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 日壓切 / 燭壓切 / 土方組
❖ 刀女審 / 夢向 / 藥研 ⇆ 審
R18 / 重度OOC形象崩壞注目
❖ 惡搞 / 含港式口語及不雅用語





===============




壓切長谷部.人物簡介:

➼ 本丸老媽子大家長,連審神者也像是他的女兒一般
➼ 目前與日本號有一腿(詳情可看這篇
➼ 經常OT以及不知道是不是謎之事情做太多了,腎有點不好
➼ 話嘮屬性,拿手絕活:唐僧式碎碎唸



———



  「你這傢伙,不是說了不可以在室內抽箊嗎?啊,抽完的箊頭不能隨便丟!丟到窗外更加不行!有人經過被丟到怎麼辦?就算沒丟中人,丟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呀!對了箊蒂要先完全弄熄才能丟啊!萬一燒著了甚麼東西豈不是要火災了!喂臭男人你拿著酒壼又想到哪?你有聽我說話嗎?!」

  「啊啊煩死了!!!」被疲勞轟炸的日本號邊離開房間、邊戴上耳塞——可是效果並不顯著,煩人的蠅頭細語依舊鑽進了耳膜。

  「喂!你一會不是還要出陣嗎?所以我說不可以再喝了——」
  「別管我!」

  長槍避開了打刀伸向他酒壺的手,長揚而去。




|| 在不適當的場合就該避免幹不適當的事 ||



—=—*—=—*—=—




  「哇屌真係有人出陣時隨街扑野架?!!」
  一聲驚叫,擊碎了江戶城堡暗室內如箭在弦的氣氛。

  澄小姐因為感應到氣場的波動而往這個方向走,理應出現到敵方Boss部隊張牙舞爪地迎接我們的畫面。誰料映入眼簾的,竟是一男一女正在坦蕩相對、進行陰陽調和補氣活血的活塞運動……

  憑他們身上散發出的靈力可以判斷出,那個女的肯定也是審神者,而那名跟她「組裝」在一起的男子,當然是她家的刀男。
  為保障當時人/刃私隱,容小編把他們的眼和關鍵部位各打上厚厚一塊紫菜,也不透露那位刀男是誰了。

  雖說這種模擬戰活動,時空政府通常會給每位審神者分配不同的獨立空間作為戰場;然而,偶爾總會有母體錯亂出bug的時候,所以遇上同僚並不是甚麼稀奇事。之不過……撞正有同僚跟其部隊成員在[嗶——]……這個機率到底……

  打砲不是問題,野外打砲都沒有問題(雖然不在澄小姐的性癖喜好清單之列),別人愛怎麼wild他們性福鳩興就好了。(p.s. 請注意衛生和盡量別對他人構成影響吧,謝謝合作。)

  但怎麼說,在刷活動 = 工作期間做這種事還被不幸地被抓包了還好嗎??????
  澄審 + 六位部隊成員無不囧呆了。[註:本次出陣的成員們分別是陸奧守、藥研、日本號、巴形、和泉守、堀川。]


➼ 小編插入上帝視覺,讓大家一窺登場人物們的內心戲,以更了解後面的劇情發展:




  率先反應過來的竟然是日本號,他的表情由不解未酒醒切換成嚴厲,向那對男女大喝:「喂……!別在大庭廣眾下打砲啊,看了就不舒服!!」
  看樣子,他準是出門前被長谷部碎碎唸得滿腔躁火,此情此景正好讓他發洩。

  澄審的腦廻路今天也通常運轉:「等等,阻人扑野死左會畀人燒春袋㗎!」(小編:由妳大叫的那一刻起,已經阻住人地啦……)
  號叔:「はあ?!我才不信這回事!」
  陸奧守:「你們先別吵唄,他們跑掉了耶……」

  扭頭一看,方才的愛情動作片action位置已空蕩蕩,只餘一閃一閃的人形虛線。

  陸奧守:「呃,話說啊……那兩個人剛剛在幹啥來著??」
  澄:「……」不是吧,這傢伙遲鈍得連嘿咻也沒有概念嗎……她揮一揮手:「現在沒那個美國時間解釋啦,各位!別耽誤時間了,快去打完Boss回家……」

  然而其餘四位部隊員,他們的狀況似乎也不太好……

  巴形半蹲在地上、似乎按住小腹,面有難色:「主上,抱歉,我想我要休息一下……」
  藥研的表情也有點奇怪:「大將,我……」
  她可不是純情智障白蓮花,loading了兩秒後,領悟到了。「好吧,你們需要冷靜一下麼……」
  日本號很是不滿:「嘖,到底能不能快點結束?」然後老子要去喝酒

  慢著,數算一下人頭,怎麼好像少了兩位?
  此時,鏡頭稍移玉步至轉角暗處……傳來了一點鬼祟(?)的聲音。



  那是悉悉蟀蟀地在脫褲子(!!)的土方組
  澄審已經不care阻人扑野會被燒她根本沒有的春袋:「屌你地唔准開緊工時隨街扑野啊啊啊——!!!給我收斂點!!!」



—=—*—=—*—=—




  「氣死我了……那傢伙一點也不長進!除了喝酒抽箊還會做甚麼?主上都說她討厭箊味,那傢伙還是不改!而且啤酒瓶和箊蒂都隨便丟,還不是要我幫他收拾?每次提醒他就嫌我煩、喝醉了還會罵我脾氣差,啊只要他做好自己的本份不就行了嗎!?好端端的我也不想動氣啊!……」

  刀鋒擊在砧板上的聲音在廚房裡廻蕩,為長谷部滔滔不絕的抱怨提供了生動的背景節拍。燭台切光忠耐心地聽著,而在怨言一浪接一浪翻了幾疊的同時,他倆已分工協力把肉餅、馬鈴薯等食材剁好了。

  「所以我說他那樣子——咳嗯……」要不是喉間突然爬上一陣乾涸、害他乾咳了兩聲,長谷部仍會無休止地喋喋下去。
  「長谷部閣下……」燭台切手勢迅速,打開保溫瓶倒出了一杯水,適時地向身旁的刃遞上:「別急,嗆到就不帥氣了。」
  對方接過喝一口,微甜溫潤經過舌尖滑入喉頭,也稍稍理順了胸口的焦躁。
  戴著眼罩的男人又補充道:「這是紅棗桂圓杞子茶,像你這麼忙碌又操勞,宜多喝呢。」

  這個人真體貼啊,跟某位滿臉鬍渣不修邊幅吊兒郎當不思進取(下略)的大叔好多了……看著燭台切先生溫文的微笑,長谷部不禁這麼想。

  如此平靜的時刻,忽爾聽得一陣慌亂而急速的噪音襲來,夾雜了叫罵、腳步、物品碰撞的聲音。
  ——是主上和出陣的部隊回來了。



————



  在得知出陣發生了異常的狀況後,加上目睹主上這麼抓狂,長谷部將整個部隊(除了日本號)都抓去鎖進小黑房訓話、淨化心靈了一整晚。

  「我明白人總會有七情六欲,但怎麼可以作戰期間起色心呢?要學習控制、不可以被魔鬼欲望戰勝理智!(望向兩名基佬)別給主上帶來困擾啊!還有,我知道你們當中有人對主上有非份之想(?),別妄想趁這種混亂的時候對主上毛手毛腳、圖謀不軌!來,為了訓練你們的意志力,都給我抄心經一百遍……」

  他們放出來後全都雙目無神、面如死灰、形容枯槁(ry)……彷彿經歷了一場漫長的噩夢。傳言長谷部的碎碎唸絕技威力驚人,能扣減對手大量SAN值,嚴重者更有可能陷入混沌狀態……誠不欺刃。

  連藥研也皺起一張蒼白的臉,這樣的經驗實在不想要再有下次。他坐在長廊上透氣,暮春的夜並非繁星喧囂的季節,然而他抬頭,卻有滿天星斗的錯覺……
  被碎碎唸攻擊的後遺症猶在。

  在他身旁的澄小姐壞心眼地咯咯笑:「活該,誰叫你們都這麼不乖呢!不過……」吸一口氣平復過來後,她咪起眼注視著短刀:「沒想到連藥研你也這麼不冷靜……真意外啊。」

  「我說過我也是個男人啊,這是與生俱來的反應,只是看能否忍耐。」
  「藥研也有忍耐不住的時候啊……哼哼,能見識到也真有趣。」
  「大將……」

  他湊近女孩,二人的視線隨之拉近。她能感受到他的靈氣,以溫和的姿態燃燒著,平穩卻熾熱。
  「難道妳看不出來,我平日一直在忍耐嗎?對著妳。」

  在此小編煞風景的提提各位男士:這種撩妹對白可不能隨便模仿,要麼你人帥、要麼你和那個女生建立了一定程度的親密度,否則就成為性騒擾了。
  而藥研符合了後者。一抹嫣紅在女孩的臉頰浮現,晚風捎來的幽幽花香,點綴了氣氛正酣。她微啟雙唇,「我……」

  「大姐在這裡啊!正好想找妳!」結果,被不知趣的刃打斷了。
  「你會不會看氣氛啊白癡!!!」她一拳鎚向來刃——陸奧守的大胸肌上(喂)。
  「嗚啊……咱又做錯啥了啊???」他感到萬二分無辜,先是明明甚麼都沒做、卻被抓進去小黑房跟隊員們一起被唸,現在又無故吃了大姐一記鐵拳,真是有夠衰小的惹~

  「那你找我幹嘛?有事快說!」
  「大姐,請問……」他的表情很是認真,說出口的卻是叫人汗顏的幹話:「咱可以摸一下妳的胸嗎?」
  「……蛤?」死魚眼。
  他的心血來潮要吃豆腐,應當歸咎於今天看到了謎之畫面、吧……「是說平日妳老是摸咱的,咱摸一下也很公平吧?」

  他這句沒有不正確,但又完全搞錯案啦……你能不能看場合別當電燈泡啊啊啊???害人家在藥哥心目中的形象全沒了!?

  「你不要我也就算了但是否故意想害我嫁不出啊啊啊!!!(扯著對方的衣服猛搖)」
  「等等等等等一下……衣服破ㄌ……」配以「嘶咧」布料被撕裂的效果音,奶油色的胸肌呈現讀者眼前。

  在一旁目睹整個過程的藥研卻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這回到他逮到機會揶揄她了。
  「其實大將也很好色嘛……」而且很喜歡玩R18遊戲和看小黃本……
  「噫、嗯……」她鼓起雙頰:「我不否認,但至少不會在不適當的時候亂來!」

  藥研收起了笑聲,朝衫已爆的陸奧守看了一眼,視線再回到她身上。
  他伸出手,指尖靠到她額鬢,輕輕把被風撥亂的髮絲勾到她耳後。「看來,我得加把勁才行。」
  女孩的耳根又滲紅了。

  這下,連陸奧守都意識到,自己的確是打擾了他們耶……(悄悄後退)




—待續—
31/07/2020





===============




雷雷更健康之扎:

我到底bz了三小……
結果土方組沒有一句對白,行徑卻是最高亮的……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