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 "1 SIDED LOVE" - blackbear]




——————————



  這晚戰鬥過後,又墮入了沉沉的夢鄉。
  回到了三年前,那一疊倒塌的廢墟之中。

  大地蒙上了一層慘白月色,塵硝在蒼涼的空氣中瀰漫。
  瓦礫重重地壓住身軀,把心肺裡的氧氣都擠壓掉。劇痛隨著漸弱的呼吸,一點一滴地流逝,雙眼疲憊得睜不開來。

  這就是步向死亡的過程了嗎……
  明明好不容易下定決心、重新振作,為甚麼不幸偏偏又找上門了呢……

  眼角滑下最後一滴淚之時,一團微弱的紅光悄悄地擁住了她。




05. One-sided Love




  故事要追溯到上星期說起。

  暮春與初夏交替的五月,天氣總是在鬧情緒;半涼不熱,欲雨還晴。夜裡的空氣煮著悶焗,恣意霸佔沒開空調的單位,女孩就這麼躺在沙發上,任由體力和精神在孤單中蒸發。

  身體很熱燙,內心卻掉進了冰窖那般荒涼。不想動,甚麼也不想做,幹甚麼也提不起勁。她清楚陷入這種狀態的原因,全都是那個可惡的男人害的——
  那個叫杰克.阿特拉斯的男人。

  今天,是杰克.阿特拉斯離開了新童實野市的第五天。自從他走後,卡莉渚沒有一天過得安寧。這種處境許是叫做「失戀」。

  到底是打哪時開始迷上這個人的呢?為甚麼偏偏鍾情這一位?忘了由甚麼時候開始,目光便無法從他身上移開。他像太陽一樣耀眼,除了她,還有千千萬萬的少女和孩子們,擁戴著這顆璀璨恆星。
  她只不過是擁擠人群中其中一張平凡面孔罷,他哪有多餘的心思去惦記她呢?

  回想起這兩年以來像蒼蠅般纏著他,自稱是他的女朋友,妄想他也喜歡著自己……直至他走後,她幻想出來的愛情綠洲便迅速枯萎,逼她看清殘酷的事實。
  從來只有她請他喝咖啡和紅茶,只有她主動邀約他,只有她單方面發短訊而他沒回覆過一條……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廂情願。夢醉至此,該醒了吧。

  她些微挪動身子,剛好面對窗框鑲起了一小角的都市夜景。雖然沒有戴上她那副又厚又笨的大眼鏡,街外不變的景緻早已深深印在她的腦海裡:華燈點點,散落在在一格格的大廈和樓房之間,遠方高聳的地標塔亮起了燈光。

  愰惚間,她竟看到杰克的身影站在窗前遠眺,叫她一整個錯愕。明明杰克從沒到過她家,可不知為何,她眼前老是會晃過杰克待過在這裡的影像:穿著汗衣的他坐在飯桌前吃泡麵,甚至睡在她的床上……

  杰克與自己同居呵,太天荒夜譚了吧!一定是太想念他導致出現幻覺。
  在不知不覺間,身下的沙發墊早已濕透,分不清是汗是淚。



One-sided, one-sided, one-sided love
Our time is, our time is, our time is up
Trying to make this work, it ain't enough
One-sided, one-sided, one-sided love




  一宿在半酣半醒中渡過。
  刺眼的日光闖進窗戶,混著都市運作的雜音。但真正驚破她稀疏睡意的,是尖銳的手機鈴聲。

  伸手在茶几上摸了幾下,才拿起了正在震動狂叫的手機。一按開通話鍵,震耳欲聾的咆哮從話筒裡爆發:『卡——莉——!說好的獨家猛料呢!?』

  她本來頭就在痛,這下炸得她腦殼都要裂開了。「編輯長……」她脫力地回應:「對不起……因為我有點不舒服,請再給我點時間吧……」

  『那又如何!?我給妳寬限多少次了!』又一聲如雷的怒吼,她感到猶如置身於地震中。『我的耐性可是有限的,截稿期也到了,妳再不交出就把妳辭退!!』

  對方無情地切線後,她花上了好幾分鐘才調整過來,努力地撐起身子。這樣頹喪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卡莉妳要先顧好自己,別再浪費光陰去想男人了!

  她踱進洗手間梳漱,就算看不清鏡中的輪廓,她也能肯定自己的樣子有多憔悴。扭開水龍頭,她用力地潑水,讓冰冷的水珠打在臉上,希望能冷卻煎熬了徹夜的想念。

  換過了一套衣服——同樣的條紋恤衫、同樣的橙黃色馬甲、同樣的七分牛仔褲、同樣的白色球鞋。更少不了一成不變的厚笨近視眼鏡——同樣的沒長進的自己,同樣低落的心情。

  不是她不想作出改變,而是根本不知道可以從哪一點著手。每逢深陷迷惘鬱卒的泥沼之中,她很自然就會請教她的占卜牌組,這次也不例外。
  指尖掃過疊起的牌側,憑直覺拉出其中一張——

  是「命運魔女.小安」。可愛的紫衣小女孩,告訴她今天的運程:「抽到這張牌的妳心情很糟糕。幸運號碼是5,幸運顏色是紫色,幸運物是一副太陽眼鏡。要注意保管財物喔!」
  「我沒有太陽眼鏡啊……」她納悶,最終換上了一對紫色的襪子才出門。

  她那輛陳舊的黃色老爺車,車廂裡總是憋著一股奇異的氣味,這是由吊在後座上方尚未晾乾的衣物、以及疊在副席上厚厚的報章散發出的油墨,混和而成。她並沒有目的地,也沒頭緒哪裡可以找到特大新聞,就這麼隨意地左拐右轉,踩上了高架公路。

  無聊打開收音機,不知名的頻道恰巧放著這首 "1 SIDED LOVE" 。歌詞擊中心裡的傷口,好痛,卻又莫名地療癒。



I'm missing the way that it used to be
You say I changed, maybe you changed me
I swear lettin' you down, lettin' you down is hard enough
When its one-sided, one-sided, one-sided love




  如果損毀了的心是電腦硬件,可以拆卸下來修補重嶔;如果情感是軟盤裡的檔案,可以把有關某人的東西一鍵刪除。那該多好。

  在高架公路上繞了一圈,再落到城市裡的路口漫無目的地穿插。沿路上,雷達不時會感應到較強的電波,都是街頭決鬥釋放出的能量。
  他們全都是在底層中掙扎浮沉的小嘍囉,千百萬人中最終能脫穎而出登上塔頂的,只有寥寥數人。剩下的人,要麼一早已放棄並游回岸上,要麼就是被埋葬在滾滾洪流之下。

  卡莉知道自己與他們一樣,都只不過是在大千世界中吃力地求存的卑微生命。付出再多,都不一定得到相應的收穫。憤怒、絕望、不甘、質疑,時刻緊緊咬住靈魂不放。

  一團紫黑色的煙靄在車窗外滑過,她似乎感應到甚麼赫然盼向外頭,卻不見任何異樣。路人如常在商店街上來往,閃動的交通燈催趕她前進。搖搖頭,把注意力拉回馬路上。當下她只認為這是精神萎靡導致的錯覺。



You don't even notice, do you?
Everything perfect to you
Think you loved the idea of us more than the real thing
Hope your heart don’t break too much




  駛到有些厭倦,隨便在路旁泊下了車,漫無目的地閒逛。

  習慣使然,她總是摸上掛在胸前的照相機,拍下了一輯街隅眾生相。在果欄前彎腰執拾紙皮的老婆婆,騎著自行車爽快地沓踏而過的外送小伙,蓋著厚重衣裝高舉宣傳牌子的店舖吉祥物,在石板街上忘我地賣唱的年輕人樂團……

  走著走著,忽然一幀熟悉的風景闖入照相機的鏡頭。潔淨的白色牆身,柔和的藍色帳蓬,垂吊在窗檐吊鍾花盤栽。門前立著一塊小小的黑板,板上親切的手寫粉筆字告訴顧客今天的特飲是 Blue-Eyes Mountain。

  午後微風隱約送來一絲絲熱香,晃惚間她看見了,穿著白色長風衣的金髮男子正坐在門旁的露天座位上,悠閒又霸氣地品嚐著他最愛的那杯是日特飲……
  按下快門,將這簡約的構圖框成一幅明信片,只是男子的殘影不在其中。緩緩地放下照相機。

  她好恨,好恨自己太軟弱,讓思念總找到裂縫鑽進心房。



You're too busy talking over me to hear what I'm saying
You're too high to realize I see
Through the smile that you're faking
You're so into yourself, everyone else is overrated
And everything's changing; is your heart worth breaking?
Is your heart worth breaking?




  這時,手機傳來接收簡訊的通知,是遠在羅馬的Misty小姐!她傳來了一張照片:站在莊嚴的聖彼得大教堂前,融融暖陽折射出柔和光暈,穿著輕逸紗裙的她彷若降臨凡塵的天使。
  『剛完成外景拍攝,現在到處逛逛,自己一個有點無聊呢。』附送一個短訊這麼寫道。

  卡莉反覆嚼著這兩行字,心裡一陣觸動。Misty小姐就算不在身邊,也掛心著她呢。早幾天Misty出發工幹前,還特地陪了卡莉一整天,聽盡她抱怨某人的不是,安慰眼淚都沾滿了衣袖的她。
  吶,卡莉,旅行是很不錯的散心方法啊,妳不如也考慮一下?——當時Misty小姐這麼提議。卡莉雖然冒失但還不致於遲鈍,她聽出來Misty小姐有意邀請她一同出國,她怎麼好意思再麻煩對方呢?所以借詞推說有事辦,她沒法灑脫到可以說走就走啊。

  不能再讓Misty小姐擔心了。卡莉馬上做出了回覆,表示自己已振作起來、正在勤快地取材呢,還加插了表符讓語氣更開朗。Misty小姐很快便已讀和回應了,如是者她倆又寒暄了幾句。Misty小姐還傳了一段語音訊息來,不過卡莉在街上難以聽清楚,之後閒下來好好聽一遍再詳覆吧。

  卡莉專注於滑手機,冷不防有誰人從身後撞上她。那一刻,怪異的感覺又竄上心頭——回頭的半秒間,她眼角掃瞄到撞上來的那個男孩身上環繞著一陣紫色氣流,但當男孩走過她身邊,氣流已率然消散。

  「等一下,你……」她不禁叫住了男孩。
  男孩看上去約莫十三四歲,留深褐色短髮。墨綠色的雙瞳冷漠地瞟了她一眼:「對不起,我沒留神。」便急步走開。

  直覺告訴她有哪裡不對勁……非常的不對勁。她慌忙跟上男孩,不能就此放他走——不知何故就是萌生了這個念頭。
  見她趕上來,男孩猛地發足狂奔。卡莉一摸褲袋,錢包果真不見了,於是她也拼盡全力去追。為甚麼又遇上麻煩了啊……霉運這傢伙真的偏愛她,永遠在轉角等候著她。

  這個時候她絕對沒料到,男孩的背影引領她走向的並不僅是一樁小風波,而是一場命運的狂風暴雨。




-TBC-
11/04/2019



——————————



跋。

架構雖然一早想好了可是細節總是磨超久才勉強滿意。:-D 幹。
啥時才能寫到男女主互動……在這之前先要踩過一大堆舖墊呵呵……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