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員流於江,萇弘死於蜀,藏其血三年,化而為碧。”

——《莊子.外物》





🍶 007. 🐯




  某雜誌上有介紹文一則,稱城中有一片綠草如茵,背靠玉宇瓊樓,面朝碧海青天,為郊遊踏青之好去處。子謙閱後,龍心蠢蠢欲動。

  正逢是日,抬頭一派風和日麗,曆曰:五月初十,宜出行、嫁娶。子謙率興而發,玄衣布履,拉著小虎前往。
  到步,未及踏於草地上,赫見現場已人頭湧湧,無數黑衣聚成汪洋,遮蔽視線,把子謙和小虎嚇了一跳。起初,他們只驚訝來嬉戲的百姓如此之多,但沒待多久就覺得事有蹺蹊……

  「反對修法!反對修法!」
  「下台!下台!下台!……」
  不遠處傳來鬧哄,迅速向這方蔓延。子謙還注意到,有些百姓高舉著一些標語牌子。

  長髮少年眉間的不解,漸變成一臉正色,「虎兒,看來醉翁之意非但不在酒,亦不在山水之間。」
  「甚麼醉翁?啊咧……」小虎忽爾感到一陣殺意湧來,果然即見人群中殺出一堆藍衣人,藍衣人身穿鎧甲、手持棍盾,兇神惡煞。
  人們有的走避、有的避走、有的與藍衣人搏鬥,尖叫聲四起,場面陷入混亂。子謙頓悟:「此乃起義之地,郊遊實為行事暗號!虎兒,此地不宜久留啊!」
  小虎完全不明狀況,只知道必須護駕:「陛下,危險!!!」

  在根本不知就裡的情況下,小虎被藍衣人抓住肩膀。所幸他立即反射性地費盡力氣推開子謙,免他遭受藍衣人毒手。
  「虎兒!!!」
  在千鈞一髮之際,有誰拉住了子謙阻止他衝往藍衣人;同一時間,多名黑衫圍住了小虎所在之處,死命扯住他不讓藍衣人擄走。

  拉著子謙的人領他跑呀跑……跑到一個看不見藍衣人的位置才停下來。風過耳邊,送來不知哪處爆響的砲彈聲……
  不擅運動的子謙,感到心肝脾胃都扭成一團,氣喘得當堂乾嘔。
  那個帶走他的人輕掃他的背,溫婉問道:「你沒事嗎?」然後脫下口罩,遞上蒸餾水一瓶。
  子謙錯愕:「水仙……姑娘……?」

  後來,子謙才知道那些襲擊的藍衣人是差佬,即「捕快」。小虎也幸得一班黑衫軍捨身相救,加上他本人身子魁梧、掙扎給力,終得以脫險,只是皮外傷免不了。
  子謙看著其中一名恩人,甚感面善,果真對方一脫下口罩,子謙便認出他是天屯區甚麼辦事處的小哥——阿明公子。



  及後回到議辦內——

  「子謙先生不像是參加社運的人……難道你真的一心想野餐?」
  「呃……社運是起義之意麼?」
  「起義?那有點不一樣啦……」水仙歪著頭,跟子謙解釋實在是難事。

  正巧此時,電視播放是日的新聞報導,畫面喧囂著示威現場的實況。
  『繼日前的遊行活動,今日再有大量市民聚集於政府總部外,反對新政策……』
  高叫口號的民眾、揮舞旗幟的老人、綁著頭帶靜坐的年輕學子、藍白衣碰撞的恐怖場面、政府官員臉不紅氣不喘地發表聲明……

  子謙定神觀看,口中喃喃地唸:「為淵敺魚,為叢敺爵。昔有桀與紂為湯武敺民,今天下之君,仍未愔得天下之道……」

  這時鏡頭一轉,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旁述說,是皇議員代表其保守黨發言。皇議員一貫的衣冠襟正,言談穩重而堅決:『……我們的立場不變,全力支持政府施政。對於有部份人士煽動群眾,採取暴力手法擾亂社會秩序,我們予以譴責,並支持警方嚴正執法……』

  子謙有點驚訝:「皇議員是敦厚君子……怎生與民為敵呢……」
  水仙的眉心蹩成一團,咬牙切齒:「偽君子才對!他們只在乎利益,權貴私相授受,出賣人民……」她一雙眼神清潤如玉,微冷,卻澈淨無瑕。「剛才你也看到,根本不是我們先動手的,警察就打過來了。」

  「我也不知咋的就吃了幾拳!幸好陛下沒事!」身受其害的小虎忍不住插嘴了,雖然他丁點也聽不懂新聞在講甚麼,他裸著上半身,左臂包了一圈白紗。「說起來,水仙妹妹和阿明兄弟是我的恩公啊!」

  子謙沉吟思考,清秀的眉宇間竟流露出一種隔世的感慨。「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與前世而皆然兮。世道腥臊滿佈,芳草難矣、難矣……」
  水仙居然淡淡地接了下去:「萇弘碧血埋千年,只要人心不滅,總有日能破土重燃,燒盡腥臊。」

  子謙會意,佩服她文思敏捷,更折服於她的正直果敢:「巾幗女子亦有凌魂志氣,姑娘實在令人欽敬。」
  當然,夾在二人中間的小虎,聽著他們的對答一頭霧水……

  「子謙先生過獎了……真神奇啊。」水仙凝視著他:「我常常想……你簡直就像古代穿越而來的人啊。」
  子謙心頭一顫,這個女孩又一次令他吃驚。「水仙姑娘,何以如此認為?」

  「你的說話方式和思維,一點都不像現代人,倒是跟穿越小說裡的角色一個樣。」她半打趣地說,雖然心底裡覺得這麼荒誕的事情,怎麼可能呢……
  怎料子謙竟回道:「姑娘冰雪聰明,觀人於微,都被妳慧眼看穿了。既然如此,晚生且從實相告……」
  說著,從袖子裡拉出一卷宣紙,秀麗的毛筆字體勢如流水,躍然紙上。

  「這是……」
  「早前在書社,水仙姑娘推薦予晚生的奇書、由水木喬先生杜撰的《水村山郭酒旗風》,晚生已仔細拜讀。此書文采溢麗,劇情引人入勝,固然值得褒頌;唯最令晚生費解的,是書中珀國太子有琴敖滿,無論是名字、背景與經歷,皆與晚生同出一轍……」
  水仙聽得呆了,下咁即係點?咁都可以撞人設,唔係呀嘛?

  「太子身邊有一護衛,其身世亦與虎兒吻合。太子登基,遭刺客突襲,其後與護衛一同下落不明。劇情至此,本卷已畢。」
  水木喬是當今文壇最神秘的鬼才,無人知曉其真身。他完成《水村山郭酒旗風》上中卷後,突發性地宣布無限期休筆,下卷面世之日遙遙無期。
  「晚生認為,只要找出水木喬先生,定能解開所謂『穿越』之謎。」

  水仙張著嘴,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不知道哪件事讓她更震撼:子謙和小虎都是故事裡穿越到現實這個設定,抑或子謙竟然以書法手抄了一遍中卷(而且還藏了在袖子內)。
  哇咧,這一切都太狂了吧,這刻的水仙一整個迷因臉 + 腦發光。

  一直在做搬運工(物理)的阿明,只聽得一半他們的對話,他向水仙悄聲表示:「他沒有問題吧……如果需要社工跟進,我可以幫忙轉介。」
  「沒事沒事,他只是在練習一台戲,太過投入而已。」<< 仍然迷因臉

  望望社會光怪陸離,看那逼滿馬路的人頭,水樽原來是攻擊性武器,超市被當成軍庫。這一切,不是比章回小說中的神魔大戰更離奇麼?這麼一想,區區穿越也並不算荒誕事了。




-TBC-
12/06/2019



——————————



admin:::

好耐冇出文,其實我有好多倉底稿開左個頭冇尾……
呢篇係有感而發,好攰,完左佢先_(:3

萇弘、伍子胥、比干等典故,看得明就明,不明白就google啦,些些。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