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不到要起甚麼標題才恰當的日常數則 ||



—=—*—=—*—=—




甲、山有木兮木有枝,明月溝渠苦自知



  「一、二、三、四、五……」在第不知幾多次點算過辦公桌上的一疊金幣後,又瞥瞥一旁那幾個已經空空如也的寶箱……
  審神者.澄小姐不禁洩出了一聲長嘆。

  「存了這麼久也才五萬多小判……啊我超窮的啦!
  「誰叫妳前陣子這麼懶唄,還放置了大半年不回來……」站在對面的近侍.陸奧守吉行忍不住提醒她:「那時還以為妳出啥狀況了哩!」

  「那、那是因為……官方的保安調整得更嚴密了,爬進來的方式變得好麻煩啊……」她想了想,心虛的神色難掩:「 Ok ok 我就任初期的確是比較鬆散……以後不會啦!況且……現在我有了想回來的理由……」
  「啊,是啥理由吶?」

  女孩盯著陸奧守好半晌,但對方顯然get不到她那欲說還休的意態,額角還叮出了一個問號。於是她有些不甘心地爬到桌上,傾身向前,二人的視線只有一寸之遙。誰往前移動一格就會吻到了繼續辦公室性騷擾的節奏

  上回情人節因為自己作死,沒能好好表達心意,現在重新來一次吧。
  「那個……陸君。」一雙焦糖棕色的眼光,閃爍不定,映襯她兩頰上若隱還現的嫣紅。「我們來試試約會,的話……」

  她的話未結尾,一隻黑影忽地帶著一陣風捲進來,打破了二人獨處的空間。
  魂之助將嘴裡啣著的包裹吐下,大聲地宣佈:「這是時空政府速遞而來的快件,請審神者簽收……」

  話沒說完,牠爪子下的包包已被不耐煩的澄子搶去了。進攻機會被打斷而不爽的她,怎麼會有耐心再聽魂之助以官腔慢慢解說?
  魂之助咪眼搖搖頭,牠家審神者好沒禮貌啊。看剛才的形勢,她準是又想對自己家近侍亂來了吧?

  牠扭過身子,朝陸奧守說道:「如果你遭受到甚麼不愉快的事情,需要向時空政府作出申訴,可以問我要投訴表格啊。」
  「喔謝啦……」 << 其實在狀況外


** 読み込み中... **



  「對了,妳剛才想說啥來著?」
  「啊!我好像是說約會……」

  魂之助陰魂不散:「辦公室不宜談兒女私情啊。」
  「我喜歡啊,吹咩。」她向魂之助灑了一臉鹽,然而瞄往陸奧守的眼神眨著幾分殷切。「我想找個人一起去玩啦,所以我們去約會行嗎?」
  「約會?」
  「是啊。如果你不去,我……我就去找男公關 / 兼職男友約!」故意這麼說,本姑娘就看你怎麼回應!

  正常的少女漫畫 / 夢向情節,男主按理會心生妒忌,抓著女主熱烈挽留,嚷出——不行!不准妳找其他男生!妳只要有我就夠了!——之類的標準男友(?)台詞。
  然而大家要知道,地水師本丸的近侍小哥憑實力單身的技能天生就lv.99。他吐出了一句:「妳不是常抱怨本丸很窮,哪有錢啊咧?」

  沉默數秒後,她指頭一滑,再次把他踢出門遠征去了——
  「沒錯很窮啊,不給我挖到小判箱你別回來哦。(微笑)」

  連一旁的魂之助也不禁扶額。
  這傢伙不是木頭,是朽木才對吧!木頭雖遇水不溶遇電不導,尚能鑽石生火;這塊朽木可是半滴火也擠不出啊!



—=—*—=—*—=—




乙、有一種煩,名曰長谷部。



  「主上,午飯已經煮好了。」
  「啊我還沒餓啦,你們餓了可以先吃。」
  「主上,不定時吃飯會弄壞身子的!」
  「給我半小時看完這個R18囡囡game的嘿咻卡面故事就好啦!」

  然後極速鎖上房間的大門,把壓切長谷部屏蔽在外。可是不到十分鐘,隔著耳機也聽得他一面敲門一面說:「主上,差不多半小時了,該吃飯了!」
  他媽的她剛看到男主要開始辦事了,又被一下打斷了!她沒好氣地喊:「才五分鐘啊好嗎!你先退下!」

  大概又五分鐘後,同樣的敲門聲響起:「主上,要不要先給您裝碗湯?」
  「不用了啦就說不餓!」湯也是有體積的好嗎?

  又五分鐘後……「主上,飯菜都冷了,要不要給您翻熱一下……」
  「啊啊啊啊!!!!」她幻肢都硬起來了,正要跟男主和萌妹子一起高潮(?),現在高漲的只有煩躁!甚麼心情都湮滅了啦啊啊啊!

  「主上您怎麼了、沒事吧?!」
  「你不要三番四次礙著我就沒事了啊啊啊!!!(反桌)」


** 読み込み中... **



  每次審神者要帶低等的新成員單騎出陣,長谷部都會神色慌張地迎向她:「主上,這太危險了,請讓我隨行保護您!」
  就像現在。

  「只是去跑最簡單的地圖,怕甚麼嘛!」她眉頭一皺,把墨色的長髮扎成馬尾。
  這時的她,已卸去了臉上的妝,並換上了一身全黑的T恤、運動褲和球鞋。這樣的出陣服,絕對稱不上美觀;但現在可是去行軍打仗啊,當然是以簡便為主,美醜真是 who fucking cares ?

  「可是,萬一您出甚麼事……」
  「根據系統,我不會受傷更不會死。」她沒好氣地瞪他一眼,「你等級太高了去低等的地圖會害我們吸不到經驗值啦……((」
  「可是……」
  「好了好了,我有別的任務拜託你,麻煩你先去做好再講。」 << 白眼反了一百遍

  自此,長谷部也成為了經常被趕出門一人遠征的通常人選之一。



—=—*—=—*—=—




丙、綠肥紅瘦,郎意知否?



  這座赤貧的渣新本丸,資源非常拮据,審神者盡可能確保她的刀劍男士們不要受傷其實是懶癌的藉口罷,故此手入室的使用率並不高;加上位處偏僻角落,門前鮮少有人經過,是大宅裡最為清靜的地方。

  相較之下,連執務室她也嫌吵,何況壓切長谷部總是要在那裡處理公文……實在不想被他的唐僧式喋喋不休攻擊。於是,沒有特別事宜的時間,手入室便成為了她的窩。

  她喜歡在那裡各種躺平或翻滾,讀一部翻譯小說或罪案實錄合集,聽各種流行曲和輕搖滾,偶爾心血來潮抽一張塔羅牌占個不太精準的卦,或是抱著治癒無比的角落小伙伴公仔發呆……手入室裡,甚至放了她愛喝的咖啡粉和零食以備不時之需。真的完全沒有在辦正經事呢

  然而,自從藥研藤四郎來到地水師本丸後,這個審審御用休息室又新增了另一項功能——理科實驗室(?)。
  他似乎對不同植物和礦物興趣甚濃,會把它們合成並觀察產生的變化——簡稱化學。專門屯積草藥和醫療資源的手入室,也就順理成章會找到他的身影。

  不知從何時開始,二人待在同一室內的畫面經常出現。他們都養成了一份默契,只要互相不打擾,也就不介意與對方分享這個小空間。


** 読み込み中... **



  當然,他們也會有攀談起來的時候。
  今天的對話,就在藥研藤四郎注意到她鼓著雙頰、垂頭喪氣之後展開。

  「大將怎麼了?」
  她從筆記本電腦中抬頭,反射性地:「嗯?」
  「眉頭皺得多會長皺紋的。」
  「隨便啦!」她的臉更鼓了,惹得他一陣輕笑。
  「所以有甚麼煩惱嗎?」他連人帶椅子向她拉近:「不想說也沒關係。不過如果妳想說,我就聽。」

  她緊緊抱住了全本丸最得寵(?)的大公仔,盯著他的臉:「想要男朋友。」她用半開玩笑半賭氣的態度問:「如果我追求藥研你,你會不會接受呀?」
  「不。」他答得乾脆:「妳確定妳是認真的?」

  幾乎整個地水師本丸都知道審神者喜歡某個刃,每天在倒貼,只有當事刃沒自覺……藥研怎麼可能不知道。
  「果然還是被看穿了。」吐吐舌頭,藥研的回答在她意料之內,他的理智正是她需要的。「誰叫某人一直在打擊我呀……好難受啊。」

  「難受的話,何不考慮放棄,反正他好像對妳沒意思。」
  「嘛,說來當然輕鬆啊,」勒著公仔在床上滾:「喜歡一個人哪能馬上放棄啦啦啦——」
  「如果妳真的放棄追求他,我就跟妳去約會。」

  。
  。
  。

  她花了三秒時間才:「?????!!!!!」
  他一定是在開玩笑逗她,讓她稍微沒那麼難過而已吧?!

  「這不是開玩笑。」那雙淡紫色的眼瞳,誠懇地勾著表情驚嚇的她:「請認真考慮一下?」




—待續—
13/03/2020





====================


利申:

唔關我事,都是安價出來的……我也挺喜歡藥哥,不過他挑的選項都表示喜歡我實在叫我好意外……
而這時陸君一直只把我當好兄弟的樣子所以我是時候轉線了吧 Lol

附證據 ⭣ ⭣ ⭣ ⭣ ⭣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