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 "千灯愿" - Ace]


【長燈伴長夜 圓月亦有缺 燈月交輝倒映誰守候的眼
 千百盞自在翩躚恰似繁星點點 於天邊不倦的往返流連】




🍶 005. 🐯




  發現杏城留有慶祝中秋節之習俗,子謙大喜。他備上一壺好茶,拉著小虎,到公園來附傭風雅一番。
  下樓,巧遇樓上鄰里Marty與Colala,於是結伴同行。園內早已人頭湧湧,眾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個位置安身。

  Colala打開便當盒子:「這是我和Marty大哥試做的水果餡月餅……雖然好像弄得不太好呢。」 
  的確,月餅們的賣相一般,有幾顆還有微焦的痕跡。不過大家都不介意,有心討個意頭已經甚有意思。

  人語響鬧並無損子謙的雅興,他還是第一次過這麼熱鬧的中秋呀。他打開一面紙扇輕搖,扇上是他親筆描的平湖秋月圖。他隨口抒發滿腔溢瀉的詩意:「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陛下,你手中的不是酒、是茶呀!」小虎不知趣地插話。

  子謙白這個野男孩一眼,「醉意存心間,茶比酒更濃。」斷了思路的他,又唸另一首:「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陛下,這裡根本看不見月亮呀……」小虎兩手圈著眼睛,仰頭張望:「我只覺得很刺眼!」
  道旁似火的街燈,萬戶高樓燈花,將都市的夜色蘸得淡而無味,月亮的影也化了。小虎不懂這月怎麼賞咧!

  「你……」子謙氣結,合起扇子一拍他的額:「你可否別如此煞風景?!讓朕好好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
  小虎皺眉摸摸額頭,狀甚無辜。「😣……」

  觀察著上述兩人的互動,Colala忍不住悄悄地對Marty說:「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明白啊,好像怪怪的……沒問題嗎?」
  「這個嘛……杏城本身多癡線佬,壓力大嘛。」Marty擺擺手:「但他們應該不是壞人,別計較好了。」
  Colala斜眼:「Marty大哥你有資格批評人家癡線嗎……別人看你也不太正常吧……」
  「又是你先問我的,那你要我說甚麼?」
  Colala無語:「🙍……」

  唉,說起來Marty和Colala這對室友,因為黑皮膚而經常被當成南亞幫,不禮貌的對待遭遇過不少。
  還有,他們真的不是兩父子啊啊啊~~!(慘叫)這個誤會令人超級不蘇湖der!!!

  這時,一陣特喧囂的噪音傳來,是一群大媽加她們的孩子還是孫兒 = 屁孩ssss,正迎面殺向這方!
  「哎呀呀~!這不是我的房客嗎!中秋節快樂呀!」其中一個女人,是天屯大業主大姨媽!
  「房東女士,秋夕快樂!」子謙道。
  「哎呀,你那位健碩的兄弟呢?」

  「虎兒……咦?」子謙轉頭一看,小虎已不知所蹤。「方才仍在朕身旁,何解轉眼間去如黃鶴哪?」
  不止小虎,連Marty也一併撤退了。一感應(?)到大姨媽駕臨,他們極速閃進最近的草叢,以躲過她無謂的騷擾……


———


  Colala一手提著個樹熊燈籠,另一手抱住小Cheeky,在園內散散步。他千叮萬囑小Cheeky別搗亂啊,否則把牠弄成烤馬肉串慶中秋喔……XD

  「嘿,南亞黑炭!」一聽到這句叫喚,心知不妙。「你竟然玩公仔,重同個公仔傾計!娘娘腔!」
  果然,是Colala同校低年級那個小惡霸——俊仔!他的惡行在校內無人不曉,除了欺負他看不順眼的人,還會掀女同學裙子!人人都叫他「破壞王」。
  他媽媽也是個使徒級怪獸家長,常向校方無理取鬧,老師們也拿他們沒輒。

  嗯,在這裡作者要向大家特別介紹番,這位極品俊仔,是不知多少集前、在某cafe門外哭鬧要食姐姐們……煮既飯飯……的淫賤小學雞。
  (忘了劇情或沒看過的碰友們,歡迎到這邊重溫,YOOO是這邊 ➡ 按我

  沒錯世事就是這麼巧合,因為劇情需要,小學雞俊仔又登場了,重有埋角色名添。
  「我不是南亞人啦……」Colala這句對白已經對著很多人重覆了N次,然而defense效果並不顯著。
  「你個公仔好樣衰呀!哈哈哈~~~ 我同你丟佢落山!」俊仔伸手去搶。

  Colala抱緊Cheeky躲開,小Cheeky嚇到標哂冷汗,不知如何反應是好於是繼續裝死。(小Cheeky練成裝娃娃技能:lv.999)
  「你唔好亂黎!> < 咦等等……」Colala吸吸鼻子,聞到好大陣燶味:「喂你後面火燭喎?!」

  只見俊仔身後,火光熊熊燒在一個四方鐵盒裡,剛才俊仔想搶公仔的時候,不慎踢到他放在地上的小火車燈籠,車頭(?)就這樣燒了起來!
  「嗄?!一日最衰都係你!」俊仔也慌了,但自作聰明(實際上是智障)的他想到了一個解決辦法。「唔洗驚,等我黎救火啦!」
  說著,竟拉下褲子露出他的小小鳥(放心,畫面已自動打左個🔞),他……想用童子尿滅火!!

  Colala和Cheeky:「(°ロ°٥)(錯愕)」一個夾緊雙腿,另一個咬住手手。
  火舌吐出點點星屑,彈落到🔞的範圍裡。「哇呀呀呀~~~~ 好痛呀呀呀!!!」俊仔大哭 + 䠄地。

  情況緊急,Colala當機立斷,將包包裡那瓶可嘔可樂灌向火叢,火勢頓時沒那麼招搖了。
  這時,大人們亦聞聲趕至。



  Biibu biibu ~~ 的警報駛到現場,光著下身暈倒的俊仔,由救護員急救後,用毛毯蓋好抬上白車。
  Colala偷聽到救護員哥哥嘆了一句:「唉,今晚第三單啦,煲蠟真係好危險架嘛!」

  俊仔媽在旁邊哭邊跟上車:「衰仔,叫左你咪群埋d百厭朋友度啦!死啦第時會唔會娶唔到老婆架……」
  「唉呀,呢d遲下先講啦,妳快d陪俊仔去醫院先!我一陣再過去!」大姨媽安慰著閏密(俊仔媽),並扶了她上車,又目送救護車遠去才動身。

  奉政府喻:煲蠟危險,害人害己,切勿以身試法。


———


  一陣騷動過後,人聲漸散。

  子謙漫步在樹影幢幢的小道上,遠離了燈火最璀燦的區域,看穹蒼中一輪明月漸現皎潔身姿。
  圓月如鏡,映照出地上人兒心底思念。念家國山河是否仍錦鏽依舊,念宮中月桂在亭邊長開不謝,念誰家等待游子的燭火搖曳不滅……

  『 晚風送 吹走了朦朧  星照楊柳 月照夢 』

  倏地,前方有幽幽歌聲,飄散在淡淡花香中。

  『 池塘 輕送  鴛侶情濃  艷麗 花容 照在塘中 』

  甜美如黃鶯啘囀,清脆若珠落玉盤。子謙循聲走去,至一樹蔭下有長椅休憩之處,一位年輕姑娘正緩步彈指,自得其樂地清唱。

  『 晚風送 吹不走情濃  今朝重逢 情感百千種 』


  清淺花裙撩動晚風,深藍的秀髮沾了夜色,翡翠綠的雙眸裡浮著月光如夢。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良晨美景,伊人金嗓,子謙不禁看得醉了。

  『 我倆心相同 愛難封  晚風送…… 』

  子謙情不自禁拍手叫好。姑娘停住了歌聲,回頭看來者何人。
  「姑娘歌喉妙曼,步履生麈,在下才駐足欣賞。」他忙拱手禮道:「並非有心打擾姑娘興緻,抱歉萬分。」

  姑娘水汪汪的眼睛眨了眨,沒忍住莞爾,唇邊笑出了迷人的小酒窩。「你也是演員嗎,怎麼說話跟念白一樣?」
  「何許……演員?」
  她吐吐舌頭,「沒有人投訴我騷擾已經不錯了,想不到竟然有人稱讚,好意外呢。謝謝你。」
  「如此美妙歌聲,竟有不識好歹的傭俗之人?」

  「先生太過獎了哈哈……嗯,我曾經在家練歌被隔壁投訴,所以只好來公園唱了。」她坐到長椅上,抬頭仰望澰灔月光,淺淺的吁了一口氣。「這裡的生活空間真緊逼呀,大家根本不會有心思欣賞生活中的小東西。」
  清澈的目光裡,不止映漾出迷濛月色,更彷彿折射出月宮孤寂百世的寒意,嫦娥磋砣千年的悔恨。

  「就像這個月亮,明明每個月都有圓滿的時候,但人們總是等中秋節才追一年份的月。」
  「姑娘似乎感慨良多,而所言亦不無道理。」子謙也坐下,看看月又看看她:「你我雖萍水相逢,但若姑娘不嫌棄,在下願為姑娘分憂。」
  「噫、只是隨口說說,別太認真啦!」她又嘻嘻地笑了:「話說你這人真的很怪!哪有人會用這種文皺皺的方式講話啊?」
  「當、當真?」子謙略顯心虛:「失禮失禮,在下……不、我初來此地不久,如偶有失言,請多多包涵。」
  聽罷,她笑得更開懷了,子謙但覺有些尷尬。

  「算了算了。」可能這是杏城流行的文青表現手法吧,反正她不理解就是了。她突然靈光一閃,「對了,先生喜歡粵曲嗎?」
  「粵曲?」他印象中沒聽過這個詞。

  她挑挑眉,這傢伙不是走文青路線麼,竟不知粵曲為何物?他果然是個怪人啊!
  她遞上一張紙,「如果你對音樂、文學都有點興趣,應該會適合你呢。」
  紙上印的小字在暗淡燈光下並不明顯,子謙要眯起眼用神細看。

  姑娘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此刻心情不錯的她還想再高歌一曲。她隨口唱起了一首流行調:

【燈影搖竹葉 溫暖簷上月 十里蜿蜒重逢了多少離別
 翹首若等閒何須紅妝粉黛綴點 繾綣了那頃刻兌現的團圓】


  子謙聽著心寬,在地上撿了一片樹葉,抖落細碎沙泥,放在唇下吹奏,奏出了如笛聲的清音。
  姑娘瞪大眼睛,甚感驚奇:「你會吹葉笛?」

  「雕蟲小技,獻醜了。」他微微點頭,「我只是覺得,如有伴奏應和,為天籟之聲錦上添花,豈不美哉?望姑娘莫介意。」
  她仍然瞪著大眼打量他。她認識的人當中,只有師父會這種老氣的玩意,年青人有誰會玩這個?
  「你這個人……實在古怪得來又很厲害!」真不知道這句是褒是貶。

  相逢不必曾相識,難得投契,二人就這樣一彈一唱,和鳴起來。

【人潮聲未歇 歸心仍拳拳 離亭的燕雙飛歸人也比肩
 流水共嬋娟 相約不負彼此流年 改寫那離合悲歡的情節

 燈火搖曳惹了炊煙 波光瀲灔驚擾了明月
 揮筆落紅白半生宣暈成潑墨印花浸染了紗面
 花針穿越勾勒思念 絲穗編結交織了前緣
 竹木亦無痕復刻了誰的容顏】


  清渺之音好比金風玉露,滲進茫茫夜色裡,灑於迢迢星輝河漢。
  見盡今昔玉壘浮雲,聽罷千古琵琶離愁別緒。照遍無眠朱閣綺戶,嬋娟無恨亦應有淚。

【長燈伴長夜 月圓亦無 燈月交映陪襯了誰的笑靨
 千萬遍祈願相逢交錯在一瞬間 於心間捨不得往返流連】


  若明月能寄千里相思,也盼能將此厥歌送百年之外,染一片落葉隨水往東流……




-TBC-
24/09/2018



===============


admin:::

發篇文,唔洗再出毒撚po。
心血來潮也讓新角色(?)先登場了~~~ 個人很喜歡這段~~~

本篇中姑娘唱的粵語金曲:「月圓花好」 - 陳松齡


祝中大家秋節快樂~~~~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