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 New Year Special 2]
🍶 001. 🐅




旅館寒燈獨不眠
客何心事轉凄然
故鄉今夜思千里
霜鬢明朝又一年

    ——《除夜作》高適




  新春伊始,正是廟宇香火燒得最旺盛之時,善男信女駱繹不絕。職人求官,婦人求子,君子求緣,學子求成。

  一行穿戴工整的中年人,約二三十人,隨著熱烈的舞獅隊進入廟堂。領頭那位男子,手執「杏城九區鄉事會」風旗,好不威風。
  這行人吸引了不少途人駐足八卦。這鄉事會,委員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宛如鄉黨大地主和村長、慈善機構管理層、各區行議會政要……諸如此類,也會邀請政府官員參與。每年初三參拜,是鄉事會一貫的傳統,順道給在場市民拜個早年。

  來到早已佈置好的祭壇前,主持儀式的廟祝高喊:「有請主席帶領我們上香!」
  主席——也就是方才手執風旗的男子,從廟祝手上接過一束燃著的香燭,雙手齊眉高舉,深深鞠一躬:「祈求新一年,我城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社會撕裂不再,各位同心攜手、創建美好家園!」

  主席在大香爐裡插上香燭,眾人掌聲如雷,而後眾委員亦逐一上香。最後,把神枱上燒豬、臘肉、煎包、水果等祭品分了,發給各委員及圍觀市民享用。

  主席與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握手,說:「皇議員,上次多虧您幫忙,政府才撤消了APST276議案,我代表全村上下再次感激您。」
  男子穿著灰色及膝西裝大衣,結了酒紅色的領呔。他眉目英挺,兩鬢半灰但不顯蒼老,氣態穩重。他向主席微笑,回道:「別客氣,舉手之勞不足掛齒。今後有勞主席繼續關照。」
  二人寒喧一陣,期間有支持皇議員的市民向他打招呼,與他聊時勢大局,反映民生大小事,他都不厭其煩地一一應對。

  時辰漸漸推移,各委員都各自離去,皇議員今天並無其他公務及會面在身,便在附近閑逛,稍作散心。
  廟外那條橫街窄巷,初春這幾天也份外熱鬧,進駐了不少臨時攤販。有賣香燭衣紙的,賣風車護符的,賣賀年小吃的,更有幫人求籤看相的。可說是百花齊放,也龍蛇混雜。

  逛了一圈,在盡頭的一個小攤檔吸引了皇議員的注意。鋪著紅布的桌子,上置紙筆墨硯,一個青年人正襟危坐於桌前,手持毛筆寫大字。
  皇議員駐足觀賞青年放在桌上的幾幅作品。略草的行書字跡,端莊中透著瀟灑。配合不同詩文的內容,還附以簡單的毛筆畫,幾枝紅杏、苒苒竹林、小橋流水、山澗明月……簡潔數筆,已描繪出該景該物之意韵。
  想必這小伙子修為不錯,皇議員不禁心生敬佩之情。仔細鑒賞一番後,問:「年輕人,請問你的字畫賣多少錢?」

  身穿漢袍的青年緩緩畫完最後一筆,抬頭,他的長相如同他的字跡一樣清秀端麗,星眉斗目,又散發著一股軒昂之氣。一頭深色長髮扎在腦後,別上黑玉髮簪。
  「先生覺得晚生的字畫值多少錢,便放下多少,可隨意取去。」青年淡然一笑,應道。

  皇議員看到,青年剛寫成的那幅是一首七絕,高適的《除夜作》。那字寫得與其他作品有些許不同,筆觸尤為沉渾,帶出這詩的孤寂凄涼。
  皇議員掏出兩張五佰大鈔,「我就買你剛寫好的那一幅。」

  青年愣然,面露歉疚。「這首是晚生一時心血來潮而寫的,本不打算賣,沒想到先生就看中了。」
  「這幅作品寫得特別好,難怪是你的心頭好。」皇議員沒勉強他,反問:「賀年詩這麼多,為甚麼偏偏想寫這首?難得少年,為何覺心境悲涼?」
  「先生是知音人呀,竟願意一擲千金,又憑字就能看出晚生心事。」青年笑了,起立握拳,向眼前人作揖:「晚生小字子謙,冒昧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小姓皇。這是我的名片,如不嫌棄,希望日後可與你多作交流。」

  青年雙手接過對方遞上的名片,設計簡潔工整,名字下方顯眼標示了其職業:全職市委會兼區域議會議員。
  青年長長嘆了一口氣:「皇前輩,實不相瞞,晚生並非此地人。與鄉黨朋友久別,音訊全失,每逢佳節倍思親。故此,有感而書《除夜作》一厥。」

  「何以音訊全失?方便的話,子謙兄可告知詳細,作為議員,我也許能夠幫上忙。」
  「皇前輩古道熱腸,晚生實在感激……唯事態複雜離奇,亦不知從何說起。」子謙搖搖頭:「難得今天你我有緣相遇,且莫提晚生身世之事。就讓晚生提詩文一幅,贈予皇前輩,以示敬意,前輩可願意接受?」
  「如此厚禮,我豈有拒絕之理?如不見笑,也請借墨寶一用,讓我禮尚往來。」

  原來皇議員對書法也有些心得,閒時也愛練字品茶,陶冶性情。黨議辦在過年前舉行的新年手寫揮春活動,他會義務坐鎮執筆。
  子謙給皇議員寫的,是王安石的《元日》:

爆竹聲中一歲除
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
總把新桃換舊符


  描寫百姓歡渡新春的習俗,寄望繁華社會朝朝盛世如春,為皇議員的工作打氣。皇議員的回禮,是張維屏的《新雷》:

造物無言卻有情
每於寒盡覺春生
千紅萬紫安排著
只待新雷第一聲


  皇議員覺得這年輕人非池中物,這首詩是對他的祝福,喻意他必如新雷一鳴驚人。




  晚上,皇家大宅中,兩父子難得地共晉晚餐。

  「咦,父親大人,那幅字畫是你新買的?」Allen發現,飯餐牆壁上多了一項新擺設。
  「啊,那是一個新朋友送給我的。他的字寫得十分漂亮,對吧?」

  Allen上前察看,他對書法沒有深入研究,只知道是父親的興趣之一。怎樣為之寫得好,他不太懂,但覺這手字看來順眼,不錯。

  「這位朋友,是個很有意思的年輕人。」皇議員溫和一笑:「亞蓮,有機會應該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又來了,這種無意義的社交活動,Allen內心狂嘆。瞄了那幅字畫最後一眼,他看到左下方的署名,是個硃砂印章圖案,篆書字體——

    傲 有
    滿 琴


  有琴……?好特別的姓氏呢,他心想。







-TBC-
18/02/2018



———————————————



admin:::

心血來潮,趁新年寫一下跟橘子一起創作的隱藏角色之一,走古風路線的神秘公子(ry
正常人遇到子謙應該會覺得他是傻子😂 順手描寫了一下Allen爸🙈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