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主CP為燭壓切日壓切,簡而言之就是狗血的三角戀
◘ 由於是夢向所謂正篇的外傳,有刀女審客串。
◘ 本外傳的時間軸已追過、超前了正篇的劇情十倍,刀女審CP大概固定是俱利審不過沒絕對保證
OOC注目。

以上。




———————————————



明知道讓你離開他的世界不可能會
我還傻傻等到奇蹟出現的那一天
直到那一天 你會發現
真正愛你的人獨自守著 傷悲





  時針與分針答地一聲,指向了午夜。

  食堂的一角立著一道典雅的畫屏,間隔出一小塊秘密空間。掀開那道半遮的布簾,便能踏進這片只會在濃濃夜色中盛放的小天地——
  融融燭火燻染著滿室酒香,映照出西洋吧枱與和式的榻榻米座位,竟能如此和諧地彼此相鄰。那厥失戀的情歌,像泡沫,輕飄飄地浮在空氣中。

  「いらっしゃい~」穿著華麗和裝的老闆娘負責人次郎太刀,對剛進來的客人打招呼。
  歡迎來到本丸的深宵食堂。這夜,是誰又帶來了一腔心事,換一場宿醉不歸?





【一】





  最後一滴酒傾出,高腳杯裡卻只有一口酒。英挺的眉心不禁蹩起,呼喚負責人:「麻煩再來一瓶。」
  旁邊的鶴丸國永和太鼓鐘貞宗相視一眼,顯出擔憂的神色。

  太鼓鐘先小心翼翼地開口:「小光,好像喝得有點多啦……」
  鶴丸也盡量以輕鬆的語氣,半開玩笑地:「是呢……喝醉就會變得不帥啦!像那樣!」順手指向了在另一枱趴著的客人——不動行光。
  「欵……你說什麼、嗝!」被指點的不動竟然有反應,還以為他已經不省人事了呢。

  「哎,大家稍安毋躁,上酒囉上酒囉!」帶著沾上了酒意的笑容,次郎太刀給不動送上一罐啤酒(果汁酒?),又在鶴丸他們的桌上放下一瓶白酒:「既然要喝,當然喝個飽啊,各位飲勝——!」說著,也提起了他最親愛的酒樽和酒碟,一飲而盡。

  燭台切光忠握起瓶身,正欲再添一杯,一隻黝黑的大掌按住了他的手腕。
  「夠了。」
  順著那隻手臂抬頭,一雙炯炯的琥珀色目光壓下來,逼得燭台切斟酒的念頭暫緩。

  「伽羅仔也來了!太好了!」太鼓鐘如見救星般歡呼。
  鶴丸也緊接著說:「伽羅仔你也快幫幫忙,我跟小光講了很多笑話,他都不會笑……」
  「那是正常的。」淡淡地塞了這一句給鶴丸,大俱利伽羅無視表達不滿的後者,坐到燭台切身旁。「這一點都不像你。」

  燭台切臉上泛起有點含糊的笑意,扯著無關的話題:「伽羅仔怎麼來了?不用多陪陪澄醬嗎?蜜月期是鞏固感情的關鍵啊……」
  「與其關心我,你先管好你自己。」大俱利瞟他一眼,留了後半句在心裡:我不來看你,她也會先把我趕出門來找你。

  想到自家老婆(大俱利自稱)如何為燭台切忿忿不平,鎚胸頓足lur地痛心疾首地嚷著「點解高大靚仔又溫柔體貼都要畀人飛啊呢個世界公平咩」媾不到的男神是最美的,還千叮嚀萬囑咐他要好好安慰小伙伴……說他完全不吃味是騙人。

  審審甚至認真得擺出了大衛象pose,扶額沉思:「如果我強制賜婚把長谷部許配給光忠……好像解決了問題但又好像毫無意義……」
  「不。」大俱利直截了當:「這樣做光忠也不會高興。」
  女孩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也是的。」然後又摸著下巴喃喃地:「與其賜婚,也許該先禁止長谷部和日本號敗壞風紀(??)……」

  未畢,她已被一把收進了熟悉的懷裡,一個溫熱的吻覆到唇上。
  稍稍放開她後,大俱利捧住她的臉,語氣和眼神都十分肯定:「放心,我會看著他。」

  比起那僅僅一茶匙的醋意,眼見原本瀟灑倜儻的好兄弟這般失意的模樣,大俱利確實也無法坐視不理。因此,這刻他才會坐在這裡,在燭台切光忠的身旁。
  「如果你喝完能夠忘記他,重新振作,我就陪你一起喝。」要知道,伊達打刀平日是滴酒不沾的,因此這可是一項重大妥協——真正目的是故意提醒對方。

  果然,燭台切的唇邊勾起苦澀的弧度。
  他懂,他心裡再清楚不過啊……酒精注入血管,只能麻醉神經令大腦當機,並不會消除煩惱。
  也殺不死那一抹每晚翩然入夢的淡紫色身影。
  當一宿酩酊漸散,冰冷的晨風吹醒了疼痛欲裂的腦袋,睜眼只見花落遍一地斷腸。

  「你們知道嗎……這款是源自法國的葡萄酒 Sauvignon Blanc 。甜甜的,很好喝。」戴著黑手套的指尖撫過瓶身的曲線,像曾經對待某人一樣溫柔。「她有一個很美的譯名……叫『長相思』。」

  大俱利和其餘兩人都饒有默契地默不作聲,專注地聆聽他說下去。

  「喝下去很甜,可是……為甚麼……胃裡是苦的呢……」
  男人把臉深深地埋在雙掌裡,屈起身子。

  每喝一口,都是相思。會選擇這款白酒的他,是真的想忘卻忘記不了,抑或只是裝作想要忘記而其實不想忘?




曾經我以為我自己會後悔
不想愛的太過痴心絕對
為你落第一滴淚 為你做任何改變
也喚不回你對我的堅決





  千金買醉,買不到你的真情。
  征戰沙場身經百戰,刀刃砍下了無數敵軍之首,偏偏切不斷這份無處安放的相思。

  明明是自己主動轉身離開,卻無法自已地回頭,遠遠凝視著你的背影往另一個人的方向追趕。你不曾回眸看我一眼。

  風吹過一場冷冷的櫻花雨,更覺手心還有你剩下的溫度,懷裡仍殘餘你借過的依賴。那餘溫,至今不褪。




我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
不想一張雙人床中間隔著一片海
感情的污點就留給時間慢慢漂白
把愛收進胸前左邊口袋





  大俱利沒有多言,他本來就不特別擅長說漂亮話,只是一手搭在燭台切的肩上,又按按他的後頸。鶴丸和太鼓鐘雖不喝酒,也靜靜地陪在他身邊,徹夜未眠。

  最重要的,是讓這個傻癡癡的傢伙知道,無論他何時何地呼救,他們都會馬上伸手把他從深幽低谷中拉上來。即使他不願意離開,他們也一直在谷口等待他,為他照下一縷亮光。




我把收音機打開聽著別人的失敗
哽咽的聲音彷彿訴說著相同悲哀
你的依賴 還在胸懷
我無法輕易推開 我無法隨便走開
感情中專心的人容易被傷害






—待續—
16/08/2020



———————————————



【附注】自家燭台切光忠人設


➫ 本丸男神之二,高大靚仔暖男專一長情而又擅長煮飯仔,審審很想直接嫁了不過他不接受

➫ 來到本丸不久便追求長谷部,二刃有過一段短暫的情侶關係,可惜長谷部最終發現自己無法忘記砲友日本號,最終忍痛分手。

➫ 分手後光忠對長谷部依然一往情深,默默在身後等待,奢盼長谷部有天會回頭發現他一直都在,並真正愛上他。

➫ 現在與審審相處像兩父女,一日繼父終身為父麼。也非常支持好兄弟大俱利與審審在一起,超級熱心助攻。

➫ 神奇技能之一:大熱天時著full gear老西舊兼外勤完畢也能滴油不漏沒有臭汗味,果然自有保持帥氣之道。



———————————————



:::::

特別為了男神光忠特意開了外傳講這樁三角戀(ry) 有心機過我寫夢向正篇wtf……
我就是想為將要極化的他寫點甚麼 ;w;

兄弟團好尊,手足之情也很棒(躺)其實長船派兄弟們也很關心他,下回繼續。
我家伊達組都是專一情深好男人嗎……鶴丸和小貞仍是單身有沒有人要先入股啊(幫忙招親XDDDD)
再吶喊多次:光忠高大靚仔又溫柔體貼都要畀人飛呢個世界公平咩(倒地)

p.s. 能讓次郎和不動友情客串也很愉快www
好彩號叔冇出現否則要世界大戰了我處理不來 << 完全放飛的審神者

--

p.s. 2. 兩首BGM:





留言

    发表留言

    (编辑留言・删除時に必要)
    (只对管理员显示)



    最新文章