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

本篇故事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



🕹 003.




  這天要上的是芭蕾舞班。Chloé發現學堂的lobby角落,添置了一部奇怪的儀器,一堆人聚在那兒不知幹嘛。於是下課後,她好奇地過去一瞧究竟。

  「プリパラ新增入口,現已正式投入運作!歡迎各位偶像前來使用啊!」一名穿著紫色衣裙、戴著紅粗框眼鏡的大姐姐,站在儀器旁提供指示。

  「你們在做甚麼?這部東東是甚麼ar?」Chloé問。
  「當然是排隊進入プリパラ!」答。

  在機器前列隊的人,不知道按了啥鍵,又拿著些不知名的卡拍數下,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一陣彩光四射,她竟換上了一套豪華的裙子,然後出現在儀器的熒幕當中!超美超酷喔喔喔~~!
  接著輪到下一個人,她換的是另一套衣服,但同樣閃耀無比。Chloé眼睛都亮了,這個很好玩的樣子!她好想試試喔!

  「燒啫 we have to go home dinner! Otherwise you don't have enough time! 」這次是一位說英語的姐姐(低音)照顧她。
  「 I want to play!! Let me play once!!! 」Chloé當然使出她的絕活——鬧彆扭。
  姐姐都是打份工啫,點敢逆主人家意思。萬一待會Chloé向她爸投訴,重洗撈咩……

  戴眼鏡的紫衣小姐告訴Chloé:「小妹妹,想進入プリパラ要遵守規距,請先排好隊啊!」
  她便走到隊尾排著,但站定不到十秒,她又按捺不住探頭張望,甚至重新跑到隊頭,死要觀(騷)察(擾)人家在弄啥。

  ——哇這件衣服好漂亮!怎麼可以拿到ar?
  ——是不是一定要有卡才能玩?
  ——可不可以借我看看那些卡呀!(伸手)
  ——Chloé也要玩!教我玩教我玩! > <

  她繞著機台和隊伍,對著其他玩家問長問短,蒼蠅式迥環打轉;在別人掃描卡片時又會黏到超近(距離你身邊不到1cm)去張望……
  「小妹妹,請排好隊!不然系統會取消妳的資格……」眼鏡小姐再一次勸道。
  「人家有在排啦!Chloé我是在這裡……」她折回人龍間晃了晃,嗯,她記得自己是排在一個粉髮女孩身後滴……啊咧等一下,怎麼個個都是粉紅色頭……@@

  害她面盲症發作。猶豫了一下,見隊尾有位留短啡髮的女孩,而她前方是最後一個粉紅色頭人。
  好像是這個吧……於是Chloé不確定地攝呀攝,攝入那兩個人中間的罅隙……

  「喂!妳想打尖呀?!」啡髮女孩瞪大眼喝道。
  Chloé有稍微被嚇到,但也不服氣地辯駁:「我沒有打尖!Chloé剛才是排在這裡啦!」
  「我來到的時候妳人不在,算哪門子排隊?!」對方非常兇惡:「隊都未識排學咩人入pp!返歸啦妳!」
  Chloé被責備得一肚子氣,眼泛淚光,心有不甘地換位到啡髮女孩身後。

  這次,Chloé沒有再亂跑,雖然仍會伸長脖子去偷窺。輪候中途,她又吱吱喳喳的撩前面那個啡髮女孩聊天。
  「姨姨,我冇卡啊,妳可唔可以借卡畀我ar?」
  姨姨……啊不、是女孩,當然一秒西面。「唔借。」
  「(扭)借一下又不會怎樣!怎麼個個都這麼小器la!> < 」

  女孩的白眼已經反到後腦再反到落腳趾,嘖,難得今天是想去玩,都時運高碰著個麻煩幼女。既然有目標自投羅網,那麼她就不客氣了。
  女孩蹲下身湊向Chloé,壓低聲線:「嗱,姐姐我都有少少卡多出黎,平平地sell給妳吧!」她掏出一疊古董級舊彈的N和R卡,在Chloé眼前搖兩搖:「我平時sell開一百蚊張,見係妳,蝕本價五十蚊要唔要!」

  腦子不好使又對機台零認識的Chloé唔知市價,五十元對她來說還好。她打開自己的閃電王麥坤散紙包包數數……「嗚唔~~ 今天沒帶那麼多零用$$啊, can cheap ?」
  「那妳現在有多少錢呀?」
  「三百蚊……」
  「咁就買住幾張先啦!妳唔買我就畀其他人!」
  「啊啊我要買!」
  趁眼鏡小姐不注意,女孩趕快完成了這場不公義的交易。強行拿走三百元、塞了幾張卡給Chloé,又再三叮囑:「我偷偷地平放給妳,別告訴其他人呀!」

  「哦!」她高興地跳呀跳,然而突然覺得有些內急。她呼喚姐(jie4)姐(jie4):「 I want to go to the toilet NOW! Urgent! 」
  「 Then don't play this one, after you go to the toilet we'll go home! 」
  「 No, I need to play!!!! I've been queueing here for soooooo long... like FOREVERRRR!!!! And I've just got the cards... (cries) 」
  「 But you have to queue again if you leave for toilet! We REALLY don't have enough time! 」

  Chloé靈機一觸,命令姐姐:「 You come here! You stand here, queue for me! (指) 」
  姐姐哪敢不聽話,於是遵照這個野蠻公主的指令去做。她跟Chloé一換位,排在後面的人即屌出聲:「喂, Pripara machine not allowed 代排 wo !」
  Chloé回頭一看,只看見男生的腰。順著這身軀往上望,一雙怒目居高臨下。她被這氣勢嚇了一跳,弱弱的說:「可是……Chloé要去廁所ar……」
  「要去廁所妳咪去囉,專心痾完尿先返黎再排隊玩囉!」男生也煩躁至極:「理得妳咩原因都唔能夠代排囉!」

  Chloé癟著小嘴,甚是委屈,怎麼這些人都對她這麼兇呀!她只是想試試玩個遊戲機呀錯了嗎?
  恰巧這時候,已輪到前面的姨姨在掃描了,反正再下一個就是自己,Chloé決定憋住一會!她對姐姐說:「 I'll go to the toilet later! Let me play first! 」
  「 Hah, play first ?! You said urgent wo! 」未等姐姐回應,排後面的男生又再開口:「唔好勉強喎!妳忍唔忍到架,咪係度隨處便溺呀嗄!」

  「Chloé已經大個女啦!忍一會沒有問題啦!」
  她叫著的同時,終於熬到她試玩了!可是她呆望著機台,上面的按鍵和掃描孔要怎麼用ar……她只顧看別人的衣服和造型,但沒有專心留意掃描卡牌的流程ar……
  她捏著幾張cheap cheap卡,用力地往掃描口刷刷刷……她原來連開始鍵都沒按,系統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反應。「難道壞了?嗚嗚嗚Chloé不要呀~~~ QAQ 」



  Nicklas屌柒完前面條on9幼女搵姐姐代排後,又見那幼女站在機台前一動不動,唔係諗住用念力開機化?
  當他看到她起勢「啐」卡,雖然很值得恥笑但嚴重阻人搵食啊。
  他直接向眼鏡姐招手:「呢條幼女不知來幹啥的,她不但不守規矩,而且根本沒有自己的ticket!」

  「嗯,我明白了。」眼鏡姐機械式地對Chloé說:「小妹妹妳並沒有ticket,所以系統不會允許妳進入プリパラ!」
  「啊!?典解呀?」Chloé完全聽不懂。
  「此外,關於機台規矩方面,由於已經是第三次勸喻妳了,今天暫時不准妳接近プリパラ入口直徑三米範圍。請妳立即離開!」
  話音一落,竟有道輸送帶在Chloé腳下啟動(別問為甚麼有這種東西,總之作者說有就是有),將她強行送出有關範圍外。

  「嗚哇……Chloé還沒玩到啦!!!你們全都大蝦細!!!過份!!!哇呀呀arrrrrrr~~~~~~~」她放聲大哭,音浪之大震動到成個商場。

  可憐她家姐姐要跟痛哭中的Chloé燒啫大玩泥漿摔角,耗了整條血槽才勉強拉走了她……(話說她似乎哭到急尿都唔記得左了 :0 )



  黎先生接到家中女傭電話,向他報告:「燒啫5肯食dinner,一返刀uk企就入房ham……」(譯:小姐不肯吃晚飯,一回到家就在房裡哭……)
  今天負責帶小姐的女傭向他說明了事情大概。於是他決定趕回家哄哄女兒,剩下的工作明天早些回去才處理吧……

  他買了個哈根大斯冰淇淋雪糕,女兒最愛的草莓口味。
  駕車回到市中心一幢私樓,他在這裡購置了兩個相連樓層同座單位,然後打通,改造成雙層寓所。

  女兒的房間在上層,他輕輕敲門:「Chloé,妳還沒吃飯嗎?爸爸也餓了,來陪爸爸吃好不好?」
  聽到是爸爸,Chloé才願意打開門讓他進去。看到女兒哭腫了雙眼,心都揪了,忙摸頭抱抱問:「乖,告訴爸爸發生了甚麼事,爸爸幫忙!」

  「嗚哇~~~ Chloé要玩プリパラ!他們不讓我去玩,都是壞人在欺負我嗚嗚嗚……」一面蹭在爸爸懷裡哭,一面將下午的經歷一五一十說出來。(當然添加了很多自己的filter)



  一星期後,芭蕾舞學校發出了以下公告:

  『本校プリパラ入口機台僅供本校學員使用,任何非學員人仕均不得使用,免生糾紛。如有違者,本校有權於本校範圍內作出驅逐。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據內部消息,是因為有學員家長向校方投訴,非學員使用者鬧事,侵害孩子權益及對其產生心靈傷害,校方遂作出此決定。
  但公告張貼後又一星期,眼鏡姐就收到不少非學員玩家投訴,不滿學校此舉違反官方放置機台入口的原意,變相剝削他們的權利。

  眼鏡姐向眼鏡哥建議:「看來這個位置並不適合放置プリパラ入口,不如把它給取消了吧!」潛台詞是:d投訴L好X煩,收機一了百了。
  眼鏡哥佯裝思考了兩秒,以中指推一推鼻樑上的眼鏡:「既然如此,好,准奏。」意譯:我都覺得班投訴L好X煩,一於收機咁話。

  從此以後,這所芭蕾舞學校再不見プリパラ機台。






———



【おまけ】
🈲 四、



  真不知算是倒楣還是走運,這次排隊進入プリパラ的時候,遇著個煩膠幼女,被她煩到神經衰弱。不過也多得她無腦,我在她身上敲了點錢。現在的小屁孩怎麼都這麼富貴,果然成功只能靠父幹。
  哎,管她啦,錢到我手我就是爺~~~ 進了プリパラ後她也不會認得我,因為本小姐造型百變~~~ 真虧我機智哇哈哈哈。

  本來想用這點bonus錢去濕平下,剛好PS店出了些新商品,去找找有沒有想要的東西吧。怎知沿路見各路巨巨已身先士卒課金試伏,這次的商品是一整套的服裝抽包,大部分人都悲憤交加地表示抽率太坑了,抽出來的基本上都是舊彈的服飾 = 廢紙……

  多謝巨巨們警世,我馬上打消了購物的念頭。嗱,利申我很支持他們繼續課金養營運的,養埋我果份。而且,我要靠平價回收他們多買的廢紙來玩啊嘿嘿。
  錢,我還是留來去甜品店吃頓好的,調劑一下被幼女破壞的心情吧。




-TBC-
03/12/201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