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5 🎭
Part 1. Rosary





  當導師一打開房門,看到遍地五顏六色的腳印,牆上與傢俱上的染色污跡,免不了一陣咆哮。
  女孩緊抿著唇,神色如石頭一樣倔強——這是 Mrs Margaret 初次看到Hellen。

  Mrs Margaret 撿起了地上的數張畫紙,端詳了好一會。在導師要拉走Hellen的時候, Mrs Margaret 叫住了她們。


---


  一星期後,Hellen被送到了 Mrs Margaret 的家裡。 Mrs Margaret 的家是一憧兩層高的覆合式建築,有整潔的前院和別緻的後花園。對於孑身一人的 Mrs Margaret 來說,這所房子實在是太大了點,就算加上Hellen,也填補不滿這偌大的空間。

  一進門,迎面就看到大廳牆上掛著個大大的十字架,下方的大理石櫃台上立了一尊純白的聖母像,旁邊放置一本聖經,一串玫瑰經唸珠擱在聖經上。但最抓住Hellen目光的,是聖母像旁的一個鍍金相框,框內嵌的不是相片,而是一幅刺繡,玫紅色繡線刻出一個名字「Rosette Beatrice Margaret」和生卒年。

  Mrs Margaret 對她說:「這裡的生活不太有趣,但妳可以先過一些日子試試看,不喜歡的話可以離開。」
  Hellen只是望著她,沒有回應。

  對於 Mrs Margaret 的背景,Hellen壓根兒不清楚,只知道她是當天參加茶會的賓客。有意思的是,Hellen看著 Mrs Margaret 的臉,是清晰的一張人臉,與院舍裡的人對比鮮明。
  但這並沒有令Hellen完全卸下戒心。天知道她是糖果屋裡那個裝好人,背地裡想要烤孩子吃的老太婆?是裝扮成老婦人到處試探年輕人是否心地善良,然後對他們予以賞罰的神靈?還是魔鬼偽裝的人類,養小孩當祭品供養他們的邪神……

  於是接下來的數天,Hellen都默不作聲地,觀察著這位外表祥和的老婦人,到底是個怎麼樣的角色。

  每天早上天還未亮, Mrs Margaret 醒來了。簡單地梳洗過後,她到大廳,跪在神聖的十字架下,戴起那串木製的唸珠,握住十字架墜飾,一面比劃出十字的形狀,口中一面默唸著Hellen聽不懂的禱文。
  這大半個小時,是她一天中最虔誠、專注的時光。

  禱告完畢天色已全亮,是時候烹調早餐。吃過後,她先預備好Hellen的午餐,跟她交代一聲才出門——她告訴Hellen,她到就近的一家教會去工作。
  只留Hellen一個在家, Mrs Margaret 似乎也不特別擔心這小鬼會搗亂,或是離家出走。 Mrs Margaret 在午後下班回到家,接著會做些輕鬆的事,比如看報紙、澆花、織毛衣、健身操、做刺鏽等,直到傍晚。吃過晚飯後再做些家務,洗個澡就去睡了。

  如此規律的生活,簡直沉悶得讓神經發痛。但 Mrs Margaret 祥和的臉相,叫Hellen感受到她是真心享受著這份沉悶。而這份沉悶之中,似乎還揉進了一分無奈,一息唏噓。

  而這幾天下來, Mrs Margaret 也沒有特別干涉Hellen,任她在屋子裡自由活動,做自己想要做的事,玩自己想玩的東西。就算Hellen從沒回答過 Mrs Margaret 一句話,甚至把她的地方弄得亂七八糟,婦人都沒一點生氣或不耐煩的樣子,只是靜靜地打掃收拾好,又繼續忙其他的活。

  第一天,Hellen抱著Mariella在大宅裡來回走了十次,認識了所有房間的位置。

  第二天,她在主人房的一個抽屜裡翻到了一本舊相簿,裡面有不少老照片。那些泛黃而迷濛的照片中,她看到了相信是比較年輕的 Mrs Margaret ,她身旁還有一名十六七歲的男孩、以及一位英挺的壯年男子。

  第三天,她到了一個相信是書房的房間裡,找出了紙和筆,塗鴉了兩張畫。

  第四天,她到後花園鑽來鑽去,偵查有沒有通往仙境的樹洞,連接納尼亞的秘密大門,或是穿越到魔法世界的石壁……結果當然是徒勞。

  第五天,她回到書房,好奇地研究書櫃上的書本。她搬了張椅子當腳踏,目及那一層排開了一列CD,並隨手拉出其中一張。除此以外,CD架上還有一本手繪帳,Hellen也把它拿下來了。

  她早就注意到書桌上有一台唱碟播放器,於是她把CD塞進去,接上喇叭,按下了shuffle鍵播放。壓抑的琴音和哀怨的女聲,淌入耳中。


[BGM: "Rosary" - Birdeatsbaby]


Pages and pages and pages of poetry
I'm not doing so well
Teach me the bible, the scriptures, disciples
And baby teach me how to spell



  她不太擅長英語,但她馬上喜歡上了這支曲子。比那些吵鬧的兒歌和甚麼流行曲悅耳多了。

  後來,她才知道這隊樂團叫 Birdeatsbabies ,而這首歌的名字 "Rosary" ,直譯過來就是《玫瑰經》——縱使歌詞與 Mrs Margaret 每個清晨唸的禱文扯不上一絲關係。


My mother and father thank god for a daughter
I wish that I could have been more
And they were so proud when I learned how to walk
But since then I just lay on the floor



  第六天,Hellen聽著 Birdeatsbaby 的專輯,研究昨天找到的那本手繪畫冊。
  全黑的紙皮封面,奶白色的筆跡,簽上了 "Billy Margaret" 這兩個字。是作者的名字嗎?

  翻開的一瞬間,奇幻的大門打開了。Hellen墮進畫中陰沉的灰黑背景,跟隨蒼白而粗暴的小人,經歷Billy控訴的這一場黑色童話。


Over and under now backwards and wondering
Let me get out of your hair
Making me hate and I hope that you're wondering
How will I ever repair?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條黑髮村莊。所有村民都有一頭漂亮柔順的黑髮,即使年老,黑絲也不會隨年華褪去。

  村長的女兒Rosette,是個聰明可愛的女孩,不但受父母親寵愛,村裡其他孩子也喜歡跟她一起玩耍。一直無憂無慮的她,卻在某一天迎來了不安。她發現自己濃密的黑髮中,藏了一根雪白的髮。這可把她嚇壊了,趕緊把那條白髮拔掉。
  這只是她煩惱的開端。之後的每一天,她都發現有一根白髮出現在頭上,她只能見一次拔一次。後來,白髮每天出現不止一根,而變了兩根,然後三根……


  她長大以來,從沒聽過村子裡有人長過白髮,更別說要如何處理。這天晚飯過後,她心虛的向母親試探:
  『媽媽,為甚麼我們村的人都是黑髮呢?』

  『孩子,那是天生的。』
  『沒有村民曾經長過白頭髮嗎?』
  『那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如果真的出現了白頭髮的人……那該怎麼辦?』
  媽媽洗碗盤的動作頓了一頓,才回答:『那是絕對不正常的事,必須要解決。』

  冰冷的語氣,把Rosette追問下去的勇氣都撲滅了。她很慌,不想讓任何人發現她的異狀,只好以黑色素把變白的頭髮染黑,又戴著帽子才出門。在人群中,她無法不小心翼翼,每天都怕露出馬腳。


But you'll be so sorry when they find my body
So riddled with all your complaints
And all of your smoke and your mind, it's a joke
Did it hurt you so much that you lay?

I lie down here
I lie down here
I lie with the flies and the lillies that you despise





-tbc...-
27/10/2019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