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I


  上半場的演出順利地完成了,一回到後台Candle就只想補眠。可是不吃午飯會體力不足,Kisumi給她吃了些熱牛奶和麥皮。

  下半場的舞台活動大概兩小時候後才開始,Candle也叮囑Kisumi去吃個飯、到處走走吧,反正她休息的時候也沒啥特別要處理。
  Candle戴上了Ran借她的眼罩,於是Kisumi收拾了一下,便暫時退出了後台,不礙Candle休息了。

  朝著美食區前進,Kisumi一路不其然地想起了某人。
  畢竟是自己提議他來嘉年華玩的,本來答應了為他當個嚮導,最終冷落了他實在過意不去。
  他跟朋友玩得開心嗎?趁這兩小時空檔去見一見他行吧……




🎉 008. I


  還沒到自己的表演出場時間,Lewis在會場裡閒逛的時候,被路人(女)叫住了。
  「咦……請問你是Lewis麼?那個街頭表演魔術的……」

  「啊,是的,妳好!」
  「哇啊,果然是本人呢!可以跟你合照嗎?」
  「👌Sure!」

  Lewis跟那個女生和她同行的兩位朋友來了幾張自拍,然後寒喧了幾句。大意都是網上一直有關注他的動向,請加油喔!謝謝妳們呢,待會的表演歡迎來支持啊!

  然後時間似乎也差不多了,早些回去後台準備比較好呢。他邊想著邊轉身,不巧與迎面而來的一個女孩相撞。




🍩 034. II


  一通電話聯絡後,Kisumi與Marty約在美食區碰頭。

  「抱歉,今天不能陪你呢……怎麼樣?覺得好玩嗎?」
  「還不錯,見識到很多有趣的東西……如果能跟妳一起逛就好了。」
  「是我失約了,改天給你下午茶請客補償吧。」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他頓了一頓,「對了,我想Kisumi桑應該很忙,還沒吃午餐吧?」
  他遞上了自家製的便當,還附送一個可愛的甜甜圈哈姆娃娃。
  「這是剛才看到攤位遊戲的獎品,就試試打回來了……如果妳喜歡就給妳吧。」

  她躊躕:「這怎麼可以……」
  「說起來情人節的時候,我還欠妳一個蛋糕,這算是那個時候的賠償吧。」
  她想了想才說,笑笑:「你不提起,我都完全忘了啦,這種小事。」
  「就算對妳來說是小事……我全部都記得很清楚。」

  他們互相看著對方,一種無以言狀的曖昧滲透在空氣中。

  也許他並不知道,有個女孩一直關注著他,她自覺收藏得挺嚴實的。但會不會,他也剛好用同樣的目光注視著我呢?
  這樣的念頭,初次在心跳中萌生。




-TBC-
24/09/2017



——————————



🔮 001. I




  場景是繁華的嘉年華會場內。

  「啊啦啊啦……沒想到會比皇都的市集慶節更熱鬧呢,好棒哦。」女孩草莓色的眼睛裡,眨著興奮又期待的神彩。她作了個360度轉身,環視四周,身上的水藍色紡紗花裙像花苞盛開,與她那一頭自然微曲的湖水綠秀髮十分相襯。她輕撫懷裡那本厚厚的硬皮書封面,「Mahao給我的指示果然錯不了,謝謝您呢!」

  然後,她小心翼翼地把書本放進一個銀色嵌了金邊的手提箱裡,箱子的開關扣上鑲了一顆高雅的藍寶石。確認箱子關上了,她才動身起行。穿梭在踏雜的人聲與攤位之間,她的姿態就像蜻蜓在水面輕點,步履悠然而輕盈。
  驀地,腳邊似落下了一個休止符,她停下了腳步。箱子扣上的藍寶石泛起了微光,仔細一看,原本澄徹的藍色漸漸化開,暈染出一陣翡翠綠。

  「啊啦……是這裡嗎?」她在一塊告示版前蹲下身察看,拾起了兩根羽毛。
  拿到眼前細細端詳,其中一根是純白,另一根是粉紅和淺綠漸變色。輕輕一抖,羽毛釋出了極細微的銀光,如鍍上了一層薄紗。
  「看來找到有趣的東西了♪」她把羽毛放進箱子裡,鎖好。

  愉快地站起來,轉身,不料迎頭撞到了別人。她下意識地緊緊握住了箱子的把手。
  幸好沒掉到地上,她的命根子都在裡面啊。

  「Sorry,妳沒事吧?」對方是個高大的少年,有一頭漂亮的金髮,和一雙藍寶石一樣的眼睛。
  她回應得輕鬆自若:「欸,沒事沒事。」

  於是二人又各自向相反方向前進。她走了一步,倏地意識到甚麼似的停下。低頭一看,鞋子踩在一條銀鍊上。於是她俯身將之拾起來端詳,銀鍊扣著一塊閃亮的吊飾。吊飾是倒掛的T形,質感是經過打磨的鏡片,鏡面有簡單的磨沙花紋。

  就在這時,手提箱的藍寶石又再產生了反應,這次滲出了紫紅色,令她心裡一驚。這吊飾是剛才那位先生掉下的嗎?必須要問清楚才行……
  她趕忙轉過身來,然而他的身影已在人群中消失無蹤。




🎉 008. II


  上場前,Lewis如常伸手地摸摸胸前的項鍊吊飾。他有這個習慣,每次演出前或有甚麼重要事情,護身符能令他鎮靜下來。
  可是這次他發現找不到那項鍊,心馬上往下一沉。

  那個可不止是守護的象徵,還是更重要的——

  「Lewis君,怎麼了?」同在後台的Kisumi察覺到他臉色一變,忙問。
  他的表情凝重:「我的項鍊……好像掉了。」

  這時,Candle已經到了台上,介紹接下來的表演項目。馬上要到他上場了,想去找也來不及,只怪自己太大意。
  「那……你記得在後台待過哪些位置嗎?」Kisumi當機立斷說:「我去找找看,Lewis君先專心表演吧!」

  聽到她的承諾,金髮少年心裡稍微安定了一點。顫抖的手在胸口位置握緊拳頭,再放鬆。
  太過緊張的話,這樣的情緒是會傳遞到觀眾身上的。他在內心對自己重覆唸了幾遍,才走出幕前。




🔮 001. II


  優哉悠哉的她,被人潮推著往一個方向走。不過她沒有絲毫的慌亂,舉止依然從容優雅。

  她隨著人流來到了一個舞台前。是有甚麼表演嗎?這裡的人喜歡看甚麼娛樂呢?她沒細想太多,台上的主角瞬間抓住了她的目光。
  雖然有一段距離,但她清楚認出,是她不久前碰到的那個少年!

  他從帽子裡變出了繽紛的花,用花朵拼出了觀眾隨機抽出的撲克牌圖案,紙牌憑空消失又出現。他描繪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維度,簡直就像……
  「魔法一樣呢……」她喃喃地說。

  少年表演完畢,換了其他的表演者上場,但全都引不起她觀賞的意欲。她慢慢地逆著人浪,退出了舞台區。
  她從箱子裡拿出了剛才拾到的項鍊,用手背勾起鍊子,吊飾垂到眼前緊緊盯著。

  「這裡果然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呢……♪」那吊飾在她眼裡,倒影出耐人尋味的光芒。「必須要好好研究研究呢。」




-TBC-
29/09/2017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