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你了,黃雷!今天也差不多了,你可以去休息了。」稻田上工作的老人,對一名白髮少年這麼說道。
  「啊,真的?謝謝啊。」少年──黃雷抬起剛收割好的一束稻草,回道:「等我收拾好這兒就行。」
  「甚麼話,我才該謝謝你呢,你自從回來後,就一直來幫我的忙。」老人正是這片稻田的主人。「現在正是秋收時節,大家都很忙碌呢。」

  二人望望一片廣闊的稻田,夕陽的餘暉如甘霖灑遍每粒穗子,看上去就像一幅種黃金的田。
  「很美的夕陽啊……」黃雷看著燒得橘紅的落日,讚嘆著。然而在讚嘆中,他的眼神裏卻滲透了一絲絲的哀愁……

  「怎麼啦,黃雷?」老人似是察覺到了,關心的問。
  「啊,沒甚麼。」黃雷擠出一抹笑容:「只是……想起了一些東西而已。」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淒淒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歎,
美人如花隔雲端。
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綠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催心肝。



=※=※=


  『在這山丘的農田上看日落,真的很美哩。』記憶中少女的臉容,在腦海中浮現了開來。『能夠一邊欣賞夕陽,一邊喝著辛勞了一日後沖的熱茶,真的好幸福哦……』
  站在少女旁的少年,對少女的話報以微笑,那是一個幸福的微笑。

  『當然,因為有黃雷陪著我,才這麼好看啊。』少女又趕忙補充,一抹紅暈在嬌小的臉蛋上漾開。『這就是……幸福了……』
  少年也望向金色的夕陽,帶點感嘆地,『是呢……恐怕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少女再沒說甚麼,只是以笑回應。

  望著少女比夕陽更燦爛的笑臉,少年的內心也感到無比的溫暖。
  從那時起,少年便下定了決心,今後也要守護這個純真而可愛的笑容,這個他最愛的笑容……

  夕陽點點的金光,加冕在二人身上,似是幸福的證明……



  黃雷就這樣坐在窗前,若有所思的,凝視著夕陽一步一步移至黑壓壓的山後,天色完全暗下來了。
  夕陽……總叫我想起最重要的人。

  黑夜降臨,無聲地擁抱著大地,萬物在她的安撫下,漸悄入睡了。只有秋天的蟬聲和風聲,在交錯地鳴奏著,甚至依稀聽到屋外的小橋河水潺潺流動。
  黃雷依然目不轉睛地看著窗外,沒有動身的意思。一頭長長的白髮,在月光的映照下閃著美麗的光澤,卻也閃著幾分的孤寂。

  夜空中沒有星屑的襯托,月亮反而顯得暗淡了。
  黃雷靜靜地坐著,而思緒卻早已隨流水飄往了遠方……



  『黃雷想當怎樣的魔界之王呢?』少女帶著期待的,問。
  『我想成為守護之王……成為能夠保護大家的王。』少年想了想,有點不好意思的回答。
  『守護之王?很了不起的夢想呢!』少女看起來很雀躍的樣子:『那我們一起以守護之王為目標而戰鬥吧!』

  看著少女的笑臉,終於,少年微笑地答應了。



  夜涼如水,一彎新月綽約如處子,含蓄地透著淡淡的光暈,使黃雷想起少女那帶點羞赧又開朗的笑容。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每當夕陽西墮,萬籟沉寂之時,就是他思念的起始。
  溢滿的思念就像河水一樣,涓流不息,沒有起點,也沒有盡頭。

  他心裏很清楚,二人已經永遠分開了,在不同的世界裏生活。
  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過去就如流水,只能往前,不能後退。以往的一切,只能等待被時間沖刷走,到最後,甚麼也沒有剩下。
  不在眼前的東西,不是當下發生的東西,又有甚麼能證明它們曾經存在呢?



  『黃雷……如果我們分開了,有甚麼會剩下呢?』少女問。

  少年思考了一下,才說。
  『小蓮……我希望能在妳心目中,留下一個英勇守護大家的男子漢的背影,留下妳心中守護之王的背影……』

  『一定可以的……是回憶啊。』少女望望少年認真的臉,微笑:『我會擁有一個獨佔我心的背影,一個英勇守護大家的男子漢的背影,那是我無法抹走的回憶……』
  少女帶著憧憬望向夕陽。這回,輪到少年望著她微笑了。『我也是。』

  微風也輕輕拂過二人的臉頰,彷彿在和應著他們的說話……



  終於,黃雷執起筆,倚著那幾撮微弱的月光,在案頭書寫起來。


==

小蓮……

  和妳分別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在回到魔界後,每一天,尤其是像這樣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總會不期然的想起妳、想起和妳在人間的一切,想起與妳許下的諾言。
  抱歉,我無法當上守護之王了,有負了妳的期望。
  可是,在離去前一刻,我還是盡力保護了妳,盡全力保護了大家,總算是守住了半個承諾。

  我現在過得很好,不用擔心我。倒是妳,我走後,妳有好好照顧自己嗎?工作會不會辛苦?和父親的關係好了點沒?偶爾也會在想念我嗎?……

  我在這邊會努力生活,也會繼續保護我重要的朋友們。即使當不上守護之王,我也會繼續踏上「守護」的道路。這是我和妳之間的約定啊。
  還有,和妳相遇、相愛,一起戰鬥、一同走過的日子,一切一切,我絕不會忘記;想守護妳的心也絕不會改變。

  永遠,不會改變。我答應妳……

==


  黃雷握緊手中的信箋,信箋上每一字、每一筆、每一劃,都是他對少女的思念。
  有太多太多的話兒想說,太多太多的感情想要傳達……
  相思本是無憑語,把它們宣洩到紙上,算是暫援思念之痛的藥方。

  黃雷默默地站起身來,走到屋外的小河邊。他將手中的信箋,輕輕放到河中。
  點點月光流瀉到河面上,閃著醉人的銀光,像一粒粒閃亮的美鑽,也像一顆顆淚珠。小河閃亮得像地上的銀河。
  他輕輕的放手,原本被握著的信箋,也輕輕的被流水帶走了。

  也許,這條小河真的是地上的銀河;在看不見的盡頭那端,連接著的會否是他所愛的人身處的世界?
  既然二人能夠相遇,那就證明了他們之間一定有甚麼連繫著。即使肉身分開了,心仍會被某種東西連繫著。這種東西無色無相,用肉眼無法看見,用手無法捉住;心裏卻強烈地感覺到它的存在。心中堅信著:它是存在的……。


  天涯地角,無論天多遠、地多闊……
  只要這種感覺還在,我相信,妳也一定能接收到我寄出的思念,一定……


=※=※=


日色已盡花含煙,月明欲素愁不眠,
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絃。
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春風寄燕然,
憶君迢迢隔青天,昔日橫波目,今成流淚泉。
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






  「小蓮,這樣就可以了嗎?」一名老婦人對蹲在草地上的少女問道。
  「嗯,放心吧,祖母,這就可以了。」少女將手中的燈籠燃著,白色的棉紙燈罩透出了火紅的光芒,遠看還真像一朵搖曳的紅蓮。

  「自從黃雷離開後,妳看起來很沒精神,我們都很擔心妳呢。」
  「我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不用擔心。」少女淺淺一笑,站起身來,把手中的燈籠放開了。

  大大的燈籠就這樣徐徐飄往漆黑的夜空。
  晚風輕輕一吹,繫在燈籠尾部的一幅白紙條反過背來了。上面細細的寫著一行黑字:

  『黃雷,我永遠等你』

  少女目送燈籠漸漸飄遠,火光愈縮愈小,最後像一顆殞星,在天際劃過一點殘光後便消失了,消失在無邊的盡頭。少女唇邊泛起了一抹不捨的淺笑。
  地闊天長,也許在天空那無邊的盡頭處,會是連接他倆世界的交界。


=※=※=


  「啊。」黃雷抬頭,驚覺,本來黑如墨的天空中,竟閃過一顆微亮的星。
  然而,那顆星卻像殞星,一閃即逝了。

  「是流星嗎?不……」
  黃雷口中喃喃說著,不知為何,心裏也燃亮了一份暖意。

  閉上眼睛,感受著夜風捎來的涼意,嘴角卻笑了。





  愛你、愛妳,思念再苦,直到世界的盡頭,也不會停止。
  它將會越過那盡頭,超越一切界限,送到所愛的人身邊……

  連繫著他們的,是月,是夜空,是回憶,是思念,是無盡的愛……
  又或許甚麼都不是……

  但只有這樣抽象的東西,才能跨越所有時空界限。
  直至世界的盡頭,仍不放棄地伸延。


=※=※=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終)
19/4/06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