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r New Year Special 3]
🍶 002. 🐅




  一間破舊的公寓裡,一名身穿漢袍的長髮男子,正跪坐著整理書卷。
  大門被砰地一聲地踢開,隨之進來的,是一把大嗓門:「累死老子了!那些業委,咋的挑剔又囉唆……」

  屋內的男子正是子謙,他徐徐放下手中的書卷,眉心皺起。
  「虎兒。」子謙回過頭,語帶不滿:「朕不是囑咐過多遍,進門不得如此喧嘩粗暴嗎?」
  「噢,抱歉,陛下……」

  小虎身形魁梧,濃眉大眼,輪廓剛烈,烏黑長髮隨性地盤成一團髮髻。他進屋後,解下繫於肩上的布包,盤腿而坐。
  「方才我跟武館的舞獅團去表演,原來是回到咱們這座東西!這裡的樓咋都建得這麼高唄,連跑了二十層,關大哥也得喊累。」

  「看來今天虎兒歷經了一番深刻鍛練,辛苦了。」
  子謙倒了一杯普洱茶,遞上。小虎一收粗魯姿態,雙手高舉過頭頂恭敬地接過,「謝陛下。」
  杯裡溫熱的濃香薰面,小虎頓覺崩緊的眉心舒展。

  「那虎兒可有多認識各戶鄉黨鄰里?我們在此處逗留已半年,都不曾認得鄰家姓甚名誰,實在慚愧。」
  子謙感概,這個陌生的鐵石城市,高樓擎宇密如森林,家家戶戶把自己緊鎖在狹隘的空間中,獨親其親、獨子其子。甚至連自家門前雪也漠不關心,由它堆積成麈淹沒一切。
  遙想故鄉家國,雖未達先賢所嚮往的大同世界,但亦算長幼有序,上下講信修睦,未致於冷漠如斯。大道之行,終有日真能實現乎?

  「嘖,都是那些啥業委去拋頭露面,咱舞獅的連人面也見不著。」
  小虎粗枝大葉,哪看得出陛下憂國思家的心思。他猛地喝下一口茶,繼續說:
  「業委那些老人,沒有一個不煩人!尤其是那個大姨媽簡直不知廉恥,還……還輕薄我,摸我的手臂又摸我胸口!老子以後還用娶老婆!?」

  子謙詫異:「竟有婦人想要輕薄你?」
  「陛下這麼說!算甚嘛意思!我今天可是過得很苦呢……要不是為了那幾個臭錢,老子早不忍了!」
  小虎愈說愈不甘,無奈對方更是女人,不便出手制止,令他倍覺委屈。
  子謙輕嘆一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對了,陛下今早不是到廟堂那邊擺攤麼?生意如何?」
  「還好還好,合共賺了三百大洋。說來高興,朕遇到了知音人,是一位氣度不凡的前輩。你看,這是他贈予的墨寶。」
  子謙興沖沖的打開那幅字給小虎看,但小虎胸無點墨,識字不多,怎懂得欣賞這等風雅之物。

  「前輩竟出價一千大洋,想要買朕的字畫。唯前輩的墨寶,比千金更彌足珍貴。」
  「一……一千?!陛下怎麼不收錢啊啊啊——墨寶不能當飯吃呀!」小虎慘叫。
  「虎兒,富貴眼前花,錢財能再賺,但知己難求呀!」
  「怕來不及賺回來,咱們已餓死了啦!陛下!!」






-TBC-
19/02/2018



———————————————


admin:::

繼續隱藏人物的回合,然後就不知何時再會出場了……。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