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y 2. I




[BGM: "跪くまで5秒だけ!" - 橋本みゆき]


朝から主 夜まで主 命令はとーぜんの every day
ワガママ言っても 真心が欲しい Test! Test!!



  女僕執事cafe內響起輕快的流行音樂,大家一聽就認出——是人氣偶像Becca小姐的最新單曲哩。
  嬌蠻主人與忠直僕人的故事嘛,正好配合今天的活動主題。


本当に信じてると 本気が大好きっと
教えたくない ヤバイじゃない
怒ったフリして 罰を与えるわ
すぐに指先へキスしてみてよ




👠 『不乖的主人,要狠狠地調教一下才行。』



  喜歡秀身材(尤其是小肉腿)的Ran,鞠躬、彎身收拾,做每一個動作都完全不避嫌,讓各位男主人們大飽眼福。
  規則是眼看手勿動喔,一般來說,主人們都很守規矩的。但一鍋粥裡偶爾總會掉了顆老鼠屎,需要撿出來。

  Ran早注意到9號桌的宅宅有點怪。嘛,在她經過的時候,宅宅伸手想摸她屁股。她敏捷地一個旋身擋下了他的狗爪,並直他的醜臉朝掃出旋風腿——
  砰的一聲,連人帶椅子跌到地上,不過並非因Ran踢中了他。Ran把力度掌控得剛好,高跟鞋尖在宅宅面前兩cm停下。是他自己受驚過度而向後倒了。

  方才,抬腿的姿勢令T-bag黑色蕾絲小褲褲暴露人前,不過Ran毫不在意。然後她俯身湊近宅宅,一把扯起他的衣領:「任性不代表可以為所欲為啊,主人。」
  她手裡又出現了一條不知哪來的馴馬鞭子,鞭子來回撫過宅宅的臉。

  在場某些男士目睹這一幕,早已鼻血直噴倒地不起。好想被女僕大人用力踩在腳下嗚嗚嗚……




🎉 『要是喜歡我的魔術,請妳用笑容來當小費支付給我吧。』



  大小姐想看看執事Lewis先生的魔術,起初他有些遲疑:「我有一陣子沒表演了,今天也沒有任何準備……」
  「這樣嗎……」妳顯得有幾分失望。看到妳這樣的表情,他不忍心。

  「那我來表演一個簡單的,不過要請妳借道具給我呢。」他注意到妳唇上嬌嫩的蘋果紅色。「請問妳有唇膏嗎?」
  「啊……是的。」妳從小巧的包包裡拿出唇膏,交到他手上。
  「耶,我還要多借一樣東西呢。」他小心地打開蓋子,向妳伸出手。「我可以借用妳的手嗎?」
  妳回望他那雙明亮的寶石藍眼睛,手輕輕放到他的掌上。
  「謝謝妳。」他的微笑像是有點無奈,但語氣很溫柔。「要是失手了,請大小姐不要取笑我啊。」

  一手牽輕柔地握著妳的手,另一手用唇膏在妳的手背上印下了一個小圓點。男生的手指原來也能這麼白晢纖長,妳不禁看得走神了……
  「好了。」他的聲音喚回妳的注意力:「如果把手背上的顏色擦掉,會發生甚麼事呢?」
  他請妳用另一隻手,慢慢地將手背上的圓點揉開,直至顏色淡得近乎消失。要用手心的溫度才行啊,他說。

  結果沒有發生甚麼事嘛。妳正疑惑,他再次牽起了妳的手,害妳的心跳亂了一拍。他讓妳看看自己的掌心,妳隨之輕聲發出了驚呼。
  那顆唇膏畫上的小圓點跑到掌心上去了。
  「好神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是秘密。」他欣賞著妳的笑容,俏皮地眨眨眼:「就算是大小姐妳也不能知道呢,抱歉。」




煌めく剣で 頼もしい盾で
誓いをたてる Guardian
私の未来を 守り抜いてよね
Knight! Knight!!





🌹 『兩兔傍著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我是Aoi,會讓你樂不思蜀。』



  大門被推開,一名身穿優閒西服的銀髮男人走了進來。他向門口收銀兼接待處遞上一張小卡片,由早已在恭候的老闆親自接待。
  (謎一樣的老闆並不會露臉,他是男是女、高矮肥瘦、年齡外貌等……留給觀眾一片純粹的空白,請自行填充。)
  老闆與男人交談了兩句,領他到角落最安靜舒適的座位,桌面上「Reserved」的牌子終於可以收起。男人脫下墨鏡,湖水綠的眼睛立即搜索到心心念念的那個身影。
  在店面另一端,Aoi正陪著一桌熱情的主人們嬉鬧。

  「你每次出的本子,我全部都有捧場的!」其中一位少女說道。
  「我也有!你筆下的クワカミ實在太好吃了 >///<」
  「你不是說會找一個場次出Gundam Z嗎?決定好出哪個角色了嗎?甚麼時候會出呢?好期待啊!」
  同桌另外兩個少女,也雀躍地參與話題。

  「沒想到大小姐們都喜歡我的本,我感到十分榮幸。」Aoi高興地笑著:「為表示謝意,這是特別為妳們而做的!」
  他在這桌的女僕蛋包飯上,寫上了「クワカミ尊い」的茄醬大字。
  「クワカミ尊い!!!」三個少女和一個當值女僕(偽娘),一起高喊這句話然後合照(連蛋包飯)。

  在角落全程注視著她們的銀髮男人,只覺得這個場面很滑稽,他完全無法理解她們的思想構造。但Aoi那傢伙,在散發腐能量的時候總是格外神采奕奕……
  男人這麼想著之際,Aoi恰好望過這邊,二人的視線重疊了。男人的表情雖然平靜,但眼裡閃動著掩藏不住的熾熱。Aoi故意對他挑挑眉,然後往反方向走,服務另一桌的客人。
  居然故意無視他,他可是堂堂大總裁以察‧費迪南啊……男人的表情依舊波瀾不動,但內心翻湧起一股煩躁。

  Aoi怎麼不會注意到費迪南暗暗散發出的不爽氣場,他也察覺到費迪南上坐後,店內有不少女孩子都用花癡眼盯著他呢——畢竟他長得高大英俊、衣著又光鮮,活脫就是瑪麗蘇言情小說裡跳出來的男主角模樣。
  偶爾也得讓他體驗被冷落的滋味,不能慣壞他呢,Aoi心裡暗笑。只有Aoi這朵帶刺的玫瑰,能令費迪南有這種感覺,也只有他才有資格如此對待這位尊貴的總裁大人。




絶対に待ってるよ 絶望的真実よ
秘密にしちゃう テレるじゃない
気がつかないなら そのままでいいわ
だって切り札は隠すものでしょ





💃 『全世界最帥的執事是誰?當我照鏡時,我看到了。』



  5號桌來了兩張熟悉的面孔——束著金髮側馬尾的是日菜,另一位留著淺藍色自然卷髮的是華月。

  「Guten tag,兩位美麗的mistresses。」站在她們面前的執事先生,用裝模作樣的語氣(?)說著,脫下帽子向她們作了個紳士式鞠躬:「今天就由帥氣的我——Nicklas,專門為妳們服務吧。」
  「咦……」日菜打量著對方:「之前過來的時候,沒有見過"Nicolas"先生呢。」
  「啊哈!我是特別被請來幫忙的,因為老闆認為我、太帥了。」Nicklas一撥瀏海,自信地一笑,潔白的牙齒露出キラキラ的光芒。「我這樣魅力非凡,絕對會令妳們馬上記住我的!」

  為她們下單後,Nicklas突然想起些甚麼,回頭低下身來,以極為嚴肅的語氣說道:「我的名字"Nicklas",拼法不是普通用"Nico"的拼法,是"Nick"加"las"。請兩位mistresses好好記住了。」
  華月看著Nicklas走向水吧的背影,說:「Nicklas先生真是個有趣的人呢……」

  當Nicklas再次回來,除了送上餐點以外,還推來了一些空杯子和三顆蘋果。
  「My mistresses,妳們一面享用美食的同時,讓我來為妳們獻上精彩表演助慶吧。」
  十五個水杯杯口全部朝下,Nicklas以極快速地將它們疊成三角塔後,又噠噠噠的收起來疊成一棟。神奇的是,整個過程才花了五秒。

  日菜和華月十分讚賞他的表現,笑著為他鼓掌。得到鼓勵的Nicklas更得意了,他拿起那三顆蘋果:「好戲還在後頭呢,mistresses要看好了。」
  他竟然玩起雜耍來……拋蘋果。雖然速度不快,但沒有失手,已足以叫兩個女孩子讚嘆不已。
  日菜托著頭看他,笑著說:「Nicklas先生很酷呢!」
  華月的笑容總是那麼甜美:「很厲害啊!」

  Nicklas難忍心裡的激動,在家苦練的成果得到回報了!恭喜本回的Nicklas同學,經過無數次失敗後,終於成功解鎖新成就——被女孩子褒獎。







🍩 『我不懂刻意去取悅人,不過會盡本份讓客人們過得愉快。
一定又會有人批評,這樣子的女僕一點也不萌吧……』



  Kisumi在水吧捧出了幾客芭菲和特飲,剛好見Nicklas拿著收拾完的餐盤迎面而來。按常理來說,應該是先讓送餐點的先走,但要知道……Nicklas並不是很正常的人。
  他不知何故,硬是要來個馬塞廻旋(?),左手舉高托盤再用右手接過,停定後擺了個自認為有型的pose,用很chok的神情凝視著Kisumi。

  ……空氣凝結了兩秒。

  「很好玩嗎?」她的神色比結了冰的貝加爾湖還要冷。
  Nicklas多少遭到些打擊:「Kisumi小姐怎麼不太欣賞我的skills……」
  「你還不快讓開!!!」她一聲怒吼,教Nicklas只得乖乖退開。

  Kisumi來回送了三兩次飲料,跟一桌客人聊了好一會。再次回頭,她看到5號桌出現了一幅奇怪的光景。
  「Nicklas先生很酷呢!」
  「很厲害啊!」
  靠!那個自戀狂居然拿店裡的物資去玩!!!還受到了女生的稱讚,我的耳朵不是出了啥毛病吧?!

  釋放出濃濃殺意的Kisumi,逐步逼近5號桌。


夢はなあに? 全部知りたいの
You have mind, You are mine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一聲河東獅吼,嚇得Nicklas手裡的蘋果滾到地上。
  「現在請你回來是工作還是表演雜耍!?這麼閒倒給我去處理水吧那張新單子!!」

  「我……我有在工作啊……」Nicklas弱弱的辯解:「妳看,兩位mistresses很開心嘛,令她們高興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逗客人高興有很多方法!你拿我們的東西去玩,弄壞了的話怎麼辦?!」
  「我有信心絕不會失手的……啦……(小聲)」

  「難怪剛才杯子一下用光了我就覺得奇怪!連食材也拿去玩你是幾歲啊?!我們的資源你是嫌太多啊?!你不介意弄壞要賠償、不想要今天的薪水不要緊!但礙著我們辦事就該死!」

  Kisumi砲彈式的轟炸,叫Nicklas無言以對。

  「我還沒唸你,所有人都穿好制服就你不一樣!別再說你自認為自己穿這套特別帥氣!你是來打工不是跑時裝秀!而且,正因為你只顧一直跟女客人打哈哈、正事又不管,其他人要把你工作的份兒都擔起來!我現在嚴正警告你,要嘛認認真真地工作,要嘛馬上給我滾出大門!!!」

  「😢……」 << 超級委屈 + 受傷的表情




  在這之後,Nicklas便很乖地做事,沒有再show off奇怪的花樣。

  「Nicklas先生……不要難過。」離開前,日菜拍拍他的肩:「以後一定還有機會的,到時讓我和華月再看你的表演吧!」
  「嗯!Nicklas先生表演的時候很帥氣。」華月體貼地鼓勵他:「多虧Nicklas先生,我今天玩得很開心呢!謝謝你!」
  她治癒的微笑,簡直是Nicklas心靈的止痛藥,令他舒心了不少。「嗚……謝謝日菜小姐、華月小姐!妳們真的是天使呢!嗚嗚嗚……」他握著她們的手狂哭(?)。

  「那傢伙……竟然也有女孩子理會他。」在不遠處收拾碗盤的Kisumi感到詫異。
  恰巧這個moment,她看到Marty以一人之力抬著幾個裝滿餐點的托盤,仍能保持平衡,甚有葉問一個抵十個的架勢。這種時候就會覺得,有他在真好呀。

  她經過Marty身後時,對他柔聲說了一句:「Marty君,目前為止辛苦你了。」
  Marty心頭一暖,他不是沒有目睹方才Nicklas小朋友,如何被Kisumi姐姐慘烈地修理。相比起來,她對我可算是非常溫柔了……Marty對此深表安慰。




探してごらんよ 私はどこ?
きっときっと 簡単なはずよ
起こしてくれなきゃ
眠り姫のままで ずっと困らせるからね
呼んだら5秒で駆けつけなきゃ
あなたなんて 放りだすかもよ
だから…いつでもここにいて!





-TBC-
12/02/201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