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lousy




  哨聲響起,意味著戰局已經寫定,又一場勝利刻進他們的史冊裏。
  穿著白衣的隊友們和球迷不停地歡呼慶賀,所有掌聲和擁抱都是他們的戰利品。
  在客場擊敗了死敵,而且是補時階段才射入奠定勝局的一球,這種勝利太狠太殘酷,猶如描準一個人的心臟用力刺上一刀……但正正是如此殘忍的得勝方式,使快感和滿足感更加倍。

  有隊友跑來與在後備席的他抱擁,也有的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也有人與他擊掌了。
  隊友問他右腿的傷怎麼了啊,他微笑回答說沒事,只是皮外傷而已,球隊能獲得勝利真是太好了,然後隊友笑著半攙扶著他走向通道。

  這時他回頭,在舞動的旗幟掩映和四散的人潮中,他搜索到那個落寞的背影,穿著鮮紅的戰衣,像明滅不定的火光閃現在另一端。
  接著,有另一個同樣穿紅衣的人走到那個背影身旁,輕輕撫著他的背,摟著他的肩緩緩離去……整個過程看著他眼裏,就像一齣失落的默劇。

  在熱烈的呼聲和氛圍中,他俟著隊友離開這片草地場,拖著剛才比賽時弄傷的腿。浸沉在勝利的喜悅之間,內心隱密的一角卻悄悄地埋藏了一股不知名的情感,與傷口一同隱隱作痛。





  雖說自己的個性是比較急躁和氣盛,可是才這種程度的衝撞,應該不會無法控制下來吧。

  但事實偏偏是,他控制不了,當有人從背後把他推倒──那並不算是很傷害性的侵犯。但當他看到肇事者背上那個「14」的號碼,瞥見那張認識但不熟稔的臉,就莫名奇妙地憤怒起來。

  「喂,你幹了甚麼好事?」他首先發難,「你是故意的吧?」
  「甚麼意思,小子?」對方也不滿地回敬他:「不服氣的話你來推我看看?」

  於是他們便惡言相向,未幾更互相推撞起來,至直球證和隊友過來把他們拉開。
  球證向對方出示了一面黃牌,他算是勝利了吧?他讓死敵紅軍的中場成員 Xabi Alonso 吃了黃牌。

  然而他的內心卻沒因此而好過一點,一種酸酸的感覺在心底裏發酵。他狠狠地盯著眼前人,又瞥到站在不遠處是某個熟悉的身影……
  他低下頭,不想別人看見自己因不忿而長了紅筋的雙眼,更為了使自己的心思不再停留在那個身影上。





  在更衣室內與隊友寒喧一番後,他換好衣裝、收拾了一切,便沿著通道離去。
  剛才比賽的一切在他腦內快速重播,矛盾的心情還未能得到整理,突然聽得一聲細微的呼喚:「 Waz ……」

  轉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臉孔,叫他心頭觸電似的震動了一下。

  二人站住了腳,沉默便乘機擋在中間,他們都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說甚麼……氣氛霎時變得尷尬起來。畢竟剛剛在場上,是敵對的身分,在塵埃剛落定的這刻,誰也無法完全從容地面對另一方。

  「你…自己一個嗎?」
  「是的……你也是?」

  眼前的人略帶遲疑的點點頭,回應他的問題。他們都等了好一會才開口,大家都有默契地避開了敏感的話題。
  「…對了,你的傷還好吧?」
  「只是皮外傷,甚麼事也沒有。」他微微一笑,知道對方關心自己,內心竊喜。

  「嗯,那就好……」站在對面的他點點頭。「那個,你和 Xabi 怎麼了?他說他不喜歡你……他平常都不會這樣的。」

  聽得這話,方才與 Alonso 爭吵的一幕又重現眼前,還有賽後 Alonso 貼心的安慰他的畫面,還有很多很多偶爾在電視或網絡上發放的,這二人親暱的片段,都一一浮現腦海……

  「我也不喜歡他。」他定眼望著他,毫不避違地說出自己心中的厭惡。

  是的,他是這樣對 Gerrard 說── Steven Gerrard ,眼前這個比他大,是他的敵人又是好朋友,並一直牽扯著他的心的男人。
  他, Wayne Rooney 與 Steven Gerrard 在英格蘭國家隊裏,是交情甚篤的好友;可是回到球會,他們又是勢不兩立的一對。

  一個是紅魔鬼的當寵新秀,一個是利鳥紅軍的隊長。英格蘭的球迷裏誰不知, Man United 與 Liverpool ,像電影裏的情節──是名門望族的世仇。
  Scousers 不喜歡 Red Devils , Devils 對 Scousers 也沒好感,這是一種無法解釋的情意結,儘管他們在實際上的競爭並不是那麼激烈。

  但例外的, Rooney 並不討厭 Liverpool ,除了因為這裏是他的出生地之外,還因為這裏有 Steven Gerrard 。
  Gerrard 深愛 Liverpool ,這個他土生土長的地方, Rooney 也不討厭──他不會討厭 Gerrard 所愛的東西。

  然而,唯獨是某樣東西他無法接受。

  他們互視了數秒, Gerrard 輕輕嘆口氣道,「我知道了, Wazza ……誰叫你是 Man United 的人。」

  苦笑,語氣中透著點點失望和嘲諷。 Gerrard 只以為, Rooney 是因為出於那奇妙的情意結,才有這種反應。
  只有 Rooney 知道,藏在布幕後的真實是另一回事。

  他看著笑容帶點苦澀的 Gerrard ,聯想到他輸了球賽後那個眉頭緊皺的失落表情……他不想他不開心,但他更不想看到 Gerrard 若是得勝後,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敵方的隊友們紛紛擁在他身邊與他慶賀……
  他也不想看到,輸球後別的人去摟抱 Gerrard ,用溫柔的話語安慰他,進駐他的內心……


  如果勝利的喜悅可以一同分享,那該多好……
  如果失敗的悲傷由我來替你承擔一分,那感覺可會好些……
  如果在場上與你慶祝擁抱的人是我,如果在場外輕擁你肩膀安撫你的是我……
  那該多好。


  「如果你能夠來 Manchester 就好了, Stevie 。」他小聲地,再次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你說過不止一次了,朋友,」 Gerrard 淺笑,「你過來 Liverpool 不行嗎?噢,或許這樣,我們來互換好了,你來 Liverpool 我就去 Manchester 。」
  Gerrard 開著玩笑,而他們心裏都清楚,這只會是一個玩笑。

  「好了,我先走了……遲些再談吧?」 Gerrard 道別後,便逕自先走,向著長長的通道盡頭。
  前方好像有甚麼人在等他,應該是他 Liverpool 的好隊友, Rooney 猜那是 Alonso ,或是 Carragher ……

  心裏酸溜溜的感覺再次不受控制地湧上喉頭,嬴了比賽他卻好不甘心。望著 Gerrard 的背影,他有被打敗的感覺……他就知道自己又輸了。
  他揹著背包,獨步在已經空無一人的長廊裏,四周空空的都迴盪著他的腳步。

  他不討厭 Liverpool ,可是他妒嫉,永遠妒嫉 Gerrard 離不開的這一切。




-fin-



———————————————


放棄功課而打的後記:

我成功了哇哈哈哈~~~~~~~~
小胖/包子,傳說中的紅魔未來隊長與現任紅軍隊長配
對不起小胖你暫時還只能單向啦XDDD
要等機會的話,待 Xabi 回 Spain 我要重新考慮包子夫婿的那時……(咳咳)
還是說,小胖你乾脆和某奧好了(毆飛)

P.S. 對於這場比賽,我還未服,真的還沒。

明晚要看 LFC 與爛菜的最後對決……
但我還有文字學評說和近體詩要寫啊怎辦=皿=||OTL

06/03/2007



———————————————



-Aftermath-


  Gerrard 走出通道,看見了一早就在等他的 Alonso 。
  「怎麼這麼久的,我差點要回頭找你了。」 Alonso 把身子湊近 Gerrard 。
  「剛才看見 Wayne ,和他談了兩句而已。」
  「是嗎……」 Gerrard 沒注意到 Alonso 的臉色稍轉了陰沉。「我說啊……你還是別接近他太多的好。」

  Gerrard 這才轉過臉,去看與自己並肩走著的隊友。「為甚麼?因為你不喜歡他?」
  Alonso 抿著唇不語, Gerrard 輕吁一口氣,有點感嘆似的。

  「你們都同時對我說不喜歡對方,也算是緣分啊。」他柔然一笑,「說真的,我實在不想我們和 Man United 的人互相討厭……」
  說到這裏,他頓了一頓,像是思考著接下來要說的話,不知道 Alonso 正欣賞著他的側面。
  「 Wanye 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們都能喜歡對方……就好了。」

  「我喜歡他?」 Alonso 立刻停下來,把 Gerrard 拉近自己:「那麼你是說想我變心了,是嗎?」
  「我知道你不會啦。」 Gerrard 笑了,這是他比賽以後第一次露出真正的笑容。「我也不會。」
  Alonso 也笑了,愛惜地摩梭他的臉頰,「總之,聽我說,別太過接近他。」

  知道戀人難以說服, Gerrard 並沒有再爭辯甚麼,只是微笑著,讓對方執起自己的手,一起走向停車場。

  如果 Gerrard 了解二人心中真正所想,也許會驚訝──有時男人的直覺蠻準的,這種直覺叫嫉妒。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