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Dear




Open Files


  在大家口中, Steven Gerrard 是個能幹、負責的球員,認真嚴謹的隊長,這話的確是不錯。
可是,僅僅限於球場上。



Case 1 – Kitchen


  Xabi Alonso 本來很悠閒地在房間裏,閱讀著喜愛的書籍,直至他聽到了一些怪異的聲音。
聲音從廚房那邊傳出來,他一步步走向那裏的同時,斷斷續續地聽到一些像金屬撞擊的聲音,時響時弱,像啞音的三角鈴。

  「你在幹甚麼,朋友?」當他看到某個穿著圍裙的背影,蹲在爐灶前,腳下是一個翻轉了的盤子和一堆不知名的物體……我的天,他不禁蹙起了眉頭。

  「啊?」 Steven Gerrard 從手裏的工作抬起頭來,向 Xabi 道:「我在弄意大利麵,不過打翻了。」
竟然是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

  「不,不是這個!我意思是你怎麼在這裏?我不是吩咐了你別進廚房嗎?」
  「我只是肚子餓了,這也不可以嗎?」 Steven 以理直氣壯又有點無辜的語調反駁,「總之,我會替你把地方收拾好。」

  不是這個問題吧! Xabi 走上前,正想說點甚麼之際,卻被一陣嘶啞的聲音打斷。二人一起往同一個方向看去,擱在爐上的另一個鍋子頻頻吐出白色的煙霧,裏面的液體像岩漿那樣翻騰攪動,快要從邊沿溢出,來一場小型的火山爆發……

  「快關掉!」在 Xabi 的指令下 Steven 慌忙摸上爐頭的開關,算是及時阻止了一場災劫,但灶上已亂成一團。

  在 Steven 拿起桌布之前, Xabi 已先一步把那還冒著煙的鍋子拿過,放到嘩啦嘩啦的水龍頭下。水擊到鍋子上沙沙作響。

 「我說過多少次,你不要隨便進廚房好不好?」
  原本想好好罵他一下,可是看到那雙有如小鹿的眼神,他就好像被下了魔咒似的說不出話來,還心甘情願地替這隻饑餓的小笨蛋泡了個方便麵……除了無奈,他再想不到別的詞語來形容這刻的心情。

  「只是小小的意外,你別緊張嘛。」 Steven 一邊瞥著他,一邊用叉子卷起麵團往口裏送。
  「小意外?有哪次你進廚房後沒發生小意外的!」
  嗯,這樣說可能有點誇張,可是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記得有一次他說嘗試烤蛋糕,不知怎的麵粉和蛋漿撒得一地都是,亂得像下了一場暴風雪;有一次煮巧克力,竟把鹽當糖來調味,自己被逼吃掉那些味道詭異的…炭狀食品。還有一次只是炒個菜,不小心把油滴到爐頭上,鑊子都給他燒焦了!!結論: Steven Gerrard 是廚房的災難,就算天塌下來都不能讓他進去。

  然而,儘管 Xabi 用哄的、兇的、騙的、罵的, Steven 就是有自己的一套理論去辯解:「就是這樣我更加要學習啊,不是嗎?總有一天會成功的……我想。」
  他毫不避諱地直視著 Xabi ,再次說出了這句他已說過 N 遍的話。

  親愛的,有堅持是好事,可有時候放棄也是需要勇氣的。 Xabi 搓搓微微發痛的額角,最終只選擇了說出這麼一句:「我不想再說下一次了。總之,你再膽敢踏入我家廚房半步,小心我對你……」

  「怎樣?難不成煮了我來吃?」 Steven 張大雙眼直視 Xabi 。「我倒有興趣看看你會怎麼對付我。」
  薄薄的唇彎成一個俏皮的孤度,該死的!要不是隔著一張餐桌的距離, Xabi 一定把他抓向自己,狠狠的封住他的唇,看看他還能不能笑的這麼得意。

  「哼,終有一天我能夠練好廚藝的,我就不信我不行!」連最後一口湯都喝光, Steven 把湯碗放下,表情是一臉認真。
  可是,在你成功以前,恐怕會先把廚房毀掉了。 Xabi 心裏這麼想,一面盤算著若 Steven 真的不聽話,再次偷溜進去的話,要怎麼對付他才好……



Case 2 – Laundry


  洗衣機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衣服在它肚子裏攪動了一圈又一圈,才緩緩的停了下來。
  「嗯……好像有點兒怪怪的?」

  把裏面的衣服搗出,噢……顏色變的好奇怪,本來是紅色的衣服成了綠色,藍色的變了灰色,白色的變得五顏六色……好像有誰把不同色彩的顏料倒翻在衣服上了。
  伸直雙手將衣服攤開來,與之默默無言地對峙了好一會……

  「天…你又搞甚麼了?」這是 Xabi 看到 Steven 那堆「傑作」後的反應。
  他是把衣服丟進垃圾筒裏洗了嗎?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拿出來就這樣了。」
  「你不知道,不同顏色的衣服不能放在一塊兒洗嗎?!」拜託,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那這些布料都不一樣,我以為沒問題嘛!而且一次才洗數件太浪費了,所以我才多放幾件進去一道洗啦……」 Steven 還是一貫有點無辜的語調和表情,叫 Xabi 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

  他轉過頭審視那堆可憐的衣物,這件只買了一星期,就這樣報銷在別人手下;還有這件,胸前的圖樣已經被顏色掩蓋的看不到了……他可很喜歡這圖印的啊!還有那件,沒記錯他只穿過一次,沒料到竟也是唯一一次……
  事到如今, Xabi 只能含淚對它們獻上最大的哀悼。我會掛念你們的, amen ……

  「對不起啦……我沒想到會這樣子的。」 Steven 睜著雙眼直直地望著 Xabi ,替自己辯白:「沒所謂啦!反正你所有衣服款色都差不多,普通到不行,藉這個機會買點新的衣服,換個形象不好嗎?」

  這…這有甚麼關係?勉強說是歪理吧? Xabi 不禁好氣又好笑。
  「我不管,總之以後!無論那是甚麼衣服,請你把顏色分開來才放進去,可以嗎!?」

  大概是他的語氣比平日要兇了點, Steven 有些少被嚇倒了,繼而不滿地皺起眉頭。「知道了,也不用那麼兇吧……」
  即使背對著他, Xabi 仍聽到他小聲的嘀咕:「怎麼你和 Alex 說的話都一個樣……」

  Xabi 實在有點不能想像,這傢伙在家的生活會是怎樣的光景?他在心裏默唸了一句: Stevie 的家人,辛苦你們了。



Case 3 – Shopping


  「…應該沒有遺漏了吧。」完成了點算, Steven 滿意地笑了。
  他剛和 Xabi 從百貨公司採購完各類物品,拎著一袋二袋腫脹的包包,現正在回家的路途上。

  「你剛才不停地又拿這又拿那,差不多拿不動了,這裏只會多不會少。」 Xabi 笑著回應,不知不覺車子已經駛回家門口了。
  Steven 輕快地推開車門,提起一袋的貨品步出座駕。裝得滿滿的袋子,好比他今天愉快滿滿的心情。

  看見他這孩子氣的樣子, Xabi 也禁不住輕笑了,「不用那麼急嘛。來!」

  說著, Xabi 也挽起剩下的下車,伴 Steven 一起回到屋子裏。然而,就在他關上車門的一剎那,意外就發生了。
  「噢──等一下等一下 Xabi !」 Steven 一舉起手中的袋子,突然唰的一聲,好像衣服被撕破的聲音。

  這個笨蛋……竟然不小心勾到車門,害袋子戮破了一個大洞……
  裏面的東西受萬有引力的呼召,頃刻傾瀉一地。

  看著 Steven 慌慌張張地蹲下收拾滿地的東西, Xabi 木然在原地兩秒後第一個反應:唉。
  這就是堂堂紅軍的隊長啊,看他彎下身子慌忙執拾的狼狽模樣,甚麼風範都蕩然無存了。
  內心大大地嘆口氣後, Xabi 只有認命地俯下身,替他的「小麻煩」收拾這個爛攤子。

  擾攘了一番終於能進家門了, Steven 在門前摸摸左邊的口袋,又摸摸右邊的……這樣的動作重覆了好幾次後, Steven 愣在當場。他把臉轉向 Xabi ,那模樣說多無辜有多無辜:「 Xabi ,我……」

  未等 Steven 說下去,他心裡的算盤已有答案了。「你家裡現在沒人?」

  像被主人責罰的小動物, Steven 心虛地搖了搖頭。於是, Xabi 被逼再當一次愛護動物協會的模範,把這隻粗心大意的小動物領回家了。



Close Files?


  Xabi 家裡的廚房,不知怎的又傳來了難聽的金屬聲。
  緊接而來是一陣壓抑已久終於爆發的吼叫。「 Steven George Gerrard 你又怎麼了!!」

  某人狼狽的拾起跌倒在地上的盤子,一臉驚愕的望向在門口處出現的人。廚房的地板上灑滿了雪一樣的麵粉, Xabi 看著看著覺得頭好痛……

  「對不起……我會好好清理的了……」望見那道噴射著死光的雙眼, Steven 急急忙忙抓起一塊布就蹲下身來裝裝樣,希望逃過對方的責難……

  「 Mr. Gerrard ,你拿我的桌布來抹地?」
  背後的聲音明顯燃燒著怒意,傳到 Steven 耳裡卻像冰箭,叫他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不、不好意思……我去換地拖來好了。」他迅速地站起,瞄準門框與 Xabi 之間的空隙,微曲下身子想像隻老鼠般鑽出去,但理所當然地失敗了。 Xabi 一手截住了他的腰,順勢將他環入懷裡。

  「我記得我說過,你要是再敢踏入我家廚房,我不會放過你的。」熾熱的氣息包圍著耳畔,與他的體溫一樣緊緊包圍著自己,有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Steven 心裡開始喊糟。

  「 Xabi …」他眼珠子一轉,用盡全身的細胞裝出一個可憐樣:「你生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這麼努力,有一半也是為了你啊……」

  望進那雙泛著綠色霧氣的眼睛, Xabi 差點墮進了迷幻的森林裡。幸而剩餘的理智及時把他喚回來,不,不可以中這小壞蛋的圈套!
  這麼想之際,唇上傳來了軟軟的觸感,只是一剎那,那份柔軟的溫暖已足以令他的心融化。

  「不要生氣啦……好不好?」

  沒有回答,可是從 Steven 臉上皎黠的笑容,就知道他已握緊勝利的旗幟了。 Xabi 無奈地嘆息,只有他有這種力量,讓自己心軟心痛和心動。

  不過……要投降還言之尚早,自己仍有底牌在手。

  「那,你是不是該好好補償我呢。」 Xabi 淺淺一笑,收緊兩臂,懷裡的空間縮減至零。
  Steven 還未來得及問,迎面而來就是一個又深又長的吻,看來這次換他跌入陷阱了。



  所以, Xabi 的結論是:
  對付這種小麻煩,硬來是沒用的,以柔制剛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End–



——————————


References:

包包是家務白癡這個事實,是某篇傑拉德家庭訪問中提到的
庫蘭女王陛下尊口親自說到,還很詳細啊,沒有錯的啦~~有證有據,呆包你別想抵賴 = =
然後某澄我鞠躬道個歉,最近 YY 無能,愈寫愈糟 ORZ 文筆也退步了……我想不認老也不行了……(望天)
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就是那悲情的前浪啊……(喂)

09/08/08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