樣子,賈修又皺眉了。身為攝政的清麿如此勤勞,顯得他這個魔王好像很懶惰的樣子啊。更重要的是,這樣勞累很易熬壞身子的!
  「不行啊!!清麿!!」賈修突然咻地站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清麿嚇了一跳。「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所以……」
  「所以……?」

  在清麿還在不明所以之際,賈修一手拍向桌面,一手指著清清麿,「明天特准攝政清麿休假一天!並且在休假天內不得接觸一切有關公事的東西!」
  清麿先是一呆,繼而抗議。「別玩了,賈修!無故休甚麼假啊?」

  「總之,明天清你就遠離工作,做自己喜歡的事,好好地放鬆一下吧!」賈修露出了十萬伏特的無害笑容,自信滿滿地拍著胸口:「清麿工作的份,就讓我加倍努力替你完成吧!不用擔心!」

  高嶺清麿,貴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就這樣莫名奇妙地得到人生第一個工作休假日。


. .


  翌日早上,又是風和日麗的一天。
  清麿並沒有把昨天賈修說休假的事放在心上,如常地順序尋訪他每天必經的每個工作點:圖書館、文件資料庫、會議室……

  『對不起,攝政閣下,今天有命令,您不能在圖書館借閱或翻閱書籍啊。』
  『不好意思……陛下有令,我們不能讓您查閱資料庫的文件呢……』
  『攝政閣下,今天的會議不能讓你參與呢,抱歉……』

  到每一處地方,都總被人攔截再請出外面。像摸錯門的客人,三番四次碰門釘,那滋味又尷尬又茫然。
  「搞甚麼啊……」清只有無奈地拖著一堆問號,返回自己的辦公室。

  可是,在他打開辦公室的門那一刻,他懷疑自己是否摸錯房間了。
  看看門牌,號碼沒錯啊,這兒的而且確是他的辦公室。
  但為甚麼有些不認識的閒雜人等大模大樣地待了在裏面?

  「清麿!」連賈修也在啊。難得這小子會這麼早起床,到底是怎麼了啦?「不是說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嘛!」
  「啊?」他這才醒覺起,昨天賈修說過特准休假的事呢。「沒所謂啦……我沒有放假的需要啊。」
  「不行!我已經決定了!」賈修衝到清麿的面前,語氣和表情十分的堅決:「清麿今天你一定要休息,不許碰任何的工作!這是命、令!」

  「命令」二字還給特別強調了。只是,清麿對賈修的提議似乎不大喜歡:「這樣不太好吧……不工作我可以做甚麼?再者,你應付得來嗎?」
  「做甚麼也可以,總之你就去休息、輕鬆一下啊!」賈修看似胸有成竹的笑了,「就算沒有清麿,我也可以!我好歹也是魔界之王啊,別小看我!」
  「真的沒問題嗎……」賈修愈自信,清麿反而更質疑。
  「嗯呶!我說沒問題就沒問題啦!」賈修笑得更燦爛了:「好了好了,那清麿就別阻著我們了,安心去放你的假吧!」

  邊說著,還邊把清麿推了出門外。關上。
  被隔絕的攝政大人,只得茫然地站在長廊。


. .


  天空是髹上了淡藍水彩的玻璃,幾朵花似的白雲在盪漾著,微風悠悠然吹來……窗外就是這麼一片明麗的風光。連紗簾,都向風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呢。
  來了這麼久,清麿還是首次知道,從臥室的窗戶看出去,景色是這麼漂亮怡人的。平日都只顧著工作,每天待在臥室的時間大概不過數小時吧?

  因此,從沒注意到四周的景致。如果這些景色是有感受的,大覺也會為無人賞識而心有不甘吧。
  泡了一壺茶,坐下來慢慢地品嚐,慢慢地欣賞。

  四周很寧靜,除了遠處鳥兒的歌聲,和風吹落葉子的拍子。
  好悠閒,好清靜,靜得有點過火了。

  望著悠閒得過份的藍天,清麿的思緒卻仍舊在打轉。
  平日這個時候,他應該在檢核大臣們的報告的。又或許,正在主持一個小小的會議;要不然,就是在督促賈修那傢伙不要懶散……

  對了,不知道他現在工作得怎樣了啊。他這傢伙,只是坐一會就嚷著悶;午飯過後不到一小時就喊肚子餓,鬧著要吃[魚師]魚;著急起來完全不會顧及禮儀,在皇宮大殿走廊上也照樣奔跑;閱讀文書時總會打盹,直到自己找到本最厚最硬的書狠狠地拍向他的頭,才捨得醒來……

  他就是這麼任性、單純、率直,說真的,根本不像王應有的樣子。
  但是,那個陽光般的笑容,總是在前方引領著自己,引領著其他伙伴,引領著許多許多的人。

  清麿知道,那是他一生追隨的目標。
  這樣的追隨,無休無止。

  窗外的太陽,很燦爛,照耀著遍地明媚的山景,使景物在美麗之上更添美麗。
  清麿深深地微笑了。


. .


  輕輕推開門,裏面靜悄悄的,不像是有人在的樣子。
  「賈修?」試探式的喚了一聲,沒人回應。

  未等到天黑,清麿還是忍不住來看看情況怎樣了。不像早上那時,有無數的人阻止他的去路。大概,他們的工作都完成,已經回到各自的岡位了吧。

  再往內走,越過天花垂下的布簾,清麿止住腳步。
  賈修那傢伙啊,正伏在案頭睡得香甜呢。

  早知會變成這樣的了。清麿笑著搖頭,一手拿起旁邊衣物架掛著的大斗篷,細心地替賈修蓋上。
  案上放著一份只完成了一半的文件。清麿拿起一看:未來施政重組計劃方案。

  「真是的……又說會加倍努力完成我的份兒……」清麿看看手中的文件,又看看賈修無防備的睡臉,笑意自然地洋溢於臉上。
  輕撫貼在額前的柔順髮絲,表情是其他人從沒見過的溫柔。「不過,謝謝你為我著想,賈修。」

  現在的他只想工作,不想休假。
  因為,這是他唯一能夠為魔王做的事。



  伏在桌上睡著的人兒,緩緩張開眼簾,揉揉惺忪的雙眼,適應著從夢中返回現實。
  時鐘答答的走著,時針指示著現在已夜深了。

  「我睡著了嗎?我本來是……」坐直腰,才發現自己身上不知何時披了件斗篷。
  正疑惑之際,轉頭看到整齊放在桌上的文件。

  「奇怪了,我不是未完成的嗎……?」
  拿起來看,擺在面前的,竟是一份已經完成了、井井有條的計劃書。

  「清麿?」赫然睜大了眼睛,原來,謎底一直坐了在前面啊。
  前面的人手中捧著他一貫愛看的厚書,但卻微低著頭,雙目閉著,一動不動的坐了在那兒。
  賈修繞過書桌,走到對方的跟前坐下。

  「清麿……我不是叫你去好好休息的嗎?結果還是要拿著書本睡……」望著對方的睡顏,語氣有點小抱怨。  
  用雙手托著雙頰,微微側頭;看著看著,一股暖意卻由心底漸漸升起,到臉上開成了溫暖的笑容。

  「也謝謝你一直以來的幫助啊,清麿。」一面微笑,一面喃喃的說,「雖然我討厭被文件包圍……可是今晚就留下來陪你吧。」
  微黃的檯燈,映照出一張寧靜的臉和另一張暖洋洋的笑臉。

  這也是魔王唯今可以為攝政做的事吧。



END?


——————————


冏人後記~

因為很多人(?)都打魔王 & 攝政的……害我也想試一下~ =w=
結果完全是妄念而已……故事內容一點營養都沒有…… Orz
算了,反正我的文是愈打愈沒有營養就是了(丟)妄想算了(自暴自棄ing)
我沒能夠像某些常打魔界文的大手那樣好啦 OTZZZ

下次我不寫魔王,我要寫公主~~~ =333=

9/6/06



....我不是分隔線....我不是分隔線....我不是分隔線....



故事已經解決了,以下只是故事的小後續,妄想更滿點……
受不了的人(配對向和我相反的)就別看下去啦 XD
要看也可以,不要向我丟雞蛋石頭豆腐或一切危險品 XD
以上ˇ


. .



  像觀賞甚麼稀世的藝術品一樣,賈修就這樣凝視了清麿好一會。
  雖然不知道這樣做有甚麼意思,但如果不望他又有甚麼好做?反正,文件呀之類的東西,今天已碰夠碰完了。

  清麿此時的樣子,真和平日工作時嚴厲對待自己的他分別很大啊。

  「如果清麿平時也是這個樣子就好了……」
  賈修愣愣的看著,想著,不自覺地一點一點的靠近,伸手輕輕撥動額前那串瀏海……

  「!?」在唇瓣快要接觸到肌膚之際,伸出的手突然被用力抓住,身子不禁向前一仆。
  回過神來,全身都被暖暖的氣息包圍著,同時極近距離地對上了一雙啡色的眼瞳。
  「你想在我不為意的時候幹甚麼啊?」

  「清、清清麿!!」急忙退後,可是臉上的一抹嫣紅已迅速散開,無從躲避了。「你、你不是睡著了的嗎?」
  「誰說啊,我只是閉上眼晴休息罷了。」那雙啡色的眼睛從沒離開過對方,手也還沒放開。

  「嗯呶、……」賈修立即別過臉去,「累了就回去休息嘛!人家給你假期你不要,硬要回來工作!早晚累死你!」
  「啊,不知道是誰工作未完成就睡倒了呢?」清麿挪揄著,「沒有我來幫忙,你明天會做得完嗎?」
  「我、我也只是稍微睡一下罷,睡醒了就會把它完成啦!就算沒有清也可以啊!別小看我!」賈修不服氣的回道。
  「哦,從下午睡到深夜,也是『稍微睡一下』啊。」
  「嗯呶、那都是因為清麿替我蓋被子,我才會睡那麼久!不然我一定很快會起來!嗯、都是清麿的錯!」

  看著賈修已經紅到不像話的臉蛋兒,清麿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
  賈修先是呆了一下,繼而摔開清麿的手轉身就走。「有甚麼好笑!清麿大笨蛋,我不管你了!」
  可是才走了幾步,對方已經從後撲上,緊緊的環住了自己的腰。

  「你不是說今晚留下來陪我的嗎?」溫熱的吐息就貼在耳背。感覺心跳得好快好快啊。
  「嗯呶……」緩緩轉過身,悻悻然的問:「清麿還要繼續看書嗎?」

  「不。」清麿笑了,搖搖頭。「如果你留下來陪我,這晚就留給你吧。」
  「留給我甚麼?」賈修不解。
  清麿曉有深意的笑著,「像你剛才想做的事啊。」

  未待賈修反應過來,下一秒,對方已深深地覆上了他的唇。

  唉……
  心知道自己,再逃不掉了。



~~THE~~END~~


——————————


真的完了啦 XD
怎麼……後續比正文打得還要順手!?(爆)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