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冠四強後捏文……|||||
我不會真的被 Lamps 打吧…囧

屎忽痕自行翻了一遍英文版。
對英語不感冒的可以截去看看 [EuroCL][Terry/Gerrard] Consolation (one-shot)



——————————



安慰



  今夜的月光很燦爛,可是與 Anfield 那扎眼的紅相比,也顯得黯然失色了。
  那飄揚的鮮紅的旗幟,連綿的車水馬龍的紅色人潮,紅色的呼喊與紅色的靈魂,把一片月色都染紅了。

  歡呼聲和歌聲太刺耳,以致 Gerrard 離開那片紅色的綠茵場後,一時間不太能適應外頭黑夜的寧靜。

  經過一整晚漫長的戰役,他已經很累了;加上方才接近瘋狂的慶祝,大家又跑又跳又叫,放肆地耗費自己的體力…… Gerrard 覺得自己沒有昏過去,可算是奇跡了。

  然而大家還抑制著,只是近乎瘋狂;還有一道門檻,他們必需要跨過去,才能真真正正的放縱自己。

  車子伐過濃濃的夜色在公路上奔馳, Gerrard 好不容易才凝住了精神,把方向盤控制得好好的。

  手提電話的屏幕一閃一閃,提示他剛收到了一則新的短訊息──綠的發亮的背景上浮現出一行深色的小字:「我在你家門。」

  下一刻車子已經駛回家門前了。將座駕的引擎關掉後,四周更加更加的靜謐,好像世界上唯一的聲音都消失了,只剩一片濃的化不開的黑暗。 Gerrard 下車,看到門前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在蒼白的街燈照射下感覺有點落寞。

  也許這不是錯覺,那種落寞的感覺很真實, Gerrard 愈走近那個身影愈是這麼覺得。尤其當他走到他身旁,輕喚了一聲:「 John ?」

  接著, Gerrard 便感到一道力量緊緊地包圍著自己的身軀,溫軟的,暖熱的,是屬於人類的體溫。他抱住了他。

  「怎麼…」
  「嗦,暫時別說話……」對方輕描淡寫地打斷了他的話,「讓我好好抱一下……可以嗎…?」

  於是 Gerrard 便噤聲了,乖乖的讓眼前的男人抱著。

  深夜的寂靜讓他聽到伏在他肩頭上的啜泣,沉重的心跳透過緊貼的胸膛傳來。方才的喜悅暫時沉澱了,現在他只感受到胸前的痛,一下一下的敲進內心……他把掌手輕輕放到他背上,回抱他。

  他們就這樣擁抱了好久,不知道確切的時間,抱得肩頭都痛了,站的腿也酸了, Terry 才把他放開。

  「我打擾你了。」

  Gerrard 帶點遲疑的搖一搖頭,「我以為你不會想見我。」他輕柔的撥弄 Terry 額角的髮絲。
  「我也這麼想。」 Terry 執起他的手,他的聲音細細的像絲:「可是我好想抱你……不能控制地想抱你……」

  他的聲音有點啞。
  黑暗中 Gerrard 看不清他的樣子,但可以想像那雙眼睛一定紅了。

  「我得回去了。」 Terry 湊近他耳邊輕聲說:「去吧,給我把那該死的獎盃拿回來!」

  與不久之前在球場上,他輕吻他耳鬢時說的一樣。
  Gerrard 點點頭,「嗯,一定。」

  接下來是一個淺淺的擁抱,溫和的,大家在下一秒便很有默契地一起放手。
  Gerrard 聽到 Terry 的腳步聲在身後遠去,但他沒有回頭。

  去吧。

  抬頭向那片無盡頭的穹蒼,寥寥落落的幾顆星,還有那一圈潔白的月,散發著閃耀的純粹的光芒,像母親溫柔而溫暖的手掌,輕輕撫慰所有人的心靈。





-fin-




———————————————



我們都需要安慰.後記: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不開心
或許我沒資格說些甚麼,也不知該說甚麼
可是我衷心希望大家能快點打起精神,真的。

弄篇療傷文,安慰 JT ,安慰大家,安慰自己。(但效果好偽 |||OTL )
最近喜歡 JT > Lamps mum 耶耶~~~
我就是喜歡寫新配啊怎樣=3=

那句「去吧,給我把那該死的獎盃拿回來」好像有點怪
因為我打這句時腦內浮現出的是英語…
"Move on, get that fucking Cup back for me!"
(好啦我知道我的英語和翻譯都很爛~泣)

好了我要去考試啦…但我是不溫書的壞學生~…囧

6/5/07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