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NING:

加賀見前輩主場。
嚴重OOC注意。




——————————



(05)




  老實說,跟牧野桂己接觸的第一眼,並沒有令加賀見朔落下很深刻的印象。那時,背景是熟悉的練習室,當時還有Vanitas的成員在場,大家正在為不久後的校際fes演出作預備。

  牧野桂己是背負著新聞社託付的採訪重任而進入練習室的。
  嚴格來說,她並非新聞社的正式成員——她老姐牧野澄才是新聞社的社長。因為新聞社人手不足,澄大姐就硬著頭皮刷親情卡,請求仍未加入任何部的桂己醬當客串記者,剛好分配到「跟進Vanitas動向」這項任務。

  那麼,讓我們跟桂己一起來看看練習室內的情況吧。

  身為主唱兼填詞擔當的加賀見,為了新曲目的歌詞,愁得一把秀髮都掉了一撮。

  剛調了吉他和弦的新海凜十湊近加賀見,窺看到他筆下的草稿紙,紙上散落零碎的字句:好鍾意食漢堡包 安格斯好好味道 巴辣雞好好味道 蘑菇芝士好好味道 加pat肉醬風味更佳……
  可以理解,為甚麼新海同學額上爆出了幾道粗壯的黑線。

  「你能給我認真一點嗎?」神態中顯現出想用吉他砸對方的衝動。
  「我已經很認真在想了……」加賀見憂鬱地抱著頭。

  靈感女神不肯駕臨,他也沒輒呀!寫完幾行歌頌burger美好的歌詞,肚子也似乎發出了抗議……
  於是他把腦子便秘歸咎於餓肚子,還是去覓個食補充能源好了。



  場景一轉,一行人來到了某連鎖漢堡專門店。

  加賀見咬了一口漢堡,臉色立刻有如中毒一樣變紫。
  「糟了中伏……我忘了去掉酸黃瓜片……」
  他邊說邊吐出口裡那塊綠色物體的同時,對面響起一把少女聲音:「噁,我也是。」

  抬頭一看,竟見牧野桂己一臉嫌棄地,將夾在肉扒和麵包之間的酸黃瓜片挑出來。
  加賀見略顯驚奇地望著她:「牧野同學也討厭酸黃瓜片嗎?」

  「與其說討厭……我並不針對酸黃瓜片本身,可是放進漢堡包裡就是邪道!」
  她的語氣是那麼莊嚴,彷彿這句話是一道神聖的誡律,而不是只是簡單的食物評價。一絲微光照進加賀見心房,擴散成閃亮的漣漪。


(音遊中的截圖/向大家示範如何不失官設地OOC


  長久以來,身邊的朋友們都對漢堡包裡的酸黃瓜片不以為然。只有他堅持,無論是陽光燦爛的大晴天,灰雲浮蕩的微涼陰天,抑或水聲淅瀝的雨天……醃黃瓜片都絕不能出現在漢堡包裡!

  這份執著從此不再孤獨,加賀見覺得,他終於找到了知音。
  對牧野桂己的印象,由這刻起打進了心裡。


 ---


【小後續】


  在回家的路上,加賀見與音琴並肩。

  「嵐,我說啊……吃漢堡包時會拿掉酸黃瓜的女孩,都是好女孩。」
  「???(投以關愛智障的眼神)」



  桂己拿著採訪回來的資料交給澄。

  「我以為Vanitas是跑搖滾路線的……原來不對嗎?」這是桂己看到加賀見寫的那厥歌詞後的疑(吐)問(槽)。
  「嗯……那傢伙偶爾會掉線,不用在意。」
  「所以,加賀見前輩似乎也是不太正常的人嗎……」

  澄冷靜地啜了一口咖啡:「妳覺得咱們藤城裡有多少學生是正常的?包括我地都唔太正常
  桂己想了想,竟發現難以反駁。「說的也是呢……。」




-TBC-
25/07/2019



——————————



我寫緊三小系列。後記

最近氣氛太差了,本人的腦袋狀態就跟寫出漢堡包好好味的加賀見同學一樣(
所以只能嘔出這種電波產物,算是,呃,放鬆一下好了。

接下來要看桂己如何擺脫長毛band仔,回到她的主線wwwww
然後我本人就要先交代大福的回合再開始攻略烈哥 (hey)

p.s. 長毛吃到好吃的漢堡包時應該是這個樣子:


留言

  1. 新聞部臨時部員 | -

    段支離破碎歌詞,點解腦度有bgm響起既(laughing cry
    本家後來自己已ooc緊我覺得(((不過人地本身係老豆吹唔脹姐xdddd
    唔鐘意漢堡包夾酸瓜真係只是咁啱www
    要不停用有酸瓜的漢堡dis長毛好感嗎xdddd
    話說我已經把本命的UR換回來了,算成功爭取開啟主線嗎?T.T
    祝你早日成功爭取脫離大福:)咁就可以遠離毒唯保平安了?(But I can't:(

    ( 15:34 )

  2. 澄子 | -

    Re: 新聞部臨時部員

    醒首歌畀大家((
    https://www.youtube.com/embed/DcJFdCmN98s
    順手加係後記度先 4:

    要如何dis長毛好感不如再搵噗神安價下XDD
    恭喜拿到UR開主線!!!我都重有排 :(

    ( 03:36 )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