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 "proof of life" by ひとしずくP
(ヲタみん feat バルシェ ver.)
https://www.nicovideo.jp/watch/sm7645524

請配合以上BGM食用~




——————————



  大樹枝頭上潑灑出茂密的翠綠和疏落的粉紅,填滿了蒼白的窗欞。坐在病床上的亞麻色長髮女孩望向這幀風景,專心地、仔細地,似乎在尋覓著甚麼。

  「今年的花還沒落完啊……」唇邊泛起了虛弱的笑意,天藍色的眸子裡卻染上了哀傷。
  話音落完,女孩乾咳了數聲,辛苦地喘著。緩過來後,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發出清澈明亮的嗓音:


今年もまた 命は枯れ果て
やがて来る春を待ちわびる
命の連鎖を聴きながら
芽吹いていく 光の中で



  聲音甜美如散發著幽香的花瓣,清脆如流轉在綠葉上的晨露。同房的病患也是個孩子,他靜靜地聽著女孩唱,孩子原本瘦削黯淡的面容似乎添了點生氣。


朽ちて逝く運命と 分かって なお強く
息していたいよ 歌っていたい



  歌聲驚動了風,風輕輕走過牽起窗紗妙曼起舞。窗外的綠樹,也和著節拍生姿搖曳。
  即使被這副破爛的軀殼束縛著,她並未因此而放棄追尋自由。讓無形的歌韻成為她的翅膀,與風相伴,扶搖在透明的晴空下。


私にも何か残せるといいな
私が生きた命の証を…





06. Proof Of Life




  卡莉慶幸今天還不算倒楣頂透,至少後來她抓到了那個小鬼頭……在烏鴉.霍根的援助下。恰巧騎車經過的烏鴉看到卡莉與少年的追遂戰,便幫她擋下來了。

  原來烏鴉認識這個賊小鬼——他是瑪莎之家的孩子,名叫健修。根據烏鴉的描述,健修平日是個不苟言笑、沉默的男孩,不過他有一個令人頭痛的毛病,那就是偷竊扒盜。

  將健修抓回宿舍裡,烏鴉即一記拳頭砸落他的頭頂:「你這笨蛋!!!我們告誡過多少次,不可以再做這種事!要是被保安隊逮到你就完蛋了!」
  褐髮男孩沒特別反應,板著一副強硬的表情睥視幾位大人:烏鴉、瑪莎和卡莉。

  瑪莎拍拍烏鴉的肩,再走到健修面前:「健修,我知道你為甚麼這樣做,可是……」她的語氣一貫慈祥,也帶點無奈:「我相信娜塔莎也不希望這樣。」
  聽到「娜塔莎」這個名字,男孩的面色顯然扭曲了,但仍咬住唇不發一言。

  「而且,要是你有甚麼狀況,她會很難過的。」
  烏鴉大大嘆一口氣,平整了怒火後附和說:「娜塔莎醬的事,我們別正在想辦法,所以你別再做蠢事了!」

  健修微微垂下頭,此刻他的表情已軟化了不少。好半晌,他又盯著婦人和橙髮青年,這兩位等同他母親及兄長的人:「請不要讓她知道。」未等二人回應,健修便動身便擦過他們身旁。

  「等一下。」瑪莎叫住了他,神態略為嚴肅:「你要向人道歉。」
  一直只在旁當佈景的卡莉還在消化目前為止的狀況,健修的視線充滿警戒地向她投射,叫她一時之間愕然了。

  「對不起了。」一邊低聲吐出這句一邊別過臉去,毫誠意的道歉。
  瑪莎不滿地蹩起眉心:「健修!」然而他並沒有理會婦人的叫喊,逕自跑上樓梯,踩在木地板上的腳步聲由近漸遠。

  「這孩子真是……」烏鴉苦惱地搔搔頭。
  瑪莎走向卡莉,鞠了一躬:「小姐,真的十分抱歉,這孩子給妳添麻煩了。」

  完全在狀況外的卡莉很不是味兒。她很感激錢包討回了,但作為好奇寶寶的她,忍不住又職業病發想要尋根問底。
  「那個……請問他、我是指健修,是有甚麼苦衷才會去偷竊嗎?娜塔莎又是誰呢?」

  瑪莎與烏鴉相覷。卡莉也理解這未必是能夠隨便告訴外人的事。她想了想:「我是記者,為有需要的人發聲也是我的責任之一。」厚實的鏡片,沒擋住她眼神裡的誠懇:「如果那個孩子真的有甚麼困難的話……總覺得,也許有我能夠幫上忙的事。」



  褐髮男孩坐在閣樓,兩手捧著一本書。書本上的紙頁已班駁泛黃,頁沿有些破損,但無礙他閱讀的興致。他現在停留的頁面上,貼了標示用的備忘紙,似乎是他特別喜歡的部份。
  他每翻一頁都停駐數分鐘,故事的文字投進他那雙濃如墨水的深綠色眼眸裡,沉澱。窗外,太陽也漸漸沉到山邊。

  卡莉放輕腳步走上通往閣樓的階梯,眼前景像叫她在下層轉角定住了腳步。橘黃的夕照透進窗戶,溫暖地懷抱著看書的男孩,揉著他略稍為散亂的髮絲,可惜沒能安撫他眉間自然流露出的悲傷。

  她幾乎屏息了,不忍心破壞這一幅靜止的畫面,怕最細微的呼吸聲音也會把它撕裂。就這樣,默默地站在下層轉角注視了好一會,直到他察覺到卡莉的視線,闔上書本放好,又換回那張倔強的表情。

  他站起來走下樓梯,經過卡莉身旁時,她溫和地開口了:「瑪莎女士和烏鴉都很擔心你……你跟他們好好聊一下比較好吧?」
  健修似是有點訝異,停下腳步瞟了卡莉一眼。這個女人竟然不責備他偷錢包的事,反而先慰問起他來。他略顯心虛地別過臉去:「我當然知道,才不用妳提醒……多管閒事。」

  惦量著他的行為舉止,卡莉能判斷這孩子絕對是個小傲嬌!忽然覺得他挺萌呢怎麼辦……
  很難放著他不管啊。

  「那個……健修你可以告訴我,你和娜塔莎的事嗎?說不定有我能幫上忙的地方。」
  他的眼光飄向窗外,語氣比天邊的浮雲還要輕:「連瑪莎和烏鴉哥也沒有辦法,妳又能做甚麼呢。」結尾是陳述的句號,而非表示疑問的問號。


悲しい歌にはしたくないよ
ねえお願い 今この時だけは
笑っていたいよ… あなたの横で



  這是一樁發生在數年前,一對竹馬青梅的男孩和女孩之間的小故事。

  那年,櫻花爛漫。開滿枝頭的溫柔隨風飄散,滲染了清淺藍天。

  女孩哼著小曲,追著紛揚的花瓣跳起小舞步,回過神來竟迷失了方向。她有點懞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為了讓自己鎮定,她高聲唱起自己最喜歡的那首歌。


幾度目かの冬を越えて
やっと気づいた この気持ちは
告げることはできなかったけど
ココロはいつも繋がっていたよね…



  歌聲卷過鋪滿殘香的幽徑,繚繞過誰的耳畔。不遠處,竟響起了另一把聲音與她和唱:


暗くてミエナイヨ (苦シイって言ってくれよ)
何もキコエナイヨ (寂シイって言ってくれよ)
コワイヨ 苦シイヨ 寂シイヨ
(迎えに行く) (どんな処へも…)
ナニモカモスベテガ (逝かないでよ 何処へも)
キエテイク中で (置いてかないで…)
あなたの笑顔だけ今 (僕らずっと 二人で一つだろう…?)
消えない



  和聲非常有默契地接下她每句歌詞,並逐漸接近。當女孩看到在樹後現身的男孩,她甜甜地笑著跑過去。

  「健健!」
  「不是說了別自己一個跑開嗎。」男孩輕嘆,對女孩伸出了手。「回去吧。」

  她高興地拖著他的手,他走在前頭。「健健,我們繼續唱完那首歌好嗎?」
  「不用了。」
  「為甚麼啊……剛才健健不也唱得很開心嗎!」
  「我跟著唱是為了找妳啊……」

  細碎花瓣在頭頂飄落,襯衫托出男孩嚴肅外表下那份溫柔。
  「無論妳在哪裡,只要聽到妳的歌聲,我就一定能找到妳。」


寂しくないよ あなたがいる
抱きしめてくれる 暖かい手で
キコエナイけれど 伝わっているよ
触れた指先から 「アイシテル」って



  娜塔莎喜歡唱歌,她會為孤兒院裡的孩子們唱睡前童謠,在教堂的詩歌班裡唱聖詩,為鄰家姐姐的婚宴獻上祝福的樂章。

  「大家聽我唱歌而感到快樂,對我來說是最幸福的事了!」這麼說著的時候,她的笑容閃閃發亮。
  從那時起,想要守護她、想天天看到她笑著唱歌……這樣的念頭在健修的心田札根,隨年月茁壯成長。

  奈何,好景總不常。在今年寒雪初融的一月,他們大伙在雪地上你追我逐,玩得正樂。娜塔莎突然倒在雪地上的身姿,如同明鏡踤到地上,鏡子裡映照出的平凡幸福支離破碎。

  醫生說娜塔莎我了一種罕有的肺部感染疾病,雖然可以用藥物醫治,但所費不菲。瑪莎掏出了所餘無幾的積蓄和鄰里的捐款,買下了兩個月份量的藥,暫緩了她的病情。然而,接下來該怎麼辦?
  要徹底治好這病,貴價藥要固定服用個一年半載才見效。可是孤兒院也需要金錢和資源去維持運作,不可能負擔這麼長時間的藥費。

  如今,娜塔莎只能改用廉價藥物,身體狀況變得不穩定,最近更要待在公立醫院裡觀察。她被編配到靠窗的一個床位,窗戶正好立著一棵櫻花樹。她進院的時候,花怒放得正盛。

  醫生遺憾地表示,她的情況並不樂觀,病情隨時惡化甚至有死亡風險。雖然醫生也明白他們的經濟條件困難,但巡例還是得向他們說明,建議他們換回效果顯著的貴價藥。
  娜塔莎聽懂了。身處病床上的她,欣賞著一小角娉婷櫻色,眼裡覆上了一層迷朦。

  「櫻花好漂亮呢……如果她能夠一直不要凋謝就好了。」她無奈的笑了笑,「哎,我在說甚麼呢,這是不可能的事吧……」
  這一席話,狠狠地刺痛了健修的心。痛楚強烈地纏繞著他,幾至窒息。


優しい歌を 歌っていたい
あなたに捧げたい 惜別の歌
最期に伝えたいよ ありがとう





-TBC-
24/04/2019



——————————



跋——

在原創角色們身上狂潑墨,健修和娜塔莎這對兒的登場率陸續有來 :D
到底啥時才能寫到我心心念念的男女主再會情節……
然後我覺得自己想的梗都好老套。狗血。爛大街。不過老母我喜啊吹咩((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