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Dreams




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重遇你一次
難道故事終結早已注定 沒法制止




- the purple side -


  所有人都已經離開了。
  為甚麼只有我留下了呢?

  像一葉單薄的浮萍,蜉蝣於這片虛無的紫色空間。這裡似乎沒有時間,沒有距離,沒有溫度……

  想回去,我想再見我的親人朋友……
  想見他。杰克。

  「很遺憾,妳本身已經死了呢。可憐的折翼小鳥……」
  這句話,如驚雷無聲劈下。半空忽爾像鏡子般破裂、爆開。濺出一幅幅零碎的片斷,鋪成眩目的萬花筒世界。

  身體被擊出高樓重重墜落堅硬的地面,天空中出現巨大的發光怪物,暗紅色的D輪在龜裂的大地上騁馳……
  還有,他欠揍的自大笑容,不耐煩的表情,略帶落寞的側臉……

  這些尖銳的記憶碎塊,一片一片地割著我的心房,痛得我無法呼吸。
  ——不對,我不是死了嗎?怎麼會有呼吸呢?怎麼仍感到痛楚?

   「我感覺到,妳是『特別』的。妳的靈魂散發著痛苦的香氣……」
  你是誰……?

  一團黑氣聚合在我面前,勾勒出一個人的形態。
  少女一身黑色長裙,略為凌亂的波浪卷深紫色長髮,髮絲繚繞在她蒼白如月牙的臉蛋旁。那雙紅寶石一樣的大眼睛,勾人心魄,我一對上意識便僵硬了。

  她美得令人屏神。妖嬈,神秘,但又極度危險。她紫色的唇微啟,呢喃著:「成為我的祭品吧!」

  我感到一股強大力量,將我扯向她身後的黑色旋渦,連同四散的記憶殘瓣。那旋渦就像一個巨大的搗肉機,會碎掉的,全都會碎掉的……
  我怕極大喊:杰克!救我……

  就在此際,一線白光剖開了紫色的上空,光源缺堤似的湧進來,沖刷走陰沉的黑。拉扯我的力量鬆脫了,我開始緩緩往下墜,直到一把耳熟的嗓音急切地呼喊我:「卡莉!」

  熟悉的氣息從後緊緊的接住我。好溫暖。
  他熾熱的呼吸吐在我的耳畔:「這次我趕上了,卡莉。」

  杰克……
  剎那間,心裡的陰霾一掃而空。我也定過心神來,看清眼前此刻的景象。一條燃燒得正盛的巨龍,正展開一雙美麗的翅膀護在我們身前,片片黑色的羽毛灑下。

  紫髮少女的神情驟變,「為甚麼……你不該會來這兒的……」紫唇不斷抖顫。
  紅龍的形態慢慢在變,火光也漸漸現得柔和,最後化成了人形。一頭鮮艷的赤色長髮似火飛揚,配上健康的小麥色肌膚,臉上嵌著一雙清亮的橙金色眸子。他身上的鎧甲色澤黯啞,一道道花痕都是沙場上奮不顧身的證明。

  「伊莉絲……這個女孩妳不能帶走。」他深深地凝視著少女,眼底裡沉著一股濃烈的悲傷。
  「克里姆森……」二人對視了好一會,少女清麗的面容漸變扭曲,暴現的青筋幾乎要衝破她慘白細嫩的肌膚:「為甚麼?!我恨你!我恨你!你快給我消失!!!」

  紫黑色的氣旋包裹著她的身體,男子見狀,隨即拔出別在腰間的紅柄大劍指向她。氣流停定後,少女身邊多了七隻黑色的巨型怪物,全以閃著寒光的眼睛看向我們這裡。
  是地縛神……杰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倆又是甚麼人?
  杰克只是緊緊的抱住我:「先離開這裡再解釋。」

  「五千年以來,你都不曾對我放下過你的劍!」她歇斯底里地喊著,語氣中的悲慟渲染了這一片虛無。「直到我徹底殺掉你,把世間都塗上憎恨的顏色!那一天來臨之前,無論要復活多少次我都會!!!」
  她一聲指令,七隻怪物凶狠撲來,男子——克里姆森猛力一揮手中的劍,一彎火舌劈停了牠們的動作。

  「快走,她暫時離不開這裡。」他說著轉身,身姿又轉化為龍。我閉上眼,任杰克抱著我躍到紅龍背上,逃離了這個可怖的紫色世界。



其實我不理一切挑戰拼命試 攀險峰千次萬次
沿路滿地佈著刺 也沒有在意
即使傷過無數次 仍會願意



- - -


  還未睜開雙眼,先聞到了微甜的茶香。
  啊,定是那傢伙又拿了我的紅茶去泡奶茶!可是疲憊仍然壓在身上,她稍微一翻身,盡量避開瀉進窗戶的日光,繼續賴在暖洋洋的被窩裡。

  想起了剛剛作的那個夢。又來了,與那個時候有關的夢。每次「戰鬥」過後,我都會作類似的夢,一遍又一遍……重溫那些深刻又悲痛的往事。

  迷糊中,輕輕的腳步聲繞過床邊。然後,是窗簾慢慢拉上的聲音,房間內的光線收窄。
  「耶,不用了。」我緩緩爬起來,擦擦眼睛,望向站在窗前的男人。「我醒了哦,迪威恩。」然後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那雙握著簾子的黑色皮手套停下動作,他轉過身來。
  我沒戴上眼鏡,眼前的影像不太清晰,但每一個細節早已熟悉,都記錄了在我心裡。我能鉅細無遺的形容出這個人的外貌。

  陽光落到他長到耳後的褐色微曲的短髮上,梳往右邊的長瀏海,半掩了蓋住右眼的單邊黑色眼罩。我清楚他眼罩下的疤痕是怎麼造成的,那是我們之間一段複雜的恩怨……要細算起來都能寫一個中篇小說了。現在也沒提起的必要了,無謂冗敘。
  總而言之,即使他只露出半邊面孔,也足以斷定他是個英俊的男人。他穿著一貫的白色襯衣,深黃色領帶並沒打好,只是隨意掛了在領上,衣袖捋起。下半身是灰色西褲,以褲夾和肩帶固定。要是他出門,會外加一件黑色大衣。這種衣著風格很適合他高瘦的身形。

  「卡莉。」他背倚著窗台,幽幽地看著我。「妳可以再睡一下。」
  他清楚昨晚的『戰鬥』情況多激烈,但我不肯定能否再入睡了。而且,我不想再回到那夢境裡頭。這個夢的下半段,早已是烙在我心裡的一塊瘡疤,永遠粗糙,一搔到就會又痛又癢。

  那次懷抱,是他給我最後的一絲溫存。自此以後,我跟他大概一輩子陌路不相逢了……
  就在此時,「叮」的一聲打斷了我的感傷。我伸手摸向床頭的手機,屏幕上顯示新訊息,是編輯問我打好了草稿沒,待會新書會議要用呢……



  「啊!!!!!」女孩邊慘叫著邊跳下床,睡意一下子全消。對,今天要跟編輯開會,但看看現在都甚麼時間了啊!完全睡過頭了啦!!而且草稿好像還沒結好尾……
  她急急衝進浴室,差點滑倒。

  「你該早點叫醒我啊!」她邊刷牙邊喊著,發音略歪。
  「我怎麼知道妳有事辦呢?遲一點點沒啥大不了吧。」反觀迪威恩一派從容:「而且,睡眠不足的話,會變得更醜啊。」雖然知道他本意是關心,但說出口時總愛加上幾分挪揄。
  「甚麼叫沒啥大不了,我連草稿也還沒弄好啊!」
  「不好意思,我怎麼知道妳有事要辦?」

  半抱著頭漱口後,趕緊洗了把臉,一走出浴室他已在門前,遞上她正需要的眼鏡。她亦相當順手地接過並戴上,才回到睡房衣櫃前預備更衣,他則知趣地走出客廳,倒了一杯紅奶茶坐在沙發坐下,隨手翻了翻今晨的報紙。
  這是他們不知不覺潛移出的小默契。

  今天的頭版,又被那個「帝王」佔據了。迪威恩瞥到標題有「震撼回歸」之類的字眼,但他沒心機細閱,他對這廝沒興趣。倒是卡莉,她看到後一定會把這篇剪報存下來,貼進她的手帳裡吧……
  每當迪威恩好奇地問起,她只會打哈哈說:「我啊,是杰克的粉絲呢。」

  他當然不信故事就這麼單純——畢竟當年,自己好歹是桃源計劃的領導人,置身於龍痣人和暗痣人之間的亂藤糾葛之中。但對於那時候的事情、她那場戰鬥的具體細節,她的嘴巴倔強得很,任誰也撬不開。

  真是個愛逞強的女人……迪威恩不禁回想起與她初遇,她也是這般死不低頭呢。他們經歷過兩場決鬥,當時明明都想盡辦法致對方於死地,結下深深的仇恨。誰都不可能料到,今天他們竟在同一屋簷下和平共處?命運,真的很喜歡亂掰狗血劇情。

  「迪威恩!你今天有工作嗎?」她的叫喚打斷了他的思緒。
  「下午有兩程接送客服務。」
  「哦,那麼要加油呢。」她已換好了一身便服,上半身是淺色橫紋T恤,下半身搭簡單的牛仔短褲,褲子下是黑色及膝長襪。及腰的黑色直髮,全束成一道活潑的馬尾。

  她挽起手提電腦包包,穿上一件薰衣草色的針織長袖外套,踩上一雙白球鞋,最後一手挽起放了在飯桌上的照相機:「我出門了!」
  「等一下。」他抬眼,目光從手裡的報章移往她:「妳的手袋。」
  「啊對!」手都放了在門把上的她,如夢初醒的跑回來,撈起她的粉櫻色單肩包包:「呀哈哈……謝謝、迪威恩!」

  大門正式地關上,公寓裡只餘他一人。他心裡暗忖,誰能聯想到這個冒失的丫頭,與黑暗決鬥時那個自信、沉靜、堅強的鬥士,竟然是同一個人。

  無聊極,但他卻把報紙隨手擱下了,因為他一個字也讀不下,尤其是當他看到封面頭條那傢伙。

  他走出門外開揚的長廊,點了一根箊。想起他第一次在屋裡抽箊,卡莉吵了他許久,她非常討厭箊草味。自此,他就習慣不在裡面抽箊。
  他用力地吸了口,讓苦澀的煙味直刺心肺,期望能麻痹雜亂的思緒。


- - -


  作為自由身編採工作者,卡莉習慣自己駕車。信步走到停車間,跨上她那台暗紅色的電單車,同時將包包和照相機袋擲到車尾的儲物箱裡,再繫好頭盔。
  一切就緒後,踩下油門,向市區寬闊的大道奔去。柏油路面都鍍上了一層金光——今天,陽光燦爛。

  騎著電單車於高架公路上瘋馳,都市的繁華如一軸繪卷,在兩旁延綿展開。摩天大廈的落地玻璃通透明亮,住宅天台上飄揚著整齊晾好的衣服床墊,每個路口的交通燈號瞬息變幻,行人天橋上人潮步履匆匆……

  商場外牆的液晶屏幕,放映著下一場決鬥大賽的宣傳片,一場場決鬥的精華片段剪輯,熱血沸騰。恰巧她駛經的時候,大屏幕畫面放映出一張熟悉的臉孔。那頭比陽光更閃耀的金髮,深邃的紫色眼瞳,俊朗而剛毅的輪廓……一切都毫不偏差地,與刻印在她心底裡的印象重疊。

  杰克.阿特拉斯,王者回歸新童實野市。
  她的車速偷偷地緩了兩秒,才再用力踩下油門。前方那沐浴在灼熱日光中的市中心,正等待著她。




-TBC-
20/03/2019



———————————————


後記:

別懷疑,插曲就是ToNick的「長相廝守」沒錯。
點解ToNick x 薑檸樂填的詞都這麼棒嗚嗚嗚。我要瘋狂loop (((冷靜

不過這篇的印象是小背心姐姐的cover版: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