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鴛鴦佳節出pool大作戰一點也不容易 ||






  情人節同時是自己的生日,對澄小姐來說是一件困擾的事,因為——

  當下的她,仍然是一隻單身狗。兩個日子結合,對她來說簡直是 double fever 雙重打擊呀!!!
  不甘心的她想著,這樣不行,今年我一定要躍出這個悲傷孤獨的pool!何況啊,本姑娘已經有要追求的對象了!

  那些傢伙……刀劍男士們對現代的西洋節慶應該沒概念,但不代表她就不能行動。與其毒自糾結,不如來抽張牌吧,看看有沒有甚麼啟示。
  深吸一口氣,虔誠地摸出了一張牌,再小心翼翼地翻開——她不禁「噢」輕呼了一聲。

  第三十一卦 山澤 咸
  「咸,亨,行貞,取女吉。」

  水通山脈這意象,象徵男女情投意合、靈犀相通;若問姻緣,尤為大吉。她的信心一下子充滿至100%,今天一於主動出擊!

  (旁述:「不就跟平常沒分別嘛……」
  澄:「那就……加倍主動出擊呀!(握拳)」)



—=—*—=—*—=—




【來做本命巧克力吧】


  其實她並不擅長料理,為了減低失誤的機率,她決定拿半現成的DIY。找找家裡的廚櫃看有甚麼存貨呢,所幸普通的巧克力還是有的,還有P○cky……
  嘛,乾脆駛出魔法卡融合,召喚出巧克力棍好了。她特意請教了一下估狗大神,找了這個食譜,按部就班嘗試摸弄出來。

  過程並非一帆風順,比如說她第一次丟下鍋的巧克力切得不夠幼細,煮了好久仍有凝固的塊狀。於是她把爐火調高,卻不小心調得太放肆了,整鍋東西秒速變成需要馬賽克的焦炭。第二次她學乖了,把巧克力切好切滿才下鍋。

  聽說那傢伙愛甜,就給他他媽的沾爆,所有餅乾棒都裹上了一層比水泥更厚的巧克力,遠望就像一坨坨硬化了的便便。
  下一個步驟,她按照食譜的建議,挑了些配料當中混進了奇特的選項撒在巧克力上。

  

  登登——!美味(?)的愛心巧克力P○cky.完成!!

  等一下,雖然成品散發著一圈粉紅愛心光芒,但感覺有點不對勁啊……其本體怎麼被打上了馬賽克了??而且似乎有奇怪的材料混進去了吧?

  到底女主角是真的太丟三漏四,把噗神旨意食譜的詭秘安排照單全收;抑或懷恨在心故意耍小惡作劇去戲弄那個笨蛋木頭男……這點交由諸君去定奪了。



—=—*—=—*—=—




  不要說審審沒心肝,她也順手帶上了一些現成巧克力回到地水師本丸,分發給其他男同事。即使大家不認識「情人節」這個玩意,大抵都高興地收下了。

  然後,她拿著包裝得小巧可愛的禮物盒一點也看不出來揉進了鼻屎,趁與她心儀的近侍陸奧守吉行共處一室之時,鼓起勇氣向他雙手奉上。不排斥甜食的他,欣然地收下了。

  為了增進親密度,她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亦恬不知恥地提出了。

  「那個……我們來個比試一下吧!」
  「喔,要比啥?」
  「來比定力的……P○cky遊戲!」

  她略為解釋了一遍,沒錯就是那個二人分別咬著棒棒的兩端,然後一起吃下去的老土調情遊戲。

  「總之,誰先退開就算輸!輸了的沒屁眼!」
  「嘿,就算是遊戲,咱也不會禮讓噢!」
  「正合我意。」

  她抽出了一根巧克力棒,含住了沾有巧克力的一端,朝他抬起下巴——眼底裡閃爍著視死如歸的決心。少根筋的他一心向著勝負,幹勁滿滿,俯下身用口接住了指向自己的巧克力棒。
  (審審內心吶喊:自己的鍋自己涮,老娘連鼻屎都不怕跟你一起吃了!!這還不算豁出去麼!!)

  看著他的臉遂漸靠近,一陣漁陽顰鼓從胸口襲來,兩兵相接就在咫尺。這是只屬於她的、戀愛的戰場,就算踏前一步會遭百箭穿心,她也絕不退縮!

  碰到了。
  輕輕擦過只是一剎那,那份溫度卻彌留在唇上,愈燒愈燙。

  「呀嘿嘿,這算是平手吧,妳還真不簡單唄。」反觀他笑得爽直,旁述都忍不住要吐槽了,這甚麼反應啦好歹親到了女生耶!

  女主角此刻的心思簡直糾結成了蜘蛛網,這到底該解讀成他太沒心眼?還是他不介意跟我親到了?能夠肯定的,是他至少不討厭我吧?吧?吧?!

  怎料,他接下來的這一句,足以把蘊釀得正甜的氣氛徹底粉碎。
  「哇塞這個有夠難吃的!」還附送扭曲的面容。

  女主角定格三秒,漲紅了的臉蛋上隨機浮現出幾道青筋印。
  「你這個……大笨蛋……」 << 氣結到無法大叫

  不認真工作的審神者想談戀愛,可惜春天的腳步似乎仍未靠岸……



—=—*—=—*—=—




  殘陽灑在木廊上,腳下的影子拉得又斜又長。她捧著那盒沒吃完的巧克力P○cky,正躊躕該怎麼處理掉好呢……
  她又摸摸口袋裡那張易經塔羅牌,她今早抽出這一卦後,便將卡牌當成護身符帶上。望望牌上的畫像,是一對男女相處和樂互結為好,與這刻的她形成諷刺的對比。

  結果一點也不準嘛,說明了她的靈力有多渣……太爛了。無論是她的占卜功力,還是戀愛攻略,都爛透了。
  也許是她神遊得太遠,以致藥研藤四郎走近到她身後叫喚她時,讓她嚇了一跳。「噫!」看到她被嚇到的傻模樣,他禁不住輕笑。

  「大將,妳在想甚麼想得這麼投入呢?」
  「呃、沒甚麼啦……」
  「妳的樣子像是在煩惱呢。」
  「真的沒有啦,隨便放空一下而已。」

  對話之間,他一面仔細地觀察著她,包括她笑容裡暗藏著的一絲失落,身上配襯得美美的酒紅色洋裙和英式皮鞋,以及她手中那個精美的禮物盒子。想到她今天派發了巧克力給全本丸的刀劍男子……理系男生藥研藤四郎大概推敲出了一些端倪。

  「大將……今天是不是甚麼特別的日子?」
  「耶?你知道?」
  「因為妳今天給我們都派了兩顆巧克力,還預備了禮物……我就猜是不是有甚麼特別事情。」
  「不愧是藥研……好聰明啊。」她笑著驚嘆,接著佯作神氣地說:「是啊,今天是西洋情人節!就是情侶們會慶祝的節日!更重要的是,今天也是本姑娘的生日哼!」
  「那還真巧合呢。要是妳一早告訴我們,大部分人都會替妳慶祝吧。」
  「唔……那又不用這麼高調,太多人慶祝反而感到壓力很大呢……」她別過眼神,帶點汗顏。天知道某些刃會想出怎樣誇張的點子呢……

  「那麼,這個日子暫時只有我和妳知道……是這樣吧。」說著,他從口袋裡取出了一串小東西:「正好,這個送妳,生日快樂。」
  她接過一看頓時傻了,他遞來的那一串,是她最愛的那系列角落小伙伴娃娃匙扣啊!!!

  「咦咦咦!你也喜歡這個嗎!?啊、不對!」最叫她驚異的重點是:「你甚麼時候、從哪裡找回來的啦!!」
  「上次遠征的時候剛好看到,就買回來了。」
  「所以你到底瞞著我遠征到甚麼地方去了啦……」把玩著可愛的小娃娃,她的心情徹底被療癒了。「可是、這個不便宜吧?我就這麼收下真的可以嗎……」

  「其實我本來就打算送妳才買的。」
  「送給我……?」
  「大將最近總是有點沒精打采,所以想……如果能讓妳高興起來就好了。」
  「那就謝謝你了!我很喜歡!」

  橘色的陽光染著紫色的晚霞,點綴了她的笑顏,也映照出他紫灰色的眼瞳裡,那一線難以察覺的曖昧——雖然她當下並沒有捕捉到。




—待續—
15/02/2020





====================


後記:

社畜始終遲了一天發……嬸嬸我工作得好累(躺平)
食譜是參照這個安價出來的:https://www.plurk.com/p/n1dzw8
就是之前噗浪上很紅的那個做P○cky的遊戲ww

And then 後面男主(?)們的反應也是安價的結果……
起初擲出的都是陸君超級魯鈍直男一直無視我然而藥哥好寵我是怎樣……



p.s. 補充其中兩張安價圖for參考:






p.s. 2. 差d唔記得補返首ending (diu


留言

  1. 準倫敦金苦主審審 | -

    鼻屎巧克力笑炸了www
    好歹你家直男是吃了一口耶www(看我家的港女……)
    再得罪老細更難食的都作得出來啊lolll
    藥哥好暖也太清楚妳喜好!我也想收角落丁啊!(單身狗羨慕眼)

    ( 02:25 )

  2. 關愛準倫敦金苦主的admin審 | -

    Re: 準倫敦金苦主審審

    如果直男知道有加鼻屎可能就拒絕吃了lmao wwwwwwwww
    藥哥真的好暖男友力超高的……

    坐等你那邊的百變後宮輕小說(敲碗)

    ( 23:51 )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