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5 🎭
Part 3. Anchor




[BGM: "Anchor" - Birdeatsbaby]


I have tried to back down in the eyes of strangers
They will know my all
That my pride comes after a fall, a fall
Then you begin to ask the questions to end questioning
Why, the art is growing silent in my arms



  「那晚,她獨自走到海濱那條小橋上,跳下去了。」 Mrs Margaret 娓娓地說起那段有點遙遠,卻依然鋒利的往事。「那時我還在睡夢中懞然不知。第二天,我們發現她不見了,到處去找,在橋上找到了她常穿的那雙啡皮鞋。」

  女孩重重地墮落,河面綻放出燦爛的水花,頃刻間又在皎潔的月色下枯萎。脫線的錨,沉沒到大海中央最深處,需要多久?

  海水侵蝕呼吸直至徹底窒息,感受著生命一點一滴地自軀體流逝。生存的時候,從不覺得自己活著。擁抱死亡的這段短暫旅程,她終於深刻地感覺到自己是活的。


It's a long a way to the anchor
Fathoms under water
You are running out of breath to carry
Your lungs are not ready
It's not enough to save me
And you don't have the strength of many



  「我們發狂地在河裡打撈,整條河道都翻遍了……三天後,在鄰區航行的一戶小艇發現了她。我趕過去看她,她穿著一套米黃色的洋裝……我一向很討厭她穿這種打扮,不允許她穿裙子。但那一刻,忽然一切都不重要了。」

  一個母親觸碰自己孩子冰冷的屍體,是一幅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淒愴畫面。地裂山崩,雷鳴雨嘯,都比不上婦人的哭聲震撼。

  她哭到昏倒過去,在床上躺了一個星期,不想出門。遠房親戚和教友們都來探望她,但沒有一個人能說服她看開。她花好多好多時間呆在孩子的房間裡,不斷想著哪裡出錯了,才走到這一步落魄的棋。

  收拾遺物的時候,她看到了孩子的畫本,只恨留白的結尾,在現實中殘酷地上演了。

  母親終於明白,自己的每一次禱告,每一句所謂指責罪人,每一個厭惡的眼神;每一次丟掉孩子的珍藏、撕破他創作的圖畫、剪破她喜愛的衣裙。都在逐吋逐吋地逼他後退,退到跨過那道小橋欄柵。


I denied, I smiled, I swallowed like a willing child
I saw you guessed but you could never save a sinking shipwreck
Don't be upset, it's just you haven't worked it out yet
There's still time just don't be blameful if you don't have mine



  Billy以自己所選擇的身份——Rosette的身份離開。喪禮上,播起了Birdeatsbaby的歌。 Mrs Margaret 沒聽過這隊樂團的歌,她只是發現了Rosette偷偷存了好多他們的CD和海報,猜想她生前一定很喜歡。

  Rosette喜歡的東西,她都反對,從沒想過要去了解那些是甚麼。這時候才想要去理解她,已經太遲。
  「我真是一個糟糕的母親……」 Mrs Margaret 如此總結。

  Hellen雖然不喜歡那些從此幸福快樂的騙人童話,但她也無法享受這個故事,太沉重了,她為Rosette感到婉惜。如果Rosette能活下來,而她們又能相遇的話,她會想跟Rosette成為朋友。Mariella也是。


It's a long a way to the anchor
fathoms under water
you are running out of tricks to tempt me
even if you move me
I'd still be a greedy little thing to have around and watch you drowning



  只是有一點,Hellen沒想明白。晚飯的時候,她再向 Mrs Margaret 搭話了。

  「為甚麼會選上我呢?難道是為了贖罪嗎?」
  「不……我造成的傷害,是永遠無法償還的。」
  「……」
  「我只是不希望,再有孩子因為『做自己』而感到難受。」



  夾在畫冊裡的那張招待券,也叫Hellen有點在意。 Mrs Margaret 搖搖頭:「這是Rosette留下來的,我也不清楚是甚麼。不過,妳想要的話可以拿去。」

  Hellen也就不客氣地收去了,她直覺覺得這可能是一張奇幻的車票,有天能帶領她坐上一節通往異世界的火車。



-- -- -- --



Outro: So Am I




  離開了兒童院舍後,Hellen始終需要入讀正式的學校,上了初中。

  開學才第一天,已沉悶到讓她受不了。課室是單調的,桌椅是四四方方的,老師講課的聲音是低沉的。在這樣的環境下,作出來的白日夢也是無聊的。

  同學們一如以往,臉上都掛著個大交叉,她才不屑加入這些面具人軍團。於是,她把頭髮染成綠色,純粹讓自己開心;又偶爾會帶著Mariella來作伴上課,讓求學生涯不致於被沉悶殺死。

  但當然,在校園這個場合裡,她這樣的行徑算是過於出眾,讓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暗沉的長廊上,廻蕩著她清脆的腳步聲,背景響起模糊的竊竊私語。


[BGM: "So Am I" - Ava Max]


Do you ever feel like a misfit?
Everything inside you is dark and twisted
Oh, but it's okay to be different
'Cause baby, so am I
So am I, so am I, so am I...



  「那個插班生搞甚麼?想紅嗎?」
  「聽說她本來是個孤兒,在院舍裡已經有問題了。」
  「她的氣場太陰沉了吧,感覺好可怕……」

  她毫不在乎,伐開云云的紛議和目光自如地前進。然後,有某雙漆黑的眼瞳與她擦肩而過。


Can you hear the whispers all across the room?
You feel her eyes all over you like cheap perfume
You're beautiful, but misunderstood
So why you tryna be just like the neighborhood?



  在她眼中,所有人都是一式一樣的面具人,身邊閃過的是誰都沒關係。
  所以她不會知道,在那一刻,少年眼中的黑白世界,忽然絢麗明亮。

  「!」在他跑神的一瞬,一陣衝擊力撞到他身前。低頭一看,一名女同學手裡的書本全掉到地上。
  「抱歉,妳沒事吧?」他彎下身,幫對方撿起書本。

  「沒事……啊、是皇前輩?」女同學辦認出眼前這位是校園王子,難掩雀躍。「您明天是不是要參加氣槍射擊的比賽?」
  「是的,妳也有關注嗎?」
  「有啊,皇前輩的比賽我都有看!請您一定要加油喔!」

  接觸到女同學眼裡瀉出的仰慕,他眼裡劃過一瞬即逝的失落,但不出半秒便換上了一貫和善的微笑。
  「謝謝,我會加油的。」


Do you ever feel like an outcast?
You don’t have to fit into the format
Oh, but it’s ok to be different
'Cause baby, so am I
So am I, so am I, so am I...





-E-
17/11/2019



———————————————



跋:

最近都因為掛心香港的時事,整個氛圍很壓抑又哀傷……

本來是想寫Allen的故事,用他的經歷來表達部分的情緒。可是寫著寫著,發現有些細節應先交代才更易懂,便跳回來補完Helter的故事……
Rosette、Hellen和Allen都是不同的個體,卻又微妙地相似。每個人都在這個荒唐胡鬧、離經叛道的世界中,尋找著那點卑徹的立錐之處。

順便推介Birdeatsbaby這團,風格很棒。有點黑暗,有點歌德,有點卡巴萊。喜歡。
最後,天佑我城。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