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兩年前,也就是Chester十五歲那年。他跟隨母親回到她出生的小城,她將在這裡接些演出工作。二人打算在這裡待個一年半載,算是作個生活體驗,順便聊解母親結在心中已久的鄉愁。

  這個被稱譽為「東方明珠」的城市,與他想像中差別很大。他以為這城該如其名,是閃耀而美麗的。有漂亮的建築和乾淨的大道,行人車輛井然有序。夕陽西下以後,繁華燈飾妝點出她最享負盛名的都市夜景。畢竟,這裡誕生出母親這麼優秀的人,一定不會是個太差的地方。

  然而,親身來到後,Chester的評價是:旅遊指覽上的介紹都是騙人的。

  這塊彈丸之地,密集的高樓宛如圍牆,天空被圈成一個個井口,有種走到哪都困在迷宮裡的感覺。錯綜複雜的道路上,人與人之間,人與車之間,再到車與車之間,擁擠步伐短兵相接。
  簡直是和弦在打架,旋律節奏完全協調不上。即便搬到五線譜上,恐怕連尼基斯.阿圖爾這樣的指揮大師也被難倒。

  母親的眼神放淡了,說,這跟我記憶中的不一樣呢。

  那些年,沒有這麼多摩天樓,她住的小屋邨是一堆約十層高的石屎樓,整齊地排開。她會和鄰居的孩子在邨裡的公園玩耍,爬繩梯,蕩鞦韆,騎搖搖板,跳飛機。
  但她最愛的,卻是站到石椅上,撿一根粗壯的樹枝裝作是麥克風。幻想自己身處禮堂的舞台,大大聲唱著當時最流行的童謠——她印象最深的,是那首「何家公雞何家猜」。

  母親娓娓敍述,她說話的聲音與她唱歌劇時同樣動聽。
  她口中吐出的,畢竟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廿載光陰足夠徹底改寫一個人的人生,以及一個城市的面貌。小女孩從公園的石椅走進了外國的歌劇院舞台,這城也一天比一天逼迫。

  在這個地方才逗留了數個月,Chester已心生煩厭。混濁的空氣,污濁的窄港,傭俗的凡人。他開始想念高雅明媚的故鄉——維也納。
  那裡的天空是一片薄薄的藍,髹上了一朵朵輕巧的白雲。精巧端莊的巴洛克建築群,有宮殿、有教堂、有博物館,在碧藍的多瑙河岸兩旁臨立。寬敞的灰白石板街上,偶爾會有馬車踩過,形形式式的行人步履優雅,似每走一步都帶著圓舞曲的旋律。連呼吸一口氣,都嗅到樂韻的氣息。

  因此,原本預定在杏城留一年,這下縮短成半年了。Chester一點也不擔心前途,回家後,他可以選擇繼續進修,也可以選擇直接出道——

  貴為天之嬌子的他,出身於音樂世家,母親是歌劇團的皇牌女高音,父親是蜚聲國際的鋼琴和作曲、編曲家。而Chester本人亦沒有令父母的名字蒙羞,他的才華相當出眾,在音樂學院裡根本是以跳級姿態畢業的。年紀輕輕,實力已足以擔當職業樂團的總指揮。
  在杏城唸這半年的書,就當是一次糜爛的風花雪月罷……雖然實際上他並沒享受過甚麼。

  日子沉悶地倒數著,他滿心期待重新踏上維也納的土地那一天。然而沒料到,起飛前半個月,命運竟伸手撰改了他人生的樂譜,他的節拍從此彎曲。



  每天在學校裡,他碰著的都是一張張乏味的臉孔。起初,真有不少同學黏到他身邊想搭訕,尤其是花癡的妹子們——當然全被他嚴酷以對。
  他想找人來聊聊莫札特貫徹一生的古典主義,貝多芬怎樣開啟了浪漫主義的大門,第五交響曲的重新組編……無奈一堆凡夫俗子怎攀得起這種話題。

  凡人的話題即是甚麼?以下就是好例子。

  「喂,聽說最近來的幾個轉學生,是偶像團體F的成員!」
  「對,好棒啊!她們本尊超可愛,好想跟她們交朋友!」
  「我妹妹是她們的粉絲呢!說不定能找個機會討個簽名!」

  哼,甚麼偶像團,隨便拼一兩首吵耳的流行曲,稍微打扮,跳跳滑稽的舞步,就足夠吸引到一堆蒼蠅了吧?簡單點來說就是:糞便。Chester心生起莫名的不屑。

  午休時,他在校舍內閒逛,走到了較少人聚集的側翼。整個校園還算大,聞說他留學的這所,是本地一級的國際學校,雖然相比起家鄉的音樂學院,始終低了兩個格調。
  他漫無目的地,走在開放式的長廊上,一邊是潔白的牆壁,另一邊是草坪空地。側翼校舍比主翼小,裡面佔多半是美術室、放映室、展覽室等靜態場所。忽爾一陣暖風徐來,清亮的琴音四散,瞬間喚醒了Chester的精神。


[BGM: "Never Be The Same" - Emma Heesters (Camila Cabello cover)]


Something must've gone wrong in my brain
Got your chemicals all in my veins
Feeling all the highs, feel all the pain



  誰的歌聲優美動人,拂過掛在牆上那幅莫內《睡蓮》彷畫,撫動了早春枝頭的嫩綠。

  他循音源去尋找,來到了多用途室——這小房子除了會用來上音樂課,也會辦小型團契,或給合唱團練練歌之類。
  這裡頭有一座鋼琴,一排排白色的座位。靠內的一面牆,都是落地玻璃構成的。外頭一片鬱蔥的灌木,與點點潔白的梔子花錯落相間;幾株綠樹疏影搖落燦爛陽光,灑落到坐在琴前的女孩身上。


Just like nicotine, heroin, morphine
Suddenly I’m a fiend and you’re all I need
All I need, yeah, you’re all I need



  每當她纖巧的指尖敲到琴鍵上,音符便化成粉蝶翻飛起舞。

  清脆的嗓音啘轉到最高處,展開透明的羽翼飛翔,又柔柔地滑下翩翩低迥。他的心也被帶到半空,一同迥蕩在這個通透明亮的空間中。


You're in my blood, you're in my veins, you're in my head
You're in my blood, you're in my veins, you're in my head



  他從沒沾過酒精或毒藥,此刻卻豁然明暸上癮的感覺。
  如同歌詞描述的那樣,琴弦震動的一剎,驚鴻一瞥的瞬間,劇毒便深深地注入骨髓,蔓延全身。甜蜜又刺痛。


It’s you, babe
And I’m a sucker for the way that you move, babe
And I could try to run, but it would be useless
You’re to blame
Just one hit of you, I knew I’ll never ever, ever be the same



  最後一顆音裊裊落下,現場響起零碎的掌聲,原來有三數個路人同學也在看熱鬧。女孩站起來禮貌性地鞠了個躬,才走向大門。她注意到站在近門位置的Chester,琥珀色的雙眸眨了眨,同樣公式地朝他點了點頭後便擦身而過。
  風吹起她一頭柔順明亮的長髮,幾縷紫紅色的髮絲在他面前晃過,似乎還帶著梔子花的清香。他的視線緊緊地鎖到她的背影上。

  室內傳來路人的對話:「等一下……剛才那個女生,不是F團的Becca醬嗎?」
  「咦!這麼說的確好像是她!」語氣中難掩驚訝:「原來她能唱成這樣?好厲害!剛才聽得太入迷了所以一時沒認出來!」
  「就是嘛!跟她在舞台上的形象判若兩人呢!雖然都很漂亮啦……」

  Chester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她消失的那個長廊轉角。不管她是偶像也好,是平凡的鄰家少女也好,他通通不在乎。他只知道那樣出塵脫俗的音色,只能發自最純淨的靈魂。那些膚淺的路人根本不會懂。

  從那刻起他就決定了,他要了解這個女孩,要得到她的全部,要她留在自己身邊……
  她是我的。






-TBC-
21/03/2019



——————————



admin:::

哇靈感呢家野真係話黎就黎。碼這篇時覺得自己的語感回來了好開心嗚嗚嗚(

所以這是維也納版蔡+讚(稱謂 by 橘子)Chester同學登場的回合了終於XDDD 這個稱謂害我笑了兩分鐘
這種逆天人帥有錢又有才的高冷腹黑貴公子人設真的很夢向,親媽自己也受不了(等等)
是說Chester還有點病嬌屬性的,之後再寫到的話但願能好好表現出來(
順帶一提,Becca比Chester大兩年左右喔,是學姊呢。

p.s. 歌曲沒錯就是Camila Cabello的"Never Be The Same"。
不過覺得Emma妹子cover的版本比較符合我心中這篇的場景印象~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