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




  「Is mé,我是Lia。」女孩屈膝行禮,微曲的湖水綠長髮低垂。「Céad míle fáilte,恭候您已久了,魔法師先生。」

  Lewis緊緊盯著眼前的女孩,認真地打量她。
  她站直身子,抓著裙襬的手放開,層層輕紗如瀑布瀉下。她以微笑應對Lewis繃緊的眼光,那雙莓紅色的眼睛像水晶一樣明亮。
  標緻的外貌和優雅的氣質,宛如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公主殿下……噢不,她的確是價真價實的公主,Marty大哥是這麼說的——Lewis心想。

  「嘻,會來這裡找我,想必是勇者先生已告訴了您一切哩。」
  「勇者先生……」Lewis呆了兩拍,才反應過來她指的是Marty。「是的,既然Lia小姐一早知道我是誰,那我也直接開口好了。」合起雙掌,懇求道:「Please,請妳把護身符還給我吧。」

  「您說的是這個嗎?」說著,她手心摸進領口裡,掏出了掛在胸前的吊嘴,鏡片映射出的光線鑽進他的眼。
  他幾乎無法自控制要伸手去搶,她卻靈敏地轉身避開。
  「啊耶……不行不行。」她輕盈地轉了一圈,裙襬旋開成花蕊,隱約間似乎有一縷淡泊花香沁出……「這東西對我的研究十分重要哩,不能輕易就放棄喔~」

  「這本來就是我的呀……」Lewis不滿。
  她噘起嘴巴表示不悅:「嘛,技術上,我的項鍊是撿回來的,因此說我才是物主、也不過份喔!」
  「妳明知道這是我的東西,還私自霸佔別人的property,怎麼可以這樣不講道理!」
  「私人物品不好好保管,隨隨便便就丟了,是您自己的責任喔!」
  沒料到她竟挖苦力全開,倒令他一時語塞。

  Lewis思考該怎麼辦的同時,雙眼探索著身處的場景。布攤上,放著的都是一些充滿神秘感的物品。通透無瑕的水晶球,繫著金色絲帶的粉紅色香薰瓶子,以綠色繩結編成的飾物,磨紗碗盛載的鮮紅玫瑰花瓣……

  「Gabh mo leithscéal. 我也知道剛才有點失禮……」她清清喉嚨,「要是魔法師先生願意提供協助的話,作為謝禮,我也能夠把寶物給您哦。」
  「Huh?」直覺覺得不會是容易應付的事。
  「那就是,希望您能夠幫助我、了解這件寶物的真正力量!」她雙掌緊扣,眸子裡漾著期盼的神采。「也許,魔法師先生甚至能夠跟我一起研究、交流魔法的心得……幫我找出回去的方法哩!」
  她愈發雀躍,聲線也提高了,但面對面的Lewis聽得一頭???白人問號???。

  「I don’t understand......」他搖搖頭:「還有,請Lia小姐別再叫我『魔法師先生』了,感覺好odd。」
  「怎麼會呢?您不但會變法術,而且擁有這麼強大的法寶!」眼神顯示她並不相信。
  「不,我會的不是法術,是魔術……魔術只是表演的技巧,掩眼法而已。」
  「不是法術的話,那請您解釋是怎麼做到的!」
  「No! 魔術師不能輕易向別人reveal魔術的秘密!」
  「沒有合理解釋的話,您就好好承認您的身份吧!」她一臉得意。

  「不,妳完全搞錯了啊!(doh)」沒想到公主殿下是個這麼難搞的角色啊!想要說服她是行不通了,難不成要用硬搶的嗎?
  「總而言之,魔法師先生是不願意向我提供協助的意思吧?」由於感到失望,她的語氣也冷淡起來。「那麼,我只好留著寶物自己研究了。」

  「Hey,妳這人怎麼這麼奇怪?我已經告訴妳了、我不會魔法!」Lewis亦開始感到不耐煩:「要是妳再繼續蠻不講理,不把護身符還給我,我就……」
  「就怎麼樣?」她不慌不忙,臉上雖掛著微笑,眼神裡卻充滿威嚴:「想要對淑女出手,可不是紳士的行為啊。」
  Lewis額角冒出幾條幼細黑線,靠,她會讀心嗎?

  「魔法師先生,請恕我直接。您現在這副樣子,也配不上這件法寶。」
  說罷,她摸著魔法書的封面唸起一句咒語,手提箱扣子上的寶石泛起紅光。放置在角落的一些小飾物,一瞬間均被收入了箱子裡。


[BGM: "The Magic" - Lola Blanc]


I’ve yet to surrender to tales of forever
But never say never my dear
Can you make me believe it?



  Lewis睜大眼睛看著這一切。三兩個路人也為之驚奇,駐足竊竊地討論:這是甚麼特技嗎?還是魔術表演?
  Lia視路人的目光如無物,抬頭看著身邊的男孩,瞳孔間伐過一絲冰冷。

  「區區這種程度,不值得您如此驚訝。曾經持有過這麼厲害的法寶的您,難道還不清楚嗎?」她雙手輕按在胸前,掌心承托著吊嘴的形狀和觸感。「要是您有必須要取回它的決心,請施展您真正的實力。」


At the night when I call for the magic
'Cause I just wanna feel it,
When things go bump in the attic, baby



  「否則的話,我這裡也沒有甚麼特別的東西,可以招待魔法師先生了。」她邊說邊轉過身背向他:「請回吧。」

  這是在看不起他嗎?就這樣認輸的話,怎麼可能甘心。
  就算不會真正的魔法,總有他能力所及的事——腦袋裡蘊釀出一團模糊的主意。

  「Lia小姐,妳說得對。護身符的確藏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因此它才能為我打開プリパラ的大門。」
  她回過身,對上他那雙深邃的藍眼睛,互相直視進彼此的靈魂之窗。
  「我雖然不會魔法,但相信魔法的存在。」他想起十多年前那個仲夏的午後,那段不可思議的旅程,至今仍地清晰地存放在心底深處。「我對Lia小姐這裡的收藏品有點興趣,可以讓我認識一下嗎?」

  她喜歡他這刻的眼神,比剛才堅決多了,感覺不錯喔。這重燃起了她的期待。
  「Ar ndóigh。」她樂滋滋地笑了。「那麼,請魔法師先生多多指教。」


Like a rabbit pulled from a hat
Or that any true love can match
Can you help me to see it?
Because I want to believe in the magic





-TBC-
13/09/2018



————————————


admin:::

卡文好辛苦……把腦內的大綱具現化(ry)是件困難至極的事,堪比涉江(ryy
Lola Blanc的歌都好好聽,曲風好適合Lia啊……請配合食用嗚嗚嗚~~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