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位置是soho區某大廈,光是外牆已格外光鮮。玻璃大門外,一左一右立著兩尊三米高的金象雕塑,非常神氣。

  進入高雅的大堂,乘電梯到達高層餐廳。一進門,右方是一片潔淨無比的落地玻璃窗,迎來寬闊的都市海景。高樓大廈沿著海岸線緊密而立,高架大橋橫在湛藍的波紋之上,再往遠處的山色隱去。

  餐廳左方是典型的水吧,背景是排得全滿的酒櫃,吧枱明淨得反映出倒掛在架子上的高腳杯。
  環視室內,裝潢以米白色為主調,天花的柔和燈光配合小雕花燈罩,每台餐桌上鋪著典雅的粉色桌布,餐具整齊地排列好。中央一張大桌子顯然是今天的主角,桌上的梯架一層層地,放著各種自助餐飲,叫人一看已食指大動。

  身處這般的場景中,除了Messa,其餘三個人都呆住了。穿著筆整制服的侍應生,早已在恭候貴客光臨,領他們到預留的貴賓餐桌,是一台靠窗的無敵觀景位置。侍應生遞上餐牌,他恭敬地介紹,客人可隨意自取自助餐桌上的美點,若覺得不足夠,可另點餐牌上的食物。

  Zantos盯著同桌那對白癡中年夫婦,瞪著食物的四隻眼睛發射出貪婪的死光(?)。根據餐單上的價格,兩碟小菜已經要去Lillie半份兼職的月薪了。但當然對這位千金小姐來說,這種價位根本算不上一回事,連Zantos爹娘的機票都是她支付的呢。
  Zantos湊過去壓低聲線,嚴正地警告他倆:「我再強調一次,你們給我克制一點,別丟人現眼!」

  這次的慶生活動,全是Messa下的主意。Jerad和Lillie一收到邀請時,還以為是個惡意玩笑,但後來弄明白了原來是自家兒子靠了個大碼頭呀,下半世唔洗憂啦!既然這樣,咱倆乾脆去旅遊一星期唄~~
  本來他們還要求由Messa贊助酒店費用,但Zantos極力反對:你們現在又不是負擔不起!別太過分好嗎!最後,安排了他們下榻她家企業旗下的五星級酒店,算了個大折扣這樣。

  絕對不能讓這兩個傢伙太得意忘形,否則不知道會惹出甚麼禍來。在過來之前,Zantos更抓著他們囉唆了一大輪,提醒他們不要得寸進尺、做出啥丟臉的事。

  「行行行,不要在未來媳婦面前失禮!知道了!」兩張嘴說出同樣的話,Zantos一整個白眼連連 + doh表情。隨便他們怎麼說好了,總之別給本大爺製造麻煩就好。
  不過呢,看到這對男女又回復同步率了,可知Lillie已氣消了吧——免費午餐加一趟超值旅行,絕對是消除女人煩躁的良方。

  「大家可以隨便,千萬不要客氣!」Messa對在座的所有人笑著說。「難得uncle和auntie賞面,有甚麼需要儘管告訴我喔!」
  「謝謝妳,想到一定會告訴妳!」……嘛,Zantos覺得Jerad說這句話時的表情有些欠揍。
  「平日這臭小子一定受妳照顧不少,太感激妳了。」反而Lillie懂得收斂,語氣態度都比較得體。「要是他有得失妳的地方,不用客氣給我好好教訓他。」
  「不 > < ,是Zans一直在照顧我才對哩……所以應該是我謝謝你們!……」

  幾個人邊用餐邊閒話家常起來,沒料到Messa和自家父母親挺聊得來的,叫Zantos實在意外。Jerad還把珍藏(?)的舊照秀給Messa看,竟然有只掛著一條尿布的bb版Zantos……當時人羞怒得差點沒捏死自己生父。

  這飯局總算在無風無浪的情況下渡過了。分別前,Jerad不懷好意(?)地對Zantos笑著,小聲說:「不愧是我兒子,連有錢樣ok既土壕大小姐都倒追你,嘿嘿嘿……你可要抓緊機會了!」
  無限反眼。「走啦你,慢慢陪你女人逛街逛到腳斷啦!」

  好不容易送走兩老,Zantos的心頭大石終於卸下。兩個年輕人在海濱長廊上漫步著。

  「Zans的爸拔媽麻都是友善、又有趣的人呢!能見上面實在太好了。」跟在他身後的Messa非常開心,笑得身邊的空氣中都開滿了小花。
  「才不是,他們沒有露出真面目而已……嘛,算了。」他嘆口氣,擺擺手。
  「雖然Zans嘴上一直在嫌他們,但還不是有好好帶著他們嗎。感覺你是在操心著他們呢……」
  「那是因為,他們一旦幹了甚麼蠢事、最後煩到的都是我!」納悶地抓了一把瀏海,再將鴨舌帽扣到頭頂上。

  「嗯,看到Zans一家人……跟我和爹地的相處完全不同呢。」Messa仍然笑著,但笑容中漸漸浮現出一絲寂寞。「說起來,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爹地了……他一定很忙吧……」

  他們家老爺,是那種典型的「一秒鐘幾千萬上落」的生意人。因工作關係他奔走全球,加上這幾年自己被安排到外地生活了,兩父女能真正相聚的時間並不多,只能靠通訊聯繫。每次難得一見,老爺匆匆停留一兩天又要離開了。
  生於單親的有錢人家,唯一的父親不在的時候,就只有傭人在她身邊打轉。他們服侍大小姐過於戰競,不是深怕得罪她,就是過份無微不至。只有Zans……

  忽然一陣頑皮的海風經過,拿掉了她頭上的小帽子。她想伸手去抓,但揚起的長髮擋住了視線。幸好Zantos反應快,趕緊跳過去把帽子捉住了。
  回頭看到她長髮凌亂披面,他禁不住噗的一聲笑了。「笨蛋。」
  「咦?!我明明甚麼也沒有做……」

  撥開遮在她臉上的一縷髮絲撩到她耳後,如同輕輕掃走了她眼內的陰霾。「妳的樣子很笨。」然後將帽子蓋到她頭上。
  「不要老是取笑我嘛……」不服氣地嘟起嘴巴。
  「走吧。」
  她追上轉身邁步的他:「接下來Zans想要到哪裡去?」
  「到 Prism Stone 店去吧。」
  「啊,Zans想要在プリパラ過生日嗎?」眼裡閃現出期待:「好喔好喔!我也有一段時間沒去了!」

  跟著Zans,總是能接觸到新奇的事物,也只有他不把她當高高在上的主人看待。 來自他鄉的男孩,遇上了住在塔頂的小公主,為她開啟了一扇窗。他帶她走進外面那片遼闊景色,從此,她的天空不再一樣。
  有點像遙遠的童話故事情節,對吧?

  她慣性地拉著他的衣角跟著走,臉上重現天真的笑顏。果然一提議到プリパラ,她馬上就打起精神了,真是單純的女人啊……
  連我這種只會白吃白喝的傢伙,也當作好朋友真心以待,不是大笨蛋是甚麼?Zantos是真的這麼想。

  但為何看到她落寞的神色,胸口也會感到壓抑呢。
  他下意識地拉下鴨舌帽的帽沿,隱藏自己的表情。




  回到杏城某幢半山豪華大宅,今天發生了一點變化。

  一架直升機降落在山坡的草坪上,一波草屑塵埃在轟隆巨響中被刮起。當值的傭人們不敢怠慢,風風火火地跑過來,列隊迎接即將下機的人。

  引擎停定,升降機門打開,先是兩個戴黑超穿黑色西裝的男人(保鑣一 & 保鑣二)走出來,才輪到主角登場。一名略胖的中年男人,穿著夏威夷印花圖案襯衣,米白色的西裝外套加同色西褲,跨在腰間的金鍊皮帶閃閃發亮。右手有玉班指和純銀指環,左手有瑪瑙翡翠指環和金撈手錶,胸前垂了一串金鍊子,臉上一副拉風的棕色大墨鏡……

  典型的財大氣粗暴發戶look = 沒品位,但夠囂張。一名老傭人迎上前,他一鞠躬,其他家傭也跟著做。——他是所有工友中年資最高的,也是這裡的管家。

  「老爺好。」管家的語氣態度都十分穩重。「這次您留多久呢?讓我打點一下。」
  「不必了,我只是剛好有空檔又順路,便特意回來看看,待會又要到上海了。」男人脫下墨鏡,環視四周:「Messa呢?」
  「抱歉,老爺,大小姐今天和朋友出去玩兒了,不在家。她說傍晚時候會歸家。」管家察看老爺失望的表情,道:「老爺想見大小姐,要不要直接聯絡她?」
  老爺沉吟了一下,「不用,反正我馬上就要離開了,別讓她趕回來。」

  老爺一彈指頭, 保鑣一搬來一箱東西。
  「我帶了些手信給她,你們跟她說是我派人送來的好了,不要告訴她我來過。」
  管家點點頭,他怎會不明白老爺的意思。老爺這次做快閃黨回來,事前也沒通知他們,就剛才臨降落前才發了個訊息給管家。無非是為了給大小姐一個驚喜。
  可惜大小姐剛巧不在家,老爺不希望大小姐因為錯過了這個驚喜而失望,更不想她自覺浪費了老爺的心思而覺得愧疚。

  離開前,老爺問管家:「Messa在這裡過得還不錯吧?」
  「不錯,她說在這邊結識了不少新朋友,很開心。」
  「朋友嗎……看來我女兒都開始長大了,有自己的圈子了。」老爺咪起眼睛,「我也想了解一下她的朋友呢。」
  「有一點挺特別的,或許老爺您會感與趣。」管家壓低聲線:「今天有位下人跟著大小姐出門,他似乎也是大小姐相當重視的朋友呢。」
  「哦?」 老爺挑挑眉,「是甚麼狀況?」

  但時間已到,保鑣向老爺示意該起行了。老爺拋下一句:「你給我好好觀察,之後把詳細情況向我報告。」
  「謹遵吩咐。」

  隆隆的引擎再次發動, 直升機朝機場的方向漸漸遠去,留下的就那一箱神秘手信,和老爺清晰的指示。
  某人平靜的小白臉打工生涯,接下來很可能翻起波瀾了……




-TBC-
04/02/2017



———————————————


admin:::

唔……死MK仔生日快樂!對唔住我又寫到好L長……
之後的劇情其實已跟Messa親媽一起想到了,一整個是惡搞,然而應該等好久才有時間動筆😂
現在最想補一下新孩子們的故事線!

p.s. 老爺的部分寫得超愉快23333……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