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不太會簡介,單刀直入主要為杰克x卡莉,以卡莉為女主角展開。
也會有其他角色私心配對帶過(ry,例如蟹秋、牛尾x秘書,寫到的話會作標示。不過唔排除會有惡搞hehe,另外我都食霧姐x卡莉所以可能有百合出現

圍繞暗痣人的後續吧,想弄點新意於是試一下倒置爛大街的設定——這篇裡喪失記憶的是杰克而不是卡莉。預定虐線(??)。好想寫到沾了蜜糖的玻璃渣(??)那種結局啊嗚
可能會填完也可能會填不完,能寫到多少就多少。唉杰卡這對真是我心永遠的痛……總之不圓一下我對後期動畫的怨念我無法瞑目……((



——————————


18/04/2019 補記:

發現戰鬥流程有bug所以修正了yo……_(:3



——————————



01. Battlefield




  窄陋的暗巷裡,兩個身影正在互相對峙。細看之下,其中一方身前有兩隻大怪物,怪物的樣子看去如同沙雕。
  【泥土戰士 (5★) ATK 2000 / DEF 1000】
  【泥土戰士 (5★) ATK 2000 / DEF 1000】

  「嘿嘿嘿嘿……怎麼樣!嚇得發抖了吧?」男人【LP:3600】猙獰地大笑,雙眼閃著可怖的紫光。

  而站在男人對面的女孩【LP:2100】,她場上只有一位散發著柔和金光的女郎。【命運女郎-光 (1★) ATK 200 / DEF 200】

  這個回合她是守方,對手使用陷阱卡,把她特殊召喚的「命運女郎-地」埋葬了,不單讓她吃下了「地」攻擊力值的大傷害;更馬上以陷阱卡復活了一隻泥土戰士。

  她瞄一眼蓋在己方場的兩張蓋牌,以及一張面朝上、正在發動中的永續陷阱卡「魂吸收」。自己手上仍有兩張手牌,嘛……還不算是最差的局面。

  男人伸手一指:「泥土戰士,給我去攻擊『命運女郎-光』!」
  得到主人的指令,怪獸揮出重重的拳頭撲向敵人。

  女孩毫無懼色,舉起架在她左手上的紅色決鬥盤,右手按下打開覆蓋卡的鍵:「發動陷阱卡——命運旅行。」
  金色的女郎倏地一躍,消失在眼前。

  「將被攻擊的怪獸『命運女郎-光』除外,直至下一回合我方準備階段才回到場上,並使攻擊無效化。每當有卡牌被除外,『魂吸收』的效果發動,每除外一張卡牌便回復我方500點生命值。而『光』因為卡牌效果而離場時,發動她的怪獸效果,可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隻『命運女郎』。」

  女孩輕輕蹩起眉心,應該請哪一位命運女郎出來幫忙呢?她們都各有不同的怪獸效果,能夠在這存亡關頭派上用場。可是,對方場上那張蓋牌莫名地挑起了她的不安,要是她做錯了決定,絕對會影響這場決鬥之後的發展。

  短短一秒間,思路已廻轉了千遍。她下定主意:「特殊召喚『命運女郎-炎』。」
  一名身穿紅衣的紅髮女郎浴火而至,在夜色中成為刺眼的存在。【命運女郎-炎 (2★) ATK 400 / DEF 400】

  以命運女郎的效果特殊召喚「炎」,可以發動其效果:破壞對手場上一隻怪獸,然後給予被破壞怪獸攻擊力的傷害。可惜她的直覺應驗了……

  「我不會再上當了!翻開蓋牌,發動陷阱卡——『升天之黑角笛』!」男人睜大雙眼喊道:「若對方特殊召喚怪獸時,將召喚無效化並破壞該怪物!」
  紅衣女郎旋即蒸發成熱煙,飄進墓地。女孩咪起明亮的灰色眼瞳,緊緊盯著男人。

  「怎麼了,這個表情……哈哈哈哈!」男人愈笑愈瘋狂,他的臉容開始扭曲,一雙眼睛也全變黑了。「恐懼吧,痛苦吧!讓我把妳徹底送入死亡的深淵!」他指揮另一隻仍未發動攻擊的泥土戰士:「直接攻擊!吃下2000點的大傷害吧!!!」

  怪獸拳頭一揮,巨大的沙泥翻飛捲向女孩,嬌弱的身軀被打飛,躺倒。【LP:600】她聽到,男人的笑聲在幾米外傳來,宣告回合結束。
  女孩奮力抵抗撞擊的疼痛,緩緩地爬了起來,坐著拉正掉了一邊肩膀的黑色運動外套。她原本綁成馬尾的長直黑髮,已零亂地散落到肩上;牛仔短褲下的黑絲襪已被割破了幾個洞。

  「我的回合,抽卡。與此同時,被除外的『命運女郎-光』回到我方場上,等級上升為2。」女孩蹌踉站穩,眼神沒一絲退縮。「發動裝備魔法卡『神奇魔杖』,裝備至『命運女郎-光』身上,攻擊力上升500點。」
  【命運女郎-光 (2★) ATK 900 / DEF 400】

  「嘿,只增加那麼一點攻擊力能幹甚麼?」
  「然後,把此卡和裝備怪獸送進墓地,從牌組抽取兩張牌。」

  即使補充了手牌,客觀形勢仍對她不利——此刻她的場上空空如也。女孩端詳著自己的四張手牌:貪婪之瓶、活死人的呼喚、神聖生命防護罩、命運女郎-風。
  後兩張是方才抽出來的,應該還能撐過去……她已在腦袋裡模擬出所有可行的戰術,這種死亡決鬥她不能輸,不只是因為敗北會走向死亡,這更是她背負的罪孽和使命——她非贏不可。

  「我以守備表示召喚『命運女郎-風』。」淡綠色的氣旋一轉,化成意態輕盈的女郎。【命運女郎-風 (3★) ATK 900 / DEF 900】「覆蓋兩張卡,結束回合。」

  敵方男人嘲笑:「只能防守嗎,真可憐!就讓我送妳最後一程吧!本大爺的回合,抽卡!」確認卡牌後,他發出了撕心裂肺的笑,笑得叫人心寒。「本大爺今天實在太有運氣了!召喚同步怪獸——石獸!」
  一顆大石重重地壓下,掀起地上的微塵。【石獸 (3★) ATK 900 / DEF 1000】她的神色異常凝重,猜到將要發生的場面。

  「我以3星的石獸和5星的泥土戰士調星,同步召喚!」男人伸手高舉向天,一塊塊巨大的碎石,自深不見頂的漆黑天幕擊落地面,四周都震盪起來。「出來吧,我最堅硬的守衛!岩石山大妖!」

  掉落的石塊堆疊成一座山——確切點說是呈山的模樣的怪獸,牠兩眼和嘴巴等如岩洞。【岩石山大妖 (8★) ATK 2500 / DEF 2800】

  「我方場上每存有一隻地屬性怪獸,岩石山大妖的攻擊力和守備力均上升500點。現在場上有兩隻地屬性怪獸,換言之!」

  她低聲地接話:「……攻擊力3500。」

  「沒錯!而且,別忘了我場上有兩隻怪獸,妳那虛弱的防守就如沙堡壘,一觸就粉碎了!」男人用力推出大掌:「泥土戰士,攻擊『命運女郎-風』!!!」

  「打開陷阱卡——『神聖生命防護罩』。」在同伴的呼喊中,她沉著地應付,打開了這救命的一步棋:「捨棄一張手牌發動此卡效果,本回合對手給予我方的傷害全部歸零,我方怪獸也不會被破壞。」
  一道透明屏障罩住了女孩,泥土戰士擊出的沙塵暴風往兩旁擦開。

  岩石山大妖仍未發動攻擊,但這回合一切攻勢都已無法對她造成傷害,男人只好不甘心地悶哼一聲:「結束回合。」

  「我的回合。」閉上眼,一張張卡牌不規則地懸浮在腦海裡。她清楚卡組裡,有甚麼牌能幫助她扭轉劣勢,是生是死,就全押在這次抽牌上了。

  吶,我知道你很想上場吧,克里姆森……請給我力量好嗎?
  聽到了她這輕細的呢喃,一個淡薄的影子浮現在她背後,只有她能感知到。那身影是個俊美的紅髮少年,琥珀色的視線與她一同落在牌組最上方的卡上。她完全安心下來了。一路以來多少次逆境決鬥,無論墜落多兇險的峽谷,她的卡組和他都陪著自己奮戰,堅持到最後的勝利。這次,也將不會例外。

  「妳在自言自語個甚麼勁?快開始!」男人顯得不耐煩:「讓我趕快結束掉這場決鬥!」

  手輕按於卡組上,她吸一口氣:「抽卡。」抽牌的動作劃出清脆的弧度,她眼角擦過這張卡牌後,表情依舊冷靜,灰黑的大眼睛裡卻亮起了一絲火苗。
  「留在場上的『命運女郎』每到我方準備階段,上升一個等級。『風』的攻擊力和守備力是她的等級乘以300。」【命運女郎-風 (4★) ATK 1200 / DEF 1200】

  「哼,才加那麼一點點攻擊力有何用?」男人嗤之以鼻。
  按鍵,她翻開召喚「風」那個回合蓋下的牌:「發動陷阱卡『活死人的呼聲』,從墓地特殊召喚『命運女郎-地』,只能以攻擊表示。」【命運女郎-地 (6★) ATK 2400 / DEF 2400】
  「就算先毀掉泥土戰士,岩石山大妖的攻擊力仍然有3000!」男人依然胸有成竹:「下個回合解決掉『地』,妳的生命值一樣歸零!」

  「不,這就夠了。她不是為了攻擊你而回到場上的。」她的語氣堅定無比,把那張唯一的手牌按到決鬥盤上:「從手牌發動魔法『帝王之烈旋』,讓我可以選擇一隻對手的怪獸作祭品,進行升級召喚。」
  「甚麼!?妳明明已經沒有手牌了呀!是要如何升級召喚?」男人失笑,叫道。
  「能召喚啊。」她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我選擇你的『岩石山大妖』,和我方的『風』為祭品。當祭品全為五星或以上,可從牌組裡召喚此卡——」

  一瞬間,半空中刮出一道火痕,她的眼眸裡也染上了熾熱的星火。火痕轉眼間伸延成一條巨龍,一雙燒得正盛的翅膀張開,抖落的羽毛卻是片片黑色,尤如絕望的灰燼。

  「跨越五千年的時光,燃盡畢生的悔恨和悲傷,為了守護大地而降臨於此!燃燒吧,紅龍!」【紅龍 (10★) ATK 2800 / DEF 2800】

  「這、十星的怪物……」大概被紅龍的氣勢震懾到,加上他最自豪的怪獸已離場,男人不免露出怯懦之意。

  「紅龍的怪獸效果——將我方墓地最多三隻同屬性的怪獸除外,每除外一隻增加800點攻擊力。」她瞧瞧決鬥盤上的數據,「將我方墓地裡一隻炎屬性的『命運女郎-炎』除外,紅龍的攻擊力增至3600。」

  除外「命運女郎-炎」之時,陷阱區的「魂吸收」發動效果,增加了女孩500點生命值。
  不過,這已經再不重要,因為接下來就要結束了。

  「紅龍還有另一個怪獸效果——」她伸手一指,語調平靜,宣佈這最後一擊:「去吧,紅龍,直接攻擊對手。」

  紅龍拍動雙翅,一波火嘯襲向男人,連同他的哀嚎一同噬嗑。


- - -


  引擎聲撕破寂靜的黑暗,一輛黃色的車駛至,煞停在暗巷外。穿著黑色長大衣的男子匆匆下車,趕入陰暗的巷子裡,看到的已是決鬥結束的閉幕畫面。留著黑色長直髮的女孩背影,佇立在一片明亮的火海前。

  他來的時間總是那麼剛好。大火很快減弱然後消散,一名身形健碩的男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女孩走近男人,手上的決鬥盤竟伸出了劍狀的火光。將劍尖指向男人身旁那顆形狀不規則的紫黑色結晶,果斷地刺下去。「封印。」

  結晶散掉的一瞬間,她左手袖口透著亮光,她感到那位置發疼得緊。收起火劍後,她解下決鬥盤,並從盤後特製的暗格裡尋出一副眼鏡,戴上。她身子一軟向旁邊倒下。

  「卡莉。」男子及時接住了她。他有一頭褐色短髮,微曲的瀏海蓋住了右半邊臉,僅以左眼注視著女孩,墨綠色的瞳孔內漾滿擔心。

  「謝謝,迪威恩。」終於展現了放鬆的笑容,如平常的她一樣。「我沒事。」她站穩後,便走到靠在巷子裡一輛暗紅色的機車前。

  他注意著她破損了的衣褲,皮膚上的小傷口……暗暗嘆了口氣,然後問:「別騎車了,我載妳。」
  「可是,總不能把D輪留在這裡呀。」她正好拿起了頭盔:「那麼,我先回去了。總之,今晚也拜託你了。」她說著,向他拋了個微笑,便扣好頭盔跨上D輪。

  目送著呼嘯駛出大道的單騎,他心裡重重地嘆息,才開始善後工夫。他先將倒在地上的男人移到一旁,再撥了一通電話通知保安局,等待援助到臨。




-TBC-
20/03/2019



——————————


沒人看der後記:

卡莉的牌組基本上都是跟據動畫中她的「命運女郎卡組」來排,有微調過一下和加入了三數張自創卡牌(比如紅龍,笑)

只寫了一集決鬥場面已經覺得腦細胞全數陣亡 _(:3 不想再碰了幹……如果還要弄到D輪決鬥請讓我撞牆
我是不是該找個真.卡牌鬥士為我監修決鬥的情節……好怕把流程弄錯。這篇的流程就重修了六七次仍是有bug……全部靠印卡解決算了

p.s. 翻查之下發現「神聖生命防護罩」的效果在動畫和手遊裡是不一樣的,這裡依據手遊版本的效果使用!
這卡真心好用救了我好幾回。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