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5 🎭
Part 2. Arms Open Wide




  一曲放完,跳到了下一首歌,Hellen也剛好翻到故事的下一章。
  Birdeatsbabies的歌聲彷如帶毒的糖屑,灑落到畫冊的頁面,為苦澀的故事綴上一層微弱的甘甜。


[BGM: "My Arms Will Open Wide" - Birdeatsbaby]


The fever that falls is the one that will rise again
Secrets are mine but I won't tell anyone
Mind this advice, such inconvenience
Picture me now and my motives are meaningless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大家很快察覺到Rosette的不妥,揭穿了她隱瞞長出白髮的事實。村長夫婦又驚又怒,村長夫人更激動得幾乎昏厥過去。不,我們的女兒怎麼會這樣?為甚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做錯了甚麼事害她變得「不正常」嗎?……

  以前會跟她一起玩的孩子排擠她,甚至拿小石子丟她。成年的村民們也不待見她,用棍子攆她、用餿水澆她、用盡一切惡毒的語言咒罵她。大家都覺得她是得了不治之症,或受到了魔鬼的詛咒,生怕一接觸到她就會被「傳染」。

  村長夫婦沒辦法,為了安撫村民同時又顧及女兒,村長鐵青著臉色地下令,把Rosette關到山坡上最偏僻的小屋裡,與所有村民隔離。那間小屋實際上是一座牢房,用以關押村子裡犯了罪的人,已經空置了一段長時間,村民們還為自己奉公守法而感到十分自豪。村長夫婦萬料不到,再次打開小屋的大門,竟然就是要將女兒鎖進去。

  在找到方法「治好」她前,她都不能踏出這小屋半步。作為父親的村長說得如此嚴厲,大家才安下了半顆心,但另外半顆心依然對白髮女孩存有餘悸。



Stubborn and tired of things I can never know
Unsatisfied, well I have so far to go
When can I sleep? Sink into nothingness
Fighting my way through the wretched unhappiness



  村長夫人不知從哪兒搜羅了一些山花野草、樹皮、雨露、動物皮和內臟……等等,熬成藥湯,每次的材料都不同,一次比一次奇怪。Rosette討厭這些藥湯的怪異味道,一嗅到已感到反胃。有一回她才喝沒兩口,上吐下瀉了整整一天。村長也弄來了偏方製成的洗髮水、藥膏,但Rosette使用後白髮不但沒有消失,反而禿了一邊頭。頭皮又癢又痛,害她晚上都沒法睡好。

  村長夫婦又想,女兒可能真的遭到了詛咒,於是從聯繫了巫女、魔法師、占卜師,學了點禱告或祭祀儀式。她的房間裡,放進了許多蠟燭、怪石、符咒、神像。她漸漸不肯再做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但她愈抗拒,父母就用硬來的,把她綁起來逼她平靜。爸爸按住她,媽媽一面灌她喝藥,一面說:孩子,我們愛妳才這樣做的,乖乖聽我們的話。妳一定會好起來的。媽媽的語氣無比溫柔,容顏卻極不協調地扭曲。



Tear don't tie me down
I belong on another side
With no more reason to fight
Fade into the blue
My arms will open wide



  自Rosette被發現是白髮人的那刻起,所有砸到她身上的雞蛋雜菜石子、藥湯纏綿癡怨的咒文聲和符號、每一張恐懼或訕笑的臉……全都成了每個夜半時份入侵她夢境的魘。

  她身心俱疲,虛弱地躺在床上,數算窗外搖落的枯葉……瘦削的樹枝,也比她現在的身子粗壯啊。稀疏的白髮,遮不住她滿面的淚痕。我到底是真的病了還是被詛咒了呢?我做錯了甚麼嗎?我真的「不正常」嗎?這個世界裡沒有人接受我嗎?


我還有生存的價值嗎?


  深秋的月兒沉默地勾在夜空中,她心中的疑問似乎永遠都不會得到解答。


Voices that speak, always been spoken to
If I could wake I'm sure I'd be open to
Ready to sign, put my trust in anyone
And I'd do the time cause there's nothing I haven't done



  故事說到這一頁,竟戛然停止了,往後的頁面全是空白。而在最後一頁,夾了一張色彩看似是甚麼派對入場券的紙條,而且有被撕過而用膠帶黏合的痕跡。

  Rosette的結局懸在Hellen的心裡,最後她怎麼了呢?

  如果能與Billy見面,Hellen一定會向他追問故事的結局,還有他為甚麼沒有畫完它。
  只可惜,她連這個Billy是誰都不知道。


There is no cure and no remedy
Have no more faith and no precious memories
Sorry that I've failed you and we should've won
But I feel like it's over before it's begun



---


  第六天是個週日, Mrs Margaret 的日程表起了變化。早餐過後,她沒有上教會,留了在家打發時間。她戴著老花眼鏡,坐在搖搖椅編織毛衣。Hellen也抱著Mariella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目光朝向 Mrs Margaret ,壁爐上方的大十字架是扎眼的背景。

  Mrs Margaret 感受到Hellen的視線,於是回望過去。Hellen也大方地與她對視,然後說出了她在這個家裡的第一句話。
  「 Billy Margaret 是誰呢?」

  老婦人的嘴唇輕輕顫動了一下,吐露出一閃而過的悲傷。

  「那孩子……是個很特別的人。」她緩緩脫下老花眼鏡,雖然視力有些許模糊,她仍能辨認出Hellen放在膝上的那本畫冊。「妳要跟"Billy"見個面嗎?」


Even God he fails me now
Stuck on another side
With all of his reasons to hide
Fake it til it's true
My arms will open wide



  Hellen跟著 Mrs Margaret 走進了一所墓園。綿密的綠草地上,錯落了一座座石刻墓碑,一株株杉樹佇立在鐵欄壁柵旁,守望著每一縷長眠此處的靈魂。

  「Rosette,今天我帶了一個人來見妳。」 Mrs Margaret 放下一株白玫瑰,然後輕輕撫上碑上雕琢得異常精美的名字——
  Rosette Beatrice Margaret

  一個大約在十年前死去的人。 這串名字,很眼熟,Hellen想起畫冊的白髮女孩,還有宅子大廳裡的十字架。 Mrs Margaret 的神色淡然,那雙凝視著墓碑的眼神卻比海更深邃,翻湧著複雜的情緒和往事。

  「 Rosette 死去前,仍然掛著 "Billy" 這個名字。」Mrs Margaret 幽幽地說了。

  意思是,Billy和Rosette是同一個人嗎?這一刻的Hellen雖然仍不太理解這是甚麼意思,但觀察力強的她,已把部分的碎片串連起來。
  「所以,這是 Rosette 的結局……」Hellen眨眨眼睛,望向 Mrs Margaret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一陣短暫的沉默,讓微風乘虛經過,拈起了婦人花白的鬢角。Hellen也不急,乖乖地等到風安靜了,便聽到 Mrs Margaret 平緩的一句:
  「那晚,她獨自走到海濱那條小橋上,跳下去了。」


If love is so pure
And mine is so tainted
Will I be the strangest
Sink into the floor
My arms will open wide





-TBC-
05/11/2019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