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媽媽對小女孩說,我們到外面去探險,好嗎?
  小女孩帶著她最心愛的娃娃,跟媽媽一同踏出家門。

  大手牽著小手走,都市的景物如同立體繪本裡的紙雕,每跨一頁便噗哧地蹦出。起初,畫面是黑白的,由僵硬的麥黑筆線條組成。一排排蒼白的鐵石森林,一張張木無表情的臉,一頭頭吐出悲鳴的四輪怪獸,在身邊不斷擦過。

  走呀走,終於,一座著了色的屋子在眼前跳出,粉彩的筆觸,在單色的頁面上特別顯眼。牆上畫了溫暖的太陽,燦爛的花兒,開朗的藍天白雲。
  推開大門,屋子裡有玩偶,有積木,有書本,有糖果。孩子們在扮家家酒,在看書,在畫布上塗鴉,在小滑梯之間攀上爬下。

  Hellen,妳喜歡這個地方嗎?媽媽問。
  女孩不明所以,反問:這裡是甚麼地方?

  一個孩子們的快樂天堂,媽媽這樣說。




🎩 016. 🎭

Most Girls
Track 5: Unfortunate Soul




[BGM: "Unfortunate Soul" - Kailee Morgue]



Wooden cage where I lay
Would you let me out to play?
Crystal heart in the graveyard
I think it's time for a new start




  「那個孩子太古怪了吧……一般小孩子喜歡玩的東西,她全沒興趣,只喜歡那個詭異的娃娃。」
  「小女孩通常都喜歡花裙子呀、粉紅色呀可愛的東西,她卻只挑黑色的衣服,感覺真不祥呢……」
  「是說,她畫的圖畫都怪怪的,老是在人臉上打X……」
  「這孩子的思想不是有點問題呢……真可怕啊。」

  導師們最喜歡在茶點時間,在門前聚在一起聊八卦。
  褐髮小女孩抓起碟子上的巧克力蛋糕,沒有放進嘴裡,而是慢慢將之捏碎。

  一句句難堪的說話卻捏不斷,在耳邊進了又出。
  「話說,那孩子的母親,已經半年沒有來看她了吧。好像已經在辦理放棄撫養權的手續了。」
  「啊,怎麼這樣?我們豈不是要全權接收這孩子?好煩惱啊。能不能快點為她找個領養的人家?」
  「很難為她找到領養的人家吧,她並不是那種能討人歡心的可愛孩子啊。」

  「那次我見過她媽媽,那女人情緒有問題,還說出了『那孩子是我的詛咒』、『要是沒生下來就好了』之類的話……」
  「暫時別讓那孩子知道吧,不知道她會有甚麼反應,免得她又惹麻煩。」

  我聽到了,都聽到了啊。不想我知道的話,為甚麼要在這裡說呢……我每天都在。討厭討厭討厭討厭
  小女孩把啡色的碎屑,混和黏膩的忌廉,在餐桌上畫出了一排X。

  坐在她旁邊的女生大聲叫喚:「老師!Hellen又在玩食物了!」
  導師聞言過來一看,捏著Hellen的手臂拉起了她,強逼她去洗手。然後嚴厲地指示她要自己清潔好桌面,否則不給晚飯。



Blinded eyes to my surprise
You long to see what you can't find
Flightless bird I know you're hurt
It's not the life that you deserve




  睡公主的童話故事,誰沒聽過?

  城堡裡所有人都被邪惡的女巫詛咒,他們活在恐懼的陰影下十六年後,用盡辦法也阻止不了他們認為的「悲劇」上演,伴隨公主陷入百年沉睡。
  女巫是故事中的反派,她罪大惡極,陷害睡公主和所有人。導師是這麼說的,孩子們也跟著和應。

  Hellen與她的娃娃朋友,沉沉地坐在課室一角。她並不同意導師的說法。
  女巫是唯一一個,沒有被邀請去慶祝公主出生的人。她感到難過、感到生氣,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Hellen覺得魔女的處境跟自己很相似。不受接納,被人違忘,大家都厭惡她的存在。
  蟞到指頭而昏過去的公主太笨了,但這不能全怪她,怪就怪她身邊的大人愚蠢又無能,沒有好好教導她,使她不明不白地步進危險的圈套。

  如同Hellen遇見的所有大人,媽媽、舍長、導師、社工……沒有一個像樣的,難怪院舍裡的孩子們都不太長進。
  她不屑跟其他孩子們玩,其他孩子亦討厭親近她,她就莫名其妙地成為了故事裡的反派。

  這時的Hellen,已完全了解到母親欺騙了她,把她拋棄在這個鬼地方。這兒並不是甚麼天堂,只是一座虛假的孤城,每個人都戴著不同的面具,扮演著荒謬的角色甚至不自知。
  沒關係,我還有Mariella妳就夠了。她輕撫娃娃凌亂的棕髮,柔聲地呢喃。

   腦海裡母親的容貌,隨著流逝的分秒漸漸風化,直到一點殘影也不剩。那一刻,身邊所有人的臉,也好像突然簡化和統一了,像一幀幀假面。



Shattered bones and dead end roads
Faded maps, where do I go?
Stepped on cracks and broken backs
My mother knows I love her so




  她在一疊有點皺的畫紙上,以粗糙又倔強的蠟筆線條,刻出一個個火柴人。他們的臉上,全部畫了個大大的




  那個投訴我玩食物、塗污我的圖畫、打爛杯子後推說兇手是我的女生,顯然是個壞心眼又野蠻的公主(是將來成為紅心皇后的料子呢)。
  與公主形影不離的那個女孩,是公主的侍女。她只會盲目服從公主,幫助公主掩飾她幹的壞事和謊話。

  那裡坐著看書的男生,五官有點像外國人(應該是個混血兒)……就當他是異國來的王子殿下吧。公主對他似乎很有好感,老是邀請他一起玩,但他多半不理會。

  有個超級膽小的小個子男生,真像冒失又怕事的小矮人。他常以驚恐的眼光注視我,然後退避到遠遠的……好像我是一頭危險的怪物,張口就會把他吃掉。
  那邊長得又肥又大的大男孩,才真的是怪物呢——他又兇又霸道,動不動就喝罵別人,搶別人在 玩的玩具,矮人是他最喜歡的目標。

  舍長作為國皇,其實只是個昏庸的老太婆。她最疼公主,盡相信公主的鬼話。幾位導師都是好吃懶做的大臣,許多事情她們看在眼裡,但能不去管就不去管。

  有一天,我和Mariella在玩積木的時候,公主無故走過來踢倒了我們疊的魔法陣,還打了Mariella一拳。我尖叫著撿了兩顆積木丟向她,再撲到她身上,瘋狂地扯她的頭髮。她哭得非常凄厲,用力掙扎。我忘了我們糾纏了多久,最後是幾個大臣把我們拉開。

  公主一直在哭,國皇和大臣不斷抱她哄她,又給她好吃的棒棒糖,花了好多時間逗她開心。而我呢,則被鎖進了放滿雜物的囚室裡,餓了一整天肚子。
  我並不怕他們罰我,只是對不起Mariella,總是要她陪我一起承受那些人的欺負……

  也許我真的是女巫,因為我十分十分恨公主。我常常想,要是哪天公主要弄生日派對,或者跟王子舉行婚禮甚麼的(雖然我覺得這個不太可能發生)……我一定會去偷偷地搗亂。




Ripped up shoes they will make do
There's places I'd like to go to
Daydreaming what could have been
But I know I'm not made to win




  這天,有些物資送進城堡裡來了,據說是外面的人捐贈(進貢)來的。大臣說,要按照我們平時的表現,順次序去拿獎勵。

  第一位是大公主,她左挑右挑,分明這個那個全都想要。最後她選了個皇冠,俗氣到不行,挺適合她的。

  第二位是王子,他本來想要那個粉紅小馬的毛公仔。可是導師不太贊成,說:毛公仔是女孩子的玩意哦,留給她們吧。你看,還有很多可以選。
  他最後要了一輛玩具車,表情有點失望,真可憐啊。不過,最可恨的都是大臣,憑甚麼干涉別人的想法哪。

  第三位是侍女,她要了一條花裙子……我猜想,待會大臣走後,貪婪的大公主一定會強逼侍女把花裙子讓給她。

  第四位是矮人,他本來想拿走一枝玩具槍,旁邊的怪物馬上向他瞪眼。矮人嚇得馬上縮手,改拿了一副望遠鏡。

  他們一個個的選了,怪物是最後一個。不過他不用不開心,至少還有我比他更糟呢。大臣連我的名字也沒叫啊。
  因為我是這個故事裡的女巫吧?是個沒有人想承認的存在。




Who says that I can't be tough
Be a diamond in the rough
That I just can't be loved
I think enough's enough




  某年暑假,城堡舉行盛大的周年慶典,不少有名望的人都被邀請過來。國皇下令要給來賓們留下一個良好印象,畢竟城堡要靠他們贊助支撐,不然會倒塌的啊。

  於是,全城上下都忙碌起來,一早把所有房間都清掃得乾乾淨淨、大堂更是裝飾得漂漂亮亮。他們在後園裡設好桌椅,弄了一大堆香噴噴的佳餚美點。

  孩子們興高采烈地玩遊戲,塗鴉一張張的心意卡送給來賓們。七彩的氣球高高掛,果汁的香氣四溢,童聲一把把喧鬧……氣氛一片和諧歡欣。

  冷眼望著窗外那幀繽紛的茶會佈景, Hellen緊抱著她的娃娃朋友,二人猶如置身在結界以外。是大臣把她帶到這間房子裡來的。空間不大,放置了一張小小的塑膠桌子,一張小小的塑膠椅子,一個小小的木櫃子,牆邊排開了一排畫布。
  大臣難得溫柔地囑咐她:妳待在這裡,愛玩甚麼就玩甚麼,要當個乖孩子呵?

  Hellen沒有作出任何回應,看著大臣步出房間,把門帶上。她環視四周,心裡清楚,這其實只是個沒那麼單調的牢房。他們果然,很害怕女巫發瘋破壞他們的慶典。嘿,這樣無聊的慶典,她才沒興趣參加呢。她在紙上,聊不經心地畫了許多面上打X的火柴人和雜亂的點線。

  好悶啊……這個世界為甚麼就沒有有趣的事情呢……

  她這麼想的同時,把畫紙撕下捏成一團團,那皺在一起的姿態,像極了一朵朵凋零的玫瑰花。接著,把顏料潑到紙團上,潑到地上,潑到書櫃上。

  紅藍黃綠黑,一大塊一大塊的,不規則地填充了這個狹隘的空間。有些色塊碰在一起,撞出了又灰又褐的奇異顏色。
  顏料緩緩往下蠕動,落到地上,拉出了長長的線條。
  五顏六色濺在髮上,臉上,手上,還有黑色的裙襬上。濺出的圖案,每個都獨一無二,無法複製。

  窗外,仍舊掛著那幀歡騰的茶會佈景,所有人都戴著名為笑意的面具。窗內的瘋子,掬起一簇色彩怪異的紙團花,專注地凝視著。
  要是用這些花裝飾茶會,氣氛應該比較精彩吧。這麼想的同時,唇邊勾起了一抹淺笑。



And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m an unfortunate soul
Unlucky yeah I've been told
I've still got room to grow

I'm an unfortunate soul
It's just the way that I roll
Cruising the highs and the lows





-hpleaft-
05/10/2019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